第四百四十三章 夜色里的余波

推荐阅读:合租医仙我有三个龙傲天竹马法师在艾泽拉斯撒旦总裁,别爱我都市修真医圣三人行必有女汉子超级捉鬼道长一遇慕少爱终身萌妻十八岁全能尖兵

    第四百四十三章 夜色里的余波

    “好诗,好诗啊…”

    西城,咸宜坊,卫府的正房中,新近到京城的卫弘,听了孙儿卫阳带回来,贾环在礼部巷子口写的两句诗: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   开怀大笑,赞不绝口。

    局面已经给贾环翻过来,卫家里的气氛很轻松。卫弘很看好贾环。

    好一个:乱云飞渡仍从容!激起听者的汹涌澎湃之激情、临危不惧之遐想。

    已经是晚上,户部员外郎卫康今天在家,他容貌清朗、俊逸,风姿出众,仔细的品了这两句诗,笑着道:“父亲,我依旧能从这两句诗里感受到少年应有的锐气、朝气。”

    卫弘一身浅灰色的便服,哈哈大笑,“子玉陡逢变故,顺利过关。然而,才气不减。”确实是心智坚定的人物。他最看好贾环的就是这一点:意志!能成大事者,必然都有着坚定的意志。

    卫弘问下首坐着的俊美少年卫阳卫神童,“子玉除了感谢,可还有其他的话告知?”

    卫阳摇头,道:“随行的有其他帮忙的士子,子玉并未多说什么。我们到贾府后喝一杯茶,就告辞离开。”想了想,道:“爷爷,我有点看不懂。”

    好友贾环能继续参加殿试,这意味着贾环卷入的科举舞弊案,并无大事。他心中自是高兴的。但,这戏法是怎么变的?

    而,幕后黑手明知道贾环的姐姐是宫中正得宠的贵妃,近乎随时可以给天子吹枕头风,怎么还要污蔑、攻击他呢?这能起到作用。

    卫弘、卫康两个老江湖都是笑起来。卫弘笑着对儿子点点头。卫康莞尔一笑,剖析道:“阳儿,虽然这场较量的背后主使者没有浮出水面,但有两点可以肯定。

    第一,汝阳侯是在帮人做事贾环说汝阳侯和贾家有旧怨,所以造他的谣,卫弘等人都相信。他一个没有实权的侯爵,如何敢造谣,将礼部尚书卷进去?

    第二,贾子玉能被释放,肯定是贾贵妃在天子面前说了话,影响到天子的判断。

    整个权术的关键就在这里。今上英明神武,绝不是耳朵根子软的人。所以,汝阳侯极其背后之人,只要营造出舆论、大势,再加上朝堂上的权力博弈,贾贵妃的话枕头风,能对天子有多大的影响力?

    但是,现在贾贵妃的话偏偏就生效了。这说明,她找到很特别的切入点,改变了天子的想法。这也是我和你爷爷比较好奇的地方。她怎么说服天子的?

    当然,贾子玉安排闻道书院的朋友,帮他鼓动舆论。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天子固然听了贾贵妃的话,但肯定会下令调查、求证。否则,今天的处理结果就不是让贾环参加殿试,而应该是直接宣布贾环无罪。”

    很显然,卫家父子都是能从蛛丝马迹中,推敲出众多信息的明眼人,斗争水平、技术高超。

    卫阳听到恍然大悟。心里对“乱云飞渡仍从容”这句诗,理解的更深三分。因为,贾环身在都察院的狱中,但却是整件事的操盘手。“从容”二字,很应景啊!令他钦佩。

    卫弘满意的笑一笑,他对长孙还是很满意的,捻须而笑,道:“这事就算是翻篇了。就看子玉明天殿试的成绩。他要是得中状元,注定将会名留青史!”

    明天的殿试,确实引人遐想!

    …

    …

    贾环被都察院放回家的消息,在夜色中如同湖面的水纹,逐次的传开。这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但与今天下午传开的消息,共振。给关注此事的人们,带去震撼。

    翻转过来的局势,余波不止。

    方望府上,今天上午流着眼泪将老父送到都察院的两位方公子,听到下人汇报的消息:“大爷,二爷,贾孝廉却是已经出了都察院。”

    顿时,两人都是喜极而泣,宣泄情绪。贾子玉已经出来,想必父亲定然也不会有事了。

    方府中压抑的气氛,在夜色中悄无声息的消失。

    …

    …

    月色皎洁。如水的月光流泻在皇宫的秦砖汉瓦,紫柱金梁上。精美、奢华的宫殿中,雍治皇帝和杨妃用过晚膳后,坐在一起说话。

    殿中内设座椅、屏风、熏炉、烛台。茶香袅袅。

    杨妃是一名二十多岁的美丽少妇,气质端庄、优雅。穿着湖水绿的长裙,珠圆玉润。显然是经历过婚姻和身体的浇灌。一颦一动都透着皇家礼仪的风范。有着一股尤物般迷人的风韵。

    杨妃原是雍治皇帝兄长的妻子。

    雍治皇帝四十多岁,白胖的模样,坐在主位的椅子上,品一口茶,叹道:“爱妃,为何人心如此啊?”

    他今天下午接到左都御史殷鹏的汇报,心情很不好。只是当时没有表现出来,将国事都丢给了谢旋处理,带着杨妃回宫中散心。原因自是因为元妃弟弟贾环的案子所折射出来的东西。

    殷鹏明确的汇报:审讯时,贾环说汝阳侯与他家有旧怨,因而污蔑他,搞起如此大的声势。这和元妃告诉他的话一模一样。

    而吴贵妃之前还曾在他面前说过一些话。她和贾贵妃的关系不睦,他能不知道?唉,若说后宫中没有纷争的,让他感到纯净的人儿,便只有杨妃了。

    雍治皇帝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杨妃也不好接口,温柔的宽慰道:“陛下身居天下至尊之位,身边有纷纷扰扰的事情,不也正常。陛下何必介意?”

    雍治皇帝再叹一口气,点点头。

    周随明制。但周朝的外戚可以参与朝政,可以科举,一如汉唐之时。外戚之祸,他不得不防。

    然而,天子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加四海。他不可能为一个中式举人花多大的心思。不过是“因势利导”这四个字。现在,他固然是允许贾环参与明天的殿试,但是名次…

    另外,汝阳侯的胆子也太大!以私怨而挑起朝争,玩一箭双雕。朝政,他不管。但是,他看起来很蠢吗?是一个可以被臣下利用的皇帝吗?有些人,实在是太放肆了!

    卫弘、卫康看得出来的事,雍治皇帝自然也看得出来。国朝承平日久,文官治国。一个没有实权的侯爵敢攻讦文官中的士林领袖?

    …

    …

    夜色有些深了。二十二日的晚上,东宫之中,亦收到了贾环即将参加明天殿试的消息。

    太子将自己关在书房中,久久不语。这心理落差有点大。以为运筹帷幄,决胜于朝堂之中。但,现在呢?

    他心里充满了挫折感。

    这世界上,有几个仇,是很大的。杀父之恨,夺妻之仇。外加,财路被砸。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他在私盐上通过甄家每年获益数十万白银,但这个财路给姓贾的小子给断了。他心里不恨?如何能不报复?这次会试,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但,现在失败了。

    太子是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雍治皇帝的嫡次子,在他反省、郁闷、不爽、发怒之时,书房华美的两扇木门突然被推开,太子抬起头,眼睛红着,心中的情绪猛烈的爆发出来,怒道:“滚!给我滚出去!”

    端着莲子羹进来的太子妃甄氏尴尬的站在门口,进退都不是。尔后深深的吸一口气,道:“殿下…,妾身…”

    太子这时也看清楚来的是他的妻子,勉强的笑了下,“我不知道是静儿你来了。”他和太子妃的夫妻关系还是非常融洽的。

    甄静儿心里轻轻的叹口气,将莲子羹送到太子的书案上。作为枕边人,她有什么不知道的呢?局势已经是如此,该想想怎么善后、摆脱嫌疑了。

    她对太子的事情都知道,但无力插手什么。贾环,这个少年,似乎,很厉害!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2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