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六章 疏勒会战(下)

推荐阅读:丑妃无敌:王爷请接招至尊帝少的盛宠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医新妻上任:总裁欺人太深不爱你,是我的口是心非生死突击怎敌她千娇百媚宠妻上瘾:劫个相公太傲娇

    夏日高升,高峰、山谷、河流、湖泊、沙漠、城池沐浴着阳光。山峦上白雪覆盖,往下则有成片的树林:松树、槐树、杉树。还有低矮的灌木。

    这是一幅诗情画意的美丽画卷!

    而草原上,两支军队的较量,骤然爆发!他们将要争夺的是这片土地的所有权!

    周军中军中,沈迁在大旗下,看着逼近的疏勒联军,从容而镇定。英俊、年轻的脸庞上浮起一抹笑容,对沈府的老兵徐伯笑道:“这个波斯人有两下子,想要消磨我们的兵力!可惜,插标卖首尔!传我军令,变阵!”

    徐伯笑一笑,没说话。在马背上提着铁质的盾牌,随时准备护着二爷。

    随着沈迁的命令,亲卫打动旗语,周军的方阵顿时变成偃月阵。正前方面对着千余名轻步兵,则是名震天下的周军三段式射击阵列:三排火铳兵。

    胡炽赠送给贾环的数百只火铳,放在杂军手中,和烧火棍没有什么区别。面对骑兵的冲锋,这些人往往会因为心理压力,在骑兵进入射程内,就提前开火。

    但是,这些火铳放在京营手中,那就是利器!沈迁将骑兵改了一部分为步兵。若是京营中正牌的火器部队,他们可以顶着对方的箭雨、炮火,列阵前进,抵达火铳有效射程后,排枪毙敌。非常犀利!

    随着,轻兵逼近,在队官的带领下,“开火!”

    “嘭!”“嘭!”

    战场上硝烟弥漫,血肉横飞。

    “啊!”

    …

    疏勒联军的中军中,穆萨脸上古井无波。目睹着轻步兵被成片的屠杀倒地!

    但其实,他内心中远远没有他表现的这么平静。

    首战失利!

    他意图依仗人多,使用添油战术,消磨周军的体力、兵力。这个计划在火器阵列前,只是徒劳。

    为一名合格的将领,他从当日袭击周使的行动中,还有从河中各地收集的情报,对周军的火器部队有认识。但没想到如此的精锐!

    周军对火器极其的熟练,三段式射击,非常的娴熟。这种精锐的火器部队,只有帝国的精锐军团,近卫军才有!

    然而,久经战阵,他并没有将这种情绪表现出来。

    穆萨身边的裴氏将领,裴登利的长子则是心里在滴血。这是裴氏子弟啊!

    联军士气低落!在进军之时,所有人都认为一万对一千,想不赢都难。然而,血淋淋的现实,正在教育他们!

    这个他们指的是:裴氏、铁勒、回纥、蒙古的士卒,军官!

    矮壮的蒙古部落首领绍布轻蔑的看了一眼裴石,从马背上摘下酒袋,仰头猛灌一口,道:“穆萨将军,该我们蒙古儿郎出阵了。此战若胜,我辉特部要记首功。而我要将城头那小子的头颅摘下来当尿壶!”

    绍布粗短的手指着远方葭芦馆城。他指的是贾环。

    “哈哈!”

    穆萨身边响起一阵轻微的笑声。绍布粗鲁的话语激起疏勒军的士气。

    这时,战场中,周军的偃月阵后,冲出数百人的铁勒骑兵,将溃败的轻步兵推向疏勒军的大阵。

    穆萨骑在马上,赞许的点点头,他意识到他的合对象,其实不应该是疏勒名义上的领袖裴氏,而应该是辉特部。应允道:“我许你出击!此战若胜,你们辉特部是首功!”

    “好!痛快!”绍布领命而去,战意高昂。

    …

    裴氏的步兵,被周军的侍从骑兵赶的哭爹喊娘,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仓皇的向自己军中的大阵跑去。

    周军的铁勒骑兵,除开贾环招募的雇佣军,还有部分是近几日均分土地,招募的铁勒青壮。骑马,砍杀,这对他们而言只是基本功。而轻骑冲击步兵,非常的占优势。

    然而,就在这时三千蒙古骑兵在绍布的带领下冲进战场中。“嗷嗷嗷”

    蒙古骑兵们口中发出怪叫,毫不怜惜的从裴氏子弟的身体上冲过。

    “辉特部的狗杂种…”

    “啊….”

    战场上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带着深深的痛苦与憎恨。但是,战场不相信眼泪,不同情弱智,不想死,拿起刀枪来!

    辉特部的骑兵二十人一排,呼啸着踏过,形成一个巨大的血肉真空带,将溃败的步兵人流挤向两边,这避免中军被冲动。同时,将他们和周军铁勒骑兵战场清理出来!

    “杀啊!”

    “杀!”

    两支骑兵同时大喝,高速、猛烈的碰撞在一起。然后,大约四五百名铁勒骑兵,被蒙古人的洪流所淹没。幸存者,只存在颤抖的地面上,马蹄之下。

    波斯帝国的绿色湮灭了周王朝的红色!

    “呼---!呼---!”绍布怪叫,扬起马刀,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儿郎们,杀啊!”带着数千骑兵划出一道弧线,冲向战场的南侧,准备侧击、凿穿周军偃月阵的两端。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激烈而紧张。

    …

    胡骑不蠢,不会傻乎乎的去冲击火铳阵。他们人数较多,直接攻击周军阵型两端。依靠着血气蛮勇,即便3千骑兵只杀死500周骑,那这一仗就赢下。

    局势对周军而言不利了。胜利的天枰开始向疏勒军倾斜。

    葭芦馆城的城头上,气氛凝固。呼吸声轻微。只有牛皮大鼓还在奏响。贾环目不转睛的盯着战场中。胜负只在一瞬间!以他的养气功夫,这时都感觉到肾上腺在飙升!

    周军中,一千多人的部队,摆成偃月阵,薄薄的一层。中间是火器部队,两边是骑兵和防守的步兵大盾。

    中军中,时年二十一岁的沈迁穿着一身白袍,骑在骏马上,长枪还拖在草地上。去年攻占龟兹时,胡骑曾给他起了一个绰号“白袍银枪将”。他的武艺很不错。

    沈迁大喝道:“变雁阵!”

    其实,在电影中,在激烈的战斗时,但凡发表演讲和爱吟诗的,基本都是艺术型装逼。属于导演要我装,我不得不装!真正的战场之上,那个指挥官在紧张的指挥战中微微一笑?

    林总爱吃炒黄豆,发布电令时,清晰明确,滔滔不绝。隆美尔满头风沙。这才是真实情况!

    沈迁此时是镇定的。但他的命令,短促,简洁。随后,他拔起了拖在地上的银枪,准备出战。

    旗语动。军阵变。周军两侧的骑兵、步兵迅速的后撤,避开冲来的蒙古骑兵。他在白马河练兵,练的就是战阵。

    雁阵是大雁飞行的“人”字队列。当周军后撤,组成阵型时,露出早就架设好的阵地的武器:火炮!

    十门城防级的火炮展开。黑洞洞的大口径的炮口,虎视着前来的胡骑。

    “撤!快撤!”辉特部的首领绍布在阵中骇然的大叫!

    周军的火炮技术,他知道。如果里面装的是开花弹。那…

    然而,骑兵在高速运动中,怎么可能来得及掉头。在辉特部骑兵斩杀了零散的在变阵时落后的士兵时,火炮阵地上的张四水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轰!”

    “轰!”

    战争之神,在怒吼!

    在这一刻,风在吼,马在叫!这是文明的咆哮!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3234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32340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