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 贾使君!

推荐阅读:欢迎加入作死小队都市之无上医神重生为老太太养狐为妃反派逆袭成攻[综]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龙破九天诀要塞之贼主天下HP魔法传记

    夏初,疏勒城外一片苹果树挂着小苹果。苹果林三里外的周军营寨门前,沈迁带着众将,出营迎接着贾环一行的到来。二十一岁的青年,容貌英俊,骑在马上,一身白袍,英姿勃发。众将为其马首是瞻。极其的耀眼!周军即将拿下疏勒地区,沈迁居功至伟。军中将士对他非常敬服。前军先到。两千新军正络绎入营。贾环带着庞泽、解参、柳逸尘等人随中军到来。众人在营外见礼、寒暄、说笑。气氛透着大胜之后的轻松。虽然疏勒城还没有打下来,但大局已定。疏勒城翻不起浪来。随后,众人到中军大帐商议当前的军情。贾环居中而坐。头戴唐巾,一身石青色的文士衫,腰悬玉佩。身姿挺拔,略显清瘦。气度从容。疏勒会战大胜,局面就此打开。他身上的担子轻了许多。贾环环视着众人,目光再落在沈迁身上,笑赞道:“会战时,于乔指挥得当,率军破敌,以一千胜一万,古之名将,莫过于此啊!”他心中亦很感叹。沈迁虽然出身勋贵世家,但谁料到考中两榜进士的他,竟然有这样的军事才能?贾环仿佛看到一颗将星正在冉冉升起!贾环当日还曾阻拦沈迁,不想他来西域冒险。现在看来,大错特错啊!有些人天生属于战场!名将之姿。沈迁微微一笑。谦虚的话,不必说太多。这一战,确实是他的得意之作、成名战!又勉励了其他人几句,贾环再问道:“于乔,疏勒城中的情况如何?”会战后,他一直在葭芦馆城招募、整编军队。因为,依靠一千骑兵是很难有效的控制疏勒这座城池。沈迁在会战之后,全军修整了一天,恢复将士们的体力,马力。这才率军逼近疏勒城,以骑兵封锁疏勒城四门,禁止商旅进去。有火炮破城不难。沈迁知道贾环要了解的情况是什么,语气轻松的道:“贾使君,我率军赶到时,波斯人穆萨还在城中。”在正式的场合,即便沈迁和贾环私交比较好,还是用正式称呼。贾环的亲卫队长黄观这些天一直率部跟着沈迁作战,轻蔑的笑道:“大人,我估摸着那个波斯人是想组织兵力反攻。呵呵,他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哈哈!”众将哄笑。城中的:裴氏、铁勒、回纥、蒙古四族只怕早就被火炮轰破了胆。一干乌合之众!随着程攸当日的护卫陈五等人返回龟兹,疏勒城中的势力分布情况,对于贾环等人来说不是秘密。只是,陈五并不知道粟特商人参与了当晚的围攻。贾环笑着点头,沉声道:“那明日开始攻城吧!”劝降的工作早就在他抵挡前,秦弘图就在做。这个劝降,并不是针对那些首领、贵族的,而是表明周军的政策:只诛首恶。相当于安民告示,避免陷入巷战的困境。疏勒地区的主要战争,已经结束了。有些帐,他要讨回来!……周军的新军前来,疏勒城头的士卒基本都看见。约半个时辰左右,消息便传遍整个疏勒城。城中,裴府。裴氏家族的族老,骨干都在此。裴登利坐在主位上,六十多岁的他仿佛在数日间就衰老了十岁。老态龙钟。拄着拐杖,佝偻着腰,环视着座中的七八人,叹口气,道:“周军大军抵达,攻下疏勒只在旦日之间。大家都说说。裴氏该何去何从?”或许在组建疏勒联军之前,他心中还有侥幸,有自己的小算盘,认为留了一条后路。现在呢?他心中其实,对所谓的后路,把握不大。正厅中,一片寂静。正午的夏日透过天井,落在窗户上。八名裴氏家族的掌权者,全部默然无声。包括裴登利的长子裴石。要知道,在往日,他们是疏勒城的豪强,数代累积,家产有几百万银元。仓库中有吃不完的粮食。家仆千人。直接或间接控制着十几万人口。这是一个庞然大物!那么,执掌它的权力人物们,平日里在疏勒城中,会是何等的威风?但是,现在,这些曾经煊赫、风光一时的人物们,低下头颅。因为,周军来了。而这一次,周军的主帅,是一个格外强硬的人物。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敦煌胡商骨利的下场?安西四镇,谁不知道?公审斩首!吐谷浑阖族的下场,谁不知道?阖族为奴。许久之后,一名族老低沉的道:“四哥,降了吧!”这句话说出来,大厅之中,再安静了几分。但,为之奈何?散会之后,裴石情绪低落的返回自己的院中。一路上,奇花异草飘着花香的庭院,鸟鸣声,都无法引起他的面容波动。到院中,一名雍容的美妇带着两名俏丫鬟迎出来。她穿着一身韵雅的素裙,身量中等。约三十岁的年纪,清秀的脸蛋上带着担忧的神情,道:“老爷,外头情况怎么样了?我刚才听小雅说,府里很多仆人都准备逃跑。”一个成熟雍容的美妇,偏偏气质清秀。这构成她很独特的风情!裴石摇摇头,道:“唉,夫人,能如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等着吧!”在即将到来的风暴中,他和家人的命运,只能听天由命!这更增他的心理压力。然而,这是裴氏野心结出的苦果!贾环令人散发的劝降书上写的很清楚:大军进城,秋毫无犯。只诛杀对抗朝廷的首恶,余者不问!……午后,城西,裴氏的别业,一处大院中。波斯人穆萨正和他的心腹手下商量着逃跑的事宜。本来,穆萨还想整军再战。但四族首领无一人响应。而等他意识到事不可为时,周军骑兵已经封锁了疏勒的城门。一万人,堂堂正正的战阵对一千人,还被杀溃,大败。穆萨做梦都想洗刷这份耻辱,想翻盘、想反杀。而正是这份执念,延缓了他逃离疏勒的时间。四人在花厅的走廊中商议着。一名随从建议道:“将军,裴氏那些人已经不可信。城中人口十几万,我们混在城中躲几天,周军哪里知道?等风声过来,我们再离开。返回河中。”穆萨点点头,络腮胡子几天没有打理,令他看起来有些邋遢,“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们等会就走。”作为一名沙场老兵,他对危险的感觉很敏锐!然而,就在这时,院落外就传来急骤的马蹄声。“轰!轰!”少顷,一名随从从门外连滚带爬的跑进来,“将军,铁勒人投降了。他们将我们围起来了。”穆萨顿时僵住。手脚有些发凉。随即,脸上露出苦涩的神情。疏勒铁勒的首领赛尔旦、库提两人既然投降,当然要献上一份大礼。不要把别人当做笨蛋!波斯人并不是世界的中心!地球不是围着你转的!……夏日傍晚的微风,吹拂在疏勒城头。那杆不必被记住的疏勒联军大旗已经被替换下来,重新换成大周王朝龙旗!我们是龙的传人!夕阳将沉,红霞漫天。霞光映照在城西主街后的一栋大院中。大院外被数不清的兵士围住。只鸟难飞。场面沉寂,而压抑。因为,这些兵士围而不攻!但穆萨的人都知道,等总攻来临时,必然会异常的惨烈!突然间,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贾使君来了!”大约有一千多名参与围困的士兵:他们分散在街角,街头,左邻右舍的墙头,制高点的酒楼等处。有铁勒人、回纥人、裴氏子弟兵。还有一队监控的周军。这时,随着这一声喊,所有的人都纷纷跪地,高声道:“参见贾使君!”城西的主街之上,贾环骑在一匹健壮的黄马上,身后跟着周军众将,徐徐而来。马蹄踏在石板路上。“哒!哒!”贾环还是一身文士装束。石青色的长衫,沉静的神情,令他显得有些肃穆!让人会下意识的忽略他十八岁的年纪,而是感受到他此时沉郁的心情;感受到他身上,冷冽如昆仑山上雪风的寒意;感受到他压抑着即将如山洪爆发般的情绪!“参见贾使君!”贾环视线所向,所有的胡人士卒全部都低下头。但是…贾环并没有任何的回应!仿佛没有听到,这臣服的声音!他骑在马上,目光直视着道路尽头的大院。那里是波斯人穆萨的所在。黄马的马蹄踏在石板上,前行。众将追随!跟在众将之后的则是马匹拖拽的两门口径粗大的火炮!街道尽头,裴登利带着长子裴石,还有裴氏的精英,和回纥人的首领阿齐兹、部落的贵族数人跪在贾环的马前,光着上身,背着柳条,磕头道:“罪民参见贾使君!小人等听信波斯人之言,妄拒天使,望贾使君恕罪!”贾环往马前扫了一眼,淡淡的道:“你们起来吧!”四周的胡卒这才是纷纷起身。带起阵阵响动。贾环翻身下马。沈迁、庞泽、秦弘图、黄观等人在他的身边。少顷,一门火炮被推上前,正对着大院的大门!黑洞洞的炮口所造成的威慑力,自不必说。正在燃烧的引线,“嘶嘶”的作响,带来极大的压迫感!……“我们投降!”“我们投降!”精美的大院中,墙头上响起突厥语!有人在惊惶的大叫。谁又想得到,这位贾使君到来,一句话都不曾说,上来就先点炮!波斯人穆萨的队伍,当日有近三百人围攻程攸、周军!有他从呼罗珊带来随从几十人,剩余的则是粟特商人阿里波夫提供的护卫。这些人,大部分都损失在疏勒会战中。而现在,还有一些来自河中的粟特人存在。裴登利欲言又止!他想当个翻译!同时,这一炮下去,炸的是裴氏别院。贾环脸色平静。“轰!”白烟腾起,墙头的投降声戛然而止!一个笔直的通道,直通到大院仪门、正厅。周军的炮兵的再次忙碌的装弹,准备点火。这时,一名络腮胡子的大汉出现庭院中,站直身体,用波斯语大声道:“谁是你们的将军,请允许我和他谈一谈。”秦弘图麾下的翻译还没动,裴登利连忙上前,殷勤的给贾环翻译,陪笑着道:“贾使君,这位便是波斯的穆萨将军,他说…”贾环做个手势。周军的火炮停下来。穆萨接着道:“周朝的将军,你取的战场上的胜利。而我本人因为贪心,被你围困在这里。我愿意承受你的怒火,希望你能放过我身边的随从,给他们俘虏的待遇。放他们回河中。这是我曾经对你们周军使者所作的!”听罢裴登利的翻译,贾环冷声道:“告诉他。我承认他放走我的朋友程公达的侍从,这是文明世界的做法。我尊重波斯人所创造的文明!但是,我拒绝放走这栋院子里的任何一个人!血债需要鲜血才能偿还!如果他要反抗,那就尽情的反抗吧!”裴登利迟疑的道:“贾使君…”他从这段话里感受到森寒的冷意,以及坚决的决心!贾环看了裴登利一眼,淡淡的道:“裴族长,你可能不了解我这个人。我信奉的准则是: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裴登利不敢再迟疑,连忙翻译。庭院里,穆萨一阵黯然。他没有料到贾环的态度会如此的强硬。“贾拉里总督会为我报仇的。”然后,奋起余勇,指挥反抗。困兽犹斗。何况于人?但是…这一切,都在周军的火炮面前失去意义。“轰!”“轰!”……程攸和当日护送他来疏勒的骑兵尸体埋葬在疏勒城西不知名的地方。已经无法分辨。一座陵墓在数日后修建起来。天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的临在草地上,陵墓的碑上。贾环带着庞泽,张四水等人人在程攸的墓地前,上香,献上供品,祭祀!我们并不需要用敌人的悔恨,来祭奠自己的友人。不需要用他们忏悔,从而感到自己在道义上获得胜利。不需要。我们仅仅需要的是,让这些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死去!用他们的血,来祭奠!至于这些侩子手死前在想了什么,谁在乎?正义与否,我们自己会定义!贾环将一杯白酒,倒在草地上,轻声道:“程兄,安息!”“诸位将士,安息!”一朵洁白的小花,开在墓地中,在小雨中摇动。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3828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38281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