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疏勒节度使贾环

推荐阅读:女帝家的小白脸升棺发财回到明朝当暴君我是全能大明星宿命长生万能数据重生之美食厨神王牌特种兵太古神尊木叶之式神召唤

    疏勒距离龟兹约200里。 .五月五日,疏勒会战后,贾环第二天等待大致的统计数据出来后,向龟兹的总督府发出捷报。

    五月初六,休沐日。姑墨城外山脚的一处凉亭中,章知府宴请胡游击小叙。

    蜿蜒的葫芦河顺着天山山脉留下来,在盛夏的上午,带来难言的清凉。河水清澈,被编了户籍的铁勒牧民赶着成群的牛羊在河边饮水。

    十几名奴仆在听内外服侍着。八仙小桌上,摆着几道姑墨的美食:烤羊肉、米肠子、大盘鸡、蔬菜,还配着有新鲜的瓜果解油腻。一壶美酒,两人细酌慢谈。话题自是不离当前的局势。

    整个西域的局势,简单来说,便是一东一西。

    东面,拔野古部的拔野古孝德在沙陀人、葛逻禄人的支持下,在金山以西,袭扰着庭州三县,干扰着农业恢复。甚至一度马踏伊州,逼近哈密。

    由于周军缺少大规模的骑兵,往往无法扩大胜果,甚至有时,还会被设计,损失一些兵力。局面呈胶着状态!

    西面,疏勒镇不服王化,在波斯人的鼓动下,斩杀周使。而癣疥之疾,齐大帅又无法派大军征讨,只派了贾环带一千人前去经略。结果可想而知!

    章知府道:“以我估计,大帅只怕是不得不做一个姿态。贾子玉是投其所好。据闻,此子自在京城里一贯很会做人。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啊!”

    和稀泥,拍马屁嘛!

    得知从龟兹流传出来的消息,他是很看不起贾环的。所以,当日贾环率军从姑墨城路过,他只是简单的接触了一下。否则,以贾环的文名,他焉能不热情?

    要知道,贾环入西域以来,有数首作品流传,为西域文坛领袖,执牛耳者!

    其作品有:接风宴赠诸君(寸寸河山寸寸金);敦煌州学寄语诸君共勉(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雍治十八年秋,于敦煌得林妹妹家书。词记金陵往事;

    北山战役公祭文。此文末尾的一段长歌,唱响在天山之南: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西域日报上刊登的,闻胡儿屠哈密城,悲愤而作。自题小像: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这些诗词,每首都在西域传唱。然而,诗词之优美、壮丽、激昂,难掩其人品之瑕疵!

    胡游击拿着酒杯,仰头一口干了,哂笑道:“这种人最可恨呐!本来就应该是集中兵力于北庭。这一千骑兵放在他手中,能从疏勒回来几个?”

    他带兵爱惜士卒性命。贾环带兵去疏勒,基本等于送死。他很反感。

    章知府点头,叹道:“是啊。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两人正聊的投机。这时,一名小吏飞快的从姑墨城中骑马而来,到小亭外,翻身下马,跪地报道:“章太守、胡将军,贾参议自疏勒向齐大帅报捷:五月五日会战于葭芦馆城,破胡骑1.2万人,将下疏勒。信使刚过城内。”

    “这…”章知府脸上淡淡的笑容消失,沉吟着说着一个字,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他刚刚在嘲讽、鄙视贾环啊!而且,谈话并没有避讳着亭内外的奴仆。现在呢?

    胡游击身为武将,脸皮要薄一些,一张脸涨的通红。太特么的尴尬了!

    …

    数日后,贾环的报捷信使到龟兹,瞬间就点燃了龟兹城内周军、百姓的情绪。

    贾环离开龟兹时,整个西域的局势,对于周军、汉民而言,颇有些紧迫、晦涩,风雨如晦的感觉!而贾环的捷报,就像是一道惊雷打破了头顶上的厚厚乌云!

    只身西域挟春雷!

    国朝得疏勒镇,又由于贾环是大胜、速胜,即可调用疏勒地区两百万人口的资源、物力,同时,还可以调动西域南道沿线城市的钱粮。特别是于阗镇。这可是安西四镇之一。物资、人口众多。

    根据总督府中小吏说,一贯严厉的齐总督连日来,脸上都带着笑意,令人如沐春风!

    而在五月上旬,龟兹城中的官署,酒楼,教坊司,学校,大街小巷中,都在议论着疏勒会战的大胜。新近抵达龟兹的新任提学大宗师汪在城中亲眼目睹着这一盛况。军民士气振奋!心中感慨难言!

    龟兹城中,铁勒贵族们被杀的影响,彻底的消失。一千胜一万!周朝有如此犀利的军队,想造反的,得想想,能不能行?铁勒人并非个个都是不要命的主!他们中的大部分还都是普通人。能有口饭吃,谁会去造反?

    天空澄净,万里无云。上午的阳光,落在齐总督书房的楠木窗栏上。书房后则是一处水榭,碧色荷叶布满池塘。

    书房中,西域总督齐驰爽朗的笑着做个手势,“季高来了,坐!怎么,昨晚没睡好?”他五十出头的年纪,一身灰色道袍。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齐总督精神极好。

    曾季高四十多岁,一身蓝色的文士衫,微矮的身材,刚在下人的带领下进来。神情显得疲倦,苦笑一声,坐下来,道:“我要向大帅请罪!没料到贾子玉能取得如此大胜。经过此役,沈于乔可算是国朝名将!”

    贾环报捷的文书,曾季高作为齐总督的核心幕僚,负责军略,自是看过。贾环在文书中,着重强调沈迁的功劳,为沈迁请功。于他自己,并没有多说。

    齐驰哈哈一笑,摆摆手,道:“难得季高肯认错啊!不说你,我一样没想到!”

    曾季高嘴角泛起苦笑。

    当日,他对贾环拆他的台,很不满。他对贾环去疏勒并不看好。疏勒会战的大捷传来,可算是打他的脸。近日来,总督府内,不少人议论他。

    当然,不知是打他一个人的脸,当日那些觉得贾环和稀泥,指责贾环的人一眼被打脸。

    要说他内心里对贾环有没有情绪,还是有的。但是,他也是个读书人:为人谋,而不忠乎?作为齐总督的幕僚,他不能因为个人情绪而影响战事。他一晚没睡,不是因为他情绪不佳,而是在思索接下来西域的局势!

    …

    齐驰打趣了心腹幕僚一句,便不再说,喝口茶,询问道:“季高对子玉的来信怎么看?”

    贾环报捷文书是官方形式的文书:给三军将士请功,这是题中应有之意。随之而来的,还有他给齐总督的书信。疏勒将下,贾环需要齐总督调拨军队、官员,给予授权。好让疏勒地区,尽快、最大限度的为北庭之战,提供大量的钱粮。

    提及当前的形势,曾季高精神提振,走到书房里的沙盘前,侃侃而谈:“大帅,贾子玉打下疏勒,治理疏勒当然是由他来做。他的要求都不是问题!

    他要一万汉军入疏勒,肃清那些墙头草!以我之见,可以将留守在龟兹、姑墨的两万从敦煌招募的汉军都调给他。保证疏勒的稳定。

    同时,允许贾子玉募军。最高可至十万!”

    “哦?”齐驰惊讶的说道,放下茶碗,从主座走到沙盘前。

    周军得到疏勒镇,于阗镇的物资、人口补充。肯定能在北庭打爆拔野古孝德!这只是时间问题。但,为何要给贾环募军十万的权限?

    这岂不是会消耗疏勒的钱粮?

    曾季高拿着木杆,指着沙盘,点在北庭区域,道:“大帅,你看。拔野古孝德活跃于金山之南。他若被击败,有两条退路,一条是往北退往漠北,一条是西退往弓月城、碎叶城。

    贾子玉之前有过布置:派月氏人跋忽勒前往漠北使用离间计。所以,我认为拔野古孝德往西退往弓月城的概率很大。

    给贾子玉募兵的权限,就是要他在尽可能的情况下,率军北出葱岭,进占碎叶,堵住拔野古孝德,将其消灭在天山之北。”

    贾环已经表现出他的军事能力,别管是不是他亲自指挥的!疏勒已经被攻占!

    在思考西域全局时,他当然要将这些因素都考虑进去。制定东进西堵的方案!一举干掉拔野古孝德!平定安西、北庭!

    碎叶镇是突骑施人的地盘。这是安西四镇版图的最后一块。

    齐驰看着沙盘地图思索:天山之北,横亘万里的疆域,但是将其放在沙盘上看,这岂不是一条夹在天山和金山之间的长廊?东进西堵,拔野古孝德怎么跑?

    齐驰捻须笑道:“好谋略!季高真国士也!”

    曾季高矜持的一笑,这是他苦思一晚的成果!

    齐驰评论道:“这个策略要实施得当,子玉那边的压力很大!”以疏勒镇的人力、物力,在供应北庭之战后,还要养兵攻碎叶,很有难度。倒不是地形。而是突骑施人的奉德可汗拥有部众近五十万。实力强大。

    当日拔野古四部十万联军从北庭绕道热海之南,跨天山,攻陷姑墨城,亦没有顺路灭掉突骑施人。可知其实力。

    曾季高坦率的道:“大帅,以贾子玉在疏勒会战中表现出来的能力,麾下又有沈于乔这样的名将,应当能完成这一既定目标。但确实有难度。所以,我提议是尽可能的北上攻占碎叶。募兵数量亦由他自己掌握。

    如果这一策略不成。届时,等我们在北庭灭掉拔野古孝德的主力后,我们再以北庭为基地,蓄钱粮,集结兵力,由东往西主攻,让贾子玉在西策应。”

    曾季高当然不是小心眼的坑贾环,而是提出最佳的策略。他一样准备了贾环无法攻占碎叶的方案。只是那样,平定西域,就要多耗费大量的时间!

    齐驰点点头,“好!在焉耆、高昌征调民夫、钱粮,在龟兹、姑墨编练新军的事情要着手准备。季高还要辛苦一段时间。”他业已下定决心,等疏勒的钱粮抵达后,周军将倾力攻占北庭。

    曾季高拱手一礼,应道:“大帅言重,这是属下的分内之事!”

    …

    曾季高和齐驰商谈的军务,制定的策略,都还停留在地图上。还需要周军将士将它实现。

    这可以暂时不关注。

    需要着重注意的是,齐总督给了贾环在疏勒地区极大的自主权。如果说齐总督是西域节度使,握有军权,西域的行政权力。那贾环就是疏勒镇节度使!

    他拥有疏勒的政事权,军权。同时,可以自主的决定对疏勒镇之外的胡族发起战争!

    五月十四日,疏勒城攻下的消息传到龟兹。第二天,齐总督的命令就行文西域的各军政衙门:

    令贾环以西域左参议职兼任疏勒府知府,加贾环的差遣,碎叶经略使、岭西宣抚使。

    就当日贾环被任命为疏勒经略使一样,它是那么的不起眼,龟兹城中所有的舆论焦点,都汇聚在北庭。然而,贾环给龟兹的周军、汉民带来惊喜!

    那么,贾环独镇一方之后,他又将在西域这风光无限美好的画图中,如何写下他浓墨重彩的一笔呢?

    …

    夜空无云,皎洁的明月徐徐升空。

    龟兹总督府后的街巷中,距离贾环住处不远,胡炽的府中,他府中前院,在入夜后依旧热闹。他现为西征大军的粮草官。同时,他是一个大商人!

    国朝名列前茅的财团,要算他一个。

    然而,此刻胡炽胡钱王并不在前院中,和来自各地商人商谈,他正在府西一处幽静的小院中,接见贾环从疏勒派来的长随胡小四,询问着程攸陵墓的事宜。

    他五十多岁,快要六十。一身精美考究的绸缎澜衫。身形矮小、清。塌鼻子,颌下黄须。

    胡小四带来的贾环的手书。内容很简明:环幸不辱命,葬程公达于疏勒城西山谷,立碑祭祀。

    “辛苦了,你下去吧!”胡炽将胡小四打发走,神情感慨难言,在窗口眺望着明月:公达兄,魂兮归来!

    陪着见客的胡族侄,没有打扰四叔。静静的站立着。他在想贾环这个人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他预感到:如果说,疏勒会战,成就了沈迁沈于乔的名将名声,朝廷对他的封赏,可想而知!那么,接下来,整个西域,只怕将是贾环的舞台!

    很荒谬,但他真实的感觉到。

    想想看,西征前,贾环是什么处境?在金陵闲居守孝,然后呢?粮草官、军需官、舆论、代理敦煌政务、涉足情报。直到此刻,贾环手中的权力达到巅峰!

    他将手握数万大军,掌管着数百万人口的地区,这相当于是唐朝的一个节度使!他已经够资格在西域的棋局上,落子!

    一路走来,他眼睁睁的看着,如何不震惊!正所谓:锥处囊中,其末立见!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4054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40545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