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七章 弓如霹雳弦惊(上)

推荐阅读:我的清纯大小姐萌妃当道:霸道妖王好凶猛豪门他与微光皆倾城九龙神帝重生之必然幸福冷血法医天神学院女神的至尊狂少篮坛紫锋

    漠北。和林。

    拔野古部王庭。

    初秋时分,草原被秋风染得金黄。清晨的风吹过,柔软的草原便如同连绵不绝的金色草垫。天苍苍,野茫茫,诗情画意!

    伊林可汗在王帐里和断事官拜合丹处理了几件政务,这时,中书官郝远平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道:“可汗,科罗台吉已经抵达金山之北的草原。”

    断事官,权力极大,相当于宰相。中书官负责整个汗国所有的文书。台吉则是亲王的意思。拜合丹、郝远平这两人都是伊林可汗的心腹、嫡系。

    伊林可汗时年五十五岁,这个年纪对于一位统治者而言,正当壮年。身量中等,气度温和,却不怒而威。这时,点点道:“嗯。”走到王帐里悬挂的地图前,微微沉吟着。

    拔野古部占据着漠北草原正中,最肥沃的草原,和林地区。西北为盟友回纥,占据都播山一带。东为盟友同罗,占据库伦。南为盟友薛延。占据金山之北的草原。

    而敌人则在外围,北面贝尔加湖一带的喀尔喀人,东面呼伦贝尔大草原的仆骨部。东南,则是漠南的察哈尔部。

    很显然,拔野古部需要位于西南方向的北庭作为战略缓冲地。这片草原可以为四部提供人口、牛羊、士兵。

    然而,他派出的十万联军,几乎攻下整个西域,最终发展为二十万。却在瓜州的北山之战,被周军一战覆灭。

    现在,周军更是攻入北庭。他不得不再派四部联军八万人前往北庭增援。

    目标是:联络沙陀人、葛逻禄人,稳住北庭的局势,休养生息。在草原上,终究是骑兵争锋!同时,拔野古科罗的任务是要干掉拔野古孝德这个忘恩负义之徒、蠢货!

    拜合丹、郝远平两人默契的走到地图前。一起思考着拔野古汗国的未来。

    …

    …

    数日后,一名信使抵达准噶尔盆地的东段,乌伦古河旁的拔野古孝德和沙陀人联军的营地,送来拔野古科罗的书信。

    “带他下去!”

    大帐中,拔野古孝德命人将信使带走,又召集联军的重要人物前来协商:吐谷浑的贵族伏重,回纥的大将乌特勒,沙陀人首领忽别都。

    乌特勒微微沉吟着。

    在拔野古孝德帐下,他现在只有五千人。但是,他作为回纥大将,既然前来的八万联军中有2万回纥人,他当然有资格去统领。良禽择木而栖!

    沙陀首领忽别都四十多岁,有着一双狡猾的小眼睛,笑呵呵的道:“孝德首领,这是你们内部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显然,也是令有想法。

    伏重现在是拔野古孝德的心腹,心里暗骂一句,禁不住为此时的局势而感到担忧。

    前有周军大军压迫,后有漠北援军掣肘、夺权。现在这支六万人的联军,分崩离析就在眼前。

    拔野古孝德虽然蓄着胡须,但看起来非常的年轻,甚至于有些青稚。微笑着道:“忽别都首领,不能说和你没有关系。还是有关系。我当要去见拔野古科罗。但不是空手去,而是带着周军一起去。”

    听闻,同罗部的婆实又被派回“增援”北庭。这是他的机会。他和婆实有过合作。

    伏重、忽别都、乌特勒三人都对拔野古孝德的话,感到惊讶:和周军联盟,这不可能的!没见周军颁布了杀胡令?换言之,他们不会和拔野古四部议和。

    那孝德的计划是什么?

    …

    …

    七月初八。纳伦城。

    位于丝路支线上的纳伦城人口只有三万。与其称呼它为一座城池,不如称其为一座小镇。

    午后的阳光落在低矮、简陋的土墙上,泛着光斑。突骑施人的旗帜在秋风中飘扬。真珠河面上,波光粼粼。一切画面,都带着小镇的宁静,缓慢。

    城外大街的皮毛店铺中,郭家商队的首领郭维和他的生意伙伴哈尔琴科喝着茶,闲聊着。

    商队的行进速度自然比不了军队。今天,远在数千里之外,庞泽刚抵达护密国,而沈迁正准备奔袭月氏。

    郭维拜别贾环后,于七月初二抵达约500里外的纳伦城。他在这里停下来。出售、换上一批货物。

    因为,按照原计划,他们将北上前往碎叶城,然后转到恒罗斯城。但是,他们现在得往西行,穿过费尔干纳盆地(即宁远国),至撒马尔罕,为贾使君打听石大家的消息。

    当然,茶叶和丝绸在那里都是热销的好货。

    哈尔琴科是一名突骑施人,带着抹额,穿着貂皮大衣,十分健谈,道:“老郭,今年你们来的有点晚啊!唉,现在纳伦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

    郭维喝着茶,解释道:“我们今年从难道于阗那里绕过来的。我带了几块上好的和田玉。准备卖个好价钱。”又笑问道:“怎么个不好做法?”

    “哈,老郭,你们汉人出了个狠人啊!疏勒经略使贾环!他颁布杀胡令不说,还派商队到处宣扬。前一个月,我这里还有汉人的商队来。你猜怎么着?他们可以兑现杀胡令。

    听说有马贼专门从北庭带着拔野古四部的人头过来。啧啧…。好几百呢。

    我听说丝路上,拔野古、回纥、同罗、薛延四部的商人已经逐渐断绝。河中几个粟特大奴隶商都不敢走安西的丝路。

    阿里波夫,你知道吧?河中第一富商。家产有一千多万银元。他从北庭逃回河中时,从碎叶经过,消息就传来了。”

    郭维心中听得极其舒畅。本族之中有厉害的大人物,在这丝路上行商,说一句是我的同族,那是非常荣耀的!与有荣焉!

    他脸上不露半分,笑道:“哪里那么夸张,怕还是战争的影响吧!北庭、河中都在打仗。听说漠北王妃乌尼日到了碎叶。你们突骑施人怕是要卷入。”

    “可不是?”

    说起战争,两人都是叹口气。

    七月初十,郭维率商队离开纳伦城,西行费尔干纳盆地。然而,他不知道,在哪里等待他的是什么。

    …

    …

    北庭的战事,在紧锣密鼓之事,拔野古孝德的妻子乌尼日正面临着如何说服突骑施的奉德可汗出兵的问题。

    七月初十,郭维率商队西行时,乌尼日在碎叶城内得到奉德可汗的召见。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5052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5052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