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三章 了却君王天下事(四)

推荐阅读:明月谋夫记重生之好好撩撩女神的贴身男秘透视小仙医火影之联盟电影之外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天价老公温柔宠我的如此芳邻我的毒舌美女上司:虐缘

    雍治十九年的秋季,整个吐火罗都匍匐在周帝国的兵锋之下!

    虽然,强盛的周王朝在定鼎一百五十多年后,国力开始衰退,病入肌理。然而,周帝国的军队,在一个名叫贾环的青年的意志之下,令整个吐火罗感到颤栗,臣服!

    连绵的秋雨,令吐火罗著名的大河乌浒河河面上烟雨朦胧。来往的船只密集。

    贾环令周军搜刮、掠夺吐火罗的钱粮,但是运粮队伍除了战俘奴隶外,采用招募平民与付费令商人组织输送相结合的手段。使得运送钱粮的队伍,在乌浒河,在葱岭,络绎不绝。

    这相同于是一次财富再分配!

    贾环掠夺贵族们的银币、财物,将之付给平民、商人,换取粮食、人力。这么一项浩大的政府工程,增加就业,刺激消费,反而令秋雨中的吐火罗呈现出一种繁荣的气象!

    庞泽率一万军队,主政吐火罗,供应贾环数万大军的粮草,还要输血北庭,面临着便是这样一个繁琐、复杂的局面。有有利的因素,亦有不利的因素。

    悉数仰赖于凤雏庞士元的能力。

    信度河(今印度河)河畔。健驮罗城。

    为沈迁大军前锋的黄观,带军两千人,攻下健驮罗城,此刻驻兵城外。连日的阴雨,致使道路泥泞不堪。周军以火器为主,被阻隔在此。同时,在雪雨天气中战,战力会下降。

    黄观巡营回来。两名亲军忙上前,帮黄观拿下雨笠、蓑衣。黄观拍拍身上的雨滴,不快的骂道:“这贼老天,下雨下个不停。”

    黄观原为淮扬巡抚沙胜的督标营把总,被选派跟着保护贾环。后位贾环的亲卫首领,多次立功,累功升千总。他身边的亲军都是他的淮扬同乡。

    不管军制如何变,在古时通信不发达,乡兵是一个免不了现象。

    大帐中的亲军笑着宽解道:“将军何须烦恼这些?是进是退,上面总会有一个说法。健驮罗城中有当地酿的美酒,我派兄弟们去沽几斤来尝尝?”

    黄观心烦意燥,摆摆手,走到地图前,沉思不语。在这纵横千里的详细地图旁,还有一封信。

    这是沈迁写来的。

    周军主力已经徐徐撤往吐火罗的腹地阿缓城。然后,次第东返疏勒。他为前锋大将,心中担忧。

    倒不是担心他这支前锋军的命运。当地的土军,根本无法对他的火器新军造成威胁。他担心的是天山北麓的局势。

    贾使君从吐火罗抽调军队,可知当前的军情之紧急!若是齐大帅,贾使君战败,西域局势晦暗,他们恐怕要客死他乡。

    而壮志未酬啊!

    他跟在贾环身边日久,深受贾环的影响:胡汉之辩;胡儿杀汉人,当血债血偿!而这血债,能讨回来吗?

    “唉…”黄观在地图边,喟然一身长叹。

    …

    从葱岭以西到准噶尔盆地以东,从兴都库什山脉以南到天山之北。近乎在同一时间段爆发的几场战争,牵扯着无数将官、士卒、百姓们的心。

    数不清的信使,纷纷的、不断的向各自的将帅们传递着消息。

    爆发在金山北面草原上的激战,在数日内,就由信使传递到和林,拔野古部的王庭。

    伊林可汗得知次子拔野古科罗被周军斩杀,八万大军只余同罗部两万骑兵,带着部众、牛羊,悉数与拔野古孝德汇合。当场在王帐中,当着议事的王公贵族们吐出小口血来。

    惊得断事官拜合丹、中书官郝远平等人连忙上前,又忙着传巫医来救治,又严令禁卫军数千人封锁消息。

    拔野古四部的联盟,是以伊林可汗一人为核心的。他的身体如果出现变故,则拔野古部一统漠北,进而谋取天下的大业,就将中止!

    这让这些追随他的人才情何以堪?

    和林,拔野古部王庭中的混乱,到傍晚时才慢慢的平息下来。伊林可汗吃过药,睡了一觉,气色好上许多。

    中书官郝远平得到召见,从王帐外进来,抚胸行礼,“可汗当保重身体,科罗台吉他…”他原是契丹人,仰慕汉化,制度。投奔到漠北草原,得伊林可汗重用。他唯有拼死报答而已。

    伊林可汗身量中等,性情温和、宽恕,喜好施惠、诚实。然而,在此时,他脸色阴郁的仿佛要滴水,举起手制止心腹的宽慰,恨声道:“婆实该杀!”

    他不欲同罗部做大,施展手腕,又将婆实打发回北庭,不想此人再坏他拔野古部大事。比拔野古孝德还可恨。

    郝远平沉吟了会,低声劝道:“可汗,同盟之约,实不如一部指挥如意。”

    伊林可汗点点头。

    金山草原上的激战,周军在北庭的军队固然是骑兵丧失殆尽,丧失远距离打击能力。但是,对拔野古部而言,一样是被周军打击的痛苦不堪。此役之后,漠北再无干涉北庭战事的能力!

    然而,拔野古部伊林可汗的痛苦,北庭金满县的齐大帅并诸部将领,无从得知!军中气氛,微微有些苦涩、无奈、反思。

    真正得利的只有,拔野古孝德。

    …

    八月深秋,水草丰美的和林,寒气袭人。眼看着就是冬天。牧民们修补着羊圈、帐篷,准备着过冬。

    牛皮帐外寒风拍打,将大帐吹地噼啪做响。跋忽勒在帐中,愤懑的喝着酒。长剑出鞘,压在木案上。他已有三分醉,酒气熏人。服侍他的两名侍女胆怯的离开。

    时至今日,阿缓城大捷已经过去一月有余。就算漠北和吐火罗商旅不通,但位于漠北草原上,准备返回故乡的跋忽勒还是得到故国消息:

    国主退位,他父亲战死沙场,家产抄没,阖族男丁为奴,在葱岭银矿挖矿。

    这如同一道惊天霹雳落在他头上。

    “贾环…!”

    跋忽勒在牛皮帐篷中,发出受伤的独狼一样的低吼声。

    他和贾环达成协议,来漠北离间宛国公主。不久前,他还曾为他游说宛国公主,伊林可汗派出援军前往北庭给贾环贾环一个惊喜而得意。

    然而,贾环给他的才叫“惊喜!”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雍治十九年八月二十八日,跋忽勒带着手下二十一人前往西域。伺机向贾环复仇。

    宛国公主娜敏带着五十名高手随行。只是,婉丽如花的宛国公主并没有扮着跋忽勒的女伴,而是女扮男装。跋忽勒满心悲愤、屈辱,倒没有留意这些细节。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5593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55938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