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 一身系千万人

推荐阅读:修真长生道超级预言大师我是杀毒软件遨游仙武至暗人格勇敢者的世界恐怖故事群太玄如梦修真从龙珠世界开始大明之崇祯大帝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八月底,一场小雪落在金满县的城头,细粉似的白雨,无声而落。

    金满县外砖墙砌就的军营中,云骑军都指挥使乐白从他的住处大屋中走出来,冷风扑面而至,吹在他暖热的身体上,令他猛的打一个哆嗦。

    等在屋外的十几名亲卫鸳鸯战袄肩头都带着点雪,牵着战马等候着。这时,几名亲卫忙上前围着乐白,遮挡风雪,“将军,下雪了。”

    乐白捂着嘴,咳嗽了几声,摆摆手,道:“不妨事,走吧!”翻身上马。亲卫们忙上马跟着。一行十几人冒雪疾驰去往大帅府。

    乐白时年四十七岁,这个年纪对于高级武官而言,刚刚好。但在刚结束不久的金山北的战役中,他指挥周军的全部骑兵作战,损失大半。北庭局势因此大坏,军中对他多有指责之声。

    他心中抑郁。

    他是猛将,冲锋在前。受伤至今月余,还没有养好。身体有些畏惧风寒。

    骑在马上,寒风刮面。乐白满腹心事。

    现在的局势,只能寄希望于在纳伦城的贾环,能够率军打出彩,牵制突骑施人,减轻北庭这里的压力。方可令他心中的愧疚、自责稍减。

    …

    …

    乐白赶到总督府,滚鞍下马。有杂役上前将马牵走。他径直到大帅府的书房外。一名小吏进去通传。

    书房中,点着几个铜盆,摆上木炭,火苗喷舞,热气散开,温暖如春。正中的沙盘上,高山峻岭之间插满着代表各军的旗帜。

    齐驰一身浅灰色的道袍,正喝着茶和幕僚胡炽交谈当前的局势。

    胡炽身材矮小,郑重的劝道:“大帅,非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将龟兹的燧发枪枪全力供应疏勒军,若子玉出工不出力又待如何?”

    昨日,齐驰幕府中的高参,核心人物,曾季高提出,将贾环所在的西线战场,由侧翼战场升级为主战场。西线的任务,不再仅仅是牵制,而是要和突骑施人对持。

    北庭当前的局势,拔野古孝德势力增强,而周军偏偏骑兵损失大半。如果,突骑施人再和拔野古孝德联盟,压力可想而知!

    需要西线帮忙减压。

    军事上的事情,都是讲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齐驰令贾环攻占纳伦城,就是如此!不能说,突骑施人还没有和拔野古孝德结盟,就漠视他们的存在。

    齐驰笑一笑,品着茶,道:“兴斋放心,子玉有安邦济世之才,定不会如此!”

    他知道胡炽的心理,对贾环有些提防!贾环在疏勒杀人杀的太狠。而从贾环的作为来看,疏勒军正在形成一个以贾环为首的团队,非常牢固!掌握兵权的,不是贾环的准姐夫,就是同学,或者旧武勋集团出身的武将。就怕贾环有保存实力之心。

    但是,兴斋还是不懂啊!

    像他和贾环这样的人,要的是什么?贾环为疏勒节度使,难得想的就是在疏勒割据?于他和贾环而言,追求的都是平定西域乱局,还边地一个朗朗乾坤!

    正所谓:上报君王,下安黎庶!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如果贾环只是一个庸庸碌碌之辈,毫无志向。只知道做官,捞权捞钱,写诗玩小娘子,他身边怎么可能聚集起那么多出色的人才?得到京城中一干科场前辈赏识?

    “我就担心子玉那里能否承担这个任务啊!”

    …

    …

    齐驰正感叹着,小吏来报,齐驰令乐白进来,道:“于盘来了!坐。”招呼着爱将落座。

    “谢大帅。”

    齐驰看着神情郁郁的乐白,心中叹一口气。局势艰难啊。扫清胡虏,又要迁延时日。

    片刻后,曾季高、杨渭、荀阳、王参将、何参将几人抵达。都是齐驰所信重的参谋、武将。

    齐驰环视一圈,鼓舞道:“军中骑兵尽失,本督知道军中多有怨于盘者。但是,这仗迟早是要的打的!本来,大军至北庭,就要面临拔野古孝德和其漠北援军。

    是子玉用离间计,才有漠北援军晚来数月的局面。在金山北面草原上打一仗,虽然我们丢掉骑兵两万多人,但打掉其漠北援军,避免日后面对两路拔野古部大军,从这个角度来看,是划算的。

    现在,漠北再无干涉北庭战争的能力。我们只需要面对拔野古孝德一部即可。当然,拔野古孝德实力大涨。我们面临的局面很难。在今年结束北庭战役已经不可能。今日叫大家来议一议接下来的方略。”

    齐驰这番话虽然有为乐白开脱的嫌疑,但确实是事实!面对两路兵马,各个击破是一个最佳选择。

    乐白心中感激,抿抿嘴,低头喝茶,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荀阳直言道:“大帅,编练骑兵,势在必行!”

    北庭基本都是草原地形,没有骑兵,根本无法作战。周军据有安西三镇,并不缺良马。只是骑兵训练非一朝一夕之功。必须要几个月甚至数年,才能见功效。

    而在此期间,只能忍受拔野古孝德对金满三县的骚扰。当即,如何防守,如何调马,训练,整军,一条条的说清楚,小吏们进来换了两次茶。

    都是久经战场的将军,幕僚,众人商议了种种事宜,话题转到战略上。

    曾季高开口,将他的策略讲了一遍,沉声道:“大体上依旧是东攻西守。但贾子玉的疏勒军需要和突骑施人对持。他压力很大!”

    要贾环和突骑施人对持,不是要贾环去送死。若是疏勒局势崩溃,北庭这里必然崩溃。北庭大战的钱粮全赖疏勒、吐火罗供应。这是贾环的功劳!

    但,若贾环的对持,没有达到效果,北庭这里,压力很大的潜台词是:战败、崩盘!

    曾季高说完,书房中安静下来,气氛微微有些凝滞。

    于此之时,众人的思绪,目光,都落在沙盘上,那米粒一样的纳伦城上。

    这里已经成为北庭战役当前的关键节点。

    一身而系千万人的前途、命运。包括他们。贾环能不能行?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5695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5695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