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 沈迁论战

推荐阅读:零一队长分身投胎万界大妖猴战国赵为王召唤我吧这里有妖气助鬼为乐系统我家宝宝你惹不起万空道仙绝对交易

    雪融的天气特别冷。深秋正午的阳光照射在纳伦城的大街上,难以令人感到暖和。

    柳逸尘带着几名随从骑马过长街,到城中的兵营中找张四水协调。两人当年同在贾环府中做事。现在一个管着军中后勤,一个管着军队。

    一路到军营。军营中队伍进出不停,非常热闹,但大胜后的迹象已经很微弱。几千营兵刚出城操练回来。个个身上带着汗,额头上冒着热气。

    和带队的校尉们寒暄几句,柳逸尘将马丢在门外,刚踏进张四水的大院中,就听得里面的花厅中说道:“张大人,你要劝劝贾使君。咱们疏勒军是后娘养的?凭什么要去硬抗十五万突骑施人?这不是送死吗?”

    “就是啊!”花厅中一阵附和声。

    柳逸尘听着,走进到花厅中。花厅里陈设简单,张四水中等身材,一身蓝色直裰,文士装束,腰配长剑。沉默的听着几名指挥使在他面前陈说。

    他的性格如此:朴实,沉毅。话不多。

    贾环招募的疏勒军,大部分都是团练的名义。这些将官,都是挂的卫所的官职。俱是领兵数千的指挥使、指挥同知。

    “见过柳转运使!”几名指挥使见柳逸尘来了,纷纷唱个肥喏,如鸟兽般散了。

    柳逸尘随意的找把椅子坐下来,问道:“伯仁,这还是为齐大帅的命令?”齐大帅的命令,贾环明示诸将,要求大家先讨论、献策。

    一名亲兵送上热茶。

    张四水点头,轻叹道:“可不是。”愁容满面。作为负责指挥作战的将领,他深知以六万人,对抗突骑施人所有的兵力,就算获胜,必将惨胜。

    抛开功名利禄的话不说,疏勒军的4万新兵全部是他一手带出来的。这些人都战死沙场,他心里能好受?

    然而,齐大帅的命令难违啊!如果为大局要有牺牲,他只能承担。

    柳逸尘沉吟着,微微倾斜着身体,低声道:“伯仁,这确实是个两难的选择!

    要拖住突骑施人十几万兵力,咱们伤亡惨重不说,最终是为北庭大军做嫁衣!平定北庭的功劳是他们的!而不尽力,只怕齐大帅要猜忌子玉。

    子玉怎么想的,不得而知。但是,你确实要劝劝子玉。兵都打光了,咱们算什么?”

    张四水一愣,看着柳逸尘。刚才军中诸将四散,就是因为柳逸尘公开是持相反意见。但,没想到私下里,他说的这么透底。当即,轻轻的点头。

    …

    …

    九月初八。上午时分,游击将军沈迁、杨纪率三千骑兵先行抵达纳伦。剩余的大军还在路上。

    沈迁和杨纪两人将军队安排在城外的军营中。带着亲卫一起往城中而来,面前贾环。

    此时纳伦城,已经是一座巨大的军营、粮仓。穿过长街,放眼看去,只见甲仗如山,可供数万大军使用的粮草、药材、烈酒等物资堆放如山。

    特别是粮仓,足有十五个。民夫来往运输,囤积的大量粮食,足可供应大军补给。

    沈迁看得心中欢喜。看样子,贾环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他刚才在军营就听说了最近军中的大讨论:要不要攻打碎叶?这是贾环的领导风格,他喜欢集思广益!而有这些物资的支撑,他有信心打下碎叶!

    沈迁、杨纪从将军府正门进来,大堂里几十名文吏们正在忙碌的办事。十几张桌子摆开,文案如山。两人从堂下过去,一名小吏领着他们去后面见贾环。

    贾环并不在他的公房中,而是将军府的后花园中赏景。

    深秋时节,后花园中,残枝败叶,难言美景。只是青砖碧瓦,颇显得静谧。

    贾环一身石青色的长衫,身姿挺拔,消瘦而沉静,在柔和的阳光下,沉思着。

    三米开外的走廊中,杨大眼带着亲卫和八名来自敦煌州学的学生候着。有他的合作者郭、韩两家的子弟,汪学士推荐的得意门生,还有慕名前来的文士。

    贾环节镇一方,又是西域文坛领袖,有这样的场面,属于很正常的事情。

    小吏在花园外通报了一声,“贾使君,沈、杨两位将军求见。”

    “哦?请两位将军进来。”贾环从沉思中回过神,吩咐道。

    少顷,沈迁和杨纪两人进来。两人都是一身戎装,穿着周军将领的精甲,行礼道:“末将参见贾使君。”一个年轻,一个老成。两人中自是以沈迁为主。

    贾环微笑着做个手势,示意免礼,道:“我算着于乔和杨游击要晚些时候到。不想今日就到了。走,到我的书房中说话。”

    贾环的书房位于花园的东侧。穿过回廊就是。贾环问着两人一路来的情况,还有后续大军的行程,寒暄着,到书房中。

    书房布局极佳,通透、明亮。但陈设简单。摆的都是贾环自疏勒带来的书籍。摆着一套桌椅。

    亲兵们进来上茶,点炭盆、卸甲。

    坐下谈几句,杨纪识趣的先告辞。他知道贾环和沈迁私交极好,必定有话要谈。

    等杨纪走后,沈迁扭头冲门外喊道:“钱槐,给我换酒来。喝茶哪有喝酒驱寒。”然后,兴致勃勃的问道:“子玉,军中说要打碎叶,是真的假的?”

    贾环微微一笑,抿一口茶,平静的道:“齐大帅令我见机和突骑施人对峙。减轻北庭哪里的压力。而最直观的军事行动,就是攻打碎叶城。你的意见呢?”

    沈迁搓着手,就在炭盆前烤火,笑道:“嘿,子玉,你别诳我?以你的权谋能力,会甘心为北庭做嫁衣?换做谁,都不会愿意。况且,齐大帅没下死命令。”

    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功劳,谁会干这样的蠢事?

    要疏勒军打可以,要事先说好疏勒军是平定北庭的首功!而显然,他没听到贾环、军中有这样的说法。

    他很敏锐的注意到贾环的用词。在来的路上,他心中一直就在想这个问题。而他亦酝酿着一个大计划。

    钱槐抱着一坛美酒进来,笑嘻嘻的道:“沈二爷,这酒还没温,你担当一二。”沈二爷是国朝名将,又是三姑娘将来的夫婿,他们这些贾府的下人当然乐意亲近。

    沈迁和钱槐说笑几句。钱槐给贾环、沈迁斟了两盏酒。然后,识趣的退出去。

    “于乔把我说的和大反派一样。”贾环笑举起酒盏,和沈迁碰杯,饮一口,烈酒入喉,轻声道:“我想破碎叶城,继而往东席卷突骑施部,截杀拔野古孝德!平定北庭。了却君王天下事!”

    这是他心中的想法。

    贾环说完,再看着沈迁,询问道:“只是,这仗要怎么打?于乔有以教我?”

    他当然不可能固守齐大帅的命令,用疏勒军去和突骑施对峙。然后,等着北庭军来年将骑兵练好,再次出击!那平定北庭要到何时去?

    贾环并不知道齐驰在胡炽面前对他的称赞:子玉有安邦济世之才,定不会如此!还有齐总督内心里对他的看法。认为他胸怀大志。非庸庸碌碌之辈。

    其实,贾环内心里最真实的理想是:拥着娇妻美妾好好过日子罢!携钗黛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很真实,很庸俗的!

    只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啊!

    他来西域,走到疏勒节度使的这个位置,亲提大军数万,身负改变战局的希望,他要怎么做?向胡炽所设想的那样,保存实力,出工不出力?

    以贾环的性格,怎么可能?

    站在历史的潮头上,站在历史关键的节点,他要怎么选择?当缩头乌龟吗?他的意志,依旧坚强。他的勇气,未曾消磨!

    喊一句“为万世开太平!”,喊一句“报效天子皇恩!”,这都是很虚假的。甚至说:我明年想要回京,这个理由都很牵强!不,都不是!而应该是: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

    当机会出现时,应当奋勇争先,抓住它!而不是畏惧的缩回去!贾环当年当学霸时,便是如此。高考是改变命运的机会。如何能不努力?就像他这一世,埋头科举。科举改变命运!

    大佬咸鱼泽有挂逼,从此走上人生的巅峰。普通人呢?当咸鱼过一生?在底层沉沦、漂泊,城市满街灯火,无我归处?工作中,在上司面前当孙子?生活里,忍受着爱子生病而无可奈何?

    唯有奋斗。

    …

    …

    沈迁一听贾环的想法,顿感欢欣鼓舞。他就怕贾环小胜即安!

    谈起军事,沈迁英俊的脸上,自然而然的散发着自信的光彩,道:“子玉,要打下碎叶,其实很简单。”说着,走到左墙挂着的地图前。一手拿着酒盏,一手拿着木杆。

    贾环抿着酒,坐在炭盆边,微笑着。炭火正旺。驱散着阵阵深秋寒意。

    沈迁道:“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以我军火器之犀利,拥六万之众,若突骑施人的兵力在十万以下,攻克碎叶城,并非难事。

    但是,能攻下,不意味着平推过去。那样伤亡太大。所以,我们应该让突骑施人以为我们打不下碎叶。我们应该先打这里!”

    沈迁的木杆点在地图上的一点:河中地区的水陆交汇点,俱战提城。当前,乌兹别克人正在此和粟特联军僵持!

    贾环脸色微微有些古怪,道:“为什么?”

    沈迁的木杆向南滑动,“子玉,信德、旁遮普盛产粮食,都是大粮仓。而莫卧儿王朝无力占据。你可令吐火罗的庞泽,南取信德、旁遮普。得到粮食。

    但是,这两个地区数百万石粮食,通过葱岭运送,供给大军,太不现实。最经济的方案,应该当是经由吐火罗、俱战提,到碎叶!

    我们攻下碎叶后,再得到大批的粮食支持。别说横扫北庭诸胡,就是供应大军征伐漠北都足够!”

    这是一个极其庞大、宏伟的军事计划!

    横跨数千里,历时数月,军资以百万石计!涉及多方势力!军队几十万!但具备可操作性。展现出沈迁高超的战略眼光。

    贾环赞许的举杯!

    沈迁迎头喝饮酒,神采飞扬的道:“子玉,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调兵去打俱战提,而不使得碎叶的突骑施人怀疑!”

    周军攻俱战提,目的除了打通粮道,还要让突骑施人放松警惕,最好是调走碎叶的驻军。这必须要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否则,突骑施人会认为只是烟雾弹!

    贾环苦笑一声,“若非我素知于乔的为人,我几乎都要怀疑你在坑我。”吟道:“鼎湖当日弃人间,破敌收京下玉关。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5931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59315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