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 塔吉克湖大战

推荐阅读:女帝家的小白脸升棺发财回到明朝当暴君我是全能大明星宿命长生万能数据重生之美食厨神王牌特种兵太古神尊木叶之式神召唤

    四万乌兹别克东路大军,由钦古可汗麾下的大将阿加波夫率领。侦骑交锋后,消息如同流水般送往双方的指挥处。

    塔吉克海,名为海,实为水库。在冬季时,浩渺的湖面上,晶莹剔透如绿,两旁的高山上,白色、浅灰色交替。风景寂寥。

    湖边的营地中,阿加波夫召集着麾下的三名都统和他所看重的几名千户商议军情。

    营帐中,地图被挂起来。

    从地图上可以看到,富饶的费尔纳干盆地的出口,便是塔吉克海、俱战提。他们相当于是堵住了周军西征之路。占据着有利的地形。

    阿加波夫时年56岁,头发花白。穿着浅灰色的罩衣。气度沉稳。他是乌兹别克军中有名的智将。对众人道:“我们严守谷地口,扼住要地。使得周军无法西出。再派精骑到费尔纳干盆地中骚扰。拖垮周军的后勤。谁愿意领兵前往?”

    火器军队,对后勤的依赖非常大。军队约现代化,对后勤的要求就越高。以骑兵对阵这样的军队,首要是侧击、断其粮道。阿加波夫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

    至于防守火器军队。他们军中同样有缴获的各种火炮,并非纯粹的骑射部队。这一点,他们和交好的突骑施人不同。

    一名年纪约三十多岁的年轻千户骤然站起来,慷慨的道:“大帅,让我去吧!”

    …

    周军的前锋和乌兹别克人接驳上后,一万六千主力大军稍后便跟上。

    张四水亲临前线指挥。而贾环本人就在距离塔吉克海百里远的小城浩罕城中。

    夜色从空中弥漫下来。小城中,一名富商献出的府邸中,贾环背负着双手,正在楼阁中眺望着大地。

    消息正如同流水般的送来。张四水下午时在塔吉克海边击溃乌兹别克人三千骑兵。据俘虏交待,这是准备前往宁远国偷袭粮道的军队。然而,张四水的主力部队,早就封锁了塔吉克海边狭长的通道。

    贾环攻打渴塞城时,带来了一万二千人。留八千人守纳伦城。但这只是表象!沈迁带来的三千骑兵还在纳伦城中。而且,吐火罗的四万大军,正陆陆续续的抵达。

    所以,这十日的功夫,纳伦城正不断的秘密往盆地中增兵,押运粮食、火药等物资。

    贾环西攻俱战提,率领的军队是一万九千人。两千人守渴塞城。贾环身边现在有一千人。张四水手中可用的兵力是一万六千人。按照周军的编制,是4个营。

    这个兵力,超过了乌兹别克人预计的军队兵力约一倍。

    周军增兵的消息当然是瞒不住人的。但是,消息传递需要时间。现在并没有电报和手机。这不,乌兹别克人吃了个亏。

    贾环将战报随意的丢在书桌上,书房外的暖阁中,随军而来的易俊杰正在和钱槐、胡小四、杨大眼吹牛。

    贾环听得微微一笑,道:“老易,进来吧!”

    易俊杰一脸络腮胡子,一身童生直裰,揖行礼,笑道:“参见使君,我刚听闻伯仁胜了一阵。可喜可贺。”

    贾环笑着做个手势,亲近的道:“你小子故意的吧?再喊我使君,我要你拿拜帖来。”

    贾环现在的地位,事务繁忙。当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见到他。

    易俊杰嘿嘿一笑,心中感动,不自觉的想起当年他们几人和贾环在书院后的凉亭里一起吃烧鸡、喝米酒时的情形。道:“礼不可废嘛!老秦常说这个。”再道:“子玉,我向你请缨去撒马尔罕。一定将石大家为你带回来。”

    子玉待他如何?他也是个读书人,知道“以国士报君”的道理!

    贾环笑着摇头,“你当使者上瘾了啊!”他把圆圆曲的前四句丢出来,天下传唱。是要麻痹敌人的。但是易俊杰并不知道他和沈迁的计划。误会他对石玉华一往情深!

    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缓缓的道:“再等等吧!”

    外交,需要军事力量的支持。就像当年主席去重庆前说的:你们打的越好,我们的本钱就越多。

    他在等张四水打出一个清晰、酣畅淋漓的局面来!

    …

    塔吉克海南,道路狭窄。这段谷口,长约五十里,狭窄的地段,宽度只有两里。

    这样的地形,对于进攻方而言,非常的困难。对防守方而言非常的有利。

    十月初七,张四水率领的一万六千名周军和阿加波夫率领的四万乌兹别克军队在此交战。

    在经过了数天的试探**火后,周军于今日上午率先发起决战!

    “咚咚”的鼓点声中,一排排,一列列穿着红胖袄的周军步兵进入战场。

    而战场上,轰隆隆的炮声自交战开始就没有停止过!

    乌兹别克军的炮弹,倾泻在周军的头上、阵中。凄厉的惨叫声,被炮火所掩盖。不少周军连队,都被打散。然后,以散兵阵型,顶着炮火弯腰前进!

    因为,主将张四水在今日战前明言:战死者,在疏勒分永业田百亩。伤者,官府每月给银元20块。先破乌军阵者,赏银10000万块。退后者,斩!早前在疏勒分配的田地,做没收处理。

    乌兹别克军中,阿加波夫在阵地后几里开外,倾听着炮声,观察着战场,嘴角带着笑意,从容、胸有成竹。身边亲卫环绕,民夫不断的将弹药送上前线。

    断粮道没有成功,但是他并着急。说到底,到宁远国抢钱粮不是必须要做的事。他采取了静候、防守的策略。他的大营距离俱战提不远,后勤毫无压力。周军则是运粮来战。

    这不,周军就急切的开始总功了!

    少顷,周军的第一波进攻被打退,留下两百多人的尸体。战报送来,阿加波夫的亲卫队长忙恭贺道:“恭喜大帅。”

    阿加波夫爽朗的大笑。

    …

    周军数次进攻未果。时间已经走过一个时辰。

    周军的阵地中,张四水在壕沟中,拿着千里镜观看着战局,三名指挥使从前线下来,跪地哭道:“张判官…,这种仗实在打不下去了。将士们不是怕死。可光挨打不能还手啊!太憋屈了!”

    按照演义小说的套路,张四水此时当大喝一声:汝敢乱我军心?推下去,斩首!

    但,现实不是小说。张四水一身青衫,腰配长剑,貌不起眼的脸庞上,神情坚毅。他上前将三名指挥使扶起来,指着前方,解释道:“诸位,你们没发现和早上开战时有什么不同吗?”

    三名指挥使一脸的茫然。

    张四水断然的道:“乌兹别克人的火炮已经逐渐的稀少了!乌军的主帅,以为他占据地形之利。可以以火炮射杀我军。但是,恰恰相反,他犯了非常严重的错误。

    在这样的一个狭长的战场上,他们的人数优势根本无法体现出来,而只能和我们比拼火力的优势,比拼士卒的精锐程度。

    好,那他们有多少火炮弹药?他们的火炮手有我们精锐?火炮能反复使用多少次?射程能有我们远?一个非纯火器的军队,长时间使用火炮,他们能不犯错?

    诸位将军,破敌就在今日!”

    总计四天的试探**战,张四水已经判断出来:乌兹别克军队拥有火器,但并不擅长火器。这从火炮发射间隔时间,火力密集程度等可以判断出来。

    所以,方才有今日之决战!

    三名指挥使面面相觑,看向前头的血肉战场,重新竖起信心。

    张四水拔出长剑,决然的道:“擂鼓!进攻!”

    他的性格,沉毅而勇猛。贾环很早就称赞他有大将之才。狭路相逢勇者胜!

    乌兹别克军的统帅阿加波夫取巧,采取守势。他的策略并没有错。但是,张伯仁的想法是:敌不至,我来攻!

    勇者不惧!

    “咚!”“咚!”周军阵中,再一次鼓声大振。近千名周军,如同红色的浪潮,再次投入到战场!

    “杀!”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6392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63925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