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 破敌金城雷过耳

推荐阅读:明月谋夫记重生之好好撩撩女神的贴身男秘透视小仙医火影之联盟电影之外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天价老公温柔宠我的如此芳邻我的毒舌美女上司:虐缘

    十月初九,塔吉克湖西,大战后的战场满目疮痍,伏尸遍野,残肢断臂。

    周军雇佣的十几万民夫下收拾着:尸体、伤兵、兵器、俘虏等。漫漫十几里的平野上,俱是如此战后画面。周军大胜的消息,如同疾风,向四处传播。

    贾环在昨晚接到张四水得胜的消息,于初九清晨率领着身边的两千骑兵从浩罕城启程,约上午十点许,抵达昨日惨烈的战场。

    横笛闻声不见人,战场白骨缠草根!

    河中地区富庶,与安西不同,并非茫茫的大漠、戈壁、雪山,而是如若中土的景象:冬季的小村落、田野,寂静无声。平野上,一个个年轻的士兵,或倒或卧,或闭着眼睛或怒目圆睁,长眠在此!

    跟在贾环亲卫队伍中的易俊杰感叹道:“太惨烈了!”

    追随在贾环身边的十几名文士,都是微微沉默着,情绪涌动。

    一名青年士子忍不住吟诵道:“浩浩乎!平沙无垠,敻不见人。河水萦带,群山纠纷。黯兮惨悴,风悲日曛。蓬断草枯,凛若霜晨。鸟飞不下,兽铤亡群!”

    贾环轻轻的勒一勒马缰,呼出一口白气,道:“走吧!”他心中的情绪,并非如文士们的感伤,而是沉郁的哀思中带着振奋:红旗直上天山雪!

    两千骑兵从战后的战场边缘横穿而过,“贾”字大旗,在风中飘扬。十几万民夫俱是看见贾环的帅旗,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再跪拜道:“参见使君!”

    无数的声音汇聚,气势磅礴!

    几里外前来迎接的周军一千骑兵奔驰而来,为首的指挥使在马上向贾环行军礼,欢喜的汇报道:“属下参见使君!我军大胜乌兹别克军!”

    贾环骑在骏马上,一身石青色的长衫,披着黑色斗篷,身姿挺拔。做个手势,温和的道:“大周万胜!”

    这句话,点燃了整个周军士兵们在残酷的大战之后胜利的情绪!三千骑兵奋力高呼道:“万胜!”声音回荡在空气中,几里外的周军大营中,一片高呼声!

    声浪阵阵,此起彼伏!如同浪*涌而来!

    …

    …

    贾环到大营中,张四水正带兵攻往俱战提。留守的十几名将校、高级文吏们前来参见。

    少顷,被俘虏的乌兹比克人将领阿加波夫被带到贾环的大帐中。

    阿加波夫此刻哪里还有大战前智珠在握的从容气度?当日他还因炮轰周军欢畅的大笑!现在呢?被捆绑着,跪在周军主帅贾环面前,等候发落。

    阿加波夫作为一名老将,此刻静默不语。战败很羞耻,他如何开口投降?

    贾环坐在长条书案后,扫了一眼歪着脸的阿加波夫,淡淡的道:“斩首示众!拔营后,以人头向齐大帅、朝廷报功。”

    杨大眼抱拳,将阿加波夫拖出去。片刻之后,人头便悬挂在中军的辕门前。

    杀敌国大将,如斩一鸡尔!

    …

    …

    张四水率八千大军从塔吉克湖西攻俱战提,并没有很匆忙。而是在将士们恢复体力后,才带兵出发。

    俱战提城外一片慌乱的景象。初八傍晚,周军大胜的消息就传来。随即人心惶惶。秩序,正在不断的崩溃。

    乌兹比克人的后营都在这里,妇孺,牛羊,财产,他们在数天之内,根本无法逃走,除非是不要自己的财产了。而在冬季,没有牛羊,在草原上怎么活?

    更何况,牧民逃逸的速度,肯定比不上军队。

    钦古可汗在经过最初的慌乱后,逐步的恢复过来,安排着撤离事宜。这是无奈之举,最好的应对方案。

    他可以先逃,但失去部族、军队的可汗,还是可汗吗?他率军先逃?多少人肯抛家弃子的跟着?

    钦古可汗一边召集留守的军队,布置防守,派人送信给吉扎克城的军队,令这一万军队迅速东返,接应撤离的部众。同时,令拓析城等地的军队做好准备。

    …

    …

    留守的军队,和正规军队相比,岂堪一击?

    张四水于初九上午才向40里外的俱战提城进军。一路上连破乌兹别克人数道匆忙布置的防线。于傍晚时分,便有杀到城下,遥见钦古可汗的大营。

    华灯点点。一队队的周军将士们在简陋布置的营寨中歇息着。热水源源不断的供应,给大家伙泡脚。

    张四水扶着腰间的长剑,巡视着营寨。他不想被乌兹别克人袭营而至功亏一篑。他追随贾环多年,知道将功课做细致、做扎实,有百利而无一害!

    跟在张四水身边,和他亲近的一名指挥使不耐的道:“大人,咱们何必做这细致功夫?让将士们饱餐一顿,今夜就可以将那什么钦古可汗给拿下。”

    张四水摇摇头,道:“不行。明日再战。”他作战的风格很勇猛,但不是说他不爱惜士卒的生命。在塔吉克湖是一回事,在这里又是一回事!

    “那乌兹别克人的有生力量跑了怎么办?”

    “他们跑不了。我们追着他们的后营妇孺、牛羊即可。攻其必救!”

    指挥使只得退下。

    而他不知道的是,钦古可汗汇聚了手中仅有的力量:三千骑兵,正在其营寨外数里等候着。若周军马踏连营,必然会被其偷袭。

    …

    …

    一更天,凄寒的月光照射在树林中。

    钦古可汗的数千军队就等在这里。保持寂静,钳马衔枚。但等到现在,周军还没有劫营。

    一名将领悄悄的到钦古可汗身边,“可汗…”

    钦古可汗中等身量,身材健壮、厚实。坐在一张羊毛毯上。沉声道:“再等等!”

    陡逢大变,遇到这样的惨败,他振作后,又重新恢复起往日率军征战的状态。拥着美人喝酒的日子,被他抛却脑后。

    但是,为时晚吗?

    …

    …

    贾环是在十月十二日抵达俱战提城。

    而在这数日间,张四水和钦古可汗斗智斗勇!初十凌晨,钦古可汗袭营,被击退。随即,他将部众分为数支,分散逃跑。又带兵截击周军小股部队!

    双方不断的逃跑和追击,侦查和返侦查,厮杀!十二日午后,张四水在俱战提城和拓析城间的锡尔河畔,将钦古可汗截住,一战而擒。随后,在这段区域中,将乌兹别克人大部部众俘虏,约有十一万四千人。

    他又派三千人,北取河中第二大城拓析城。

    贾环到俱战提城时,张四水正率兵六千人和乌兹别克人东返的一万军队小规模的接战。

    真大将之才啊!

    夕阳将下,金红色的光芒,照射在天地间。俱战提的城外,贾环带着五百名亲卫,徜徉在锡尔河河畔。

    战争所遗留的创伤,在俱战提肉眼可见:残墙断垣,百姓稀少,百业凋零。

    一队队被俘虏的乌兹别克人被送往后方。有男有女。在手工业时代,奴隶并不缺乏去处。

    易俊杰穿着青衫,走在贾环身后半步。看着夕阳中他的身影,心潮起伏!

    今年春节时,他们一帮同学还在瓜州城喝酒。老秦还说要子玉独当一面的话。现在,何止独当一面?

    问今日之域中,是谁家之天下?

    他想起一句不恰当的诗句,颇为豪迈: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易俊杰笑呵呵的道:“子玉,我将往撒马尔罕。临行前,倒是想听听子玉新作!”他指了指正在源源不断的押送的俘虏、牛羊!周军大胜!

    贾环负手走着,微微一笑,道:“老易,那有那么应景的诗?前些时日重阳,在马上有一首词。可应今日之景。采桑子-重阳: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刚刚结束的大战,十月初九,正是他十九岁的生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6611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66110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