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我的同学,不同的选择

推荐阅读: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重生军门之绝世佳妻嫁冠天下南少,你老婆又跑了总裁老公,太撩人!关灯!神秘老公深深宠倾世妖娆:神秘魔帝宠上瘾绿茵人生101道伤痕:历少的罪妻我的千年僵尸女友

    殿试的结果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京城。朝野内外瞩目。殿试,是国家大事。这是士子们应有的待遇。

    另有,随之传播的还有汝阳侯之子赵星辰被下狱,礼部尚书方望、今科探花贾环无罪的消息。令人笑的是赵星辰在长安左门前被带走时还在大叫:贾环作弊。

    无关人等,笑过之后就忘记。而知道内情的人,都明白,这件事恐怕不算完。

    方望和贾环没有事,就代表着有些人会有事。赵星辰被审问,不过是一个引子而已。事情还在酵中。只是,现在的舆论焦点和视线都在新科进士们身上。

    京城之中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要知道:科举并非殿试之后就完了。还有一系列朝廷举办的各种仪式。登科及第,不仅仅是进士们个人的喜事,亦是朝廷的喜事。

    正所谓:鹿鸣之宴,宾兴之盛典也。琼林之宴,使造之殊恩也。我朝名恩荣宴,特异於是。称贺致词曰:天开文运,贤俊登庸,礼当称贺,则又非常礼之可比也。

    三月二十六日,殿试结果出来的第二天,雍治十三年殿试的新科进士们前往国子监,领取进士巾服。

    进士巾服和生员巾服不同。进士巾,如今乌纱帽之制顶微平,展角阔寸余,长五寸许,系以垂带,皂纱为之。

    进士服,深色蓝罗袍。缘以青罗,袖广而不杀。革带青鞓,饰以黑角,垂挞尾于后。

    手上拿的是:槐木笏

    二十七日,新科进士们身穿进士巾服,列队而入奉天殿中,朝拜觐见天子。当日殿试时,一众考生都是在殿外拜天子应试,而今,登堂入室。

    礼毕,以礼部官捧金榜在前,新科进士尾随其后,鼓乐随之。沿御街出长安左门,张贴金榜,供万民观看。再以顺天府伞盖送状元骑马归第。谓之:游街夸官。

    抛绣球给状元的故事,就在这一步生。京城之中的百万民众,沿街观看、追捧、喝彩。更有官宦、富贵人家在街道二楼定下位置,等着状元与新科进士们的队伍走过。贾府众人、内眷、姑娘们,亦在东长安街的酒楼上观赏着进士队伍们游街而过。贾环以探花之名,位列第三。以他的年纪,行走在队伍之中,相当的惹眼,出众。

    这一天,新科进士们的待遇,堪比天皇巨星。

    二十八日,天子赐宴于礼部,这就是恩荣宴。也叫琼林宴。之后几天,新科进士们在鸿胪寺学习礼仪,四月初三,3oo名进士于奉天门前参加朝会,并谢恩。

    次日,新科进士集体前往国子监谒孔子庙,然后正式换上官服,表示脱离平民身份,成为官员。

    按照惯例,礼部奏请命工部在国子监立进士碑,所有新科进士都将留名在此。唐朝时,进士及第,要在雁塔题名。之后的朝代,都是在国子监立碑留名。

    在这一系列荣耀、喜庆的仪式之后,每个进士心中几乎都有“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触,有报国的热血在沸腾:投躯报明主,身死为国殇。

    此时,便是整个科举的终点了。在这条充满着荆棘、荣耀、理想的道路上,他们终于走到了尽头。往昔的种种,读书所带来的荣耀,都已经是过去式。接下来,便是新的生活了。

    …

    …

    四月五日的上午,初夏的蝉鸣幽幽,烈日照在树梢上,绿荫满庭院。

    贾环在屋里看着案几上铺开的从六品官服,心中感慨难言。从雍治八年起,县试、府试、院试,乡试、会试、殿试,这一路拼杀过来,终于结束。

    读书改变命运。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无媒毋须恨,书中有女颜如玉。男儿欲遂平生志,勤向窗前读六经。若是没有科举这条路,他如何能在这短短的几年之内,从一文不名、地位低下的庶子一飞冲天,成为士林清流?

    但要说做八股文,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从今而后,写到想吐的八股文,他不用再费心了。就此解脱。

    然而,当长久以来在心头的束缚被挣脱后,在科场上的一幕幕,刻苦读书的一幕幕,就这么在眼前漂浮而过。

    此时,在这科举的桎梏被挣脱时,在应试教育通关后,他的心情有些复杂:释然、轻松之余,有一些怅然若失。

    有一点矫情。大约,这边是围城里所揭示的心理吧!

    贾环失笑的摇头,收回心神。

    晴雯、如意、彩霞三个大丫鬟围在长条案几边看着青袍官服,都是喜滋滋的模样。

    见贾环摇头,晴雯明眸看着贾环,笑嘻嘻的道:“三爷,要不你再穿着给我们看看,我看改的合身没有?”三爷穿上官服,那气度,啧啧…

    贾环屋里的针线活,都是由晴雯掌总。这是她的强项。

    如意抿着嘴笑,清秀如许。眼睛瞄着贾环,丝毫不掩饰她的期盼。

    彩霞也跟着“起哄”,笑着道:“三爷,你穿官服的样子,很平时不同呢!”她在贾环这里渐渐的久了,也慢慢的放的开。她只是性子老实,不是喜欢沉默。

    贾环能不明白三个大丫鬟的心思?好笑的道:“我又不是模特,专门穿官服给你们看啊。日子还长着呢。”话说,温柔乡是英雄冢。给自己屋里三个小美人这样爱慕的捧着,还真是…很爽啊。

    四人正说笑着,外头的小丫鬟进来回道:“三爷,外头传话进来,说公孙公子和罗公子来了。”

    “恩。”贾环应了一声,跟着小丫鬟到望月居的前院里去见大师兄和罗君子。

    上午的日头微微有些燥,天气干热。小厅里布置着冰块,凉气阵阵。大师兄公孙亮一身白袍,见贾环进来,笑道:“贾师弟,还是你这里舒服啊。”

    和大师兄,罗君子打个招呼后,贾环就笑,“等你和罗君子在京城中置业,夏季的冰块就有我来提供。保管和现在一样舒适。”他经营着冰激凌的生意,制冰很简单。

    赚钱,不就是让自己过的更舒服些么?他早建议大师兄和罗君子在京城中置办宅子。以便于日后在京中往来。老住酒店客栈,并不是个事。

    公孙亮洒脱的一笑。以他和贾环的关系,几个冰块值当什么?略微一沉吟,说道:“怕是用不上了。我和罗君子准备返回闻道书院。”

    一直有些郁郁寡欢的罗向阳,补充道:“所以,我们是来向子玉你辞行的。今天下午我们便回返回书院。”

    贾环一愣,拿着茶杯的手就这么顿在空中。

    殿试结束后,对今科进士而言,接下来是三个月的观政期实习期,这是给进士们用来调整心态的。骤然从百姓变成官员,很多人还没有适应这样的转变。

    结束观政期之后,便是选官。朝廷的程序是这样,但往往是在某个衙门观政,其实就是决定了去某个衙门,这是官场通行潜规则。所以,要运作,现在就的开始“跑步前进”了。

    选官的重要性,这是毋庸置疑。对一名进士而言,留在京中当官,和外放一个知县,同等条件下,待遇、命运,绝对是天差地别。这个参看天朝的京官和地方公务员就明白。

    同样的,选官也有惯例、定规。一甲前三,也就是三鼎甲,直接进入翰林院,成为前途光明的翰苑词臣,连实习期都免了。譬如贾环,他是不用去运作什么的。他过两天直接去翰林院报到就行了。

    同样免去实习期的,还有庶吉士。当然,今科没有馆选庶吉士。否则,时间就在最近。通常是有礼部主持,将二甲、三甲进士中出色的人物选拔进翰林院,为国家储备人才。

    除此之外,二甲进士选官,规矩是这样的:在京城中,可选为六部主事正六品;去地方,可以直接成为知州从五品。

    三甲进士选官,在京城中,只能选为诸寺、监、司官员;去地方,只能担任知县、推官。

    前文说过,京官比地方官贵重。地方官中,主官比佐2官贵重。京官之中,除科道、翰林外,六部比诸寺、监、司贵重。六部之中,又以吏部最重。

    官场层级,便是这样一层层的展现出来。

    大师兄和罗君子两人都是三甲,今科没有馆选庶吉士,将最后一道改变命运的门给关上。他们的去处确实很难令人满意。但到底是官身。虽说选官难,但国朝选官,并没有唐宋时期之难,而且进士是属于老虎班,遇缺即补。根本不用等多久。

    “大师兄,罗君子,这…”贾环沉默了一会,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科场上,一路走来,他见过太多的人掉队。但,他们三个是闻道书院最优秀的人杰啊。

    公孙亮呵呵一笑,潇洒的道:“贾师弟,你不必劝我。你看,你一个会元名头,就生出这么多的事端来,下狱论罪。何况于官场之中利益交织。

    我是受不了这样尔虞我诈的生活。我是准备辞官,回闻道书院协助叶先生办学。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他的志趣,不在官场之上,而在于读书。贾环近期一连串的遭遇,更令他有些心灰意懒。坚定他自己的意趣。

    大师兄吟诵的抑扬顿挫、意兴飞扬,可以看到,科举通关,不入官场,他身上仿佛多了某种神采!正所谓,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想着大师兄读书的资质,科场的霉运,贾环不知道说什么好。大师兄的路,书院体系内,大家对他的期待。他是知道的。山长是想大师兄继承其在学问的本领。而将官场的期许、人脉放在他身上。大师兄走的大儒之路。他走的是宰辅之路。

    “大师兄,嫂子能同意吗?”

    大师兄的妻子是贾环会试的房师魏翰林魏原质的女儿。魏翰林与山长等人交好。

    国朝说到底是个官本位的社会,一个官身,说不要就不要,很潇洒,很洒脱,但就怕后宅不宁。

    公孙亮自信的道:“你嫂子知书达理,与我意趣相投,她会同意的。贾师弟,我意已决。”他和妻子的感情很好,“你还是劝劝罗君子吧。他打算明年再考会试。”

    罗向阳穿着蓝色的进士服,微胖,小肚子凸着,禁不住一笑,没好气的翻个白眼,道:“公孙师兄,我也是我意已决。”

    小厅中沉重的气氛顿时稍微轻松了些。

    罗君子对贾环道:“子玉,不用劝我。君子之道: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若入仕途,岂可为小吏,沉沦下僚,蹉跎人生。我不取三鼎甲,宁愿终身不仕。”

    贾环仿佛有看到了在书院里见到那个小胖子,绰号君子。在书院里如若旭日东升之势,志向远大。儒士者,有兼济天下之心怀。岂可仅仅是做官?

    这便是他的同学!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有各自不同的选择!

    人生,不能仅仅只是苟延残喘的活着,不能是为了活着而活着,还应有理想、梦想、志向。他尊重他们的选择。

    贾环心中慷慨,起身道:“我为两位兄长践行。”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6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