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救人

推荐阅读:无限气运主宰最佳影星怎么又是天谴圈楚臣冷少的三嫁前妻都市之万界至尊搬个魔兽到异界这个天国不太平茅山捉鬼笔记美漫之无敌主宰

    醉仙楼三楼华美的“百”字包厢中,安静无比。某甲还茫然无知,鼓动章魄出头。章魄的诗文在双鹤书院中很有名气。

    “哼。”章魄冷着脸不接话茬。

    这时,二楼传来几个张狂的声音,“贾青松在此,楼上要比诗词的站出来!”

    正在说话的某甲有点错愕,生生的愣住,这么嚣张?

    “行了,某甲,我们认输!”几名知道内情的士子都是苦笑着摇头。他们连输两场,还比什么第三场?今天认栽。某甲在书院里闭门读书,气愤之下口快的喊出比诗词。但他哪里知道闻道书院的院首贾环早以诗词闻名京城?

    “闻道书院的诸位,咱们院试结束后见,比比谁家书院取的生员多。”

    …

    …

    听到双鹤书院的士子丢下这么句场面话,二楼“长”字包厢中众人放声大笑。

    对方,怂了。

    贾环不禁哑然失笑。倒没有想到:他也有用名字把对手给吓退的一天。很有点当年当阳桥头张翼德的范儿: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与我决一死战?曹军战栗不敢上前。

    感觉蛮爽的。

    闻道书院的同学们都是钦佩的看着贾环。贾同学诗才天授,文采斐然。有骆、王之才。真神童也!

    公孙亮提着酒壶,故意遗憾的道:“贾师弟,我还以为今天能欣赏到你的一首好诗词啊。真是可惜。”

    贾环配合的笑着道:“公孙师兄,这不能怪我。双鹤书院的诸位士子认怂了啊!”

    “哈哈!哈哈!”众人都是痛快的笑起来。今日与双鹤书院的士子狭路相逢,文战三场,战而胜之,实在是一大快事。

    …

    …

    这顿酒喝到夕阳挂在酒楼的檐角之时,才尽兴而散。贾环结了账。众人从南面的崇文门就近出京城内城。京城九门在晚间都要落锁,在内城里留宿可不划算。

    家在大兴和宛平县的几名士子都告辞,各自回家。公孙亮带在众人出城后往西行。

    明王朝在元大都的基础上营建京城,设皇城、内城。嘉靖三十二年,在内城之南,修筑城墙,是为外城。形成皇城、内城、外城的基本格局。

    而周朝继承明朝,因天下承平,人口众多,扩建外城,将仅在南面的外城,扩建成四面环绕的外郭城,仿隋唐旧制,四面设十二门进出。闻道书院位于京城西郊,众人须从西出外城。

    当然,今晚肯定回不去。须得明天早上坐马车回时间才够。公孙亮早早的在外城西边定下了客栈。大家这是返回客栈休息。

    夕阳在天际边燃烧着红霞。京城中繁华异常。众人在外城中沿着护城河而向西绕行。突然间前面一阵喧闹。

    “跳啊。”

    “你倒是跳啊!”

    “快跳,快跳,我还赶着回家吃饭呢。”

    这熟悉的台词!恍惚间,贾环还以为遇到有人要跳楼。一堆人在楼下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怂恿跳楼者“赶紧跳”。类似于电影老炮儿里面的那个画面。

    公孙亮、贾环,罗向阳、张四水等十人顺着道路走近。就见京城狂士韩秀才正在护城河河堤上慷慨激昂的发表演讲。身边聚拢的士子,只剩下寥寥数人。

    韩秀才大声疾呼:“…事不济,吾愿以血谏之。望诸君传吾遗声。若于事有益,吾何惜此身!”说完,韩秀才潸然泪下,纵身一跃,跳入河中。“噗通”一声响,人影就没了。

    “好!”

    “壮士!走好。”

    “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围观的京师民众聚拢在一起约有数百人,轰然叫好,声浪嘈杂。各自拍着巴掌。仿佛看了一场大戏般的满足感。在感叹。在兴奋。在议论。

    贾环几乎是在一瞬间想起鲁迅先生描摹的看客们的心理、场景。韩秀才跳河是一件很悲壮的事情,硬生生的给这些围观众变成了“低俗喜剧”。

    这他妹的世道!

    贾环对那几个在看韩秀才殉死的士子挥手喊道:“卧槽,别愣着,赶紧救人啊!”

    其中一名士子看过来,见贾环几人都是士子装扮,拱拱手道:“这位小友请了。韩子桓愿以死来唤起士林关注河堤贪-腐案,我等岂能阻拦!”

    “这帮书呆子!”贾环低声骂了一句。正准备袖袋里拿银子出来让围观的人下河救人。总不能看着韩秀才投河自尽。这位暴力秀才的性子还真是偏激。

    这时,身边的张四水脱掉外衫,自愿的道:“诸位,帮我把衣服拿好,我去救人。”说着,跳入护城河中。几位同学纷纷叮嘱他小心。片刻后,张四水踏浪分水而出,将韩秀才给捞回来。罗向阳等人连忙扶着张四水,找干衣服来给他换。

    贾环见张四水没有大碍,注意里落到韩秀才身上。此时,韩秀才已经没了声气。

    韩秀才的几名朋友快步过来,见韩秀才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一名长脸短须士子蹲下来探韩秀才的气息,随即,一屁-股坐在地上,悲伤的大哭:“子恒…”

    另外三名士子见状,都是流泪痛哭,“呜呜…”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挚友同窗就这样殉道而死。他们心中很悲伤。

    围观的京师民众哀叹着摇头。有人劝说:“秀才相公,别哭了,赶紧通知他家里人吧。”

    “买副棺材,好好葬了!”

    “唉…,可怜!”

    贾环轻轻的抿嘴。社会就是这样。看热闹不嫌事大。起哄又不犯法。但事情出来了,大多数人还是有些怜悯之心。不能简单的以好或者坏来评判。

    恶意不足以犯法,善意不足以挽回!

    但,他并不想看着韩秀才死去。他得试试。溺水急救的法子,他在初中、高中时年年暑假听老师讲。只是,还从来没有试过。

    …

    …

    “老兄,你先别哭了,让我试试。说不定还有救。”贾环和为首的长脸短须士子说一声,让他帮忙。

    先将韩秀才的衣服松开,再将他舌头拉出来避免堵住喉管。再将其翻过来,搁在长脸短须士子的膝盖上,背朝上头朝下倒水。“哗哗”倒了一滩水出来。

    正在悲伤的几名士子心中升起希望,“说不定有救”。围观的民众各自好奇的看着,七嘴八舌的议论。

    “行不行啊?”

    “应该可以。”

    “看着小相公的脸色,很镇定,说不定有把握。”

    贾环对身边的议论声充耳不闻。用力的压着韩秀才的胸口,想帮韩秀才恢复心脏的跳动。对长脸士子道:“你一手捏住他的鼻子,一手捏住他的下巴,往他嘴里吹气。”

    “啊?”长脸短须士子愣着,支支吾吾的道:“我…我…”他没有龙阳之好啊!

    “快啊!”

    其余几名士子都是一脸的为难之色。

    贾环只想说一句:我日。

    但他也没有兴趣给一个男人做人工呼吸。这可不是现代社会。男人和男人在大众广庭之下嘴对嘴,很伤名声的!天知道会传成什么样?

    救人归救人。但把自己搭进去肯定不行。贾环自认他没有这样高尚的情操。

    这时,闻道书院的几位同学帮张四水整理完,换了干的衣衫。罗向阳指着不远处停着的十几辆精美马车道:“贾兄,刘国山他们踏青回来。可请一位名妓过来帮忙。”

    贾环眼中微微一亮,拍手道:“罗君子,好主意。快去。”又道:“说清楚,我们会付钱。”

    罗向阳点点头,快步过去。围观的众人都闪开一条道。一会后,罗向阳、刘国山几名士子带着一名容貌清丽雅致的美人过来。她在贾环的指挥下,配合着向韩秀才嘴里吹气。

    或许是韩秀才命不该绝,耽搁了些许时间,又是贾环这半吊子的急救水平,小半个时辰的人工呼吸急救后,竟然硬硬生生的在鬼门关门口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韩秀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位美女,头带金钗,额前刘海,香气扑鼻,绮颜玉貌,正徐徐的往他嘴里吹气,带着幽香,禁不住脸红,问道:“仙子,在下韩谨,这是何处仙乡?”

    “哈哈,这秀才!”

    “笑死人。”

    “韩兄,你该问仙子姓名!”韩秀才的一名好友含泪取笑。

    韩秀才给救回来。围观的民众,他的好友都是纷纷说笑。气氛变得融洽、温馨。奇迹啊,溺水后竟然又给救活。

    韩秀才这才发现给众人围观着,有点明白过来,他还没死,一张脸皮涨得通红。长脸士子将他扶起来,说着现在是什么情况。

    给韩秀才施救的名妓佳人俏脸妩媚,起身回到马车中。纵然是做这一行的生意,也是在救人,但有些撑不住脸面。刘国山身边的几名秀才忙护花回去。

    贾环心里也松口气,和诸位同学一起。心中有点救人成功后的淡淡喜悦感。韩秀才,命硬。

    公孙亮、罗向阳、许英朗、张四水几人聚在一起夸贾环好手段。贾环并不居功,笑着道:“首先是辛亏张同学下水救人及时,其次是罗君子反应及时。再次是刚才那位美人人工呼吸得力。”

    贾环后面一句“韩秀才命硬”还没说出口,众同学都是嘿嘿笑起来。许英朗直言不讳的道:“贾兄,人工呼吸这个词用的好。在下恨不得能以身代之。”

    众同学又是一阵哄笑。心情畅快!韩秀才这样的读书人,值得救。

    正说笑间,刘国山团团一揖将围观的民众劝散,“各位老少爷们,韩兄救回来了,大家散了吧!”

    围观的人群应诺,各自笑着散去。这场戏看得精彩。

    刘国山笑了笑,走向正准备离开的闻道书院众人,拱拱手,目光落在贾环身上,微笑道:“贾兄,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没想到你还有急救这手绝活。”

    贾环拱拱手,真诚的道:“侥幸成功。”

    刘国山就笑,“这可是谦虚了。方才罗同学说要给水仙姑娘银子。韩朋友是东林前辈,救韩朋友一事,我也想出一份力。请贾兄一定要给我一个机会。”

    这话听的让人舒服。贾环微笑道:“刘兄客气了。”

    刘国山爽利的道:“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日后,有机会我们一起喝酒。”他家资巨富,性子好交游,想和贾环结交。但真正的交往,还是得等贾环考上秀才之后。秀才和童生,很难真正的交往的起来。

    贾环点点头,目送刘国山离开。韩秀才由朋友陪着过来道谢,大约心情有点复杂,草草的说了几句就告辞。

    众人西行,回到预定的有来客栈。天色渐晚。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