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北庭终战(下)

推荐阅读:苍穹武帝基因武道牧神记核爆中走出的强者武侠之天下第一门派惊雷全球人的命运人道崛起亡灵祀药草供应商

    北庭,金满县外。

    以县城为中心,方圆三里地内,布置着各种防御工事。

    自二十四日接到周军主力四万人战败的消息,在十几天的时间里,依托于大量的民夫,得到全权的曾季高拼命的巩固防守,坚壁清野,储备物资。

    正月初十,拔野古孝德汇合全部主力,共计十万大军,将金满县围得水泄不通。随后,发起进攻。但截止夜晚到来,拔野古部未得寸进。

    局势岌岌可危之时,周军却暂时守住金满县。这给了雄心勃勃的拔野古部贵族们一个挫折!

    …

    …

    夜色中,北风吹过绵延的天山山脉,落在金满县的平原上。星光洒落在周军、拔野古部双方的阵地、营寨上。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战争的号角的余声。

    夜月下,拔野古孝德驻马在一处山坡上,眺望着金满县、周军的阵地,神情微微阴沉。

    500百名亲卫在山坡下簇拥、护卫着他。这里距离较远,不在周军的火炮射程内。

    拔野古孝德身旁,同罗部的大将婆实微微感叹道:“孝德首领,从今天的战斗看,周军火力凶猛。我们还是要做好长期围困的准备。以断粮道为主。”

    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周军精锐,一汉当五胡。现周军拥兵三万余人,外加防守的地利。他们十万大军硬攻,根本不占便宜。

    但,他们的优势是,周军没有马匹,周军跑不了!届时,弹尽粮绝,自可破城。

    拔野古孝德点点头,他和婆实交情匪浅,道:“嗯!婆实将军,我们的老对手云骑军都指挥使乐白没有这样的本事。周军里有高人,你觉得会是谁?”

    本以为围攻金满,手到擒来!但没想到周军竟然主动收缩兵力,并死守金满。今日之战,对他而言,是一个小挫折。周军如同一个难啃的乌龟壳。

    曾季高认为拔野古孝德能以两万骑兵击溃四万周军主力,很有水平。现在,轮到拔野古孝德认识到这位秀才出身,恃才傲物,矜功自伐的军师的能力!

    婆实摇头,表情很轻松,笑道:“这我哪里知道?但只要我们围困住周军,断掉他们的粮道,任他天大的本事,最后也要是我们的手下败将!”

    拔野古孝德思索着点头,拿马鞭指着金满县城头的“齐”字大旗,“我一定要踏破金满县!”

    攻破金满县,则北庭尽归他所有。他称可汗,则再无任何阻力。届时,他会和突骑施人翻脸。奉德可汗那点把戏,他有什么看不穿的?不外乎,打败周军后再翻脸!

    他会先下手为强。把突骑施人的地盘都吞掉。然后,将他的妻子乌尼日接回来。他并不缺女人,但只有王妃对他的帮助最大,风情令他难忘。

    不知道,奉德可汗那里的战况如何了?

    ….

    …

    北庭东线战场和西线战场,现在已经是相辅相成!拔野古孝德围困金满县,同时必须要注意西线的形势。

    他取得白杨河大胜之后,立即派信使前往弓月城见奉德可汗。其一,作为盟友,通报情况。其二,打听西线的战况!

    弓月城。

    正月里,寒冷的天气中,整个城市都处在一种倾颓的状态中。所有的突骑施人都感到阵阵凉意。因为:周军在二十多天的时间里,已经攻占碎叶川大部!

    拔野古部的信使,百户阔出带着一支二十人的骑兵队伍,于正月初二的午后抵达弓月城。

    在此时,统领着这片号称塞外江南的富庶土地的弓月城再无往日的繁华。肥沃的土地上,异常的清冷。

    这不独独是战争带来的创伤,还因为周军的前锋在不久前抵近弓月城,奴隶们都暴动了一次。引得城外的农庄主非常紧张。城内的街道中,百姓稀少,基本都是军队来往。

    阔出被带到城正中的王宫中,略等了一会,就被几名突骑施侍从带到一处视野开阔的宫殿中。

    露台上,柔和的阳光混着寒风。奉德可汗一身精美的土黄色胡服长衫,四十多岁,因十几天前,被沈迁撵得如同兔子般逃跑,而略显苍老。

    他坐在桌前饮酒,略作休息。周围宫女、侍从、亲卫环绕着。见阔出进来,问道:“孝德首领派你来,送来了什么消息?”

    阔出抚胸行礼,道:“尊贵的奉德可汗,我部落的孝德首领,在白杨河边大破周军主力四万人,特意让我来告知可汗这个消息。”

    奉德可汗听得有点失神。他在想,他麾下若是有名将,何至局势于此?碎叶丢,碎叶川也将丢!这几十年,突骑施人韬光养晦,光顾着赚钱,军中无后起之秀啊!

    中书官察别勒看不惯拔野古部这种耀武扬威的行径,道:“孝德首领,筹划多时,以十万胜四万在意料之中,不知道伤亡几何?”周军精锐,要吞下四万精兵,拔野古部非得崩断牙齿不可!惨胜有什么好得意的?

    阔出直起身,晒笑道:“察别勒大人,并不是这样。孝德首领准备的陷阱,周军根本没吃。他们袭击清河镇的老营之后,立即就准备东返。设想中,以八万主力断后路的情况没有出现。”

    察别勒顿时动容,奉德可汗身边的一圈人亦同时动容。察别勒不确定的道:“以两万胜周军四万?”

    阔出骄傲的挺胸凸肚,“不错!”

    “周军将领有轻敌、冒进的举动?”

    阔出得意洋洋的道:“当然没有。相反,周军极其的谨慎,指挥并无过错。当时,孝德首领以火炮封锁湖面,将即将返程的周军截断为两截,以两万儿郎冲击周军一万人得手。

    尔后,孝德首领以蒙古骑兵的狼骑战术袭扰,将周军打溃,斩杀其主将。现在,我部正在围困金满县。”

    察别勒立时沉默。

    奉德可汗站起来,摆摆手,“带信使下去吧!”

    等阔出离开,奉德可汗叹道:“察别勒,孝德首领的军事才华早就展露。他能打出这样的仗来,是他的本事!可惜,我们突骑施人没有他这样的俊杰啊!”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羡慕,郁闷。

    他的大将博舍尔带着五万大军,在碎叶川中,被周军两万人压着打,损兵折将!现在,重镇弓月城都快要成了前线。

    …

    …

    十二月二十一日,在白杨河之战正在打响时,石玉华、洁儿、易俊杰一行抵达碎叶城。

    而此时,贾环已经启程前往碎叶川中的小镇阿拉木图。两人再次错过。自雍治十七年夏的分别,再一次的相见,还需要等待。

    石美人来到碎叶,同时喻示着周军粮道的通畅。

    河中,吐火罗、信德、旁遮普的钱粮,正在这数千里的路程上,源源不断的送到碎叶!如同生命之源。支撑着周军作战。

    …

    …

    于此同时,从敦煌抵达于阗、疏勒,然后前往葱岭探望过父母的跋忽勒、宛国公主娜敏等人,在十二月下旬,正从阿缓城启程,准备经由俱战提,拓析城至碎叶,刺杀贾环。

    …

    …

    雍治二十年初,当拔野古孝德取得白杨河之战的大胜后,势不可挡的杀向金满县,意图鲸吞北庭,将周军的残兵抹杀!但是,这股大浪潮遭遇到礁石!

    现实,相比于理想而言,往往是很骨感的。

    天纵其才的拔野古孝德,遇到了他的对手:在战争学习战争的齐大帅的幕僚,国朝的文士,曾季高!

    拔野古部的势头,就此为之一挫!

    但,拔野古孝德有克敌制胜的办法:围困、粮道。只是,他需要一些时间。金满县里还有粮草。

    北庭的终战至此,主要战场再次发生转变。由东西平齐的两个战场,变成了西线战场为主战场。这里战争结果,将决定着所有周军的命运。战鼓声愈急!

    碎叶川中,战争打的如火如荼。国朝名将沈迁率领大军纵横奔驰在千里沃土的碎叶川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周军西路军主帅,贾环亲至碎叶川中。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9067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90675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