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章 北庭终战(终)-阳春三月贾环来

推荐阅读:花都御医天价盛宠:黑帝的隐婚宠儿毒医娘亲萌宝宝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悲风公爵回到古代做主神足球之非凡球衣寻道者自地球来

    齐驰一代名臣,宦海多年,高居庙堂之上,养气的功夫上佳。但在此时,他亦被刺激得脸色微变,心中大骂。好半天,才压下心中的怒气。

    齐驰冷淡的道:“你回去告诉拔野古孝德,本督用不着他来给我划规矩。想要本督的人头,让他打破金满县城再说。这等从三国演义上看来的拙劣的激将计,不必再用了。”

    “哈哈!”阔出仰头大笑,嘴里蹦出两个字:“女人!”他说的是汉语。

    大堂中的十几名文武官员顿时勃然大怒,“你…”

    曾季高从班列出来,道:“大帅,何必与胡儿做口舌之争。吾朝刀不利否?”他的性格,可受不了这种事!斩掉即可。鬼特么的和你废话!

    阔出冷笑着上下打量着中等身材的曾季高,道:“阁下也是个读书人。不闻‘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吗?”

    曾季高看着阔出,针锋相对,强硬的道:“斩使以示威!”

    阔出给噎了下。

    周军主将乐白闪出来,拱手道:“大帅,正当如此!我等与拔野古部血海深仇,誓不两立!有什么规矩可讲。杀掉这个满嘴喷粪的胡儿就是。”

    胡炽、杨渭等幕僚、文官纷纷出声附和,“大帅,此人当斩!”

    阔出有点懵,这什么情况!他今天上午昂首出大营,誓要羞辱周人,看看周人的笑话。现在,他貌似进了一个狠人集中的地方。连文官们都叫嚣着要砍了他。

    周王朝乃是汉家王朝!文官们的骨头,可不是我大清那些奴才文官可比的!

    齐驰眼神锐利的看着阔出的脸。一个小小的胡将当面嘲讽他,令他骨子里的骄傲,无法接受!在此,之前,他本来是要讲一讲文明作风的!

    他在西南灭国,杀得人头滚滚;在他的默许下,贾环于敦煌,发布了很多强硬的对胡措施;北山之下还有筑有胡儿京观。他岂是善茬子?

    只是,近来因他一个错误的决定导致北庭局势近乎崩溃,对他的打击很大,令他强硬的个性有所收敛。

    然而,在此时,身处绝境中,一切的想法都可以抛弃了!他被围在金满县一个月,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未知数!被一个胡儿当面嘲讽,这反倒激起他的个性!

    他是大周的西域总督!

    当即,齐驰从谏如流,“本督失误,致全军将士被围金满。如今唯死战尔。今胡儿遣使来辱我,不可不回敬。来人,将此人和他的随从砍了。”

    阔出呆住在当场。这…

    外头的督标营亲兵大声应道:“是,大帅!”四名亲兵拿着刀剑进来。但,他们晚了一步。

    副将乐白武艺高强,他早看这个嚣张的胡使不爽,跨步上前,毫无花哨的伸手一探,捏住阔出的喉咙,将他控制住。这是战场上的杀人技巧。

    “嚯嚯!”方才极其嚣张的阔出拼命的挣扎,但现在只剩下徒劳的挣扎!

    齐总督业已经做出决定。

    …

    …

    小半个时辰后,阔出及其四名随从的头颅被抛到金满县外,两军血迹斑斑的阵地前。还有一个装着女装的木盒。

    周军,用其实际行动,对拔野古孝德侮辱行为作出最直接的回应!

    正月初十,金满县被围时,城外防御工事有三里。一个月后,至二月中旬,城外防御工事差不多丢光,只城西的住战场处,还残余着半里地长的阵地。

    城西,拔野古部的营寨前,拔野古孝德骑着高头白马,带着几十名千户、百户等着消息。见状,脸色变得铁青,冷哼一声,扭头对身边的葛逻禄王子拉尔达道:“该你们了。”

    拉尔达三十多岁,长相粗犷,穿着嘿嘿笑道:“放下,孝德首领。看我们葛逻禄人的!”说罢,打马离去。

    片刻后,城外回荡着号角声。大批身穿淡青色胡服的葛逻禄骑兵冲向金满县。

    紧张的城池攻防战再一次开始。

    周军和拔野古部之间的较量,任何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而是直接以力量碰撞!唯又用手中的刀剑,枪炮,用身体,骏马,来决定胜或者败!

    血与火的画面,继续在金满县铺陈开。这种残酷,单调、惨烈的色彩,似乎将永不停止!

    …

    …

    二月十五日,在经过反复的争夺后,金满县城西的半里长的区域全部丢失。周军损失千余人。

    而拔野古部的损失更大。但是,除开拉尔达先期率领军队抵达的一万军队,葛逻禄的五万大军,陆续的前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军的压力不是减弱,而是不断的增加。

    夜晚,再一次的来临。伴随着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

    “下雨了。”

    金满县城西城门附近的一处一进的民居中,六十多名民夫挤在这里休息。他们一天前刚从前线轮换下来。负责者是府学学子韩无功。他来自敦煌。家中与贾环交好。

    韩无功一身白衫邹巴巴的,沾着泥水,靠在走廊边,低声说道。

    一名相熟的民夫问道:“韩相公,你说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吗?”情绪低落。

    韩无功看了他一眼,沉默着。无言以对。

    一个月前,齐大帅决定死守金满县。上上下下都是哀兵。决意死战。守到贾使君率军前来救大家。然而,守了这一个多月后,这个心气早被磨灭,变得逐步绝望。

    他业已经麻木!看不到希望,亦不知道自己下一次到城头能否活下去。

    贾使君何时会来呢?不知道!

    夜雨中,不知道谁吹起竹笛。声音婉转悠扬。令人不自觉的回想起美好的家乡。

    …

    …

    百户阔出的故事,随着他来金满县中挑衅而结束。他是一个装逼未果的反例。

    阔出于正月初四时抵达弓月城,当时,周军的兵锋曾抵达弓月城外。引得奴隶暴动。突骑施人的大将博舍尔手中握有五万精锐,还有七八万炮灰、辅兵。但,他无力遮掩战场!

    正月初四的上午,阿拉木图。苹果树成林。清风吹拂着兵营中的旗帜。

    贾环带着钱槐、杨大眼、胡小四、柳逸尘等随从、幕僚们视察着兵营。兵营的操场上,一队队的新兵正顶着北风训练着队列。

    教官是碎然的叹道:“最后一壶酒咯。喝完就没有了。”

    胡族侄苦笑,和胡炽碰杯,“四叔,咱们发财发到西域来,生意做这么大。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结果!世事无常啊!”

    又道:“当日曾军师说贾环必定来救,而今人在何处?早知道如此,我当日就撤离金满县去高昌。只怕他来时,我们都已经成了白骨。四叔,你说他有没有这个私心?齐大帅死了,他才好上位。”

    人之将死,说话也大胆、直率许多。

    当日,金满县的民夫撤退了很多人。

    胡炽吃着咸菜,想起那日齐总督给他说的话,微微沉思,道:“那倒不会。我虽然对贾子玉有些看法,但他不是那样的人。再一个,齐大帅就此倒下,他能落什么好?朝廷怎么都不会任命他担任西域总督!更别说,天子不喜他。指不定还会问罪。”

    胡族侄酒意有点上涌,“嘿,四叔。贾环不来救金满县,我们就都死了。如果来救,大败拔野古孝德,那西域战功以他最大。到时候,他这么大的功劳,只怕锦衣卫早报给天子了。你说,天子会怎么处理他?”

    旁边的美妾,眼眸微动,低下头。

    胡炽笑骂:“你管那些干什么?替别人瞎操心。咱们接下来还有得苦日子熬。”说着,看向夜空。

    能活,谁想死啊?

    从逻辑上,贾环肯定会来救。只是,为什么还不到呢?金满县上下,望眼欲穿啊!

    贾环,你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

    …

    二月三十日,拔野古孝德接到最新的西线信息:周军攻占了弓月城的附属城温泉、博乐。

    一支周军骑兵正在沿西林镇、清河镇杀来。他们极有可能,偷袭拔野古部位于乌宰的老营。试图解金满之围。

    同时,碎叶川中突骑施人大规模叛乱,周军因火药不足,将围城的五万军队调走三万,只留两万新兵在城外,围三阙一。二月中旬,周军一度轰塌弓月城的城门,攻进弓月城中。

    而根据哨骑截获的周军派往金满县的信使拷问出来的消息:这支骑兵约三千人,号称一万。主力三万精兵随后而来。可见,西线的消息有误。碎叶川中,突骑施人根本没有叛乱。只是,周军的瞒天过海之计。

    傍晚时分,拔野古孝德在地图前沉思着。思忖着周军会如何打北庭之战。

    周军主将沈迁是名将。此人在贾环麾下,如鱼得水!先后征服吐火罗,碎叶,碎叶川。用兵飘忽,极具灵性。每次都追求以较小的代价赢得胜利。

    拔野古孝德,目光在地图上巡视,嘴角带着冷酷的笑容。他早防着周军骑兵东来。乌宰的老营,其实只是空壳子,一个诱饵。真正的老营,在沙陀州!

    这时,一名亲卫掀开门帘进来,跪地道:“首领,轮台县来报。奉德可汗派一千骑兵护送着中书官察别勒前来求援。”

    “嗯。我知道了。”拔野古孝德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道:“那个废物可汗!一把好牌打的如今这样稀烂。”

    救援突骑施人?他兴趣不大。吃掉周军,才是他的兴趣所在!

    …

    …

    傍晚,金满县中。情报主管杨渭拿着一封情报,脸上带着喜色,到城门下的指挥所找副将乐白。

    指挥所的大堂中,一堆将校正在喝着稀粥。碗中,没有多少米。将校们有的蹲着,有的站着。场面喧闹。晚上,只有防备着偷袭的部队才有干饭吃。

    杨渭在大堂里找到乐白。他正在喝粥。身上到处血渍。杨渭道:“乐将军,我刚收到信鸽传进城来的消息:贾子玉正率军前来救援,请我们无论如何,再坚守十天。”

    杨渭话音刚落,大堂之中就安静下来。几十双眼睛,落在杨渭身上。充满着渴望。多么希望这个消息是真的啊!大家伙都已经饿了好些天了。

    乐白放下碗,抹抹嘴,咧嘴笑道:“文清,真的假的?报到大帅那边去了吗?”

    “嗯。”杨渭点头,陈述道:“消息是密码写的。不会有问题。”他倾向于相信消息是真的。

    乐白想了想,摇头道:“文清,以拔野古部如今的攻击强度,我们守不了十天。我们太缺粮。战马都被杀了。除非吃人肉,否则最多三天,就会城破。”

    大丈夫,马革裹尸,不是憾事。

    杨渭顿足长叹一口气,“唉…”贾环要是早来…

    大堂之中,纵然是铁血军人,在长期的被围困之下,心中亦笼罩着名叫“绝望”的情绪!

    真的是山穷水尽了!而,贾使君的援军还在千里之外!

    贾使君,你来晚了。

    …

    …

    仲春时节,湛蓝色的夜空,本当是温柔如水。此刻,却是充满着寂灭般的氛围。

    总督府的书房中,齐驰坐在书案前,写着书信。这是他的绝笔!金满县要破了。这里毕竟不是当年的太原,当年的钓鱼城。

    他的绝笔信,有给他夫人的,有给父母的,有给儿女的。无情未必真豪杰。

    还有给天子的,给军机处卫大学士的。执政的宰辅华墨,他看不上。西域这里,卫大学士支持力度很大。

    写完信,已经是深夜时分。凉风习习,齐驰起来,活动着手脚。

    跟着他二十几年的老仆进来添温水,茶叶已经没了,都奖赏给守城的将士,“老爷,曾相公在外等了许久。”

    “请他进来吧!”

    曾季高走进来,拱手一礼,“大帅…”眼中带着血丝,他已经连续几日没有睡觉。为城防殚精竭虑!

    齐驰罕见的微微一笑,温和的道:“季高,这么叫你过来是安排你的后路。”摆摆手,制止了要说话的曾季高,“你我宾主相得。西南之战,赖你之力。西域之战,同样是赖你之力。北庭战败,非你之错。责任在我。

    城破之日,你跟着锦衣卫走。他们肯定有办法逃走。胡兴斋的小妾就是锦衣卫在北庭的负责人。以你的才华,将来必定可以节镇十万大军。二十年后,你当率军,为我血今日之耻。我在九泉之下,亦可含笑!”

    “大帅…”曾季高一贯的矜持、高傲,此时也忍不住动了真感情,躬身行礼,哽咽的道:“我纵然有满腹才华,没有大帅征辟我,我如何能施展?

    如今危难,我弃大帅而去,这成什么人?贾子玉必定会赶来,解金满之围。”

    他坚信贾环一定率军前来,不管是为齐驰的知遇之恩,还是为贾环自己考虑。贾环一定会率军来!

    局势固然危急、艰难,西路军数万人,要压服五十多万突骑施人,横穿两千里。但贾环有这样的能力!西域尝有人言:贾使君之威仪,如唐安西节度使。

    贾环,安西节度使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吗?

    …

    …

    齐驰苦笑着叹口气,从书桌上拿出杨渭报上来的情报,“这是子玉派人传来的鸽信。他已经赶来。但是,晚了。他要在十日之后来。再说,即便他轻骑前来,城外还有十万胡骑。他拿什么解围?季高,要认清现实啊!”

    曾季高微微愣住。心中曾经坚固的信念,就此轰然倒塌。

    他和贾环有心结。因为,他曾被贾环用事实打脸!都是成年人,他当然不会去向贾环认错。但他认可贾环的能力!而,这一次,他看走眼,贾环让他失望了!

    或许,他真的是强人所难了。三个月的时间,治理碎叶地区都难。别说以此为基地,调大军出征!

    长夜漫漫。

    齐驰和曾季高聊了许多。有西南,京中的往事,有这两年在西域的事。前尘往事如烟。

    金满县中,一片寂静。在经历了坚持、哀兵、僵持、麻木、苦撑、绝望的情绪后,在贾环的信使放鸽信进城后,所有人坚守的信念之火,就此熄灭!

    今夜的金满县,不是那小雨中的竹笛之夜,不是咬牙坚持的不眠之夜,而是临死前的寂静。

    名臣百战身名裂。正壮士,悲歌未彻。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

    …

    黎明前的夜空,仿佛被着光的宝蓝色轻绸。当第一缕晨曦刺透而来时。拔野古部营中的号角开始吹响。

    “呜呜!”

    号角声,震荡着大地。大地在震动。新的一天战斗要开始了!韩无功麻木的挪动脚步,带着手下三十个民夫,步上城头,今日到他们守城了。

    城西门,最危险的地方,指挥所内,一夜未眠的乐白,轻轻的擦拭着刀剑。跟着他多年的亲兵低声道:“将军,拔野古人来了。”

    胡炽、杨渭,一个个的周军,在晨曦中醒来。哦,又开始了。这是所有人的第一反应。或许,这是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天。

    齐驰的书房中,老仆打开窗户。轻风透进来。谈了一夜的曾季高和齐驰坐着未动。茶水已光。老仆提醒道:“老爷,曾相公,胡儿攻城了。”

    然而…

    当韩无功爬上城头时,他并未看到拔野古部的兵马攻来,借助于城墙的高度,他看到那遥远的天际边,红色的军阵,正在蔓延而来!铺天盖地般!如同潮水一般!

    韩无功的手在颤抖着,想要大吼,“周军来了!”但,他的喉咙在此时失声。

    这一幕,发生在金满县的城头每一处。难以置信。难以置信。然而,整个西域,只有周军尚红!那不是援军是什么?

    不知道是何处,不知道是谁,终于将心底的那团火,吼出来,“贾使君来了!”

    “贾使君来了!”

    整座金满县的城头的人都在喊,在吼,在哭泣!今闻使君前来声,使我三军泪如雨!

    城西门下的指挥所中,乐白扶着破旧的桌子,呆呆的看着前来汇报的士卒,一阵阵的头晕目眩:贾环率援军抵达!继而,振臂高呼,“万胜!大周万胜!”

    指挥所中在喊,消息在传递,整座金满县都在呼喊,在咆哮,在发泄着绝处逢生的喜悦!四边伐鼓声浪涌,三军大呼天山动!

    乐白领着亲卫直奔城头。接着,杨渭、胡炽等人赶来。在千里镜中,在天际边,红色的浪潮之中,一杆“贾”字大旗迎风飘扬,招展!是那样的鲜艳,亲切!

    杨渭不苟言笑的脸上,此时忍不住露出激动的笑容:来的不是贾环,还能是谁?

    胡炽不断的用手拍着城墙,大口出着气。贾环没有让他们失望啊!

    …

    …

    曾季高走出总督府没一会儿,就听到城内外的呼喊声,鼓角声。

    “贾使君来了!”

    大街上,人人奔走相庆。

    “贾环来了!”曾季高在刹那间,心头浮起的是一种茫然感。他坚守的意念在昨晚已经破裂。然而,贾环在今日清晨率军抵达!他以为贾环能来贾环没来,他以为贾环来不了,贾环来了!

    贾环没有让他成为三军罪人!

    他昨晚怎么会相信贾环来不了呢?

    在瞬间的恍惚之后,曾季高感到难以言喻的轻松感!这两个月以来,他的苦处,谁知道?

    曾季高大步往城头走去,走两步,跑起来!像飞!

    …

    …

    总督府的书房外,齐驰刚送别曾季高,此去是永别。突然间,听到满城的呼喊声,“万胜”之声不绝于耳。齐驰微微愣住,不解的道:“怎么回事?”

    这时,一名亲军快步冲进来,“大帅,贾使君率军前来!”

    齐驰定在当场。

    脑子里仿佛被晴天霹雳哄了一下。当头一棒打下来!他的遗书都写好。现在,他听到了什么?贾环率军赶到!总算是来了啊!子玉啊子玉!

    齐驰失态的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

    约半盏茶的功夫,齐驰抵达城墙。众人簇拥着齐驰。千里镜中,周军鼎盛的军容已经看的见。齐驰的手紧紧的握着,喃喃自语的道:“好!好!好!”

    此时,前来驰援的周军和迎战的拔野古部骑兵相互射住阵脚。周军阵中,一骑自中军而出。

    正是贾环。

    他一身石青色的长衫,头戴唐巾。容貌普通,身姿修长、清瘦。腰悬玉佩,文士装束。气度沉静、从容。

    立于三军阵前!

    三月阳春贾环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9237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92370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