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破阵子

推荐阅读:末世之无尽商店重生安安逆袭记胡仙姑探案漫威遇到英雄联盟懦弱的勇士原血神座终极狂兵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拔野古孝德被俘的消息,很快就传出去,总督府的书房内,都隐隐的可听见大门外的阵阵欢呼声。

    一座县城里,总有些人群聚集的地方。而在古代时,常见的聚集的地方就在衙门前的八字墙外。

    齐驰清瘦的方脸上带着遮掩不住的笑容,喝着茶,道:“子玉,军民士气可用啊!”

    再道:“我今日请子玉来,是为向朝廷报功一事。北庭之战,子玉有大功!这无法去遮掩。子玉是否愿意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报捷文书上呢?”

    当日,他请贾环来西域协助他,和贾环有默契,一应给朝廷的文书上,都不会出现贾环的名字。因为,天子不喜贾环。

    只是,在这短短的大半年的时间内,贾环如今的功劳、地位,已经无法遮掩。像吐火罗、河中、碎叶,这都是千里之遥,而北庭之战,就在锦衣卫的眼皮子底下。

    他再遮掩,对外界来说,有两种可能:其一,欺君之罪。这个罪名是什么结果就不必说了;其二,嫉贤妒能,抢贾环的军功。这很损他的名声。

    而不遮掩,就破坏了他和贾环的默契。无论是那一种情况,他都得和贾环说清楚。

    贾环心里轻轻的叹口气。

    治民,整军,打仗,横扫千里,这很男儿、热血。但是,如今齐总督的问题,终究是他应该面对的!今上得知他在西域的所作所为,如何想?

    贾环起身,作揖行礼,道:“还请大帅为我多担当一二!”他不愿意领这份功绩。千秋功过,自有后人评说。他无意在要死的雍治皇帝面前晃。

    小命最重要。

    锦衣卫上报归锦衣卫上报。那是属于私下的渠道。终究是刺激的雍治皇帝要轻一些。

    齐驰笑呵呵的伸手虚扶,道:“子玉请起。我估着你是这样想的。就这样报捷吧!”该担的风险,他肯定帮贾环担着。这点担当他有。只是人情做了,要说清楚!

    齐总督的官场思维浸到骨子里。他是很会做官的官僚!当然,这无关对错,只关乎行事风格。

    …

    …

    谈完当下的要事,齐驰和贾环闲聊,开玩笑道:“子玉,拔野古孝德被俘,这意味着北庭之战彻底结束。放眼看去,整个西域都被征服。子玉可有佳作?昨日,县中教坊司中有善歌者来。等会,中午我宴请子玉,可使歌姬传唱。”

    贾环沉吟一会,笑道:“恐词不达意,大帅见怪。”

    齐驰微微一笑,等着贾环的下文。

    贾环徐徐的吟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语出辛弃疾的传世名作,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本来,最后一句,与前九局的壮词形成强烈的对比,表达出诗人现实中壮志难酬的悲愤。

    前面九句有多么的壮烈、豪迈、激昂,最后一句的感叹,就有多么的沉痛!

    不过若是放在贾环和齐驰两人的身上,在历时两年,收复西域全境的背景下,只是时光荏苒之叹。正所谓:人生易老天难老。

    贾环轻声吟诵着,想起历历往事。

    去年秋,他从疏勒发兵至吐火罗,在疏勒的校场上送沈迁出征!

    想起,西征河中,北攻碎叶的骏马奔驰的感觉,想起,郭维以及郭家商队的死。

    及至此时,西域平定。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这是他在西域的军事生涯的写照。此刻是雍治二十年三月中,距离他返京的日子,业已不远了。

    齐驰抚掌而笑,赞道:“妙哉!善!”

    …

    …

    一首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在三月中下旬传遍整个北庭、安西、碎叶、河中、吐火罗!

    像疾风一样的传播着。在青楼的歌姬们口中,在官员们的书信中,在各种权力人物的酒宴上,这是必唱的曲目。在州学,在文士雅集中。随后,自河西走廊,传进中原。

    贾环是在返回碎叶的途中,接到汪学士的信,提学大宗师汪学士在心中称赞道:字字跳掷而出,“沙场”五字,起一片秋声,沉雄壮烈,凌轹千古!

    同时,信中提及朝堂中纪系的一些事。

    参加完祭祀北庭的将士们聚会,凌迟拔野古孝德后,贾环便西返碎叶。他离开时,乐白已经俘虏拔野古孝德部的二十万妇孺,牛羊不可胜计。

    这是大量的财富。极大的补充了北庭的消耗。

    …

    …

    三月下旬,零星的春雨,滋润着北庭大地。两千里路茫茫。西域征战两年尽,忽听春雨忆江南。

    贾环在弓月城中处理着政务,在小窗处看雨,微微感叹着,追忆着。至于曾经住在弓月城的突骑施人的奉德可汗,早被砍了脑袋,做为军功报捷。

    三月中,他和齐总督谈了很多。包括治理碎叶的一些措施。废奴令的推行,损害了不少突骑施人的利益,所以,碎叶川中,不断的有突骑施人叛乱。

    但是,那些是多数人?那些是少数人?贾环在具体政策下,在碎叶地区,对中小资产的家庭以银元做了补偿。而银元,并非实物。而是,以信丰号为首,联合晋商、胡钱王的天顺丰发行的纸币。

    这些纸币,具备购买力!碎叶地区,大量的基建工程在同时开工。贾环主持扩建碎叶城。碎叶城原本只有府城的规模,贾环扩建外城。准备建成常住人口百万的大城。

    这为碎叶当地提供了大量的工作。保持了稳定。而所有物价的基础,不是纸币稳定的。而是自吐火罗、信德、旁遮普运来的粮食!在工业化时代,煤、石油是动力资源。而在手工业时代,人吃粮食,才是动力资源。

    贾环和齐总督谈好两件事:第一,以碎叶为整个西域的政治中心。第二,以北庭的军队为主力,将杨纪在碎叶川编练的新军补充,征召龟兹、高昌、哈密、敦煌的军队,计大军八万,北征漠北。

    以齐总督为主帅,沈迁、乐白各自领军,打到拔野古部的王庭:和林。灭掉拔野古部。搅乱漠北局势。

    同时,齐总督会上书朝廷,以九边精兵出塞,攻占漠南,为北征营造声势!

    这是为齐总督造势。捞取政治资本。但凡北伐漠北成功的人,在史书上会怎么写?必定是褒奖。沈迁以及贾环系的将校都将在随后的封赏中得到耀升。

    贾环为西域留守。以齐总督的名义,治理西域,负责后勤,兵源,武器制造等事务。

    他得到的是西域所有的行政权力。将这片土地深深的打上他的烙印。并积累治理地方的经验。

    …

    …

    碎叶。

    冬去春来,而夏又将至。四月初七,小满。绿荫满庭院。初夏的蝉鸣幽幽。

    石玉华在住处的后院的小亭中,抚琴轻唱。粉裙纯净,碧玉年华。正是贾环的新词:破阵子。

    青衣www.SHUBAO2.cc婢洁儿,在一旁侍奉。檀香袅袅。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9552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95524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