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六章 我的过错

推荐阅读:都市绝品仙医九幽天帝劈天斩神变身之武侠到神话曹魏海贼之化身为雷韩娱之灿大光明法王仙界科技综合格斗之王

    贾环从安静的侧门进入石玉华的住处。以他和石玉华的渊源,他的地位,径直到正房的大厅中等候着。

    厅中陈列雅致,桌椅、楹联、匾额、挂屏、书画、屏条俱是汉风。丫鬟洁儿刚给他泡了清茶。贾环在厅中欣赏着厅中悬挂的唐寅画。

    身后传来脚步声。

    贾环回头,就见石玉华穿着一袭粉色的绣花长裙进来,身姿婀娜,丽质天成。

    当她顺着初夏的阳光走进来时,明显的能感受到她的美丽。就仿佛春风中的美景。令人赞叹、欣赏,不自觉的将目光投注在她身上。

    相比于京城时,玉华的身量并未有大的变化,一米六八,中等身量。但,风华更胜往昔。当年十五六岁的少女,在岁月的流逝中,成长、成熟,美的动人心魄。

    石家有女初长成。

    石玉华缓步从卧室里转过暖阁,走进客厅。她是调整情绪后才过来见贾环的。

    她初闻“冲冠一怒为红颜”时,心底情思涌动。至俱战提城,一盆冷水浇下来,品味到爱恋的痛苦!又有圆圆曲全篇传世,伤透她的心。

    然而,去年冬,贾环却派易俊杰接她至碎叶过新年,并未忘记她。令她碎掉的一颗心升起温暖的感觉。此时,她的心中,不敢多想。唯恐再被伤。

    但,心底的那股即将见到他的欣喜的情绪,又怎么回事呢?

    石玉华看到的是一个高大、挺拔、消瘦的青年,容貌普通,穿着精美的石青色的长衫,悬着玉佩,神情沉静。仿佛是巍峨、厚重的高山般,可以给人一种安全感。

    这时,石玉华见贾环的目光似乎惊叹于她的美丽,心中微微轻颤。那是一种难言的触感。随即,又有些小得意。三爷以前目光何曾在她身上停留?

    石玉华嘴角逸出不自觉的笑容,微微屈身行礼,轻声道:“玉华见过三爷!”

    贾环自嘲的一笑,他这是多看了玉华几眼。伸手虚扶,温声道:“玉华,去年冬本拟邀请你到碎叶过新年,后因战事繁忙,我提前去了碎叶川中。你近来可好?”

    石玉华起身,螓首微抬,看着贾环,情不自禁的道:“玉华怎么敢怪三爷?三爷自是以军国大事为重。”

    一股幽怨之气,扑面而来。

    贾环心思何其的敏锐,他在朝堂上的搏杀,往往是几句话见生死,反应不快可不行。苦笑一声。他知道症结在何处。当日,战略欺骗突骑施人。终究借用了玉华的名声。

    贾环轻叹口气,道:“玉华,自雍治十七年夏你离京西行,算下来,我们有近三年未曾见面。借《圆圆曲》以救你的名义攻打河中搞战略欺骗,是我的不是。”

    石玉华低头,微微抿嘴。贾环坦率的承认是欺骗,令她心底一阵伤感。她宁可贾环说:打河中救她,是公私两便。

    贾环做个手势,邀请石玉华落座,道:“自我来西域,薇薇就一直很担心你的情况。几番写信给我。她很关心你。你被困在撒马尔罕,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如今回来就好。”

    石玉华低头,不肯应贾环的话,这是不肯原谅他“欺骗”的意思。但,柔顺的依着贾环,到座椅处坐下来。

    美婢女洁儿端着银质的荷叶托盘进来,上了两杯香茗,嫣然巧笑的退下去。

    说起林千薇,石玉华不能不答,她知道贾环提起她师父的意思,这是一种婉拒的态度。清声道:“我去年冬给师父和苏前辈写过信。师父和苏前辈给我回信外,还有给三爷你的家书。等会我拿给你。”

    提起往事,气氛略缓和了些。

    贾环点点头,喝着茶,道:“玉华,你一路西行两年,我调派给你的四名侍卫尽死。给牛都督的信,没有起作用。你吃的苦头,可想而知。具体的事情可否给我说说?商人的谣传,总是以讹传讹。”

    石玉华便说起这两年的情况,“我从敦煌,至于阗,本来想去龟兹学习歌舞。后疏勒、龟兹战乱,道路不通,我转到吐火罗,一路辗转来到河中…”

    石玉华的声音很轻柔。喝着茶,将一路的辛酸苦楚,娓娓道来。时间流逝。初夏的天气渐渐的热起来。

    贾环感叹道:“玉华你西行,以求技艺,确实是有大毅力、大智慧。世人有几个有你这样纯粹的心?这么说起来,我要好好的谢谢月氏国的乔里王子啊!若是你在西域身陨,这是非常令人悲痛的事情。此时,你历经磨难,技艺大成,可喜可贺。”

    贾环发自内心的赞许、欣赏,不是作伪,令石玉华忍不住将她梦幻的剪水双瞳,落在贾环的脸上,数秒不动。

    而后,一声清叹,道:“使君似多情实无情,何必夸我?玉华的心,受你的折磨啊!”

    如此直白的话语,如此美人心许,虽然没搞明白她为什么青睐他?终究是,有几人不动心?贾环一声苦笑。看着眼前的大美人,那妩媚的美眸,他能如何说?

    他带玉华回京城,回江南都可以。但若是带着一房美妾回家里,他如何对得起宝姐姐、林妹妹她们三年以来的相思、情意呢?

    …

    …

    午后时分,一场小雨突如其来。

    贾环在书房里看着书信,读完薇薇和诗诗的信,看着雨滴落在石板上。再将宝姐姐她们的家信拿出来,一封封的读着。这能让他忘却某些情绪。

    石玉华非常美丽的!他许久未曾碰美人,她的魅力,对他而言,充满着诱——惑。

    三年以来,西域与江南,万里之隔,与妻妾们总计各书信八封。字少而情真。

    他忍不住沉浸在往事中,想起他和宝钗的初识,想起他和黛玉在金陵的居住,想起薇薇那炽烈的感情,五年的等待,想起诗诗在他新婚时泪如雨下,不辞而别。

    贾环再读宝钗的信,提笔在宣纸上写到: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这是饮水词的名作。虽为悼亡词,却颇为贴合他此时的心境。他和宝姐姐的婚事,没有任何的波折,由他主动,订婚,成婚:浆向蓝桥易乞。

    只是,他为功名,为日后路,为奋斗,来西域。而三年未见她、她们。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这是他的过错。

    …

    …

    四月上旬,贾环返回碎叶后,实际上,撒马尔罕的使者,云霜公主即将抵达碎叶城。波斯帝国呼罗珊总督贾拉里要对河中用兵。她前来求援。

    康国国王杰帕罗平只所以派她来,就是因为她和石玉华的私交非常好。

    而在早些时候,从俱战提而来准备刺杀贾环的跋忽勒、宛国公主、乔里-哈马德纳迪已经抵达碎叶。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89735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897355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