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九章 碎叶刺杀(上)

推荐阅读:吞天主宰怒战苍穹强撩陆先生:今晚,约吗?影帝大大,甜到家!亿万宠妻:入骨相思谁能知至尊少年兵王黑夜玩家三国之大汉崛起超维术士我的冷傲总裁老婆

    午后时分,静谧的夏日阳光落在庭院中,花香阵阵。汉式花厅中,陈设精雅。

    “殿下,请。”石玉华坐在匾额下的主位楠木官帽椅中,伸手邀请厅中客位两排椅子处落座的乔里王子喝茶。

    元霜公主提及乔里王子的事情后,她便派人请乔里王子到厢房中,让管家招待他。此时午后,她和元霜公主吃过午饭送别后,再和乔里王子相见。

    不得不说,气氛略尴尬。

    乔里王子在河中对她的照顾,她不能不见。否则,她成什么人了?但,即便她心中对贾环幽怨难解,想要东返中土。现在见乔里王子,一样很不合适。

    她才对贾环说:使君似多情实无情,何必夸我?玉华的心,受你的折磨啊!说完,她就见她的追求者。贾环会怎么看她呢?

    乔里王子俊脸上带着愉快的笑容,数日以来的郁闷一扫而空。跃跃欲试的想要引起一个话题,又怕唐突佳人,便文雅的喝茶。

    石玉华轻轻的叹口气,道:“殿下的恩情,玉华铭记在心。只是,玉华非殿下良配,殿下将情思放在玉华身上,实在令玉华难以承受。望殿下早遇佳人,结百年之好。”

    乔里王子看着石玉华妩媚、靓丽的容颜,和她那梦幻般的美眸对视,深情的表白道:“我此生只要每日见着玉华大家,便足矣。”

    石玉华禁不住苦笑,“殿下何苦如此?”她拿乔里王子没辙。

    一杯茶毕,石玉华便离开正厅中。碍着人情,她不得不见乔里王子。但既然是拒绝他,便不会陪着他久坐。于她,于乔里王子,都不是好事。

    …

    …

    午后四点许,乔里王子带着既欢喜又忧愁的情绪在六名随从们的陪同下,返回他在延康坊的住宅中。

    占地半亩的府邸中,正房归敏公主极其所有。乔里王子住在东面的偏远。

    盛夏时,庭院里树木繁盛,绿树成荫。环境幽雅。

    乔里王子刚刚走进院落,就见一身白衣的敏公主正坐在客厅中等候。数名侍女在一旁伺候,各自捧着用具。屋中凉悠悠的,明显用了冰块。

    乔里王子微微诧异,跨进门槛,拱手道:“敏公主因何事来找我?”说话间,遮掩不住他内心底的好心情。

    他在俱战提借酒浇愁,被跋忽勒劝到碎叶来,见玉华大家不成,幸而元霜公主出使来到碎叶,他得以见到玉华大家。如此,他便足矣。夫复何求?

    他和跋忽勒相熟,和这位大金主敏公主却不熟。这时倒有些奇怪。直到此时,乔里-哈马德纳迪还不知道,这位美丽的敏公主就是漠北草原上大名鼎鼎、伊利可汗的爱女:宛国公主。

    娜敏公主十九岁的年纪,女伴男装,穿着月白色的文士长衫,但依旧婉丽如花。澄澈似水的美眸看着乔里王子,展颜一笑,道:“看来王子殿下得偿所愿,见到石大家了。”

    乔里王子笑起来,一脸的高兴神情,道:“嗯。”

    娜敏公主微微一笑,做个手势,有着说不出的优雅风范,令身边的侍女们都退出去,再声音清脆的道:“然后呢?”

    “然后…?”乔里王子呆了下,他没想那么远。

    娜敏公主唇角边泛起若隐若现的笑意,道:“然后,你眼睁睁的看着石大家被贾环纳入房中,成为他的女人。在碎叶城双宿双(和谐)飞?

    王子殿下,你是没有回阿缓城,你知道你父亲、母亲现在都是过着怎么样贫苦的生活吗?月氏国王室的百年积蓄被周军收刮一空,新立的马哈茂迪国王,是你们王室远支,对你父王多方打压。以博取周人欢心。”

    乔里王子作为一个贵族、二世祖是非常合格的,但若说论权谋、人心,他只是中人之姿。他隐约抓住点什么,感觉到敏公主似乎要说什么。

    看他一眼,娜敏公主似笑非笑的道:“假设贾环死了呢?”

    乔里王子一脸惊骇的看着娜敏公主,身体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他来碎叶只是为见玉华大家,追求爱情。根本没有去细问跋忽勒、敏公主来碎叶的目的。

    现在,他再看敏公主,心底直冒凉气!好美,好毒的女人啊!

    无论刺杀贾环是否成功,他们能逃走吗?当城外驻扎的周军是吃素的吗?

    …

    …

    丰乐坊。深夜里,贾环的书房中,依旧是灯火通明。

    他为西域留守,以总督府的名义治理整个西域。根本不存在什么私人时间。即便是他从总督府散衙回到府中,还有大量的事务,需要他处理。

    康国使者元霜公主的拜帖,他已经收到。这些天,他都在思考波斯人东侵河中的事宜。他已经去信俱战提,召张四水回碎叶商议。在此之前,他不会见康国的使者。

    俏丽的侍女送了一碗燕窝粥进来,娇声提醒道:“三爷,夜深了。”贾环点点头。吃了两口,便放下。嘴里无味。将外头候着的钱槐叫进来,“你再说一遍。”

    钱槐跟着贾环快十年。虽则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但他知道三爷问的是什么事。低着头,道:“月氏国王子乔里-哈马德纳迪来到碎叶后,每日到石大家府上求见。石大家每天都会拿一盏茶的功夫见他。已经连续十一天…”

    贾环用力的抿抿嘴,挥手让钱槐出去,后面怎么样,他不想听。几十平精美的书房中,贾环从书桌后走出来,轻轻的揉着眉心,在窗前沉吟着。

    心中苦涩。

    这算不算男人的通病呢?玉华心系他时,他不愿意接受她。除开他和玉华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外,还有太多的顾虑啊。薇薇、诗诗她们怎么想?

    即便他挺欣赏玉华的。她和京城时比,更具风情、内涵。但他也给不了玉华任何承诺,哪怕只是一个妾室的名分,他很有可能都给不了。那他还撩玉华干什么?

    然而,此时,当他听到玉华和别的男子亲近时,他心中却是很难受、失落、惆怅!而绝非想象中的松口气。

    看来啊,他不是什么圣人,而是一个俗人、大俗人:遇到美丽、优秀的女子,也会欣赏、心动。当两人在人生中错过。心底的惆怅,莫名难言!

    顾虑多,说明人在成熟。然而,玉华的事,他是不是太矫情了些?在回忆里欣赏玉华的美丽,不后悔吗?

    他不知道。

    审视、解剖着内心,深刻而犀利。贾环苦笑一声,“唉…”走回到书桌前,继续处理政务。疏勒的秦弘图有书信来。

    …

    …

    十天后,五月初五,端午节。

    端午节,作为国人最重视的三大节日之一。碎叶城中,因贾环治理,大力提倡民间共度佳节,推行汉俗。为此,官府开展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

    端午节在各地习俗不同,主要习俗有:女儿回娘家,挂钟馗像,悬挂菖蒲、艾草,佩香囊,赛龙舟,放风筝,比武,击球,洗苦草麦药澡,饮用雄黄酒、菖蒲酒、吃粽子。

    最出名的,在后世里依旧保留的习俗无疑是:赛龙舟、吃粽子、挂艾草。

    碎叶城外的热海,并不适合作为赛龙舟的地点。贾环在碎叶地区举办一场马球比赛。

    如今,京中最流行的比赛,便是马球比赛。内务府还发行足彩捞钱。并发行有足彩报,提供各种资讯。京中设有马球联赛,球队十二支。

    碎叶城并没有修建高大、宏伟的城墙。在火炮面前,再坚固的城墙,都只是摆设。而是以砖墙作为阻隔,规划出一个个的方块区域。马球赛,便是在延平门内的一座球场中进行。

    说是球场,其实就是一块夯实的黄土平地。修建有看台。两米高的砖墙围着球场。设有进出通道。更完善的设施,还需要继续修建。

    上午八时许,贾环带着城中的文官们,以及受到邀请的小国王公贵族、来自各地的富商们、碎叶当地的名流、文士们自总督府衙门出发,顺着朱雀大街前往球场。

    朱雀大街上,长长的队伍足有十几里长。

    队伍中,贾环骑在他的枣红马上,和来到碎叶的汪学士,并几个富商,闲谈着。

    就在这时,夏日炽烈的阳光中,一个黑点迅速的在变大。那是一支铁箭,正射向贾环的面门。

    “有刺客!”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0021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00219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