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中文网_言情小说_玄幻小说_都市小说_武侠小说_各类小说下载 > 军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九十六章 昆仑巅,江湖远(完)(二合一)

第八百九十六章 昆仑巅,江湖远(完)(二合一)

推荐阅读:悲风公爵回到古代做主神足球之非凡球衣寻道者自地球来舌尖上的江湖都市最强帝君穿越者的地球攻略计划巫师再临妖春秋

    七月七夕。

    初秋的长风,给漠北草原,带来绚丽的色彩。如同地毯般的草甸,呈现着绿、黄交替的层次。风吹草浪涌。

    此刻,和林的大战已经落下帷幕。八万周军将士,调民夫二十万,远征漠北,直捣黄龙。

    在齐驰的率领下,以沈迁、乐白分别为左、右路军,分进合击,连破薛延陀、同罗部。合围和林,将拔野古部一战而灭之。

    草原雄主伊林可汗等人被活捉。他们将被献俘于天子前。

    云淡天高,北雁南飞。和林城内,华美的可汗宫中,西域总督齐驰在书桌边写信。

    书房外,小吏们候着。幕僚们相互小声笑谈着。曾季高、胡炽等人都在。灭漠北王庭,这份功绩,于青史之上,不弱于平定西域吧?齐大帅,这次不封国公吗?

    齐驰给朝廷的捷报,刚刚发出。他正在写信告知留在西域的贾环:大军将返,定于北庭金满县祭祀。要贾环准备好祭文。在金满交接后,即可东返。

    贾环三月中旬,就和他提过,东返京师的事。贾环将以请假的方式东归。

    贾环的亲姐姐,守孝期结束,拟嫁于庆国公之子,国朝名将、新城县男、骁骑将军(从二品)沈迁。沈迁正在提兵在都播山一带横扫回纥部。

    这是一门好亲事啊!

    北庭大战后,西域全境平定。朝廷赏赐已经下来,沈迁因功从从四品的宣威将军直升骁骑将军,得封男爵。独领大军四万出漠北。相当于现在一个总兵的兵力。

    这都不是关键。

    他几乎可以想象京中的权贵们此时怕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沈于乔在京师,只怕是炙手可热啊!世代勋贵,国公之子,国朝名将,两榜进士,这是何等的光环?

    奈何,人家早和贾家定亲!

    齐驰写完信,封好口,放下笔,微微一笑。西域,是一个大熔炉啊!练出好钢。同时,亦是一个大舞台!如贾环那首念奴娇所写的: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

    漠北大胜,信使如风。向各地传递着消息。只是,碎叶距离和林约五千里,关山阻隔。消息抵达还需要些时日。

    八月上旬,河中。

    自三月份开始出现苗头的大战:波斯呼罗珊总督贾拉里意欲趁周军主力远征漠北时,率波斯第三军团五万人,侵占河中、吐火罗。

    大战于七月初爆发。波斯军团率先在吐火罗动手。从赫拉特出兵,越过阿姆河,攻向吐火罗地区中心:阿缓城。意图调动位于俱战提的大军南下支援吐火罗。

    西域守备司疏勒镇团练副使,权吐火罗总督事庞泽令神武将军、游击黄观率军交战。初战失利。次战再失利,退守昏磨城,距离阿缓城数百里。

    吐火罗的军队,周军主力只有一万余人,分散在吐火罗、信德、旁遮普三地。其余全部是各国的仆从军。战斗力不强。

    至此,吐火罗的局势,对周军极其的不利。

    然而…

    周军大将张四水率主力三万人,从俱战提出发,一路经由撒马尔罕,汇合康**队一万人,灭掉倒向波斯人的数个小国,在康国粟特人的配合下,攻占河中重镇布哈拉。

    兵锋之抵呼罗珊首府木鹿!显然,张四水的指挥风格非常刚猛,他根本不管吐火罗等地,因为那里的战略回旋空间非常大。他率军直捣波斯第三军团的驻地。

    波斯帝国萨菲王朝呼罗珊总督贾拉里率军和周军在阿姆河河边大战。最终,张四水率军大破波斯军团主力四万人。

    以周军超越时代的燧发枪战术,三万主力,在张四水的指挥下,破波斯四万火器精锐,大胜是李若当日!随后,周军攻占木鹿,斩呼罗珊总督贾拉里、卡利米等人。

    卡利米就是去年逃回波斯的波斯帝国河中总督。很难说,此次贾拉里出兵,他在其中没有起到鼓动的用。

    吐火罗的危局,就此解除。

    依照贾环的命令,周军焚烧木鹿。将这座呼罗珊首府,攻打河中的基地变成白地,为报复。同时,遣使往巴格达问罪:若胆敢再犯周境,我朝大军定将屠灭呼罗珊全境,再与阿巴斯陛下会猎于巴格达城下。

    逼迫其签订城下之盟。索要战争赔款,承认河中为周王朝的势力范围。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据闻,萨菲王朝在位的阿巴斯大帝,文韬武略。与奥斯曼帝国战,时常占着优势。威胁这种政治人物,其必定会有雪耻之念。

    贾环手里固然有丝路这张经济牌:丝路商旅,可以走恒罗斯往北至沙俄、奥斯曼帝国。但,他派出的使者,态度如此强硬,搞大新闻,未必没有其他的意图。

    贾环将东返京师。他在西域的战功,只怕锦衣卫已经摆在雍治天子的案头。

    …

    碎叶入秋之后,朱雀大街的苹果树就长的极为茂盛,红通通的果实挂在枝头,沉甸甸的。城中飘溢着苹果的甜香味。其实,快要到中秋了。

    夕阳将下,红霞漫天。贾环的府邸中,后花园出的三层小楼中,贾环正在“教着”石玉华唱曲。

    准确的说,他在点歌。他将他印象中的现代歌曲哼一遍,有个大致的调子。请玉华唱给他听。这是他在军政大事之余,独有的享受、放松。

    整个七月,他都非常的忙碌。河中大战一起,他在碎叶,轻松不起来。

    石玉华今日穿着月白色镶紫边的长裙。秀发盘起。寒秋时,依旧显得身段婀娜。用她细腻、空灵的声音演唱着,缠绵的曲子:“昆仑巅,江湖远,花谢花开花满天。叹红尘,落朱颜,天上人间。情如风,情如烟,琵琶一曲已千年…”

    贾环微微沉浸在她的歌声中。这是仙剑系列里的一首主题曲。那一部,他已经忘掉。想着第一部里,李逍遥和赵灵儿、林月如的情殇,何其的令人惋惜啊!

    赵灵儿纵身一跃,不知所踪,生死两茫茫。林月如不再醒来。

    悲剧总是动人心的。但谁希望自己的生活里充满着悲剧?

    他不想他和玉华也如此。

    …

    石玉华唱完缠绵悱恻的曲子,就听得楼下“蹬蹬”的脚步声响。等在楼下有一会的元霜公主轻快的上楼,还是人未到,声音先至:“咯咯,玉华姐姐唱的好缠绵。啊…,使君在这里!”

    小楼下就一个洁儿候着。她以为小楼上只有玉华姐姐。见到贾环微感诧异,提着草绿色的襦裙,屈身行礼,甜笑着祝贺道:“元霜恭喜使君在呼罗珊大获全胜。”

    八月中旬,前线的战况,已经传回来碎叶。

    贾环微笑着伸手,示意元霜公主起来。他坐在小楼里的案几边。可以眺望窗外的秋景。案几上摆着茶碗,各式糕点。此时,他的腿伤已好。

    元霜公主和石玉华笑谈了一会儿,笑吟吟的道:“使君,值此大胜,中秋佳节,官府安排什么庆祝活动?不若在朱雀门内的广场上举办一个篝火大会吧。我可以出一个歌舞节目。”

    国人重三节:端午、中秋、春节。

    中秋节的习俗是:祭月、赏月、拜月、吃月饼、赏桂花、饮桂花酒,猜灯谜。中秋思乡啊!

    三个多月前,端午节时,贾环推广汉俗,特意举办了马球赛。当日,他遭到刺杀。中秋节是否会举办公开活动在两可间。所以,元霜公主这么问。

    贾环就笑,轻抿着香茗,看着这位粟特第一美人,十七岁的纯净少女,秀美如玉,肤若凝脂,道:“可以。”

    …

    几天后,中秋佳节。入夜后,一轮明月高悬在澄净的夜空中。天公美。

    自周军攻下碎叶后,原碎叶的宫城便开放给游人。朱雀门内的广场上,在晚间时燃烧起一个个的篝火堆。各种食物和牛羊肉由厨师、奴仆们准备着。

    王宫总声音喧闹。周军在前线的大胜,令碎叶一片欢腾。

    不断的有各种富丽的马车抵达朱雀门外。而后,达官贵人们进入。相比于三个月前。碎叶上层的架构又发生新的变化。最显著的变化,便是周军位于龟兹的各衙门抵达,突骑施人权贵被清洗。

    左布政使韩伯安、丁右布政使、柳按察使、汪学士等人纷纷入场。至广场北面处落座。虽为篝火大会,但采取分席制,以贾环等人所在的为最大的篝火。

    “呵,好大的场面!”韩伯安坐在居左的位置上,和丁右布政使讥笑道。他和贾环不对付。

    但是,贾环举办任何官方活动,他哪里敢不参加呢?节度使之威!更何况,贾环现为西域留守,可以用总督府的名义行事,他顶多阳奉阴违。

    明面对抗,决然是不会的。他是老官僚。

    丁右布政使微微一笑,他和韩伯安是政敌,没少相互扯后腿。但,此刻心中确实略有不快。他们都到了,贾环还没到。这要在中原,一个跋扈的名声少不了。

    贾环的本官才是一个西域布政司左参议(从四品)而已。他们都是从二品的高官。

    柳按察使距离较近,笑一笑。这两位很有心气啊!估计和京中联络过。西域平定后,有很多好位置。别的不说,就庞泽那个权吐火罗总督的位置,多少人眼红?

    这时,广场上三面分布的人群纷纷起身,却是贾环到了。

    贾环还是一袭精美的石青色的长衫,头戴唐巾,文士装束。身姿挺拔,步履从容,被众人簇拥着而来。气度非凡。他身边跟着一位大美人。正是绝代名伶,闻名西域、碎叶的美人石玉华。更衬出他的风采、地位。

    柳按察使摇头一笑,“贾使君,这人生啊…堪称完美啊。功绩、美人双收。令人羡慕。”起身相迎。

    “参见使君!”可以容纳万人的广场上,参与篝火大会的众人,纷纷向贾环行礼。有的人是跪礼,有的是行军礼;文官们,俱是弯腰行礼。

    提学大宗师汪学士看着左布政使韩伯安、丁右布政使向贾环躬身行礼,微微一笑。有些人,成不了事!就过过嘴瘾。当然,这何尝不是贾环权势稳固的表现?

    石玉华站在贾环的身边,深刻的感受到他的威仪。放眼看去,黑压压的人群,俱是低头行礼。心中禁不住为他感到骄傲。他只比她大一岁!

    贾环温和的笑道:“诸君请起。今日佳节,无须多礼。”

    众人纷纷起身,一阵喧闹后,贾环带着石玉华在主位落座。

    由汪学士主持的中秋晚宴开始。数个节目后,便是康国元霜公主领舞的歌舞。

    十名少女载歌载舞。气氛热闹。“是谁送你来到我身旁….”元霜公主能歌能舞,唱的正是这首奔放、热烈的《天竺少女》。

    元霜公主身穿着贴身的胡服彩裙,勾勒着她少女的身段,窈窕多姿。彩袖飘飞,舞姿旋转。配合着她洁白的肤色,在皎洁的月光下,粟特第一美人,名不虚传。引得场中掌声、喝彩声阵阵!胡地少女,终究是比中原大胆、奔放。

    她明澈的眼波,几番从贾环脸庞上滑过。

    当日,乌兹别克人的可汗要掠走她和玉华姐姐,被贾环干掉。波斯的河中总督卡利米亦曾想将她送到巴格达。现在也被砍掉了脑袋。她心中很快乐。

    不久之后,她就要西返撒马尔罕了。她倒是挺想谢谢贾环,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好!”“好!”

    当元霜公主舞蹈毕,朱雀门的广场上,响起山呼般的喝彩声。至此,碎叶城的人们方才真正的认识她。这一晚,她的风姿,不知道要令多少男子倾倒!梦中思念。

    元霜公主刚刚退场。她去换衣服。她在这里自是有位置。这时,一名信使疾驰而来,径直冲到广场正中,翻身下马,“使君,漠北捷报!齐大帅率军灭拔野古部!”

    刚刚稍微停歇下来的广场上,再次响起山呼海啸般的呼声,“万胜!”、“大周万胜!”众人的热情,如同火山般迸发。身在其中,即便是文官都受到感染。

    正所谓:人心效顺,匹夫无不报之仇!为什么贾环斩波斯帝国呼罗珊总督贾拉里,得到一片支持?原因在此。

    雍治十七年,在漠北强大起来的拔野古人,组成联军,攻入西域,屠戮汉民。其罪孽,罄竹难书,十恶不赦。那么,这事,不是平定西域就完了,还要杀到他们的老巢去!

    兴王师以复大仇!

    贾环站起来,看着广场上声势浩大的欢呼声,仿佛是排山倒海的滔天巨浪。而他站在这巨浪的潮头!

    在此时,在这最顶峰的**时刻,他心中清楚:他的西域生涯结束了。

    他将东返京师。

    西行漫漫,已经三年。他在西域的荣耀、权力、地位,都将成为过去式。这金戈铁马的战争生涯,犹若一场战鼓激昂的梦!令他刻骨铭心,难忘。

    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三年弹指一挥间。

    …

    贾环处理完场面上的事情,收了齐大帅给他的书信,带着石玉华返回府邸中。

    因今晚中秋佳节,府中略显清冷。明月如圆盘,清辉万丈,落在府中精美的庭院、屋舍中。

    贾环牵着石玉华的手,往她的卧室里走去。

    石玉华玉颜上满是娇羞的绯红,低着头,柔婉顺从的跟着贾环。她知道要发生什么。她和贾环并没有待到篝火晚会结束,而是中途退席。贾环跟她说:玉华,我们要返京了。

    “咯吱…”

    贾环轻轻的关上木门,拥着石玉华。注目着她。月华落在她绯红、滑腻的脸蛋上,风情无限,美不胜收。

    “玉华…”

    贾环轻轻的捧着石玉华的玉脸。都能闻到彼此的气息,微微带着些酒意。四个多月的朝夕相处。此刻,千言万语,都在喉咙里,在心头,在对视的眼神中。相互明了。

    石玉华妩媚的剪水双瞳,微微闭上。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她的睫毛颤抖着,显示着她的紧张。

    黑漆漆的卧室中,月色如水。

    片刻后,外头突然传来元霜公主的声音,“玉华姐姐…”

    贾环和石玉华被打扰。贾环看着怀中衣衫不整的美人,扬声道:“玉华不在!”

    本来挺紧张的石玉华,听得外面元霜公主“啊”了一声,落荒而逃,禁不住一笑。娇嗔贾环。此地无银三百两。

    贾环将灯点起来。抱着玉华到里屋中。洁儿进来服侍。正房中,灯火通明如白昼。

    长夜,悠悠的过去。

    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

    …

    八月十六日的上午,贾环到总督府处理政务。漠北大胜,各种事务繁忙。

    石玉华至上午八时才慵懒的起床,在洁儿的服侍下,对镜梳妆。泪珠如断线的珍珠般跌落。

    身后四五名丫鬟收拾着她的行李。

    贾环将往北庭金满县参加周军的祭祀,和齐总督交接后,汇合沈迁才东返。而她打算提前离开,沿纳伦城、姑墨城、龟兹城一线东返中原。君向潇湘我向秦。

    洁儿低声啜泣,忍不住劝道:“姑娘…,你这是何苦?”

    石玉华没回答。她知道贾环想留她在他的身边。但是,太困难。三爷,不是所有的幸福,你都留得住啊!有中秋一夕,她此生无憾。愿不辞而别。

    一个时辰过去,石玉华的行李都收拾好。她走出她居住的东边院落,准备上车,离开碎叶。

    她想起贾环教给她的那首曲子。碎叶,被天山阻隔,和昆仑山不搭边。但,她那边从疏勒去吐火罗,就越过昆仑山脉。

    昆仑巅,浮生远,梦中只为你流连。笑红尘,画朱颜,浮云翩跹。情难却,情相牵,只羡鸳鸯不羡仙。

    “走吧!”

    石玉华留恋的看着她居住了四个多月,度过许多欢乐时光,铭刻在生命中的住处,坐进马车。清唱道:“南浦凄凄别,西风袅袅秋。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

    洁儿呜呜痛哭。怎么会变得这样啊。她此前还为姑娘高兴呢。

    马车徐徐的驶到侧门处,忽而停下来。石玉华还停留在回忆中,洁儿哽咽的问道:“怎么回事?”挑起窗帘,然后一声惊呼,“啊…”仿佛受惊的兔子般,“姑娘,你看…”

    石玉华泪眼婆娑的抬头,从马车窗中,看到一个石青色长衫的青年站在门口。不是贾环是谁?他不是去光禄坊的总督府了吗?

    贾环并没有解释他为什么在这里,温和的一笑,仿佛能温暖人心,道:“玉华,北庭的秋色很美,我们一起去看看。”

    江湖远?不会的。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0564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05643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