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八章 问君何时归(上)

推荐阅读:牧神记核爆中走出的强者武者世界大冒险红运当头北斗帝尊禁爱暴君:皇后有令,皇上侍寝天下第九生在唐人街娱乐之荒野食神

    十一月上旬,雍治二十年的第一场雪席卷京师、北直隶。

    东庄镇上,三纵三横的街道上,略显安静。冬风寒冷,积雪冷冽。这些年,因教育而兴起的东庄镇,发展的繁华无比。

    妙峰山上的潭拓寺因吴王的关系,在京中香火极盛,修建的金碧辉煌。智尘大师远近闻名。

    闻道书院幽静的校舍区中,老槐盘虬卧龙,小雪如粉装。

    闻道书院的第二任院长叶鸿云,在小童美婢的服侍下,招待着前来拜访的公孙亮。

    二十九岁的公孙约,如今是书院在学术上的领头人,北直隶公认的儒学名家。其人如龙。

    大师兄公孙亮一袭白衫,面若冠玉,丰神俊朗。西域曾有人将贾环比作周郎。那是从功绩而言。实则,容貌、气质上,大师兄更有周郎风姿。

    小轩中,布置的极具士气氛。窗前的桌几处,公孙亮笑呵呵的喝茶,“叶先生何必担忧?不过是御史弹劾而已。朝廷又不会当真取缔书院。”

    叶鸿云叹口气,“约,没那么简单的!”

    今年西域大胜,以西域总督、定西候齐驰为第一功。而京中大半人都知道,这是齐驰抢了贾环的功劳。在封赏时,诸将各有封赏,偏偏是在贾环委任几个官的封赏上颇有分歧。特别是,实质上的吐火罗总督庞泽。

    山长据理力争,最终给的官职是:西域守备司疏勒镇团练副使,权吐火罗总督事。

    这是官场的铁规。庞士元只得一个秀才功名,想要做总督,非常难。若他是两榜进士,早就是加官进爵。这还是因为漠北远征,军机处的大学士们做了妥协。

    但因为此事,山长恶了武英殿大学士宋溥。河南道御史繁御史弹劾闻道书院沆瀣一气,结党营私,理当取缔。这份弹劾八成出自宋溥的授意。

    官场上的事情,公孙亮不擅长,道:“叶先生,等子玉回京就好。现在担忧无益。”

    叶先生苦涩的叹口气,点头赞同,道:“不知道子玉几时可以抵达京师。”

    公孙亮笑道:“总归在年底前可以赶回来。”提起贾师弟,他颇有些神采飞扬。贾师弟在西域纵横万里,亲提大军灭敌国,冲冠一怒为红颜,想着就令人神往啊!

    …

    …

    十一月十三日,休沐日后。将近年底,翰林院中较为清闲。检讨厅中,一干翰苑词臣们都在闲聊着。

    自今年秋,日讲官、侍讲学士蔡宜率众人完成修撰的《仁宗实录》,各自加官一级后,便都清闲下来。何况,两日后便是冬至,年关将至。

    蔡学士以实录副总裁官升左庶子,正五。实现弯道超车。下一步,就是谋求六部侍郎。

    翰林院大堂后的小亭中,翰林院侍读费敏政费状元和翰林编修罗向阳罗君子闲谈。两人意气相投。都是颇为方正之人。

    雍治十八年赴西域宣旨归来的费状元,升迁翰林院侍读(正六),而他的中书舍人职位则丢掉。取而代之的是同科的翰林编修、广东顺德人陆储。

    费状元当年,极受何大学士的看重,以及天子的认可。简在帝心。然而,近年来,天子越发的怠政,朝政尽归大学士华墨处理。他在中枢换一个“秘书”,是一个很正常的操作。

    费状元虽然丢掉中书舍人,但升迁为翰林院侍读,就具备冲击翰林侍讲学士的资格。他才多少岁?时年二十六岁。绝对不算仕途失意。

    费状元一身青袍,国字脸,相貌堂堂,人物出众,打听道:“长,子玉在西域的几首诗词,俱是雄。不知道他何时回京。”

    三年过去,罗向阳与贾惜春婚后,还是微胖的身材。笑呵呵的道:“子充兄,子玉和齐大帅同行。大约年底可至。据信使言,他们已经到真定府。”

    贾环跟着西域总督齐驰的大队进京。而齐总督带着漠北的伊林可汗、大小贵族几十人,准备献俘陛前,沿途官府都会向上汇报这支队伍的行踪,始终在“聚光灯”下。

    费状元沉吟着点头,道:“长,如今国本不稳,我辈君子,理当直谏天子。望子玉早归啊!”

    他是一个充满着热血、理想的年轻人。雍治天子一手提拔他,他对天子忠心耿耿。他上的奏章,虽然大谈应当早立晋王为太子之事,不要受雍王(杨皇子)的干扰,但都是忠言劝谏,并没有骂天子。

    他此刻希望贾环早日返京。当年,斗争激烈的夺嫡之争,便是贾环压住。

    罗向阳知道费状元的想法,心中苦笑,沉吟不语。

    贾环是以请假的名义返回京城。贾府的三姑娘、贾环的亲姐姐贾探春要出嫁。

    他委实不愿意好友卷入皇权继承的中。

    但,他同样期盼贾环早日归来。他和子玉亦有三年未见啊。

    …

    …

    十一月下旬。随着真理报的报道,齐总督一行,距离京师更近。京中舆论热议。

    真理报主编周慎行,建极殿大学士华墨的嫡系,在报纸上大肆鼓吹周军战功。

    原因,当然是因为如何赏赐灭掉漠北胡族的将士们,朝中争议的正激烈。他正依华相的意思,设一个局。

    然而,并非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漠北大胜上,还有一些人关心着贾环的行程。

    夜幕徐徐的笼罩着巍峨的皇城。西华门外,殿前侍卫司虞侯陈也俊和同僚交接后,独自带着陈家奴仆、长随们到好友冯紫英家中吃酒。他在殿前侍卫司的好友卫若兰早就身死。

    雍治十八年春,左都督牛继宗守龟兹,身死城破。冯紫英的父亲,京营参将,神武将军冯唐死在此战中。子承父业。冯紫英现为京营校尉。

    民间守孝,没有人会真的恪守礼仪三年而不逾规矩。只要表面功夫做好即可。

    吃着酒,陈也俊问道:“冯兄,京营中如何?”

    冯紫英将近三十岁的年纪,容貌俊朗,人物出众,比三年前更显得成熟。他现在是冯府的顶梁柱。笑着道:“还能如何?新旧武勋集团相斗。没什么前途。

    陈兄在宫中当值,可有确切消息,子玉何时回京?嗨,他立这么大的功劳,竟然被齐总督抢了。当真是…”

    陈也俊嘿然一笑,道:“陈兄,这事可瞒不了当今天子。锦衣卫指挥使邢佑的奏章早报上去。子玉这会应该到保定府了。”

    四大家族的势力,远不如昔。不独独是陈、冯两家,他们这些和贾府来往的勋贵世家,都迫切的希望贾府核心人物贾环早日回京。而携西域大胜回京的贾环,将会有何作为,亦令他们期待啊!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0692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06928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