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 问君何时归(中)

推荐阅读:师父为夫:毒妃为后顾少一抱成婚男人强大血映苍穹傲世无双:绝色炼丹师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大劫主风铃怨系列一:怪校奇谈蒸汽时代的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贾环三年未归,京中人事几番新。这是他所要面临的局面。十一月下旬,贾环刚到保定府。

    京中各人,问贾环几时归来,出发点不同。

    相比于陈也俊、冯紫英等中小勋贵世家对贾环回京的期待,北静王、西平郡王等,则是多了几许担忧:天子不喜贾环。

    天子已入暮年,驭龙宾天只在这一两年间。若贾环回京后蹦得太欢,只怕将有不忍言之事。

    北静王府。一钩明月隐在云层中。

    花厅中,北静王和世交西平郡王喝茶闲聊。北静王刚添了一个儿子,旧武勋集团因此而聚会。

    西平郡王一身蓝色的常服,道:“王爷,近来魏其候咄咄逼人啊!王安世不过是损失数千人就被他盯着。”他在旧武勋集团中的地位低于北静王,属于中坚人物。

    北静王水溶轻轻的点头,喝着茶,想了一会,道:“等子玉回来再说吧。他应该快到了。贾存周过些时日就会抵达京中。”

    政斗的事,他倾向于咨询贾环的意见。更别说,事情涉及到贾环的舅舅王子腾。

    西平郡王笑一笑,点头。

    …

    …

    夜空阴沉。城西南角阜财坊的燕王府在京城中一干亲王府中,规模、规格都处在中下水平。

    一辆马车在夜色中返回。

    燕王宁淅时年十九岁,当年文弱的少年已经变成青年,而且是一个孩子的父亲。贾环在西域时,给燕王的嫡长子取的小名叫做:七月。

    燕王至正房,燕王妃甄祎正在灯下缝补儿子的衣服,碧玉色的袄子,配着淡粉色的裙衫,五官精致,风姿雅丽。如花般的美人。侍女们侍奉着。

    甄祎见燕王酒意熏染,服侍着他换衣,擦脸,微微埋怨道:“王爷每次见越国公都要喝酒吗?”

    燕王宁淅的性子比较文弱,见妻子责备,歉然一笑,道:“让你受累了。今日实在高兴。澄哥儿说,先生要回京了。”

    甄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转身挂着燕王的棉袄,“哪个先生?”

    宁淅带着醉意,文静的笑道:“贾先生。”先生是以请假的名义回京。

    甄祎愣了下。有些失神。然后,忙活着,道:“嗯。”

    宁淅笑一笑,他知道甄家上下对贾先生复杂的情绪。而他则想着在先生门下求学的快乐时光。先生应该不会再离京了吧?

    …

    …

    京城东城外,咸亨商行的总会馆中,翰林编修纪澄和咸亨商行在京中的负责人姚纬喝着小酒。借酒浇愁。

    姚纬三十多岁,人长得文秀,容貌普通,有着秀才功名,是北直隶有名的儒商。小口抿着白酒,问道:“伯言,史家不同意你和他们家大姑娘的婚事?诶,这就奇怪啊?

    你好歹是个翰林。京中多少人想和你结亲。虽说没有如今沈于乔那般夸张,但也不少了吧?”

    他和纪澄同为书院中贾环的嫡系。纪澄更是继贾环之后,书院中最出色的弟子。实务能力很强,举一反三。

    纪澄时年二十三岁,满脸苦涩,郁闷的喝着酒,道:“史家嫌我泥腿子出身。实际原因是他们想攀附华大学士。华大学士的儿子有意纳她为妾。院首何时回?”

    院首远去西域,他在京中,时常去贾府帮衬一二。和贾蓉、贾蔷、贾芸等都是熟识。偶遇到常来贾府小住散心的史家大姑娘,惊为天人,一见倾心。

    这三年来,和史家姑娘熟识。亦同情她的遭遇:和卫若兰定亲,却是望门寡。

    他想求娶史家姑娘,却心愿未成。

    姚纬好笑的道:“你这天天来问也没用啊。院首在路上,就算是与齐总督大队分开而行,最早不会早于腊月初八。”

    纪澄苦恼的扶着额头。即便他满腹经纶,权谋机变,但这种事,他能如何?

    …

    …

    冬日柔和。投射在永寿宫中花园里常绿的树木上,几点日光斑驳。深翠浓荫。

    杨皇后满脸怜爱的看着花园里蹦蹦跳跳的儿子,一身暗红色的宫装。身边二十多名丫鬟、太监们环侍着。

    三年的时间过去,岁月仿佛特别的钟爱杨燕燕。时光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三十七岁的杨皇后,依旧是纤腰楚楚,肌肤雪白,容颜精致无瑕。雍容、华贵的美妇一袭宫装,双如高耸挺拔,珠圆玉润。一颦一笑,带着成熟美妇的风情,堪称尤物。

    但气质却是端庄、雍容。构成她独有的风情。芳华绝代。

    蜀王宁恪亦在,看着将满六岁的雍王宁渊,笑着赞道:“母后,渊弟聪慧机敏,将来肯定是文武全才。”

    杨皇后雍容的轻笑,道:“恪儿这又是哪里听来的好话?”

    宁恪嘿然一笑,道:“母后,这可是尹郎中说的。”尹言对教导杨皇子非常上心。

    杨皇后微微一笑,她内心中,何尝不对儿子寄予厚望?惟愿天子长寿。多撑几年。

    “渊儿,歇一会。”杨皇后喊一声,让宫女将儿子带下去擦汗,和蜀王离开后花园,往宫中走去。宫女、太监们在他们身后跟着。

    杨皇后微笑着道:“恪儿,外头闹的沸沸扬扬,贾府三姑娘的夫婿沈迁,人还没回,如今在京中炙手可热。媒婆都踏破沈家的门。贾子玉何时回来?等他姐姐出嫁,你代我送一份厚礼去。”

    贾环要回来了。她想交好此人。若说谁有能力将她儿子推上皇位,她更相信这个人是贾环!

    宁恪给杨皇后打趣,笑一笑。心中感触难言:他的妻子是沈迁的妹妹。他和妻子感情很好。孩子都有。然而,贾探春,是他此生所深爱的女子。

    此时,她终将出嫁。所幸,她的夫婿是如此出众啊!否则,他心中何安?

    “好的。”

    杨皇后螓首微点,再低声叮嘱道:“这次朝廷里的风波,你别卷进去。”

    蜀王应道:“嗯。”心中却是微微一惊。

    十二月上旬,朝堂中爆发了激烈的朝争。因真理报上大肆报道漠北战功,舆论因此而起,工部尚书纪兴生因此而上书,请求天子重赏诸将、诸功臣。

    当然,他不会在奏章提起贾环的功劳。他和贾环是政治盟友,不会这样害贾环。

    然而,其政治对手大学士华墨却上密折,攻讦纪兴生罔顾君上困境,逞一己之私欲,操纵朝局。随后,翻出纪兴生在雍治十七年的陈年旧事:结党。将其一本参倒。

    他是听潇妹妹分析的。

    纪兴生要求大封赏诸功臣,本意还是要掌握在人事调整中的主动权。漠北大胜,天子确实非常高兴。但是,他却是忽略了国库无银,内帑无银的境况。

    十一月份,圣寿节上,左都御史张安博当面劝谏:不可靡费,铺张过多,惹得天子极度不快。

    华墨借此解决了政治对手。根子上的原因,还在于天子要华墨稳住朝堂,别去烦他。天子选择了更体贴、媚上的华墨。而放弃颇有名望的纪兴生。

    纪兴生被下狱拷问,家中被抄。当前,朝堂中,正在追杀纪党。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0717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07170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