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七章 两个人的绝望,贾环的压力、选择

推荐阅读:女帝家的小白脸升棺发财回到明朝当暴君我是全能大明星宿命长生万能数据重生之美食厨神王牌特种兵太古神尊木叶之式神召唤

    因大小时雍坊靠近皇城。国朝的宰辅、重臣们大多住在这里。特别是雍治天子如今在西苑中调养,距离更近。临近年关时,朝堂大佬们的府邸门口俱是车马拥挤。

    小时雍坊的华大学士府门口,更是求见者如云。将半条街道都堵的水泄不通。

    各种身份的访客:士子、幕僚、小官等,站在寒风中,心中感叹着宰辅门难进,或者相互交谈几句,看看各自等了多久。

    而华府的门厅里,坐着候见的各种人物。在这里等的人物,比在外面寒风中要高一级,或亲近些。但,能否见到华墨华大学士亦要看运气、时机。

    真正登堂入室的客人,早被引到院子里各处花厅、堂屋、厢房中由华墨的幕僚、子侄接待。接下来,见与不见,就看华墨的想法,和来的事宜。

    宰辅门第之高,由此可见。这亦是权力的一种延展体现。

    腊月二十九日,午后四点许,华墨的长子华淳,帮着父亲接待了几拨来访的官员后,回到华府前院偏东的区域。这里的几处院落,都归他待客使用。

    华淳,时年四十一岁。官任鸿胪寺右寺丞(从六品)。读书不成,荫官出身。身为宰辅子弟,他当然不缺乏交游的圈子。俱是京中颇有实权的人物。

    很多官员巴结不上华大学士,跟着华师道跑腿。华大少,大约可以算京中顶级的公子哥!远非冯紫英、陈也俊等人能比的。

    刚进堂屋里,几名相熟的朋友立即迎着,纷纷恭贺道:“恭喜华兄,恭喜恭喜!”

    “恭喜华兄抱得史家美人归。”

    史家小娘子乃是京中有名的美人,貌美肤白,才气上佳。可惜是望门寡。否则,不知道多少人求娶!

    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纳一个十八岁的美人为妾,当真可谓艳福不浅!令人羡慕啊!

    “哈哈!”华淳仰头大笑,拱拱手,得意的道:“谢诸位吉言。”

    …

    纳妾的程序,比娶妻要简化许多。趁着人少,一顶小轿从角门抬进去,就完。

    午后四时许,史湘云木然给人装扮好,凤冠霞衣。和贴身的大丫鬟翠缕一起被四抬的轿子送往小时雍坊的华府。一名史家的管事带着四名小厮跟着轿子。

    轿子中,史湘云拉着丫鬟翠缕的手,失声痛哭,“呜呜…”。她这辈子就这样毁掉。

    湘云自小父母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长大后,在家里时常做针线活到三更。只有到贾府里,才算稍稍得到歇息。有宝钗、黛玉等人为友。将笑声留在大观园中。为其增色。钗、黛、云,并列为红楼三美。

    雍治十三年,她与卫若兰定亲。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

    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然而,雍治十五年末,卫家卷入废太子谋反案。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而今,她的命运更是滑向未知的深渊:与权贵家的老公子做小妾。这如何不令人悲伤呢?

    翠缕亦是哭泣。为自家姑娘的命运感到悲伤,为她自己感到悲伤。可是,除了哭,她们还能做什么?

    …

    骏马奔驰,引得街坊中,人人避道。可以预见,等几天朝廷开工后,御史必定会参贾环一本。

    贾环带着杨大眼、高子重百余名亲卫,纪澄、姚炜,并长随钱槐、胡小四等几个熟悉路的小厮出贾府,直奔小时雍坊的华府。

    这个时候到咸宜坊的史家去,很有可能扑空,径直到华府门口去堵才是正确的。若是云妹妹,已经被送进华府,那就会非常糟糕!

    路途中,派胡小四带几人到史府里去传讯:他要把湘云追回来,史府派人出来认人。史家的人,贾环哪里认得?别是当面都错过。当然,若是湘云还在史家是最好的结局。

    纪澄骑在马背上,二十三岁的青年,心中异常的懊悔。他判断失误,即将引出大乱子。如果史姑娘被送到华府中去,怎么救她出来?他不敢去想。

    院首前去交涉,华淳肯放人?若不放,带兵进去抢回来吗?进执政的宰辅大学士府中抢人,这和起兵造反有什么区别?挑战秩序啊。

    国朝定鼎百年,未有如此事。

    纪澄心乱如麻时,姚炜笑着道:“院首自西域归来,骑术精湛。”他没想那么多。贾环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多说无益。

    贾环微笑道:“在西域,不会骑马可不行。路太远。”

    他如何不知道压力?不说进华府抢人这个最坏的结果,只阻拦这桩婚事,落华府脸面,他便要得罪当朝的领班军机大学士华墨。

    但,云妹妹被史家“卖”给一个老男人做小妾,且有纪伯言愿意娶她的情况下,焉能不救?

    理智和情绪,如何抉择?有时候,确实非常难以选择!但是,他能坐视悲剧发生吗?他心里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他追求权力为的是什么?守护!

    同时,会有多少人会对他失望?

    …

    贾府所在的四时坊,史家所在的咸宜坊,距离小时雍坊都不算远。没几里路。

    刚进小时雍坊,贾环等人的马速就慢下来,分路往华府各门而去。查探情况。一百名骑兵,俱是上过战场的亲卫,其气势,聚在一起太惹眼。

    “三爷,三爷…”胡小四打马从远端跑来,气喘吁吁的道:“三爷,史大姑娘在我们出府一炷香前就已经被送出门。这会怕是到了。”

    纪澄脸如死灰,身体都有些发抖。这…

    “走!”

    贾环没有犹豫,一带马绳,往华府侧门的街巷而去。二十多名亲卫忙跟上。

    华墨的府邸,占地约有半亩。正门对着坊中街道开。以华墨的地位,大约只有钦差来,才会大开中门。而日常进出的侧门,早就是水泄不通。

    很容易推断,湘云的轿子。必定是走的其他的角门进出。这时,一名先期来探路的奴仆打马过来,“三爷,这边。快。”

    …

    华府外,天天人来人往。贾环的亲卫到来,略有些显目,引得人们打听。是谁的家将。但不至于引起慌乱。

    华府东北角,一处寂静的角门处,史湘云的轿子刚刚过角门。轿子落地。史府的孙管事和华府一名管事的对话。准备换华府内的小厮抬。

    “到了。”

    史湘云此刻已经哭得嗓子沙哑。一声“到了”让她心死。进到华府,纪伯言能接她出去?她内心里的期盼,幻影,全部破灭。剩下的只有无尽的绝望。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1337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13377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