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九章 你也有儿子

推荐阅读:娇萌鬼差侠武大宋城主成长史恶魔百分宠:修爷,别太坏!万古第一帝极品全能狂医大唐南皇无上崛起我的大不列颠帝国贵女多娇别折腰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贾环问责,忠靖侯史鼎忍不住辩解一句,道:“环哥儿,这事是我二哥的主意!”

    这锅,他可不想背。

    保龄侯史鼐顺势不满的看兄弟一眼,神情阴沉,沉默不语。表达出他内心中贾环的不满。他五十多岁的人,给贾环这样一个青年、晚辈训斥,脸上挂不住!

    贾环失望的看着这两人一眼。

    史家一门两个侯爷,而且保龄侯还是世袭不将等的爵位,在京城中混成这般模样,症结就在这两人身上!

    史鼐政治水平之拙劣,不必说。嫁湘云之事,史鼐主导,史鼎不知情?就算反对不成,为何不来贾府告诉他?心里未尝没有投机的想法吧?现在在他面前否认,推脱,有意义?

    贾环都懒得再和这两人生气,不值得,冷淡的道:“云妹妹我已经接回贾府。这件事,华大学士的不满,由我一力承担。云妹妹嫁给书院的弟子纪澄有何不可?这桩婚事,我已请我母亲保媒。”

    史鼎点了下头,没说话。

    史鼐极其反感、抗拒,对贾政道:“存周兄,若是老太太在世,定大姑娘的婚事,我绝无二话!”潜台词就是不服从贾环的安排。

    “呃…”贾政微微沉吟。他如今是丁忧结束还未起复,若他还是通政使,史鼐定然不会说这样的话。话说回来,史家姑娘的婚事,贾府插手确实惹人说闲话。

    贾政看向贾环。

    给脸不要脸!贾环锐利的眼神盯着史鼐,直白的道:“你也是有儿子的!”政老爹一贯是不管事。但他是要管湘云的。

    “你…”史鼐愤怒的瞪向贾环。但,他能把贾环怎么样?挣扎了半响,愤然的道:“好!”

    贾环根本不理会史鼐的怒火。云妹妹的委屈,这位保龄侯可曾在意?道:“两位世叔没其他的事,便早些回去准备婚事吧。近来消停些,朝堂上风波险恶。”

    贾环的话说的非常重。“告辞!”史鼐拱拱手,怒气冲冲的出了花厅。史鼎叹口气,跟着离开。

    史家兄弟俩离开。贾政心中摇头。他如今于仕途看得淡了。对史鼐搞政治投机不大感冒。抿口茶,略有些担忧的问道:“环哥儿,华大学士哪里…”

    执政的大学士啊!深得天子信任。得罪他,能有好果子吃?他不阻拦贾环,纯粹是单纯的信任贾环的能力。这个局,在他看来,近乎无解!

    贾环微微眯着眼睛,宽贾政的心,道:“父亲,不必担心。”

    他强按着史家兄弟的头,同意湘云的婚事。心中并没多少快意!于湘云和纪澄而言,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是一桩喜事。但他要面临的局面,将会空前的复杂、艰难。

    他前些时候,去山长家里吃过饭,和张承剑聊过。因西域的封赏问题,山长得罪了大学士宋溥。

    而九省都检点、榆林总兵王子腾,正在被五军都督府的大佬魏其候追责。究其原因,是因为西域、漠北的大战,新旧武勋集团的力量已经失衡。

    现在,他则是得罪执政宰辅华墨。他懂政老爹的意思,能不能和华墨缓和一二?这只怕很难!换他在华墨的立场,给人冲到家里来抢人,岂有不怒之理?当首辅是摆设吗?

    事到如今,事情做都做了,就看华墨怎么出招吧!

    从华墨对付纪兴生的手法:斩尽杀绝,贾环心里知道,这事恐怕难以善了。国朝的文臣,大多数素质都是“非常高”的。秋后算账玩的非常溜。

    他回京之前,有过布置:河中和波斯帝国还在谈,萨菲王朝的阿巴斯大帝,出兵河中是大概率事件。

    而如今艰难的局面,他恐怕真的得考虑在三姐姐婚后,上书请求致仕,暂离权力场。从纪兴生的遭遇看,雍治天子在晚年时,对臣下还是比较苛刻的。虽然不及他早年登基时杀得人头滚滚,但亦是危险性大增!

    纵观历代帝王,晚年时,很多行为,确实都难以用常理去揣度。比如,汉武帝杀母存子。汉武帝多么的宠钩代夫人啊!

    有的或许是因权术。有的或许就是临死爽一把!你让我不痛快,我让你掉脑袋。

    他几日前和可卿说:去金陵都带你回去。实际上心中就在考虑辞官的事。河中的布置,未必有效啊!

    雍治天子晚年的朝争,将会异常的残酷!

    而他的敌对面是两个大学士,外加一个军头。

    …

    …

    贾环回府处理手尾时,华淳华师道已经得到消息。华淳正与朋友们饮酒,等着娇娘入府,晚上享尽艳福。但现在,管事却进来告诉他,贾环从角门闯入,抢走了史湘云。

    “滚!废物!废物!”

    院落的偏厅中,华淳怒气勃发,将管事骂走,正厅喧哗的声音隐隐传来,他刚刚接收众人的庆贺!这令他脸上无光。气冲冲的往府外走去。

    小厮们连忙跟着。

    华淳走两步,方才醒觉过来,他去贾府抢人,未必抢得回,转身往父亲的书房走去。等了小半个时辰,刑部侍郎施世俊从里头出来,他才进去。

    因是冬日下午四点多,光线黯淡。书房中点着成排的蜡烛,明亮如白昼。

    四角的铜柱中烧着炭,温暖如春。香炉、字画、木椅、案几陈列。

    华墨时年六十多岁,穿着一身深蓝色的便服,身量中等,仿佛一个普通的老头。但知道他身份的人,绝不会如此想。他刚刚令闽党领袖纪兴生抄家流放,女眷尽入教坊司。

    华墨正在梨花木交椅中喝茶,见长子进来,看他一眼,悠然的喝着盖碗茶。取得政治胜利的华大学士,自是有资格放松。

    华淳作揖行礼,低着头,组织语言,愤懑的道:“父亲,贾环刚刚带着他的亲卫从东北角门闯入府中,抢走了我的一个小妾。”

    华墨眼睛眯了一下,贾环这两个字,对他而言是敏感词,“哦?怎么回事?他无缘无故抢你的小妾干什么?他眼皮子没那么浅吧?”他日理万机,儿子们纳妾,他哪里清楚怎么回事。

    贾环是什么人?国朝名士。他抢女人,八成会被舆论解读成为风流韵事。

    但是,他要抢的女子,定然是极www.SHUBAO2.cc的,或者才气极高。比如,西域里的那个石玉华。不大可能和他儿子有交集。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1533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15333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