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项庄舞剑

推荐阅读:怪物乐园文化入侵异世界裁决使随身带个侏罗纪超级U盘大唐图书馆二次元岛主其实我是一个魔王零一队长分身投胎万界

    贾环刚回到望月居,就给贾政派长随叫到荣禧堂,等在望月居后院里的小鹊急得跳脚:马道婆今天又来了,给了东西给姨奶奶。姨奶奶要做的事情若是给现,就是个死。

    同一时间,荣国府前院西边的一处院落里,临时充作贾府整风运动领导小组驻地的房间中,几张条桌、书案摆着。屋中到处摆放着记录的表格,资料、信息。

    族学出身的七名青年们忙碌着,充作书吏。当初数十人的培训班毕业生,经历了松花蛋的商业案例,经历了在贾府各处产业的实习,经历了赖大等人的打压,现在挑选出这7名尤其出色的青年。他们足以胜任整风运动的文案工作。

    贾蔷一身浅蓝色的长衫,头戴唐巾,读书人装束,越显得风流俊俏。此时,身为整风运动决策人员的一员,他在房间的空地处来回踱着步子,心中充满了不安的情绪。

    他已经得到消息,环叔刚才给叫到荣禧堂中去议事。

    最近,下面举报来的信息已经越来越多的涉及到管家层面:关于张才、单大良在修建大观园中贪污的线索非常多。预计是大老爷要难了。因为,修建大观园中贪污最多的,阖府上下都知道,是大老爷贾赦。

    而一旦环叔没有抵抗的住大老爷的压力,那么,这场轰轰烈烈、引人瞩目的整风运动就会失败。他近日外出吃酒,外头的人都听说过,据说是因为环叔那篇演讲稿传遍了整个京城。

    他又怎么会愿意整风失败呢?

    贾蔷焦躁的走出房间,将自己的小厮叫过来,吩咐道:“你去荣禧堂外候着,有消息赶紧回来通知我。”

    …

    …

    荣禧堂是贾府正中的五间开正房。贾环到的时候,外面的廊柱、庭院候着贾赦、贾政、贾琏、贾蓉几人的小厮外加单大良几个管家。暮色之中,十几人安静的站在外头。

    见贾环过来,一众管家、小厮都是笑着打个招呼,“给三爷问好。”

    贾环点点头,穿过“书赐荣国公贾源”的门匾,步入荣禧堂中。

    荣禧堂是贾府日常重大议事和政治性社交的场所。轩昂壮丽。正面大紫檀雕螭案上,放置着一座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上面悬着待漏随朝墨龙大画。地下两溜十六张楠木交椅。

    此时,贾政、贾赦、贾蓉、贾琏已经在座。明亮的蜡烛,点了两排,将荣禧堂内照的灯火通明。

    贾赦斜了贾环一眼,鼻孔里冷哼一声,拿着茶杯缓缓的喝茶。

    贾环没理会贾赦表现出来的敌视态度,拱手向贾政行礼,“儿子见过父亲。”事实上,他去年年底回贾府,就已经和贾赦撕破脸了。他执掌贾府内外权力最大的障碍,就是贾赦。

    贾政微微点头,不咸不淡的道:“环哥儿来了。”他对贾环有点意见。府里搞这么大的声势,天天你举报我,我举报你,搞的乌七八糟。不被他所喜。他喜欢清静。

    而且,他在通政司里,听到同僚们谈论这件事。在世交的亲朋故旧来往时,亦常被人提起贾环的那篇演讲文稿,询问他府上怎么回事。物议沸腾,令他脸上无光。哪里有苛待下人的道理?他们贾府可是有乐善好施,宽待下人的名声。

    再一个,他去年年底就和大哥、儿子说了,不准相互查账。而现在,他的庶子借机在查大观园的帐。他大哥都闹到他面前来,这让他心中不大痛快。

    贾蓉和贾琏都站起来,道:“环叔,环兄弟。”

    贾琏虽然心中很不满贾环不尊重他这个兄长,又因为贾环卷入会试舞弊时疏远贾环,关系出现裂痕,但是,这次整风运动,贾环给了他一个位置,将他与贾蓉族长并举,推在荣国府继承人的位置上,这让他心中服气了些。

    贾环点点头,坐下来。小厮进来到了茶,退下去。

    贾政便开口问道:“环哥儿,最近府里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在查贾芹的事吗?怎么演变成这样?搞得沸沸扬扬。京城尽知。”

    贾赦在一旁讥笑道:“还能怎么回事?仕途不如意,在翰林院里闲的慌,到府里来折腾。搞顺我者,逆我者亡这一套。很威风嘛!眼睛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长辈?”

    怨气很大。

    贾环还是不理贾赦。贾赦其实说的不全对。党同伐异,是他在执掌贾府内外权力中,必须要做的事情。他还搞了一个套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开展整风运动的原因,自是因为贾府已经到不整不行的阶段了。整个府里的人、事都在空耗、空转,造成极大的浪费。最终就是贾府入不敷出,只剩一个空壳子。

    红楼原书第七十二回,贾琏找鸳鸯借钱:这两日因老太太的千秋,所有的几千两银子都使了。几处房租地税通在九月才得,这会子竟接不上。明儿又要送南安府里的礼,又要预备娘娘的重阳节礼,还有几家红白大礼,至少还得三二千两银子用,一时难去支借…

    这是红楼十五年秋的事情。若是,贾府再不加整顿,就必将是如此模样:左支右绌。连几千两银子的现金流都没有。可悲、可叹。

    整风的目的:彻查贾府上下在修建大观园中的帐,追回账款。要杜绝浪费、贪腐。立下一个新的办事规矩。

    整风有整风的目的。同时,整风也会牵扯出贾赦来。因为,谁都知道,贾赦在修建大观园中贪的最多。

    为了避免贾府以后被罗织罪名,抄家、流放、杀头,贾环是必须要压制住贾府里的猪队友,禁止他们搞事。猪队友中,现在还没被他压制的只剩贾赦。

    借着整风运动,贾环要将贾府内外的权力都给收上来,要夺取贾府的主导权,最大的障碍也是贾赦。

    贾赦在泄对贾环的不满时,哪里想到贾环本来就是存心要找他的麻烦?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贾环对贾政道:“父亲,贾芹的事情,我已经查完。他认罪,并愿意悔改。我将他配到香山脚下的庄子里去种两年的地。劳动改造。然而,经由贾芹牵扯出来的府内的状况,触目惊心,儿子不得不查,不敢不查。”

    贾环将手里由整风运动领导小组整理出来的资料递给贾政,“这是下人们揭露出来的府里的真实情况,令人毛骨悚然。儿子今晚正是要回父亲。

    府里的收入,大致有五条途径。第一,父亲、大伯俸禄,每年合计约有3ooo两银子。第二,贵妃娘娘的赏赐,一年约总计一百金,折合白银1ooo两。第三,天子腊月春祭的恩赏。这个一条不多,但到底是体面。第四,地租。年成好时,府里是一年2万银子。东府里,一年1万两银子。第五,府里置办的各种店铺、生意。但是,我们家原不是做生意的人家。府里的生意、店铺,合计每年只赚约1ooo两银子损耗很严重。

    收入总计:两万四千两2.4万。

    而支出呢?府内各色人等,此时计有11o3人。每月的月例银子,总计约85oo两银子。再有每日的吃、穿、用度支出,历年的统计数据还没出来。去年单这一项必要的支出为6千两。

    再有,各色杂事,办事费用。维护大观园的费用。据粗略估计,去年计耗费45oo两银子。

    还有,赏赐、采购、节日、寿宴、世交故旧的人情往来,计有1万两。

    折算下来,平常来算,一年都要亏5千两银子。若是荒年,地租还要减半只得1万两收入。再这么下去,不管府里多厚的家底,都要败光。”

    贾环“情真意切”的说完,后面的话都不说了,就这么看着贾政。

    贾政此时脸色已经变了,手掌用力的扶着楠木交椅。心中对贾环的不满,则是消失。

    他虽然当家,但是不知道柴米之贵。听贾环这数据一罗列,心中已经是非常的惊骇。情况竟然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没钱会怎么样,这是谁都能想明白的事情。

    需要说明一点,贾环说的数据,是贾府公中的银子,并非个人的私库、私房钱。比如,贾母一个人的私房钱,就有8万两。王熙凤的私房钱,抄家时,有六七万两。王夫人,预估不会比王熙凤差多少。再有贾赦、贾政、包括贾环,都不差钱用。贾赦买一个小妾,就丢了8oo两银子进去。

    这就有点类似于后世的美国。国家债台高筑,公务员的工资都不出去,甚至停摆了一段时间。但要说美国人穷,这还真不是。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问题在于,谁会拿自己的钱,贴贾府的公中用度?

    具有这种高尚情操的人,还真是比较少。凤毛麟角。

    这个责任,贾政作为贾府的当家人,他必须要背。关键是,他背不背的起来!就算他和王夫人的家私有个8万两,一年亏5千两,不算灾年情况,也就16年的事。

    那时,他不过六十多岁,还活着,难道眼看着贾府散伙?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1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