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三章 天子之意

推荐阅读:茅山捉鬼笔记无限气运主宰最佳影星怎么又是天谴圈楚臣冷少的三嫁前妻都市之万界至尊搬个魔兽到异界这个天国不太平美漫之无敌主宰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宋溥话音落下,含元殿中便是一片寂静。一干大臣们沉默,各自整理着自己的思路。

    像文华殿大学士卫弘就属于反应比较快的一部分人。

    今日议事:魏其候攻讦齐驰,带出贾环。当今天子问一句,华墨解释,宋溥却是借此转道攻击张安博、贾环,将两人进行了捆绑。只怕天子心中有看法。

    雍治天子高坐在御座上,身形微微佝偻,俯视着群臣,目光巡视。

    雍治天子当了多年的皇帝,不可能因为宋溥攻讦张安博几句,他就要如何如何。否则,雍治朝的政斗,那简直太简单。完全没有技术含量!

    当今天子的政治水平没那么低劣。臣子斗起来,他才安稳。他有必要急着给宋溥当刀吗?明帝嘉靖晚年给大臣们当猴溜,他可不愿意如此!

    张安博固然是令他厌恶,但他还不至于要贬谪。这人确实是诤臣。至于贾环,他会在死前将其处死。如此人物,文武双全,晋王肯定压不住。而贾环在西域的作为,与齐驰捆绑在一起,他暂时不合适大动干戈。

    他又不是昏君。齐驰立下如此大功:定西域、平漠北,难道他还要追责?他脑子抽风?

    雍治天子目光最后落在宋溥身上,缓缓的道:“朕知道了。”

    宋溥没有再多言。他说的是“臣请陛下明察”,而不是“臣请陛下严惩”。

    这很正常。哪有政治斗争一次告状就告倒的?比如,华墨看似一本参倒纪兴生,但之前两人斗了多久?他只需要在天子心中种下一根深深的刺即可。终将有发挥作用的一天。

    雍治天子再道:“朕意已决。迁左都御史张安博为工部尚书。擢升西域总督齐驰为左都御史,封魏国公,封妻荫子。麾下诸将,各有封赏。

    庆国公沈澄一门英杰,长子殁于西域,次子沈迁弟继兄志,报效国家。封其为新城王,调任五军都督府同知。封沈迁为骠骑将军。沈于乔国之名将,勿使朕失望。”

    华墨领着群臣高呼道:“臣遵旨!”

    雍治天子的旨意,群臣有些惊讶,想法不一。

    关于张安博的职务调整,有些出乎意料。其一,前些时候,张安博在圣寿节上给天子添堵,这时,宋溥再奏其事,还是其了一些作用。

    其二,由此可见当前天子并无处罚张安博之意,但已经表露出不耐烦的态度。

    而令众大臣感到惊讶的是天子对西域的封赏,规格非常高!魏国公是什么名爵?明朝中山王徐达的后代,便是封魏国公。这是对齐驰平西域,平漠北之功的褒奖。

    庆国公沈澄为京城人士,祖籍北直隶保定府新城县人。这次因子而封王,封号为祖籍所在,光宗耀祖啊!可知天子心意。

    另外,沈迁武散官为:正二品的骠骑将军,这是汉朝名将霍去病的官职。两者都是年少的名将啊!纵横草原!可知天子对他的期望!他的官阶为正二品,一方面是封赏了其父,另一方面恐怕也是为了避免将来封无可封。

    此人将来炙手可热!

    沈迁将于正月二十日与贾府三姑娘在京中成婚。沈迁的潜力,京中众官员自是早看到。都会送礼。但,现在,不少重臣已经考虑更换礼单。要送一份重礼!

    事情议完,就这一会儿功夫,御座上的雍治天子已经露出疲态。三位大学士识趣的率诸重臣山呼万岁退出殿中。

    含元殿中的消息稍后就传遍整个京城。

    …

    …

    张安博官职调动,齐驰封国公调任京师,庆国公封王,沈迁升骠骑将军。

    这每一条信息,都足以搅得京师风起云涌,何况于一起发布出来?京中舆论在正月十三日上午,便是一片沸腾!

    当事人,齐驰府中,沈府中一片恭喜的情形可想而知。此时上表谢恩则不必。正式的封赏会在元宵灯会上宣布出来。两府中访客如云,鞭炮声响。沈府的内眷、管家们都在商议更换门匾的事宜:现在沈府是王府!

    而张府中,闻道书院一系得知消息的暗淡可想而知!

    将近中午时,柔和的冬日照射在西苑中,水榭楼阁、奇花异草,光影斑驳。带着安静、慵懒的味道。

    西域总督齐驰并不在他府中,而是在西苑御书房外的班房里,等候着天子召见。他坐在交椅中,喝着太监们奉上的清茶,闲适的看着西苑的www.SHUBAO2.cc景。

    这是大战之后的休闲心态。

    …

    …

    雍治天子召见群臣后,自含元殿出来。太监总管许彦令人备了一个舆轿,抬着天子离开含元殿,到御书房中。

    雍治天子在书房的软榻中休息了好一会,喝了一碗参汤才逐渐的恢复些元气,坐到龙椅中,道:“宣齐驰进来。”

    “宣齐驰觐见!”

    “宣齐驰觐见!”

    分列在御书房各仪门,各处的太监们一队队的唱名,由御书房传到殿宇外。片刻后,便有小太监带着齐驰进到御书房中。

    齐驰五十多岁,一身正二品的文官绯袍,方脸长须,跪在金砖上,三呼万岁,叩见雍治天子。

    “齐卿平身!”雍治天子扶着龙椅,羡慕的看着精气神完足的齐驰,忍不住问道:“齐卿今年多少岁?”

    齐驰一怔,答道:“臣今年虚岁五十四。”

    雍治天子叹道:“齐卿比朕还大上几岁。可身子骨比朕硬朗多了。”不待齐驰拍马屁,摆摆手,生死有命,他不看淡都不行,直接切入正题道:“方才含元殿议事,朕意已决,调齐卿为左都御史,封魏国公。”

    天子施恩,齐驰岂能不配合?当即再跪地表忠心,道:“臣谢陛下隆恩!”

    雍治天子看着齐驰,笑一笑,道:“齐卿当日出京说,不破胡虏,此生不入玉门关。现在平定胡虏,朕何吝封赏?只是,朕有一事不明,齐卿何至于欺君,不报贾环之功?朕在齐卿眼中,是赏罚不明的昏君吗?”

    齐驰跪在金砖上,半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在冬天里,不知道是不是御书房中暖和,额头上有些冒汗。天子这个转折有点突兀。西域的事,锦衣卫不可能不上报,但是天子当面质问他,这压力有点大。

    半响,齐驰坦白道:“臣不敢。臣有罪。臣私心作祟,望陛下恕罪。”

    坦白也是一种艺术。并不是说天子说什么罪,你都得认下来。那三个脑袋,都不够天子砍的。齐驰当然不会承认,他就是觉得天子不会封赏贾环。

    贾环在西域立的那些大功,以当今刻薄的性情,寻个罪名一纸诏书砍了贾环都有可能。

    他和贾环的交情,当日在金满卖了贾环人情,这时候在御前当然是“硬抗”,保护贾环。他有大功在身。承认侵占下属的功劳,不算什么大过。

    雍治天子似笑非笑的看了齐驰一眼,看得齐驰脊背上都在冒冷汗。这是天子之威!

    雍治天子禀国二十一年,这是一个成熟的帝王。对臣下而言,当然极具压迫感。

    雍治天子想:他若十年的时间,就齐驰这样明目张胆的在他面前说鬼话,齐驰在权力中枢绝对待不过五年。可惜…他身不由己!齐驰立下大功,他一两年之内,肯定不能动齐驰。

    否则,谁还为国效力?当日,明万历皇帝抄帝师张居正的家,导致后面的大臣没一个敢任事!为国家劳累而死的张居正落那样一个下场,那谁还肯为国家做事?

    换言之,他今天得认齐驰这个解释。

    约半盏茶的功夫,齐驰感觉身上都快要湿透,雍治天子才道:“齐卿有大功于国,些许小事,朕不追究。贾环这个人,想法有点多!”

    齐驰心里松口气,道:“臣遵旨!”

    他这次过关了。但是,看天子的评语,对贾环似乎很不利啊。他在京中任职,怕是不好再和贾环来往。而且,帮贾环说话都得考虑。天子敲打的意味很明显。

    雍治天子微笑着点点头,温言安抚了齐驰一番,这才让他出去。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2182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21826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