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愿为使君马前卒

推荐阅读:欢迎加入作死小队都市之无上医神重生为老太太养狐为妃反派逆袭成攻[综]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龙破九天诀要塞之贼主天下HP魔法传记

    二十二日晚间下起春雨。雨声连绵不绝,滴落在地面、湖面上。京师西城礼部右侍郎胡府花园的一处小楼中,灯火通明,仆人们在楼下候着。

    礼部右侍郎胡璁与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李斯在小楼里相对小酌,听着春雨。

    一张八仙小桌,四碟小菜。一壶白酒。陪着春雨,气氛极佳!文士所钟爱的时光。

    胡璁原为礼部主事,时年五十岁,微笑着举杯示意,道:“子实,袁大人和你谈过了?”

    胡璁口中的袁大人,便是现任刑部左侍郎的袁壕。他们三个是朝中瞩目的红人党!

    李斯四十二岁,为翰林检讨,三年时间,升到左佥都御史。他一身灰色的便服,笑着点点头,“嗯。张伯玉天下名儒,因言获罪。只怕肯落井下石的人不多。”

    华大学士为吸收红人党的力量,将他们的职务分别提拔。袁侍郎想要指挥胡璁已经不可能,只找他来谈。他其实并不愿意在此时弹劾张安博!

    他们仕途蹉跎,拍天子的马屁而获得晋升,但不代表他连最基本的良知都不要。他无意参与此事。

    “人心向背啊!”胡璁感叹一声,心中就有数。他作为红人党,此次一样不会出手。

    胡璁和李斯饮了一杯,捻须笑道:“呵呵,纵横西域的贾使君这一次被他这位老师连累的很惨啊!不知道他在家里有没有跳脚骂娘!”

    朝中局势,他如何看不懂?天子只怕会迁怒。据闻,天子在奏对时,听到贾环的名字,在冷笑!贾环的处境已经非常危险了!

    张安博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领袖。他门下的弟子,真是够倒霉的!

    李斯哈哈一笑,神态轻松,他们完全是看客,道:“秉用兄,谁让贾环是张安博最得意的弟子!因果相承!”又笑,“也不能说完全没用。至少挡枪了嘛!”

    雍治天子肯定是先处理完张安博的案子,再处理贾环。当然,这耽搁不了多久的时间。一两个月而已。

    胡璁仰头一笑,道:“哈哈,那抵什么用?贾环最大的依仗,无非是他在西域的兵权。天子怎么封赏齐驰和沈迁的?厚赏施恩!齐总督封魏国公,单独召见!沈迁的父亲沈澄都封王!

    没有这两人的支持。届时解决贾环,只要一个上得了台面的罪名而已!”

    周王朝的朝堂上,精英荟萃,明眼人不少!胡璁虽不知道雍治天子怎么警告、敲打齐驰不要和贾环来往,但猜得全对,并看清雍治天子的布局。

    李斯点点头,举杯畅饮。他同样不看好贾环。显然,沈迁全家受天子大恩,即便为贾环的姐夫,亦不可能支持贾环!

    …

    …

    正月二十三日,沈迁携探春回门。贾政、王夫人、贾环、贾琏在荣禧堂招待沈迁后,探春回大观园里,和姐妹们说话。迎春、惜春住的不远,回到贾府。

    湘云则是一直住在大观园的蘅芜苑中,贾环根本不放心她回史府。她将在这里等到出嫁前。

    沈迁则和贾环一起到无忧堂中小叙。他去年底回京,这么些天因为和探春婚事的原因,一直不好来贾府。而有些话,不能随便让长随传话。

    春雨从昨天夜里延续到今天,无忧堂的园林、屋舍、院落沐浴在朦胧的小雨中。

    距离夕韵堂不远的一处水榭中,贾环置酒和沈迁小酌。燕子在雨中掠水而过,雨滴落在清澈的湖泊中,泛点涟漪。

    沈迁一身白衫,身姿修长。星目俊脸,英姿勃勃。带着战场杀伐后磨砺出来的冷静气质。很英俊的男子。在他成婚前,他是京城最令人瞩目的青年!

    沈迁抿一口温热的黄酒,咂咂嘴,问道:“子玉,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贾环的情况很危险,他岂有不知道的?其师长张安博已经下狱数天。朝堂上风起云涌!

    贾环闻言,将手中的筷子放下,看着沈迁,坦然的道:“于乔,当今天子要杀我。你说我能怎么办?”

    沈迁微怔,随即沉默。他不知道贾环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但他相信贾环不会出错。

    贾环抿一口酒,道:“我和蜀王谈过,推雍王上位。交换条件是:请杨皇后出面,保住山长和我的命!”

    他很清楚,雍治天子解决完山长,就会解决他。甚至,捆绑在一起解决都有可能。他抗衡天子的牌,只有杨皇后!

    现在的问题是,杨皇后不会在雍治天子活着的时候发起宫廷政变,而他能不能活到雍治天子死呢?

    假设,杨皇后没有拦住雍治天子呢?这些都是变数。存在着各种变数!他还需要继续完善他的计划。他身上的压力非常大!

    他给大师兄做过保证:山长不会有事!

    沈迁想要说话,贾环竖起手掌制止他,道:“于乔,你我是战场上同生共死的交情。政治上的事,你不用参与。你是国朝的名将,不可有污点。”

    这是一句表面上的漂亮话!他很信任沈迁,没做任何的隐瞒。但沈府、沈迁没有必要跟着他冒险!就算他失败,沈家一样可以保存。三姐姐会无事。

    当然,他内心里确实有爱护沈迁的意思。就像是当日在疏勒发起的大清洗,他不希望沈迁参与宫廷政变!将来史书上不好看。

    晋王是第一顺位继承人。雍王要上位,必杀晋王。这不是政变是什么?他业已下定决心。

    沈迁一声苦笑,起身给贾环斟酒,认真的道:“子玉,你能不能听我说两句?我支持你!”

    昨天傍晚,他父亲还叮嘱他,不要掺和贾环的事。然而,他父亲并不知道贾环在他心中的地位!

    当年,他在京中读书时,便很尊重贾环。而后,在西域三年,他为贾环麾下大将。相处的非常融洽!贾环负责政务,后勤,他只管军事即可!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若非贾环对他的信任、鼎力支持,他如何有驰骋沙场的快意?哪里有他的崛起?以他在军中的资历,怎么可能在二十出头时指挥十万大军?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当年,秦王横扫六合,一统宇内,威震四海!战功是名将王翦、蒙恬他们的!但功绩是始皇帝的!平定西域第一功是贾环!

    愿为使君马前卒!

    贾环顿了顿,心中涌起难言的感触。他没想到沈迁愿意跟着他政变!这其实并不管沈迁的事!一个人,做杀头的买卖,有人愿意追随,如何不感慨?

    现代都市里,借钱都借不到的。

    政变的想法,他和罗君子、纪澄、乔如松他们大致说过。具体的事,他只和张四水谈过。他知道,就算他现在举旗造反,四水也会追随他!

    简简单单四个字,表明沈迁的态度!沈迁无意吐露心声。比如,他将阖府性命压在贾环身上,比如:从妻子探春处考虑。他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沈迁举杯和贾环共饮一杯,道:子玉,你那不满五百人的亲卫,就算有张伯仁率领,以燧发枪战术列阵,想要攻破西苑是痴人说梦!必须寻找外力。”

    当年在西域,比这更危险的时候都有。一千人对阵一万人,干过。两万打十万,干过!如今的局面,何惧之有?政治归贾环,他负责军事。

    小雨淅沥未停,水榭中的声音,越发的低沉。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2823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28233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