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一章 忽报人间曾伏虎

推荐阅读:恃君宠大汉兰陵王末世之无尽商店重生安安逆袭记胡仙姑探案漫威遇到英雄联盟懦弱的勇士

    雍治二十一年的正月在吵闹中过去,迅速的步入二月中。此时,已是仲春。

    京城的郊外,农人翻着土地,空气中散发着泥土芬香。外城的护城河中,碧波荡漾,鱼虾畅游。游人结伴踏青而来。杨柳在春风中舞动,倩影婆娑。内城各权力人物们的府邸花园中,桃花盛开如霞,蝴蝶蹁跹。

    在这样美丽的春景中,京中的政治气候却是暗流涌动!从御史开始上书言张安博之事,各自表态。不断的向中层官员、高级官员蔓延。一场舆论风暴在京城席卷!

    在明面上,几乎是一边倒的指责张安博的奏章。但暗地里则未必。有的人是跟风!有的人奏章之中,亦有维护之声。张安博上书,置圣天子于何地?其罪当致仕。

    二月十六日,刑部侍郎袁壕在上书,指责张安博沽名钓誉、沽名卖直,其罪当斩。

    这封奏章,在朝堂当前的背景下,还引起轩然大波。谁都知道,袁壕是天子心腹,以善于揣摩天子心意而闻名朝堂。很多官员会看他的风向行事。

    换言之,袁侍郎掌握着一部分舆论话语权。

    随后,雍治天子从各种渠道受到反馈、说情:有吴王、独孤贵人和天子闲话时进言;有大学士卫弘、左都御史齐驰等人的密折;有北静王、成国公等人的奏章。俱是劝天子:张安博今年七十有六,还有几年好活?何苦杀他,白帮他在青史上赢得名声?让他返乡居住吧!

    这其中贾环用了多少力,不得而知!

    …

    西苑中,湖面飘渺。阳光照射在水波上,宛若洒落一捧捧的金银。红杏成林,璀璨如云。梨花飞落如雪。美景如画。

    御花园的东侧,青美人居住的玻璃屋:朝霞居中,雍治天子召见武英殿大学士宋溥。

    雍治天子一身红色的天子便服,倚在软榻上,满脸皱褶,颇显老态。风姿出众的青美人穿着水蓝色的柔软丝绸长裙在一旁细心的服侍着。她如今兼任天子的秘书。

    其余宫女、太监,除太监总管许彦外,都在厅外候着。

    雍治天子说话中气不足,问道:“宋卿,你所言之事为真?”他昨日收到宋溥的密折。今天上午便派人召见宋溥。

    宋溥跪在地上回话,道:“陛下,臣可以担保,千真万确。”

    雍治天子嘴角浮出一丝冷笑,仰头,舒服的靠在软榻上,轻吐一口气。片刻,交代道:“好。此事就交给卿去办!”

    宋溥伏地道:“臣遵旨!”即便他宦海沉浮几十年,在领到天子这个任务时,语气中也透着兴奋!

    …

    夜色徐徐的降临。韩林侍讲学士、左中允魏原质自棋盘街翰林院散衙回府。

    魏翰林住在京西金城坊中,一处三进小院。他虽然贵为翰林侍讲学士(正六品),但官场上并没有看好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翰林。门可罗雀。

    魏翰林进到府中,到正屋里,妻子在准备着饭菜,他在侍女的服侍下洗着脸,换官服,听老仆汇报后,得知女婿公孙亮来了,道:“叫他进来吧。”

    他早些年,对这个女婿是横看不顺眼,竖看不顺眼:这混蛋小子考中进士后,竟然辞官回闻道书院教书。近年来,因女婿的好友贾环在国朝官场声名鹊起,又确实在学术上推陈出新,在北直隶颇有名气。他才算认可女婿走的路。

    大师兄公孙亮一袭澜衫,身姿修长,英俊的如同周郎的脸上带着焦虑,作揖行礼,“见过泰山大人。”

    魏翰林做个手势,叫侍女倒茶,叫公孙亮坐下,道:“文约,你又来我这里打听消息了?”

    他和山长张安博是多年的好友。否则,哪里会将女儿嫁给他的大弟子?这些天,时刻关心着朝堂动态!他虽说人缘不好。但收集消息,谁还不卖他的面子?而且,他是朝堂中的明眼人,见微知著。

    公孙亮点头,“是的。”他性子没有贾师弟那般沉稳。所以到岳父这里打探消息。

    贾师弟在家中安坐,见见不知名的客人。有时候还和亲卫在校场上锻炼一番。再和沈迁去观看西域的马球队比赛。

    魏翰林有些吃味,道:“将来老夫入狱,不知道你和贾子玉是否会如此卖力奔走?”他知道,他这个女婿,将张安博视为父亲。

    公孙亮听到这话,眼睛微亮,深吸一口气,“泰山大人,你的意思是…”

    魏翰林没卖关子,笑着点点头,道:“朝中重臣都在劝说天子。而从老夫收到的消息,结合真理报上的文章、消息,华墨、宋溥都有意放张伯玉致仕。张伯玉出狱就在近日。”

    “啊…”公孙亮用力的张张嘴,感觉到脊椎、颈脖子上,一股热血冲到脑子里,令他大脑近乎停止运转,一个声音在反复的重复:出狱就在近日!就在近日!

    这是山长入狱后二十七天。狂喜的情绪,就在此刻,将大师兄淹没。

    公孙亮抬腿就往外走。

    魏翰林没好气的喝道:“回来。你去哪里?”

    公孙亮道:“老泰山大人恕罪,我去通知子玉一声。”他们师兄弟、书院弟子的消息交换,都在贾环的无忧堂。

    …

    林外鸣鸠春雨歇,屋头初日杏花繁。

    二月二十三日,晚间春雨停歇。贾环起来,拥着黛玉在轩窗前看着后院里美景。

    至此时,仲春之交。天气已经破为暖和,寒冬的气息已经不见踪影。黛玉穿着月白色的长裙,依偎在贾环怀中,幽香阵阵。向后仰头道:“环哥,这两日,你情绪明显变好啊!”

    贾环抱着黛玉的蛮腰,亲昵的贴着她美丽的脸蛋,笑道:“山长近日要会出狱,致仕返乡。我自是高兴的很。”

    那日,大师兄来通知他,他得知是魏翰林的判断,本该是全信的。他知道魏翰林的政治水平。但兹事体大,他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等了这几日,情况在好转。

    所以,心中高兴。

    这时,袭人在门口柔声道:“三爷,姑娘,香菱来喊你们去吃早饭呢。”贾环的早饭,妻妾们一起吃。吃饭是次要的,见面说说话,才是重要的。

    贾环点点头,“我们这就来。”

    在贾环不知道的地方,一匹快马,正在往自西华门而来。二十三日,常朝日。通常是华墨率百官在皇极殿中朝拜御座。而后,各自回衙门办事。

    今日,许久未曾露面的雍治天子,忽而在常朝后,派大太监许彦传旨,在西苑召见重臣。贾环的早饭有点晚的。西苑里议事的结果,已经出来。

    …

    吃过早饭,贾环和宝钗、黛玉并丫鬟们在无忧堂的后花园里散步。这里曾是汝阳侯的祖宅。占地面积有一个半贾府大。花园经过百年的修缮。非常精美。

    春季之时,走在其中,鸟语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水榭边,黛玉在丫鬟们的帮助下,喂食着金鱼。贾环和宝钗两人在一旁看着。

    宝钗扭头看看贾环,轻轻的、娴雅的一笑,水杏般的眸子落在他脸庞上,伸手帮他整理着衣领。温柔缱倦。

    贾环道:“姐姐,等京中事了,我们回金陵闲居。再无政治纷扰,再无人情应酬。我们一起,好好的,安静的度过余生。”

    宝钗笑一笑,国色天姿,如同盛开的牡丹花,螓首点着,向往的道:“好啊,夫君!”

    贾环一笑。

    这时,一名小丫鬟从花园外飞奔而来,“三爷,快到前面去。卫大学士派人送信来。”

    贾环带着疑惑到前院里,卫弘派来的奴仆将今日西苑议事的结果告知贾环:

    宋溥在御前告状,说闻道书院诋毁天子,心怀怨怼!并拿出闻道书院内部发行的报纸,教材。

    这里面确实有阐述孟子思想的文章: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还有其他的文章: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放在当前的语境下,就显得颇为刺眼!

    证据确凿。

    雍治天子龙颜大怒,下令查封书院,拘捕其首脑。问罪于闻道书院的创办者张安博!天子的原话是:其心可诛!其罪当斩!满朝重臣噤声!

    突然,何其的突然!之气的情况,明明好转的!贾环站在客厅里,半天没有说话,二十分钟后,才稍稍回过神,满嘴苦涩的道:“哦,好的,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卫家的奴仆叹口气,离开。

    贾环站在北园前院的花厅里,定定的不动!脚步仿佛灌了铅一般,重逾千斤。脑中一片空白。他如何不知道雍治天子是什么意思?天子要杀山长!

    宋溥偷袭。现在的结果,不仅仅是山长要被杀,书院还要被查封。这样的结果,他怎么给大师兄交代?他给大师兄说:山长不会有事!他怎么给张承剑交代?怎么给书院的同学们交代?

    他已经尽了他最大的努力。杨皇后那儿他已经拜托。吴王、独孤贵人,他都请求。锦衣卫指挥使邢佑他都打点到。

    然而,这些,都不足以阻止雍治天子的杀意!都不足以…

    疲倦、重压、痛苦、悲愤,这些猛烈的情绪,在贾环心中喷涌、袭来。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春天的阳光清冷的照射着他挺立站着的身影!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水顿做倾盆雨!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2841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28418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