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他能如何?

推荐阅读:军少心尖宠:早安,小妞绝世武圣神品良医次元间的旅者王者风暴暴虎校园逍遥高手我真不是开玩笑三国之鬼神无双重生资本狂人

    雍治二十一年二月二十三日的西苑议事后,结果传出,整个朝堂、京城一片哗然!

    天子杀张安博的理由难以服众!国朝太祖可没有搞《孟子节文》,全版的《孟子》,读书人都在学习。而在书院里,进行研习、讲读、辩证,即便言论有出格之处,这不是很正常吗?何以与“诋毁天子,心怀怨怼”的罪名牵扯在一起?

    但,不服归不服!天子出决定就意味着对此事下了定论。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处理闻道书院和清洗张安博的朋友们。

    这两日,真理报上的舆论住在被压制状态。京中大小二十多家报纸,无一家为闻道书院喊冤!这个时候,不值得把自己搭进去。没见锦衣卫的缇骑已经去京西抓人、查封?

    二十三日下午,翰林侍讲、雍治十四年的状元费敏政至西苑求见天子未果,到华墨府上见华墨,力陈不要扩大化的意见。费状元一身正气!华墨当面答应!

    国朝六帝,到雍治朝,天下公认的正人君子,是雍治十三年恩科、雍治十四年丙辰科的两位状元:翁宗道、费敏政。

    二十四日沐修。上午时分,左庶子、日讲官蔡宜到武英殿大学士宋溥家中拜访。

    蔡宜,南直隶扬州府人。表字伯宗,时年四十七岁,累迁翰林检讨、编修、侍讲、侍讲学士。年少时,与林如海、汤奇等为友。曾被王子腾举荐为日讲官。得谢旋、何朔两任领班军机大臣看重!

    蔡学士的位置,再往上走便是六部侍郎,尚书,军机大学士。属于储备的高级干部。若是在明朝,这是妥妥的储相!将来必定入阁的人物!

    这样的官员来访,宋溥不得不见。宋溥本来正和几名心腹商议,听到奴仆来报后,中断议事,在书房里见蔡宜。

    书房的陈设一如士大夫的审美,书橱、书桌,文玩,带着浓浓的文雅气息。

    宋溥年近七十,但身体康健。背微驼,带着眼镜。他当年在前朝下狱十年,在狱中读书,视力受损。迈过门槛,笑着道:“蔡伯宗今日何事来老夫府上?”

    每一个官员都是有故事的人。不经历磨难,哪里能登临顶峰?

    跟随着宋溥进来的长随倒茶,然后退出去。

    蔡宜揖行礼,道:“下官见过宋相!下官为闻道书院的事来。”他说的非常的明白。

    宋溥微笑着点头,做手势请蔡宜落座、喝茶。心中不以为然。他业已经决定,要将贾环牵扯到闻道书院的案子中。他早看出来,天子对贾环不爽!

    当年,他在贾环手上吃的亏他怎么能忘!折损他好几个学生、心腹。

    蔡宜坐下来,平静的道:“满朝以为宋相即将清洗张安博一系的官员,下官以为宋相不取,过犹不及!何太师、华相处,宋相当考虑。”

    宋溥奉命承办张安博、闻道书院案。这是一个箩筐,可以把想要清洗的官员都装进去!但是,对于正在巩固地盘的华墨而言,他会怎么想呢?

    如果说华墨还可以沟通一二。分果子嘛,可以谈。国朝的前首辅何太师哪里呢?

    张安博宦海多年,他与何太师交好,与南京右副都御史、苏松巡抚沙胜,翰林侍讲学士、左中允魏原质为友。若是这些人都被清洗掉,何太师必定会有话说的。

    宋溥看了蔡宜一眼,微微沉吟着:过犹不及,这四个字敲在他心头!他以前就吃过这样的亏!

    …

    蔡宜自宋溥府中出来,心里松口气。当日贾环为他引荐,他得何太师赏识,才得以担任《仁宗实录》的副总裁官。步入官场快车道。

    今日,他将贾环从闻道书院案中摘出来。但是,贾环不受此案牵连,处境依旧危险。宋溥未必肯放弃,他和贾环的恩怨太多,只是暂时搁置而已。

    蔡宜转身到吏部文选司郎中汤奇府中。信息要传到。但他不宜和贾环直接接触。

    …

    京城中,暴风骤雨来临时,费状元等人自发的奔走,用“得道者多助”来形容,有些过了。但确实是一种人心所向!

    有点类似:明朝时,清流们上书天子受责罚,被廷杖,或被贬谪。顿时就会名望暴涨?为什么呢?体现出官员们的矛盾心态。他们知道天子是错的。但,计算利益,自己是不出头的!风险太高!

    而有人出头,被天子责罚,他们出于一种补偿,或者精神上支持的心态,给予高大的评价,口头传诵。当然,亦或许沾光、刷名声的原因。

    当然,明朝后期纯粹的博取名声的清流做法,不值得褒扬。而成化、弘治、正德年间的君子们,为国建言,无愧青史。

    在费状元、蔡宜等人为闻道书院体系奔走时,贾环并没有在家中,痛苦的等待着最终的结果:山长被斩!他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二十三日上午,贾环在家中得到卫大学士消息后,通知了夕韵堂里的张四水一声,带着长随到北城的蜀王府中见蜀王宁恪。他希望杨皇后能再尽一次力,条件可以谈!

    北城,昭回靖恭坊,蜀王府。

    明媚的春光落在幽雅的小厅中,字画俱是价值千金。自杨皇后得势后,蜀王便不缺银子使用。贾环无心欣赏字画,坐在梨花木交椅中,沉思不语。但他不断的在喝茶,流露出他内心的焦虑!

    “贾大人,我家王爷外出踏青饮酒未归。”蜀王府的奴仆如此说。

    …

    在贾环苦等时,蜀王宁恪其实正在府中后宅中,正在雅轩里的书桌边提笔写字。

    蜀王妃沈秀得知消息后,从正房里过来,等蜀王写完一幅字,奇怪的道:“殿下怎么不去见贾子玉?”她是沈迁的妹妹。而沈迁是贾环的姐夫。

    宁恪一身淡蓝色的亲王服,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苦笑着解释道:“秀儿,我没脸见他啊!”他性情豁达,并非刻薄之人。但,真是没脸见贾环。

    贾环委托他和母后谈合的条件。双方基本谈成:待天子驾崩,贾环派人刺杀晋王,雍王登基。换取母后保张安博、贾环。

    但,母后其实根本没有在天子面前为张安博美言。原因是,雍王的老师礼部郎中尹言反对。

    “天子杀张安博之意坚决,皇后娘娘素来不问政事,此时进言,见恶于天子。这必将坚定天子立晋王之心。娘娘不说,贾子玉如何知道?”

    他知道尹言的心思。若用贾环之策,日后雍王会不会拜贾环为师呢?没有人规定天子的老师只有一个。尹言有和贾环竞争的心思。

    同时,为顶级的谋士,尹言确实在为母后、雍王考虑。留幼主当国,太后干政,当今天子如何肯?特别是,吴王已经在放风:请立晋王。

    母后身份最有用时,是天子驾崩后!现在,确实不宜轻举妄动,为雍王减分。

    现在,天子的谕令早传遍京城。他自是知道。贾环再来他府中求援,他实在无颜面对。他做不到出面,糊弄贾环。只好找一个理由,避而不见。

    蜀王妃沈秀蕙质兰心,想一想,道:“这样避而不见也不好。殿下还是派人去前头说一声吧。或者,我派人去?”

    蜀王一想,点点头,“也好!”

    …

    蜀王府前院里幽雅的小厅中,贾环苦等时,门外传来脚步声,片刻就见一名中年仆妇进来,看装束像蜀王府的内管事。

    中年仆妇跪地行礼,道:“贾三爷,奴婢是王妃殿下的陪房。王妃打发小人来和三爷说一声:殿下不在家中,府里怠慢了。望三爷见谅。”

    贾环看着面前仆妇,懂她的意思,仰天长叹一声,道:“我知道了。告辞。”

    蜀王不会见他。

    …

    贾环离开蜀王府,坐进马车,吩咐钱槐一声,声音有些低沉,“去吴王府。”

    以贾环的权谋水平,蜀王不见他,意味着什么,他岂会不懂?其一,蜀王认为,或者是不愿意杨皇后卷入此次风波中。其二,杨皇后无意为山长说情。

    那么,这说明一个问题:杨皇后究竟有没有在天子面前为山长美言?

    答案恐怕是没有。杨皇后背信弃义!

    也是啊!

    杨皇后为什么一定要帮他呢?他有什么条件可以打动杨皇后?刺杀晋王?杨皇后不会自己找人?指不定一杯茶,就可以结果晋王。何必冒风险?

    杨皇后背信,他又能如何?他如今深陷政治漩涡,再非雍治十七年时,那个在武英殿上横扫的少年!现在,天子已经表露出对他的杀意!他自身难保!

    再非以前!雍治天子以其倾向性的态度,摧毁了他在政坛上博弈、交换的的基础!

    所有的政治博弈,最终的结果,都是要汇聚到天子面前,请天子裁决。他打杨皇后牌,思路没错。然而,靠山山倒,靠人人跑!

    局势是如此之苦,如此之难!他能如何?他能如何啊?

    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2991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2991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