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执掌内外

推荐阅读:寒门崛起绝对交易永恒国度重生似水青春仙庭封道传神医小农民火爆医少纨绔农民变身病弱科技少女小农民大明星

    小院中有着冰块带来的清幽凉意。屋内烧着驱蚊香,纱窗、门帘阻拦着蚊虫。

    赵姨娘倚靠在塌椅上,几个丫鬟在身边侍候着,捧着甜品、茶、毛巾、手帕等物。

    小鹊挑起门帘,贾环从外面进来。

    赵姨娘晚饭时喝了点酒,脸颊有点红,在明亮的烛光下显得眉飞色舞,一看就知道她心情极好,“环哥儿来了。”

    贾环见赵姨娘这一副慵懒、享受的做派,有些好笑,道:“嗯,有些话和娘说。”

    小吉祥等三个丫鬟见状,连忙都跟着小鹊、如意一起离开屋子里。

    赵姨娘懒洋洋的将手里的茶杯放在描着红漆的高几上,道:“什么事啊,环哥儿?”

    贾环平静的道:“关于马道婆的事。娘这是要咒谁死呢?”赵姨娘和马道婆的交易,贾环自是知道的一清二楚。马道婆,这些鬼魅魍魉是时候清理出贾府了。

    赵姨娘给贾环说的愣了下,随即气的从塌椅上坐起来,对着外面高声骂道:“小鹊,你个小蹄子,竟然偷听主子的事,你给我滚进来。看我不揭了你的皮。”

    赵姨娘骂人,贾环禁不住皱眉,摆手道:“娘,不关小鹊的事。我吩咐的。那马道婆是什么好人不成?只会哄你的银子,你要去菩萨面前上供,自己找了大寺庙,灵验的菩萨烧香,何必假手于她?”

    又再劝道:“我如今读书出头了,你又何苦去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闹出来,你能落得了好?不管谁家里头出这样的事,下场都是论死。”

    赵姨娘当然不会怕贾环吓她,贾环在别人面前再威风,在她眼中终究是她儿子,不以为然的道:“环哥儿,你别说这话。我还不是为你好。我图什么。那一个没了,你岂不是名正言顺?”

    “…”

    贾环无语的摸着自己的额头。他是知道赵姨娘和马道婆一起背着人嘀咕,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八成和红楼原书一样,扎小纸人诅咒宝玉、王熙凤。但,这个理由,还是让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赵姨娘这脑回路….。真是智商捉急。眼界啊!赵姨娘同志!

    他要贾家二房的继承权干什么!贾府的继承权是贾琏的。贾琏才是将来继承荣国府祖传爵位的人。宝玉在贾府的地位重,这和贾母的宠爱,贾政是贾府的当家人有关。

    宝玉死了,他有什么好处?和贾母、贾政、王夫人去搞“父慈子孝”这一套?有病吧!

    宝玉在贾府的地位根本不算什么。他将来在仕途上走的更远,这些都只是些小孩子过家家的层次。

    贾环见和赵姨娘一副“我有理,你傻逼”的样子,知道说不通道理,站起来,佯装的说道:“也好。你不听我的意见。那我现在去老太太,太太面前说一声,就说你要咒死宝玉。你看你落个什么下场吧。”

    贾环当然还是在吓赵姨娘。其实,他现在的身份,要整马道婆轻而易举。但是,没有了马道婆,还有张道婆、李道婆。

    之所以,等到现在,一个是因为,他在整风之前,需要测试下王夫人的态度。马道婆是宝玉的寄名干娘,算是有一层名分。其二,他是要绝了赵姨娘搞事、作死的心思。

    这话把赵姨娘给说急了,“嚯”的站起来,指着贾环,瞪着眼睛怒骂道:“你这个没造化的种子,蛆心孽障。有你这样的儿子?我是为你好,你还不领情…”说着话,郁闷的倒在床上,拉过被子蒙头哭起来。

    扎纸人,咒宝玉,这种事被人现了,赵姨娘心里怎么可能不慌?只是因为来说的是她自己的儿子,她有点“犯浑”,不在意,还想说道说道,表个功。

    但事情的后果,她还是知道的。所以即便是骂贾环,也不敢赌气叫贾环去“告密”。不然的话,她就是再受老爷的宠爱,怕也不会给府里留下的。

    看着哭得“伤心”的赵姨娘,贾环好笑的摇头。等了约半个小时,感觉差不多了,才说道:“娘,我不去外头说这事。你也别哭了。把东西拿给我吧。这事就算完了。到此为止。”

    “果真?”赵姨娘拉开被子,一骨碌坐起来,看着贾环,问道。

    她是哭给贾环看的,不是真哭,模仿的对象是贾母。但凡,老太太不满意老爷做的事,只要一哭,老爷就得跪下来认错。只是,她哭起来,好像效果并不好。

    贾环点点头。

    赵姨娘对贾环的话还是很信的。这是贾环的信誉招牌。当即,穿着绣鞋从床上下来,走到柜子里面,将藏起来的一个纸人并五个纸铰的青面白的鬼,表情讪讪的,递给贾环。马道婆教给她的法子,是要在纸人上写宝玉的年庚八字,并掖在宝玉的床上才能生效,她还没来得及实施,就给贾环找上门来。

    红楼原书里,赵姨娘要咒宝玉、王熙凤两人。现在,王熙凤可不敢欺负赵姨娘,时不时还得捧着、哄着,赵姨娘便没想咒她,只咒宝玉一个人。

    贾环就将这些东西在蜡烛上烧的干干净净,再道:“娘,你以后别在搞这些不着调的事了。”

    赵姨娘本来觉得大事可成,见贾环连东西都烧了,又给贾环吓了一回,心情沮丧的道:“不搞了,不搞了。你自己以后的事,自己折腾吧。”

    “嗯。”贾环再安抚道:“娘,你以后的日子,吃好、喝好、睡好、玩好。不自在了,找人陪你抹骨牌。或者,给太太说一声,去外头的寺庙逛逛、上香。这还谁拦着你不成?

    这是一句实话。他现在的地位,赵姨娘要外出上香什么的,王夫人不可能不同意。外头,配个马车给赵姨娘,那些管家会觉得赵姨娘找事?只怕是赶紧去办。

    赵姨娘给贾环说的又有点兴奋、向往起来。她如今女儿、儿子都大了,特别是环哥儿的地位,她要外出,好像还真不难。

    贾环陪着赵姨娘说了一阵话,又说要找马道婆帮赵姨娘把银子要回来,算是将赵姨娘哄的眉开眼笑,她喜欢银子。再让小鹊进来给赵姨娘倒茶,没让赵姨娘为难她。

    夜色渐渐的深了。气温下降着。贾环告辞出来,带着等在外边的如意,一起往望月居里走。

    夜中寂静。贾府里各处,有几点灯火。遥遥的有值事的屋子里说话的声音传来。

    贾环心中轻松。在小鹊看来很严重的事,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他明天去回贾母、王夫人一声,就算是解决了一个麻烦事。赵姨娘除了这事,也闹不出什么大的麻烦事来。免除他的“后顾之忧”。

    “三爷,我刚去看了我们以前住的瓦屋,还空着呢。”如意仰着清秀的小脸,对贾环说道。

    “哦…”贾环笑一笑,停下来,轻轻的捏了下小丫头的脸蛋,滑腻弹软,“如意,我们终究是要向前走的啊。”

    眷念固然是眷念。不过,他对这样的事看的开一些。一路走来,从赵姨娘小院隔壁的三间瓦屋搬出来,到望月居,他还要再搬家的啊。

    六月底,他和宝姐姐成亲,望月居的房屋,会有些不够用。再将来,林妹妹肯定也是要在身边的,加起来的人口,日后还是要换一个地方。

    如意娇嗔一眼,十五岁的少女,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还是想念六年前在瓦屋里的日子。那时,地方小,日子平静而温馨。

    …

    …

    贾府的整风运动,在四月二十九日,达到一个高--潮,新的阶段。二十八日晚,还在荣国府内整风运动领导小组里担忧的贾蔷得到小厮泉儿的回报,松了一口气,又立即带着人去查封了单大良、张才两家的资产。

    这则消息在夜里,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快的传遍贾府、贾家、宁荣街。阖府、合族震慑。又倒下了一个大管家。还顺带有一个大老爷的心腹,四管家张才。

    二十九日,经过这几天的酝酿,整风领导小组开始公布一些人的处罚结果。荣国府中,各色人等总计有11o3人。宁国府中,计有986人。此次,两府共开除了78名屡教不改,怠慢工作的家仆。

    所谓的开除,就是将奴仆的身份收回,给予自由身,放出去,推到社会里,自生自灭。而且,基本是连坐。但凡有这样的人家,不管是贾府内外的工作都要调整,放到不重要的职位上去。

    另外,如单大良、张才、贾芹等计有153人,打到香山脚下种地。再有,一些犯了轻微错误的人,分成当众检讨、当众责打,不在这里提及。

    宁国府里历年来的“大爷”之一:焦大,此次亦受到冲击,被安置在宁国府外的一处瓦屋内生活,每月养老金3两银子,允许他在宁国府里吃饭。不给他派事。贾环给出的新概念,五保户:保吃、保穿、保医、保住、保葬。

    这是相当高的待遇,并不亏待他作为宁国府的功臣。包吃包住之外,还要拿3两银子一个月。袭人这样的一等大丫鬟、职位高且体面,一个月也就一两银子。一个中等庄户人家刘姥姥家,一年也就有2o两银子的耗费。一个秀才,在京城中坐馆的费用,最定格的,一年不过4o两。平均水平是2o两。贾家的族老,贾代儒一年的养老费用,贾环给定下来的,一年也只给了4o两。

    但,焦大再想要接触到宁国府里的主子、机密事,那是不可能的。贾府整风的事宜,京城皆知。这个结果出来,很多人还是要赞一声:贾环厚待贾家功臣。

    但是,个中的道理,贾蓉听贾环说过一嘴,“很多时候,给一个人很多钱,并不是好事,相反,他反而会过的很潦倒。当然,我们家里还是要给他托个底。五保。”

    贾环对焦大,并没有什么好印象。

    贾环的整风,并不针对荣国府的后宅。王夫人退了一步:他清洗了王夫人在贾府外头的势力,不能再逼一步,动她的基本盘。当然,宁国府的后宅,贾环没什么顾忌,委任尤氏和贾蓉负责,狠狠的整顿了一番。

    荣国府内,亦是受到波及。事情,贾环是交给王熙凤去做的。王凤姐最喜欢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

    两府的处罚结果,公布的很快。如同快刀斩了乱麻一般。如同横扫落叶的秋风一般。如清扫一切的浪潮一般,汹涌而来。

    二十九日,贾府上下,就已经处在这种剧烈的浪潮之中。贾家上下整肃。人人办事用心,不再推诿、偷懒。据说,6续的还要公布一批处罚结果。

    而且,环三爷说:时间长了,队伍就站不整齐,有的人站歪了。我们就要喊整齐:向左看齐,向右看齐,向中间看齐。整风,日后,视情况,还要进行。

    …

    …

    四月三十日的上午。贾环沐修。吃过早饭之后,前往贾母上房处,给贾母、王夫人说了马道婆的事。

    “这等无德之辈,竟然骗我姨娘5oo多两银子。出了追回银子外,我是建议,不允许她再来府上走动。”

    驱逐马道婆,对现在的贾环来说,不算大事。贾环当日用王熙凤测试王夫人的态度,其实大半是为了整风的事。

    贾母一身富贵老太婆的装束,有些胖,坐在椅子上,这时道:“哎哟,我竟还信了她。前些日还舍了五斤油给她,让她给宝玉祈福。”

    鸳鸯笑着接着贾母的话说,“那马道婆常在各处府上走动,又有官府给的文蝶,谁想到她是这么个人?”这话说的邢夫人、王夫人、薛姨妈、凤姐几人一片附和。不只是贾府受骗了啊!

    鸳鸯又道:“叫我说,三爷,这事也别闹到官府里去。各府里的面子上不好看。只找马道婆把银子追回来就是。”

    贾环笑着点头。他知道这是贾母的意思。

    王夫人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她信佛,但是不信马道婆,对凤姐道:“那就吩咐下去,不许她再到两府里来。”

    凤姐笑吟吟的应下来。她前两天给贾环敲了一记闷棍:剥夺了管大观园的权限。不过,又给贾环安排着处理内宅里一些涉及到整风的人、事,很得志。

    琏二奶奶威风凛凛,风头又盖了琏二爷一头。这里面,未尝没有敲打贾琏的意思。

    王夫人再对贾环,脸上略微有些笑意,说道:“环哥儿,贵妃二十八日就打人出来,送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叫众位爷们跪香拜佛。就是明天了。这事情,你要安排好。”

    红楼原书里,是要贾珍领着贾府的子弟去清虚观跪香拜佛——贾赦、贾政是长辈,这事当然不去——并侍奉着贾母、王夫人等人到清虚观。

    现在,自然是要贾环全权负责、领头!他不是贾家的族长,胜似族长。

    贾环起身,回道:“母亲,我会安排好。”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3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