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三月二十一日

推荐阅读:一世独尊变身路人女主我是虚拟现实游戏公司总裁寻找走丢的舰娘带着系统回大唐我要做门阀美食猎人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青叶灵异事务所重生原始时代

    bp;bp;bp;bp;张安博死了。闻道书院的“首脑”们死了。西市刑场上的一幕,在三日后,就已经在公众的谈资中,渐渐的淡去!被新的舆论焦点所覆盖。

    bp;bp;bp;bp;京中的官场,已经渐渐的趋于平静!华墨、宋溥瓜分朝堂上的空缺职位、利益。

    bp;bp;bp;bp;而张安博被杀后,贾环只是一个从四品的参议,要杀他只需要一个由头而已!就等着雍治天子的决断。

    bp;bp;bp;bp;要扣的罪名几乎是现存的。闻道书院系的工部主事、贾环的好友乔如松上书骂天子有五大罪,条条刺痛天子的神经!揭开天子一直想要掩饰的旧事。只要用此案将贾环埋进去就行。

    bp;bp;bp;bp;官场上落尽下石的行动,上演着尾声。御史弹劾的官员们被贬谪。十几名相关的官员远离京师。

    bp;bp;bp;bp;生意场上撕咬在继续。咸亨商行被众多“大鳄”瓜分殆尽,姚炜、都弘被判入狱。贾府的生意正在全面的萎缩。层出不穷的对手们浮现,涉足贾府所有的生意:香水、胭脂、银号、药铺、布匹、白酒。各种事端频发,贾琏、贾芸、贾蔷等人焦头烂额。

    bp;bp;bp;bp;然而,这只是余波啊!官场的事情,已经结束。雍治二十一年的三月中旬,就这样过去。

    bp;bp;bp;bp;距离张安博,大师兄,悠之口!贾环于国有大功!臣望陛下三思!”

    bp;bp;bp;bp;雍治天子的心思,朝堂上,谁不知道?路人皆知。他并非要死保贾环,而是从国事的角度出发。否则,以贾环在西域的功劳,死在这种小事上,谁还肯为国效力?

    bp;bp;bp;bp;要杀贾环,用别的借口杀。

    bp;bp;bp;bp;雍治天子皱眉,警告道:“卫卿,朕乃天子!”他为天子,要杀一个人,难道不能如意吗?

    bp;bp;bp;bp;卫弘跪下来,摘下官帽,叩首道:“臣乞骸骨!”异常的干脆。

    bp;bp;bp;bp;若天子年轻个两三岁,他必定不敢如此。前车之鉴不远。但如今。有些事,他实在有点看不过去。“纸糊阁老”这样的名声,他并不想要。

    bp;bp;bp;bp;当然,亦有孙儿卫阳恳求他的缘故!闻道书院那些书生惨啊!至于,贾环的命运,帮着拖延一时算一时吧。

    bp;bp;bp;bp;“呼”雍治天子震怒的盯着卫弘:你敢威胁朕?怒火加重他的呼吸。青美人忙帮天子拍着背。雍治天子一口气顺过来,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卫弘,半盏茶后,“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bp;bp;bp;bp;卫弘离开西苑。雍治天子陡然发现他所选中的大学士,还有如此刚硬的一面。沉着脸,半响后,吩咐道:“叫晋王这几日递折子求见。”

    bp;bp;bp;bp;

    bp;bp;bp;bp;

    bp;bp;bp;bp;三月十四日后的这几日,京中的气氛,便是如此的“平静。但这平静的表面之下,蕴藏着激涌的洪流!

    bp;bp;bp;bp;这便是雍治朝末期的政治气候。其一,雍治天子的绝对权威正在逐渐的丧失。随着他即将死去,他无力控制人心。有些大臣敢于违背他的意愿。

    bp;bp;bp;bp;人心涣散!更因纪兴生流放、张安博的死,如此酷烈的手段,峻刻的性情,令天下的大臣们更期待新朝的到来!

    bp;bp;bp;bp;其二,夺嫡之争,还在暗中延续。雍治天子安排后事,让吴王透露风声:请立晋王。但随着张安博、闻道书院一事而耽搁。就在三月十七日,西域一营兵将四千人抵达京城,事情似乎有些变数。

    bp;bp;bp;bp;五军都督府同知沈澄调一营西域兵替换京营。朝中当然是有反对声。没有人愿意他手上实力增加。但,国朝历年来惯例如此:选天下劲卒为京营。沈澄的本意是调两营兵马。博弈之后,只能调四千人入京。

    bp;bp;bp;bp;西域来的兵,恐怕属齐总宪影响力最大。但国朝名将沈迁没有影响力?而沈迁是蜀王的大舅子。蜀王是杨皇后的绝对心腹。雍王系势力大啊!

    bp;bp;bp;bp;并且,最近沈迁似乎谋划着什么。有心人只要留意下沈迁最近的活动,再往夺嫡上想想,就会有无限的遐想。

    bp;bp;bp;bp;雍治天子将要死了啊!如何站队,朝中大臣,京中勋贵、世家们需要仔细衡量!

    bp;bp;bp;bp;在暮春的美好春光中,京城的官场,充满了腐朽、黑暗的气息!死水般的平静。而暗中,世家勋贵、官员们,正在私下里串联,紧密的沟通着。

    bp;bp;bp;bp;惊蛰早就逝去。这平静的湖面下,蕴含的不是惊雷。而是即将炸裂的血色熔岩!

    bp;bp;bp;bp;

    bp;bp;bp;bp;

    bp;bp;bp;bp;这几日中,在京中权力人们、贵人们串联时,还有一些不起眼的、些微的日常事情正在京中各处发生着。

    bp;bp;bp;bp;十七日上午,贾环的亲兵高子重率四十多名亲卫重回贾府无忧堂。奉命监视贾府的锦衣卫同知洪景著得知,报给锦衣卫指挥使邢佑、华墨得知。然而,锦衣卫不知道的是,混在亲卫中的秦弘图,拜见贾环。他是贾环一封手书,自西域召回。

    bp;bp;bp;bp;十七日晚,沈迁在城中宴请西域来的众将。四千人的声势闹得极大。百姓、百官瞩目。在某些人的解读中,这是沈迁支持其父沈澄权位的举动。警告魏其候程哲、京营参将一等伯乌永通等新武勋,别动歪脑筋。

    bp;bp;bp;bp;但在文官们看来,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有些力量失衡了!

    bp;bp;bp;bp;十八日中午,蜀王宁恪受谋士尹言所托,在府中宴请大舅子沈迁、其妻贾探春。探春与小姑子沈秀儿详谈甚欢。而前院里蜀王、尹言、沈迁谈的什么,不得而知。蜀王随后去宫中见杨皇后。

    bp;bp;bp;bp;十八日晚,工部军器局大使(正九品)马循和拿着工部主事乔如松亲笔信的神秘人相谈,得银十万两。军器局管着国朝的兵器制造、存储。里头有新铸造的火炮百门。

    bp;bp;bp;bp;二十日,齐驰受众多文官所托,请沈迁过府一叙。酒过三巡,两人在书房中闲谈。

    bp;bp;bp;bp;齐驰道:“于乔近日闹得好大声势,朝中不安啊!”京中虽然有上十二卫十几万人,亦有京营八万人。但,四千新京营,这股力量,还是让朝臣们不安。

    bp;bp;bp;bp;新京营中,疏勒军占了三千人。这全部都是沈迁的嫡系。这是朝中的主流看法。而他本人,却是深知,这些精卒,恐怕应该叫做贾环的嫡系!

    bp;bp;bp;bp;沈迁解释道:“保雍王而已。大帅有意管夺嫡的事?”

    bp;bp;bp;bp;齐驰默然。只要不是造反,他就不想管。夺嫡之争,他向来是不参与的。

    bp;bp;bp;bp;虽说,士大夫必然支持嫡长子继承制。但当今天子都是政变上台的。看看,当年支持嫡长子制度的大臣们,何等下场?他无意参与。只要宝座上坐的是当今天子的血脉即可。

    bp;bp;bp;bp;譬如李唐当年,青史上可没有人说效忠太宗、玄宗的大臣是佞臣!

    bp;bp;bp;bp;

    bp;bp;bp;bp;

    bp;bp;bp;bp;时间在看似平静的氛围中迅速的流走。至雍治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一日。

    bp;bp;bp;bp;这一天,是山长、叶先生、大师兄他们死后的第七天,头七!贾环派贾兰、甄宝玉代表他和留在京城中的书院弟子们前往妙峰山下祭祀。

    bp;bp;bp;bp;他现在没有脸见山长、大师兄他们!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他想要留在京中做一点事,告慰师友们在天之灵。今天是西域兵抵达京中后的第三天。

    bp;bp;bp;bp;早晨时,朝霞横亘在天际边,在柔和的阳春三月中,这是令人惬意、享受的时光。

    bp;bp;bp;bp;小时雍坊,建极殿大学士华墨在美妾的服侍下,梳头洗脸、吃着早饭。

    bp;bp;bp;bp;华大学士的早餐自是很丰盛。不同于贾环那种包子、鸡蛋、豆浆。而是燕窝粥、羊肉、鸡汤、熘鲜虾等滋补品。

    bp;bp;bp;bp;年方二八的美妾在一旁服侍着,笑吟吟的说着话。吴语侬软,极其悦耳。

    bp;bp;bp;bp;华墨现在起床稍晚。正常的上衙时间是辰初(七点)。而如今是雍治朝末年人心涣散、法纪松弛,华墨早餐都在八点许。

    bp;bp;bp;bp;外头一名老仆道:“老爷,大爷求见。”大爷便是指的华墨的长子华淳。

    bp;bp;bp;bp;华墨笑骂道:“叫他滚进来。”他近日来,心情非常的好。

    bp;bp;bp;bp;华淳进来,躬身行礼,问安后,再道:“父亲,听说翰林侍讲傅正蒙昨日上了一封奏章说贾环在西域横行不法,擅自毁坏钱法,这是不是真的?”

    bp;bp;bp;bp;他因为史湘云之事,早就想整贾环。那个美人,还在贾府里。

    bp;bp;bp;bp;华墨似笑非笑的看儿子一眼,喝着鸡汤,点点头。

    bp;bp;bp;bp;材料,是他从西域左布政使韩伯安手中取得的。教唆吴王的女婿傅正蒙上书而已。

    bp;bp;bp;bp;贾环在西域,不仅擅自铸造更多金银钱币,还开出流通用的飞票(纸钞),严重破坏朝廷钱法。当年,钱法,可是在报纸上宣扬过的。白纸黑字的写着!

    bp;bp;bp;bp;卫弘不是在天子面前说,用乔如松案杀贾环,天下人不服吗?那好,换一个罪名吧。只要把贾环弄到监狱里去,怎么弄死,那还不是看天子的心意?报个瘐毙很难么?

    bp;bp;bp;bp;卫弘简直是天真!哪有打击政敌后留一截的?何况还是贾环这样的狠人!贾环昔日在超卓的表现,他如何能忘?自是要趁其落难时,彻底摁死!

    bp;bp;bp;bp;估计宋溥和他一个想法吧。杀闻道书院众人,毁掉书院。就是如此思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深。

    bp;bp;bp;bp;昨日上的奏章,已经递到西苑去。他和太监总管许彦沟通过,今日天子就会御批奏章。明日就是贾环的死期。

    bp;bp;bp;bp;华淳兴奋的搓搓手。

    bp;bp;bp;bp;

    bp;bp;bp;bp;

    bp;bp;bp;bp;咸宜坊。

    bp;bp;bp;bp;永清公主宁潇站在她府中的轩窗处,看着庭院里的梧桐,上午的阳光从枝叶间洒落。她一袭水粉色的宫装,裙中双腿修长笔直,静谧、美丽的女子。

    bp;bp;bp;bp;走廊上,侍女紫儿一身紫裙,脚步匆匆的进来,鼻尖上冒着汗,道:“公主,越国公来了。”

    bp;bp;bp;bp;宁澄从外面进来,一身精美的水蓝色长衫,脸狭长,留着胡须,十八岁的青年,脸上带着睡意,慵懒的道:“姐姐,你大清早急着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bp;bp;bp;bp;宁潇回过身,露出她明丽、惊艳的花容,心中虽然焦急但声音依旧平稳,道:“澄弟,你去一趟贾府,告诉贾先生,傅正蒙上密折弹劾他在西域破坏钱法。请他早做准备。”

    bp;bp;bp;bp;宁澄一脸的迷茫,他没觉得这事到让他姐姐焦虑,虽说如今贾先生处境堪忧,被弹劾不是好事。问道:“姐,这怎么回事啊?”

    bp;bp;bp;bp;紫儿在一旁,语速飞快说起来,道:“越国公,傅正蒙今早在公主面前得意,吐露事情。他是奉华墨的话上书。密折已经送入宫中。天子必定御批将贾先生下狱。届时,贾先生必死。”

    bp;bp;bp;bp;这完全可以参照他的老师张安博!只要下狱,什么罪名找不到呢?两个大学士在一旁虎视眈眈啊!要赶尽杀绝!

    bp;bp;bp;bp;“啊”宁澄拍拍额头。他没想到这里,贾先生的事,他还是很上心的,道:“好的,姐姐。我这就去。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bp;bp;bp;bp;“没有。”目送着弟弟离开,宁潇雪腻如玉的鹅蛋脸上有说不尽的落寞。这就是她的丈夫,听从华墨调遣,没有任何的政治意识!

    bp;bp;bp;bp;她知道贾环的想法,且并不会透露给弟弟。“早做准备”是一句双关语。只要贾环发动,这封致命的奏章,又算得了什么呢?现在的问题在于:贾先生是否准备好了?

    bp;bp;bp;bp;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这并非是嘴里说说,而需要大量的准备工作。而人心最难测啊!

    bp;bp;bp;bp;据内务府的消息,天子近来时常在下午、晚上处理政务。或许,就在明日。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比拼!所以,她焦虑至极!留给贾先生的时间不多了。

    bp;bp;bp;bp;

    bp;bp;bp;bp;

    bp;bp;bp;bp;四时坊,距离宁荣街贾府两里处的一间大宅院中。大批的锦衣卫校尉在此汇聚。足有五十多人。只不过,他们没有穿飞鱼服,佩带绣春刀。

    bp;bp;bp;bp;正厅中,锦衣卫同知洪景著正来回走着。他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骨节粗大。满脸风霜,额头上有一道疤。他是锦衣卫世家出生。乃是锦衣卫系统中有名的侦查专家。

    bp;bp;bp;bp;卫弘为贾环“说情”,而实际上雍治天子又怎么会放松套在贾环脖子上的绳索呢?锦衣卫指挥使邢佑特意调派洪同知来盯贾环。贾环执掌贾府后,没贾环的许可,锦衣卫的密探根本进不了宁荣街。没点本事,可盯不住贾环。

    bp;bp;bp;bp;银子归银子,留后路归后路,天子交代下来的事,他敢不办?只是做点变通罢了。他同时给心腹千户张辂说了一声,想必张辂已经暗中通知贾环了。

    bp;bp;bp;bp;洪同知并不知道他的据点已经暴露,他在想另外一件事。华大学士刚刚派心腹幕僚欧阳文德来通知他:贾环可能要谋反,要他核查实据!这话什么意思,他当了多年的锦衣卫,当然懂!没有证据那就制造证据!

    bp;bp;bp;bp;他前几日得知贾环的亲卫返回后,除了向顶头上司邢佑报告之外,还向华墨买了一个好。谁不知道腊月底,贾环强闯华府的事啊!顺天府府衙都上了贾府的门。

    bp;bp;bp;bp;一名锦衣卫校尉自外头进来,单膝跪地报道:“洪大人,吴王嫡子宁澄刚刚进入无忧堂。”

    bp;bp;bp;bp;洪同知沉吟了一会,道:“你们继续监视。”又问身边的心腹校尉,“老刘他们那边如何了?”

    bp;bp;bp;bp;一名校尉答道:“已经往城外的卧牛镇佟家村去了。”那里是贾府的庄子。

    bp;bp;bp;bp;洪同知点点头,“嗯。今天一定要把证据做扎实,等贾环的事发后,我亲自去报给刑指挥使。”语气间,眉飞色舞。他侦破造反大案,这是必定要大赏的功劳。

    bp;bp;bp;bp;校尉看着洪同知坐下来喝茶,凑趣的道:“洪大人,斜对门那两个姓尤的女人,其中一个是贾府琏二爷的外室。等贾府这事了。咱们先把这两个尤物拿下来给大人尝尝鲜。”

    bp;bp;bp;bp;据点的院落这里,还有十几人待命。听着这话,厅中的七八名锦衣卫校尉顿时都大笑起来。语调放荡。

    bp;bp;bp;bp;

    bp;bp;bp;bp;

    bp;bp;bp;bp;宁澄从咸宜坊到四时坊里的无忧堂。被无忧堂的奴仆迎进去奉茶,稍等。

    bp;bp;bp;bp;约两盏茶的功夫过去,澄哥儿焦虑的等候在花厅中,来回踱步,唉声叹气,“唉”

    bp;bp;bp;bp;一方面是为他姐姐叹气,嫁给一个蠢猪啊!一方面是为贾先生叹气。针对贾先生,处处杀机!

    bp;bp;bp;bp;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宁澄期待的看过去,顿时惊讶的叫出声,“淅哥儿,你怎么在这里?”

    bp;bp;bp;bp;进来招呼宁澄的是贾环的弟子,燕王宁淅。

    bp;bp;bp;bp;宁淅文静的一笑,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先生昨日就派人下帖子请我和王妃今天一起过来做客。”

    bp;bp;bp;bp;

    bp;bp;bp;bp;

    bp;bp;bp;bp;时间在钟摆的晃动中,徐徐的流逝。京城之中,二十一日的白日,一切看似平静。

    bp;bp;bp;bp;有的人在紧张、焦虑,比如宁潇。有的人在等待,比如华墨。锦衣卫们在忙碌着!

    bp;bp;bp;bp;午后四点许,西苑。

    bp;bp;bp;bp;晋王早就递折子求见,雍治天子今天身体舒服了些,在御书房中召见晋王。

    bp;bp;bp;bp;午后的春日融融,照射在装了玻璃的御书房中,窗明几亮。御书房是黄色的主色调,流泻着皇家的富贵、庄严。

    bp;bp;bp;bp;雍治天子倚在书桌后的御座上,青美人在一旁侍奉着。太监总管许彦领着晋王进来。

    bp;bp;bp;bp;晋王宁湃,这位三十二岁的皇子,历经磨难!和太子争,和楚王斗,全部都失败。曾经的器宇轩昂,变成小心谨慎。到今日,见到他父皇的衰弱,才算感觉到,他将为天子的曙光。

    bp;bp;bp;bp;他父皇所有的嫡子都被淘汰出局:被贬谪的楚王不可能。还未成年的雍王亦不可能。就剩他了。剩者为皇!

    bp;bp;bp;bp;晋王跪地,三呼万岁。

    bp;bp;bp;bp;“平身!”雍治天子的脸色略显柔和,道:“青青,将那封奏章给湃儿看看。”

    bp;bp;bp;bp;青美人将书桌上的奏章拿给晋王,再乖巧的退到天子身边。行走间,展露着美人风姿。

    bp;bp;bp;bp;晋王低头看着傅正蒙的奏章,是弹劾贾环的。

    bp;bp;bp;bp;雍治天子喝着参茶,等晋王看完,考校道:“湃儿认为这封奏章该怎么批?”

    bp;bp;bp;bp;雍治天子的心思,晋王即便政治水平一般,亦早就知道。当即答道:“父皇,儿臣以为,当严查此事!”

    bp;bp;bp;bp;二月份,贾环派宁澄传讯给他,想要他帮忙说句话,代价是大量的银子。他拒绝了。礼贤下士是老八喜欢做的!他只需要稳稳当当的等着登基。张安博的死活,关他什么事?

    bp;bp;bp;bp;说起来,他被贾环整过多少回?

    bp;bp;bp;bp;雍治天子看着晋王好一会,慈父心情全没了,大失所望。叹口气,道:“你这样蠢,叫朕如何将这江山交给你?”西域的事,查到什么时候去?正确答案应该是:先将贾环抓起来。届时,自然会有新的罪名出来。

    bp;bp;bp;bp;晋王被打击的不行,心里难堪,跪下来道:“儿臣驽钝,请父皇示下。”

    bp;bp;bp;bp;雍治天子摆摆手,语气萧索的道:“罢了。朕都替你解决吧!朕的名声在史书上恐怕不会太好吧!”

    bp;bp;bp;bp;当年,他励精图治,文治武功远胜太上皇。他爱惜名声。然而,这些年来,他没了当年的心气。只想舒舒服服的过完这最后几年!

    bp;bp;bp;bp;

    bp;bp;bp;bp;

    bp;bp;bp;bp;夜幕阴暗,低沉。傍晚时分,无忧堂的屋舍、院落隐没在黑暗中。贾环见过秦弘图后,在书房里独处。

    bp;bp;bp;bp;“咚!咚!”

    bp;bp;bp;bp;敲门声响,宝钗带着香菱和如意推开门走进来。香菱手里提着食盒,冒着香气。宝钗一袭鹅黄色的长裙,肌肤如雪,端庄明丽的大美人。贾环晚上没有回去吃饭。她来给丈夫送晚饭。

    bp;bp;bp;bp;贾环正在书桌边写着字。宝钗走到贾环身边,娴静而立。

    bp;bp;bp;bp;“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

    bp;bp;bp;bp;宝钗看着这两句诗: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体会着丈夫心中压抑、痛苦的情绪!轻轻的抱着他,依偎在他心口,柔声道:“夫君,会过去的!你该考虑给山长、叶先生、公孙师兄他们安葬的事。”

    bp;bp;bp;bp;逝者长已矣。祭祀,可以减轻、寄托他心中的痛苦。

    bp;bp;bp;bp;“姐姐”贾环搁下笔,轻轻的拍着宝钗的背,“是啊,都会过去的”

    bp;bp;bp;bp;他是在安慰妻子。

    bp;bp;bp;bp;他不会让事情就这么过去的。山长、叶先生、大师兄他们的遗体,都运往妙峰山下,被夷为平地的书院。始于书院,归于书院。罗君子辞官,守候着棺木。正在做法事,计四十九天。

    bp;bp;bp;bp;还缺少祭品!

    bp;bp;bp;bp;他会从京中带着祭品去看望山长、叶先生、大师兄,告慰他们。

    bp;bp;bp;bp;时间,就在今晚。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3575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35751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