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今日高呼孙大圣(大章)

推荐阅读:试不试爱情龙破九天诀影视无限冒险之旅华尔街门诊部民国佳媛妖孽列传芭蕾情梦侠义清天亡灵的黑暗旅途神秘老公,太磨人

    <co>

    书房里,贾环拥着妻子,感受着彼此的温暖。!三月二十一日,暮春傍晚幽静的时光,静谧的流走。

    或许是片刻,或许是小半个时辰,门外传来钱槐的声音,“三爷,时间快到了,得去夕韵堂了。”

    贾环轻轻的放开宝钗,看着宝姐姐水杏般的眸子里流露出的问询神色,右手轻抚着她雪腻的脸蛋,道:“姐姐,我出去办点事回来。你们在家里好好的。”

    宝钗点头,俏脸微红。香菱和如意在。婚后这么多年,在人前亲昵,她依旧感觉娇羞。“嗯。”她知道贾环有事瞒着她。但以她的贤惠,没有问。她如何不知道自家相公在她面前故轻松呢?

    贾环对如意、香菱点一点,走出书房。

    看着贾环的背影消失在黑暗,宝钗内心里的担忧,却猛然的迸发、放大,心里空荡荡的,轻声呢喃道:“夫君,你定要平安归来。”

    …

    …

    从贾环的外书房,穿堂过室,抵达北园西边幽静的院落:夕韵堂。沈迁、张四水、秦弘图三人已经在座。杨大眼、高子重率领着贾环的亲卫在院落里侍立。

    夜色阴暗,月亮隐藏在云层。暗淡的光线照落在静静站立,纹丝不动的亲卫们身。带着肃杀的凌厉气势。这是贾环从血与火带出来的精锐。

    夕韵堂,西洋座钟滴滴答答的走着。气氛,类似于暴风雨来临前的沉闷、焦灼。

    脚步声传来。不疾不徐。贾环进来时,沈迁、张四水、秦弘图三人纷纷站起来,“子玉…”沈、张二人都是决胜沙场的大将。但,临战前,一样会有紧迫感。

    这像明星运动员站在决赛的起跑线前,心里很紧张,那怎么可能?但一点都不紧张,也不会。运动员太放松,是不利于赛发挥的。两人正是处在这种状态!

    “嗯。”贾环轻轻的点头,神情沉静,往居摆放着京城地图的桌子走去。沈迁的父亲是五军都督府同知,军方二号人物,他要看京城军事部署地图并没难度。这是沈迁绘制出来的。

    贾环目光掠过地图,从怀拿出怀表。一切计划、预案,他今天白天和众人已经反复推敲过。宁澄来,他都没见。现在,一切都准备绪!

    “对表吧!”

    沈迁、张四水、秦弘图三人站在大桌边,纷纷拿出怀表,开始调怀表时间。以贾环手的怀表为准,现在的时间是晚六点五十一分。任何周密的计划,都需要精确的时间为基础。

    “校对好了。”沈迁放下金壳怀表,看向贾环,神情坚毅。他的心情紧迫而激昂!

    贾环侧身问道:“恭斋,军的托儿安排好了吗?”当年拿破仑政变,他征服意大利的嫡系军队面对他的决定时,一时间都没有人动,当时共和深入人心。是靠着他的弟弟吕西安带头呼喊,军队才进入议会。他绝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秦弘图皮肤黝黑,个子高大,孔武有力,简练的答道:“子玉,已经安排好了。”

    贾环点头,沉静无波的脸庞露出回忆的神色,痛苦的轻声道:“伯仁、恭斋,山长、叶先生、大师兄的死,我要负绝对责任啊!我不该寻求在朝堂的框架解决!”

    他往西域调兵的命令晚了。而等事态发酵,他想拖延几日都不行。三天啊!山长、大师兄他们死后三天,十七日疏勒军入京城。差这一点点时间!

    秦弘图心难受,用力的握住拳头!

    张四水全程参与了贾环的计划,他知道这是贾环痛苦之下的偏激之言。没有人会在一开始想选择一条绝路啊!贾环身背负的,是贾府阖族数千条性命,是整个书院体系的未来!

    朝廷封赏西域的议事会议是正月十三日,雍治天子当众表示出对贾环的恶感。十四日下午山长欲书,贾环往张府与山长长谈。而此时,贾环已经意识到局势变化,准备调兵事宜,以备不测。

    贾环的应对,没有任何问题的。非常迅速。

    张四水沉声道:“子玉,山长、叶先生、大师兄他们在天有灵,不会怪你的。”

    沈迁劝道:“子玉,大事当前,不要乱了心境。调兵之事,并非你说了算。兵部自有流程。”

    正月二十三日,他和探春成亲之后回门,与贾环详谈,谈到这个计划。他回府后以巩固沈府权力为由说服父亲调西域兵充实京营。他父亲到现在还蒙在鼓里!

    而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疏勒军自万里之外入京。参将杨纪行军迅速。西域的庞泽、秦弘图都为此付出艰辛的努力。留守的大将乐白、军师曾季高都给予方便。

    贾环轻轻的抿抿嘴,他无法原谅自己。而血债,只有用血来偿!去他-妈-的皇帝!

    贾环看看怀表,下令道:“行动吧!”

    今日高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

    …

    夜色,夕韵堂前汇聚的兵士们,快步的行动起来。今日之事,代号:孙悟空!

    贾环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夕韵堂。扎着红头巾的跋忽勒、刘国山、贾蓉、贾芸、贾蔷等人都等在院落外。贾环召他们前来。他们此前并不知道贾环的计划。

    直到此刻,看到满院子贾环的亲卫,端着燧发枪,刺刀,才意识到要出事。

    贾环目光落在刘国山脸,道:“国山,这些天辛苦你了。今晚,你在京城日报守着。连夜印刷。这是头条章。”贾环从怀取出数篇章。

    刘国山三十二岁,容貌俊朗。他出身于闻道书院,家巨富。执掌贾府控制的报纸:京城日报。是贾环明面的情报主管。贾环去西域,他并未追随。

    这一次,整件事,贾环都没告诉他。刘国山及其麾下的记者,实际是吸引了锦衣卫的目光。他下午才从妙峰山下的灵堂里赶回来。今晚的信息传递,以及明日的控制,依赖的是秦弘图率领的西域精锐谍报人员。

    刘国山一声苦笑,道:“好的!”

    贾环再看向跋忽勒,这个异族的男儿,为“千金之诺”留在他身边效力。

    跋忽勒一看今晚这架势知道贾环想干什么:兵谏。他是月氏国的贵族。又是胡人,见惯厮杀!赖洋洋的看着贾环。

    贾环道:“跋忽勒,今晚的事毕,你我恩怨两清。届时,你回吐火罗吧!记着,箭别再射歪了。”

    跋忽勒微怔了一下,但也知道名震西域的贾使君是何等人物!当即懒洋洋的神情消失,单膝跪下来,道:“敢不为使君效死?”

    贾环点头,道:“你跟着于乔着。保护他。听他的命令!”聪明人不用多敲打!吐火罗总督是庞泽!若跋忽勒怠工!在朝廷解除庞士元职务之前,有足够的时间杀掉他全族!

    跋忽勒武艺高超,百步穿杨。如今是火器的时代,但燧发枪的射程,是不强弓的!他是一个移动的狙击手。今晚,他将是非常重要的输出点。

    “使君保重!”沈迁、秦弘图两人躬身向贾环行礼,非常的郑重!若今晚事败,这是和贾环见的最后一面!然后,各自带着人马离开。跋忽勒背着长剑,跟沈迁。

    这一幕,贾蔷两人都有些傻眼,喉咙发干。这…

    “琏二哥不在?”贾环吩咐道:“蓉哥儿,蔷哥儿,芸哥儿,今晚两府,紧闭门户。女眷、老幼集到荣国府荣禧堂来。府一切防务听大眼的!”贾环指着身姿雄伟挺拔的杨大眼。他的亲卫首领。

    贾蔷费力的吞口唾沫,“环叔…”

    贾环摆摆手,制止贾蔷。这时,长随胡小四带着贾琏的长随昭儿过来。昭儿跪下来道:“三爷,我家二爷打发我来传话。保龄侯史鼐、忠靖侯史鼎带着华大学士的儿子华淳来闹事,索要史大姑娘。他实在压不了。请三爷抽空去前面一趟,见一面。”

    贾琏也得到通知,六点半后,到夕韵堂外等候。但,傍晚时,史家两个侯爷来访,带着华淳,他不得不转道去招呼。这时,实在扛不住!打发小厮求援。

    贾环嘴角浮起一丝讥笑,“伯仁,按计划行事。我随后到。大眼跟我来。”

    张四水躬身向贾环行礼,“是,使君!”他们的第一站,是工部军器局。

    …

    …

    无忧堂,前院的花厅,保龄侯史鼐、忠靖侯史鼎陪坐着。主位坐着的是华淳!

    贾琏一身水蓝色的长衫,郁闷的陪着说话。本来在荣国府前院待客,他被逼的带几人到无忧堂这里来。华淳非常的强势,言语恐吓,他有点吃不消。

    琏二爷的性格不算强。否则,不会被王凤姐骑着。

    史鼐板着脸,道:“世侄,还要多久贾环才肯来?史家的姑娘婚事轮不到贾环做主!还是见面说清楚吧!我今日一定要带大姑娘回去。”

    他还是有些怕贾环的。但,其一,墙倒众人推。其二,华淳今天下午到史府逼他。给他压力、承诺、底气。

    华淳冷哼一声,道:“琏二爷,你别给爷们打马虎眼!快点叫贾环出来!”

    花厅后面,贾环带着贾蓉、贾蔷、贾芸、杨大眼、高子重走进来。花厅陡然有些拥挤。贾环冷眼看着华淳,“你找我?”

    华淳四十一岁,年男子,穿着精美的青衫便服,带着璞头,斜睨着贾环,呵斥道:“贾环,少给劳资废话!把史小娘子交出来。你一个将死之人,谁给你的底气在本官面前嚣张?”

    史鼐、史鼎两人在一旁看热闹。贾使君哟!现在如何?

    贾琏脸无光。贾环是贾府的旗帜,给人这样训斥,他感觉很不爽。但刚刚华淳说永清驸马、翰林侍讲傅正蒙书天子,说贾环破坏钱法,要问罪贾环啊。

    贾环脸色平静,道:“大眼,杀了他!”

    一语既出,如同惊雷!

    杨大眼跨步前,单手将华淳从椅子拽下来,一脚踢翻,抽出腰刀,一刀割喉,鲜血喷涌。如杀一鸡!干净利落!

    华淳捂着脖子,嗬嗬的发出涉死的声音!在这一秒的时间内,他都不敢相信,他遭遇到什么!他是大学士的儿子,还是朝廷命官。官任鸿胪寺右寺丞。

    贾环竟然敢杀他。竟然敢杀他…!若是知道会是这样,他一定不会来贾府。他悔啊…!

    空气里泛着刺鼻的味道。贾环的亲卫们视若无睹。当年在西域,他们尸山血海的杀过来!

    而贾琏、贾蓉、贾蔷、贾芸四人近乎崩溃,干呕着!史鼐、史鼎感觉脑袋都木了。晴天霹雳。史鼐难以置信的手指着贾环,浑身哆嗦,“你…你,杀了…华大少爷?”

    贾环没回答,神情依旧平静,道:“我今晚造反。你们在贾府待着。”转身,带着亲卫们走出去。

    造反,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来?造反啊!史鼐心大吼,双腿软,一屁--股坐到地。他从前、刚才说了很多贾环的坏话。

    …

    …

    雍治二十年腊月,贾环为纪澄、史湘云的婚事,得罪华淳、华墨,拉开回京之后一系列大幕的开端,而今日,他终结华淳。

    记着,这并不是结束,而是今夜的开始!

    贾环心没有波澜的走出花厅。带着众亲卫,在甬道,翻身马!贾环正要策马,身后突然传来呼喊声,“先生,先生!你要去哪里?”燕王宁淅、宁澄两人正从一处院落里快步出来。

    喊住贾环的是宁淅。他快步前,仰视着马背的先生,弱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他午从澄哥儿处得知消息,忧心如焚。一直留意着前院里的动静。

    这个架势,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先生待他,如淳淳师长。他不想失去这个亲人。

    贾环看着马头前弱的青年,心微微有些愧疚。他并没有告诉宁淅他的计划。当皇帝,宁淅一定愿意吗?他没问,而是帮弟子做了决定。

    贾环目光和蔼、沉静,道:“今夜高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子,我要去讨一笔血债!顺带,帮你拿一个帝位回来。你留在我这里。”

    骑兵奔驰远去。留下的人,满场寂静。

    宁澄这样的个性,都安静下来。眺望着那骑着汗血宝马而去的身影。贾环的话,太吓人!顺便拿一个帝位!但,贾先生说这话,却是自有一种难言的风采!

    宁淅眼含着泪花。他并不想要帝位。他父亲坐在那个位置,如何?六亲不认。他母亲怎么死的?真当他一点都不知道吗?他只想这样静静的活下去!过日子。

    遥想去年底,他得知先生将回来时,他还和王妃说想起当年在先生门下求学的时光。但是,他知道,即便他不要帝位,也劝不回先生的!先生自师友被杀后这几日的痛苦,他怎么不知道?

    宁淅躬身行礼,默默的祝愿,“先生,保重!”</c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3743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37436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