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 在沉默中爆发

推荐阅读:悲风公爵回到古代做主神足球之非凡球衣寻道者自地球来舌尖上的江湖都市最强帝君穿越者的地球攻略计划巫师再临妖春秋

    <co>

    黑沉沉的夜啊,月影不见,星星的微光都隐没云层深厚。!仿佛历史长河所有的黑暗都汇聚在今夜!

    妙峰山下,夷为平地的闻道书院明伦堂处,设着灵堂。头七的夜,道士们的法事继续,数百名生者的哭声、哀思带着血!

    西苑里,御书房的案头,傅正蒙弹劾贾环的奏章,御笔批着:着有司问罪。明日这本奏章下发到军机处,便是贾环入狱时!

    于今晚,局势危急万分,于今晚,所有的痛苦,压抑,悲伤,如同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然后,于今晚,爆发!

    夜间七点许,贾环数百名自西域战争杀出来的亲卫,拿着各自的武器,列队快步而出。如同汹涌而出的岩浆,在这个安静、阴沉的夜晚横冲直撞!

    在此时,京城内城各条的街道像波平如静的河流,杨柳树影浓密。白天的热闹和繁忙消退。少量的行人在街面行走着。

    贾环的四百名亲卫,以骑兵为先导,步卒列队追随,由张四水带领着,沉默的直扑向京城内城东南角的工部军器局。夜色,这些沉默而有纪律的士兵们,快步在街道急速前行!带着无尽的杀气。

    行人避道,惊吓莫名。指指点点,相互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负责监控贾府的锦衣卫校尉,立即向四时坊距离宁荣街贾府两里处的据点汇报情况。

    而此刻,贾环正带着杨大眼、钱槐、胡小四、贾蓉、贾蔷、贾芸等人往无忧堂的前院而去。

    秦弘图则带着精锐的谍报人员百余人骑马往西苑而去,他的任务是封锁西苑的信使进出。同时,尽量控制大小时雍坊的信使。

    沈迁则是带着他的亲卫,纵马狂奔,前往宣武门外的正西坊,沈府。他要和父亲沈澄摊牌。强拉新城王、五军都督府同知沈澄船。

    画面一幕幕的闪过!

    在贾环周密的计划之下,在这发动的时刻,如同山洪奔泄,如同火山在咆哮!

    出贾府约半个小时后,张四水率部,在工部军器局大使(正九品)马循的接应下,控制工部军器局,获得军器局里的百余门火炮和大量的弹药。

    …

    …

    宣武门外正西坊。这里居住着国朝大部分武将的府邸。夜色,沈府里灯火点点。

    京城内城九门惯例实施宵禁。但国朝因京人口众多,商贸繁华,几经更改,本朝宵禁的时间定在晚七点半。

    沈迁带着跋忽勒、徐伯等十几人一路风驰电掣的赶回沈府。

    “二爷回来了。”沈迁从侧门入府内。翻身下马,早有小厮过来牵马,笑着向沈迁问好。

    “老爷在府里吧?”得了小厮肯定的答复,沈迁大步往垂花门内走去。他午出门去贾府时,给母亲说过,他今晚有要事要和父亲商谈。

    沈迁快步穿过沈府里的院落、长廊、园林。他一身浅蓝色的箭袖,星目俊脸,身姿修长,气质英武。他的脚步,快而稳!稍后抵达正房院落东面的书房。

    沈澄的书房里布置的雅致、富丽堂皇。他一身锦色的便服,带着老花镜,正坐在书桌后看着报纸。一名美妾在书房里服侍着。

    “迁儿来了?”沈澄放下报纸,摘下老花镜,叫儿子落座。沈家是开国定鼎时封爵的一批勋贵。隶属于旧武勋集团。虽然是百年勋贵世家,但家子弟俱是识断字。

    如,贾府早变成簪缨世家。到沈迁这一代,他和他兄长二人一一武。只是,沈澄都没有料到自己的次子在军事有如此才华!成为国朝名将。

    沈澄的美妾笑吟吟的了茶。三人闲话几句。美妾乖巧的退下去。

    沈迁从衣袖子里拿出一封“清君侧”的告示,他已经在面署名。起身,前两步,放在父亲的案头,说道:“父亲,贾环造反了。”

    沈澄没来得及看告示,当即愣住,看着儿子,再问道:“什么?”

    沈迁站立着,重复道:“父亲,贾环今夜起兵造反,兵谏天子,立燕王!儿子请父亲助我一臂之力。”

    沈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答道:“五军都督府没有调兵权!必须要圣旨才能调动城北的京营平叛。贾环在京能有多少人追随他?不必在意。”

    说到这里,沈澄的话戛然而止,定定的、难以置信的看着沈迁。

    贾环又不是傻子,用五百亲卫在京城造反?京各处军队只需要守好城门,这又是一个明朝的曹石之变!等天亮时调兵平叛,大局可定。那么,贾环的底气是什么?

    他此刻,在陡然间想到一种可能:新来的西域京营四千人。新京营是儿子的嫡系。但这些精兵同时是不是贾环的嫡系呢?如果儿子支持贾环…

    沈迁点点头。

    “孽子——!”沈澄“嚯”的从座椅站起来,咆哮着。怒不可遏的拍着桌子,“啪!啪!”,“你这个孽子!孽子!”孽障啊!他竟然跟着贾环造反!

    造反啊!

    天子待沈府那一点不好?荣华富贵,可曾少?算和贾府结亲,贾府倒了,也连累不到沈家啊!

    沈迁没管父亲的口水、怒火,跪在地,直白明了的道:“父亲,造反之罪,夷灭三族。我已经在告示书签名。再无退路。还请父亲助儿子一臂之力!”

    他心有愧疚。他背着父亲出决定,将沈府阖族性命押注在贾环身。他知道以他父亲的性情,若是事先知道,绝对是不会同意造反的!

    但,他追随贾环,愿为使君马前卒!这并非是为荣华富贵。而是为情义!男人间的情义!贾环待他如何?他亦有其他的考虑:如妻子探春,如他看不惯天子倒行逆施。

    读书人忠君,也要看御座坐的是个什么人!霍光、伊尹行废立之事,都未被视叛逆!

    若贾环要自己登基为帝,他当然不会支持。沈家世受国恩!但,推当今天子的血脉,燕王位,他并无心理负担!

    这不是改朝换代,这是贾环的复仇!

    沈澄恨恨的盯着儿子,半响说不出话来。他再愤怒又能如何?调西域兵来京的命令是他签发的!木已成舟!即便他现在扣押儿子,去西苑请罪,天子会信?满朝武会信?最终,沈家会落个什么结果?

    再者,他剩这么一个嫡子!

    “唉…”沈澄禁不住仰天长叹,“孽子啊…”

    半盏茶的功夫后,沈府的亲卫500人集结,护送着沈迁、沈澄出沈府,从京城外城西绕道,前往外城北的京营大营。奔入到时代的洪流!

    …

    …

    监视贾府的锦衣卫校尉的消息,很快抵达宁荣街外,锦衣卫同知洪景著所在的据点。

    洪同知如同热窝的蚂蚁,焦灼不安,迅速的向京城各处传递消息:西苑、华墨府、锦衣卫指挥使邢佑府。

    京的勋贵、武将有几百名亲卫,这是常有的事。这和前朝的家丁(战兵)一样,看养不养得起。当然,数量多则不被允许。限是500人。

    贾环的亲卫带械出府,洪同知倾向是贾环起兵造反。而等到尾随的锦衣卫校尉发现工部军器局被占。他即刻确定,再次向各处发送消息:贾环谋反!

    …

    …

    洪同知的锦衣卫信使,连续两波,在西苑、小时雍坊外,被秦弘图带人截杀。

    但,不住在这里的锦衣卫指挥使邢佑得到了消息。邢佑决定将贾环谋反的消息在城散播:通知各达官贵人府:西苑、皇宫、华墨、卫弘、宋溥、吴王、北静王、魏其候、成国公、沈府、各大臣府。

    消息如同惊雷,在这个夜色飞速的扩散开!

    …

    …

    漫漫长夜。长久以来的平静打破!承平二十一年的京师,迎来第二次政变!

    第一次是七年前,雍治十三年的前太子宁溥的政变!这一次,是西域左参议贾环!

    贾环出贾府后,带着长随钱槐、胡小四、亲卫高子重等人,前往工部军器局和张四水汇合,顺利的拿到百余门火炮。战争之神!占着突然起兵的先手,一切顺利。

    接下来,他要前往外城北的京营,拿到疏勒军:三千名百战余生的老兵的支持!

    “驾!”

    百余名骏马在黑夜的京城长街奔腾着。晚间七点半是宵禁,京城九门业已经关闭。贾环将从德胜门出京城。出城的办法是:轰开城门!

    暮春夜里的风声在耳边呼啸着。仿佛在西域的草原纵马!长随钱槐骑马跟在贾环身边,只感觉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喉咙干涩。

    从目睹华淳被杀,到夺取军器局。他的心情还没有调整过来。三爷这造反了?可是,皇帝还在西苑里啊!还有晋王,皇宫里的皇后!三个大学士!局面,怎么控制得住?

    快!快!快!

    …

    …

    京内城各处的权力人物们,在接到锦衣卫通报的消息时,其震惊表现,不用一一的赘述。这个消息是如此的劲爆、震撼!仿佛九霄落雷而下!

    京的官员、权贵们都知道贾环所面临的危险局面。如宋溥、华墨都在等着贾环下狱,干掉他。如晋王宁湃,他下午才在西苑,目睹雍治天子让青美人批奏章,杀贾环。如卫弘,如北静王、魏其候…种种种种。

    谁有人会想到贾环会做出如此决然、激烈的反抗!以兵权对皇权!或者,应当叫做复仇!

    在暗沉的夜空,惊雷滚滚!

    “轰!”“轰!”

    整个京城,所有人都听到这巨大的轰鸣声!不是春雷,这是火炮在怒吼!

    七天前,三月十四日正午,贾环目睹着山长,叶先生,大师兄被杀!他的恨、怒,埋藏在心!在今日,在师友们的头七,他来复仇!带着战争、鲜血!

    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靠的是自己!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短暂隔绝消息的西苑里,雍治天子正在朝霞居的院落由青美人陪着,喝茶,看杂技。园林重楼重檐,雕梁画栋。巨大的响声,令在院落空地表演的杂技断。

    青美人故意装着害怕,躲在雍治天子怀里,雍治天子极其不快,紧锁眉头,问道:“去问问,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他是经历过政变的天子,感觉有些不对劲。

    “是,陛下!”太监总管许彦带着人,转身离去。

    而京城内小时雍坊,得到消息的三名大学士华墨、卫弘、宋溥正在准备出门。

    贾环造反,这么大的事,他们必须要前往西苑,表明态度。雍治十三年,前首辅谢旋的境遇,他们可都是知道。

    …

    …

    德胜门下,在炮火的轰击下,驻守的府军前卫如鸟兽四散!贾环骑着马,带着数十人,穿过带来漫天的硝烟、灰尘,前往城外的京营大营。

    他沉默的太久了!

    山长,叶先生,大师兄他们的鲜血、惨象已经使他目不忍视,京的流言、污蔑,令他耳不忍闻。那还有什么话好说?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爆发,在沉默灭亡!

    …

    …

    于京城所有得知消息的权贵、百官们而言,今晚,贾环突然起兵兵变,如同惊雷炸响在京城的空!

    但,追随贾环的人们却知道,他们不是惊雷!而是喷涌而出的岩浆,滚烫、鲜红!他们将淹没京城,一切!

    如果这天没有亮光,那我们用血来点亮!</c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40424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40424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