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 我今倚天抽宝剑!

推荐阅读:星武通神美女的护花兵王丑妃无敌:王爷请接招超级吞噬系统至尊帝少的盛宠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医新妻上任:总裁欺人太深

    <co>

    夜间九时许,贾环亲提四千劲旅入城。 此时,京早已经是沸反盈天!各处权贵、官员府邸风声鹤唳!唯恐贾环杀门来!

    夜色,翰林侍讲傅正蒙急匆匆的投奔到华墨府。昨日弹劾贾环违反钱法的奏章是他写的。

    而在贾环进城前的二十分钟左右,雍治在含元殿,下口谕,由华墨当场草拟,颁布圣旨,派锦衣卫送往各处遵照谕令执行。

    第一,京各卫、五城兵马司严守城门、要道,无旨不得擅动!违者,以谋反论处!

    第二,调京营振威营入京平叛。京营一营八千人,振威营有2千人协同殿前侍卫司在西苑拱卫雍治天子。

    第三,着锦衣卫去荣国府捉拿贾府众人。生死不论,不许走脱一个。

    雍治天子对贾环杀机重重!他要杀鸡儆猴!

    …

    …

    咸宜坊,吴王府。

    吴王府后花园二楼的小楼,吴王宁铸、吴王妃独孤氏、宁潇三人在楼眺望着京情景:大批的兵士,正往城西涌来。目标:咸宜坊晋王府。

    今晚七点许,贾环离开贾府起事。燕王宁淅相送,宁澄在场。宁澄索性没回吴王府。他不可能去告密。

    宁潇今日午派弟弟宁澄去贾府通知贾环后,一直待在吴王府里。7点45分左右,锦衣卫指挥使邢佑的消息送到吴王府:贾环谋反!

    吴王得知消息后,当即召集府的家丁、护院,准备前往西苑护驾。他对雍治天子忠心耿耿。但,吴王妃、宁潇劝阻,外加他的家丁、护院并非训练有素的军队,召集需要时间。

    不久前,雍治天子的谕令下达,锦衣卫信使通知了吴王府一声。吴王下令集结起来的家丁、护院们警戒,回到内宅,与妻女登高望远,观察京局势。

    吴王四十六岁,穿着红色的亲王服,略显衰老,看着杀至咸宜坊晋王府的的军队,长叹一口气,道:“唉…,何至如此啊!”

    贾环选择起兵造反,令人惋惜、感叹!国朝一百六十多年来,没有出现过他这般的人物!国朝诗词大家,政治权谋机变,在西域纵横万里,可惜…

    为铁杆的保皇党,他都无法去谴责贾环!闻道书院的那些书生,真的是惨啊!闻者落泪!

    张安博求仁得仁,政坛不会觉得如何。但,他的儿子张承剑,孝子!闻道书院的叶鸿云,书院废,他死!公孙亮,不愿意逃走,让他人顶罪。真真正正的读书人风骨!

    这些人,都是不该死的。但,天子盛怒之下,全杀!

    独孤王妃没有理会丈夫的感慨,手里拿着佛珠手串,脸带着愁苦神色,忧心忡忡。她在担心没有返回吴王府的儿子宁澄。她着一个儿子。

    永清公主宁潇一身粉色的宫装,雪腻的鹅蛋脸,明眸皓齿,倾城之色。她明丽的丹凤眼有着浓浓的哀伤,轻声道:“父亲,贾先生不得不反啊!”

    吴王府受天子恩泽。但,她内心,倾向于希望贾先生起事成功!失败,是死啊!她…。然而,她的理智告诉她:贾先生失败的概率非常大!

    第一,贾先生是不是仓促起兵?她虽然早知道贾先生会起兵。但,今天早派澄弟通知贾先生,提前准备,今晚事发。她不得不担忧、考虑。

    第二,当今天子下发谕令,显然已有应对之策。占据着大义的天子的牌,何其多?

    吴王摆摆手,“潇儿,他反了,还是得死。而且,损失更大。”他是很不看好贾环的!退一万步讲,即便贾环今晚成功杀进西苑,他怎么善后?朝臣会支持吗?继位的新帝会饶恕他吗?

    小楼,吴王和宁潇,出发点不同,但都不看好贾环起事。这时,肉眼可以看到,咸宜坊的晋王府已经被攻破!

    …

    …

    咸宜坊晋王府的抵抗力量一触即溃!随即,三千劲卒杀入,搜捕晋王。

    晋王府隔壁不远处,是史府、卫府。卫府,卫弘已经在西苑,卫阳为卫府的顶梁柱,吩咐家丁们紧守门户,在前院的楼阁,眺望着夜色,一片大乱的晋王府。

    他并不慌乱。贾环起兵,肯定不会祸及卫府。他知道贾环的为人。只是,他没想到贾环采取如此激烈的复仇方式!

    卫阳望着夜的亮光,呢喃道:“子玉啊…”他下午才从妙峰山下祭祀山长、叶先生、大师兄他们回来。山长他们在天之灵,会支持你吗?

    卫阳苦笑。这是一个不知道答案的问题。

    而此时,绚烂的烟花,点燃京城的夜空!但,终究会归于平静啊!他深深的为贾环担忧。

    …

    …

    晋王府的仪门前的庭院。院角茂密的梧桐,在春夜的风拂动。贾环一身水蓝色长衫,站立在黑暗。

    他此刻,并不知道吴王府内吴王和宁潇的对话,不知道卫阳的担忧。他正在坚定的执行着他的计划!

    晋王府,灯火通明。搜捕正在紧张的进行着。张四水主持。早收买的晋王府奴仆报告,晋王在得知起兵的消息后,并未离开王府。若是晋王沿密道逃走。贾环今晚将会功亏一篑!

    晋王已经是近乎公认的太子!他有足够的号召力,在雍治天子死后,汇聚人心。

    身边的人来来往往,消息一条条的汇聚往花厅。京各处的情报都不断的反馈过来,局势严峻!

    “使君,因为戒严令,锦衣卫出动,大肆截杀我们的信使。”

    “报,虎贲卫截断阜成门附近的道路。”包围圈正在被压缩。京十二卫拥有近十二三万的兵力。

    “使君,沈将军传信,截获了两拨天子的信使。”

    “秦主薄报告,西苑里的京营正在集结兵力,试图进攻。请使君尽快率军前往西苑。”

    “使君,锦衣卫数百人去了贾府。”

    “使君,北静王、魏其候等勋贵,齐驰的府邸正在集结亲卫,随时都可能出府战。”

    一条条的消息,带着极大的压力,仿佛巨锤砸在贾环的心头,带来压迫。站在贾环身边的钱槐,听的心惊肉跳,度秒如年。贾环始终没有撤离晋王府。

    在攻破晋王府一个多小时,俘获晋王的一个替身后,在晋王府后花园假山下的密室传来一阵欢呼声。片刻后,高子重带着十几名亲卫押送着晋王过来。

    高子重满脸笑容,行礼道:“使君,幸不辱命,找到他了。”在高子重汇报时,张四水安排着疏勒军撤离,一队队的兵士快步撤离晋王府,往西苑而去!

    清君侧!

    黑暗的夜空,不知何时,透着微暗的光亮,照落在贾环的身,照落在三十二岁的晋王脸庞。

    晋王身体有些颤抖,内心的沮丧、愤恨、恐惧,正在不断的颤抖,流露出来。当年,晋王器宇轩昂,雄心勃勃的想成为天子,而今,历经磨难,他已变得小心谨慎。

    贾环起兵,打破他的府邸,在晋王心如何不恨?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但,他人在屋檐下,不敢放狠话!

    他下午时才在皇宫,亲眼见到青美人代天子御批将贾环下狱的批红,没想到,数个时辰后,他在府,以这样的方式见到贾环。乾坤颠倒!

    他为鱼肉,贾环为刀!

    晋王勉强的维持他皇子的尊严、体面,站着,面对贾环,道:“贾子玉,我府珍宝美人,任你取用!但,我和你并无深仇大仇!今夜你被迫起兵,是我宁家对不起你,只盼你留我一命。”

    贾环看着年的晋王,心的回忆瞬间闪过。

    这是他第一次来晋王府。然而,今晚是雍治朝的第几次皇位争夺?他已经记不得了。

    当年,因甄家的缘故,贾府差点卷入夺嫡。晋王曾邀请他加入晋王党,他拒绝!他选择和何太师一起压制夺嫡之争。同时得罪晋王、楚王。

    他曾经的计划,是用天子“磨砺”晋王,使得晋王不敢找他的麻烦!现在再看晋王,结果呢?他不知道。这个方案,早被弃之不用!

    贾环平静的看着晋王,眼有着无尽的痛苦和哀伤,轻声道:“宁湃,‘对不起’可以换回我师友的生命吗?路吧!你不会寂寞的。”

    晋王魂飞天外,他没想到贾环这么干脆。他有如何能理解,那眼睁睁看着师友被砍下头颅的痛苦?他不理解的!贾环不会废话。讲道理,早讲不通了。那么,用事实告诉你们,我有刀!而且很锋利!

    晋王对着转过身离开的贾环大吼,“不…,贾环,你不能杀我。我是当今天子嫡子!我是晋王!我可以答应你,登基后不追究你得罪我的过错。”声音随后止。

    贾环步出晋王府,翻身马!

    晋王是不是无辜的?当然是。那叶先生呢?张承剑呢?大师兄呢?谁在乎他们是不是呢?是不是因为他们是山长的门徒、弟子、书院系,所以要斩草除根!

    这,我也会!

    “子玉才华横溢、能力超绝,不愧能得到大宗师、总宪、大总裁的称赞。我敬你一杯。”

    “如云,且慢走。这是我父亲的弟子贾子玉,不是外人。你敬他一杯酒。”

    胖乎乎的笑,胖乎乎的脸,胖乎乎的张承剑张伯苗。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啊?大约十一年前吧!雍治十年秋,他乡试得,为去留之事,去遵化见官居顺天府巡抚的山长。依稀记得,遵化十一月下了雪,有些冷。

    伯苗兄,如果路冷,记得加件衣服。

    …

    …

    “出发!”晋王府外,整队后的军队集结。张四水在马,拔出腰间的长剑,指着西苑,目光坚毅。

    拿到兵权,今夜政变的最后一块版图拼好。此刻,杀死晋王,去西苑最后的道路扫清!他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但,他亦是书院的子弟。以血偿血!即便那个人是天子!

    回应张四水的是疏勒军的齐声大喝的口号,“清君侧,立燕王!”

    贾环在这行进的洪流正。他在颠簸的马背看着西苑。他仿佛穿越时空,看到十几年前,闻到书院的明伦堂,大师兄担任赞者,为他整理衣冠,叶先生在圣人画像前为他主持冠礼。赐表字:子玉。观礼者为闻道书院的先生、弟子们。这是他终生都不会忘的记忆!

    “何来迟也?我原以为你申时该来见我。”

    “书院有今日之兴盛,子玉功不可没。但切不可为繁华迷失本心。”

    “子玉,感觉如何?衣锦岂能不还乡?”

    “好,好,起来!”

    “子玉变了许多。不再是青葱少年模样了啊!”

    民间传说,死者的魂魄会在第七日返回家。现在,还未到夜里十二点!先生,你走慢一点,看我这里一眼,看我给你复仇!

    …

    …

    疏勒军在京跑步前进。脚步声,踏在地轰鸣!这是一只精锐!

    吴王、宁潇、卫阳,还有京在观察事态的权贵们,都知道,今晚的正戏、高--潮要来临了。或许,在他们看来,贾环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西苑里生活着数千人。西北角太监们所在的宫室,一名老太监正在椅打盹儿。一名小太监候在跟前,“干爹,振威营打出去了,已经打到小时雍坊!”

    老太监是当年周贵妃留下来的人,眼皮子没动,“等吧!打到西苑里,你去领路。”

    …

    …

    含元殿的宫殿群,御书房,雍治天子苍老、松弛的脸庞带着冷笑。最新消息,振威营已经压到宣武门大街。三位大学士等候在御书房外。

    书房,青美人给雍治天子倒着参茶,提神。身姿美丽。她知道天子此刻的心语:跟我斗,你算什么东西!

    …

    …

    御书房外的小阁,华墨、宋溥一脸轻松,微笑着喝茶。卫弘摇头叹气,贾环怎么走到这一步?太监和殿前侍卫司的侍卫,候在小阁外,走廊。

    小阁,布置的紧凑,精美。富丽堂皇。宋溥扫一眼桌几的纸条(消息),放下茶碗,慢慢的笑道:“贾环来了。”

    华墨微微一笑,下了定语,“送死而已!”此刻,他并不知道他长子的遭遇、

    …

    …

    皇城之,杨皇后早被惊动:贾环造反。她派人通知贾元春贾贵妃一声,监视着凤藻宫。将雍王叫到她面前来。传令关注西苑处的消息。

    西华门门楼,殿前侍卫司虞侯陈也俊盯着西苑。蜀王宁恪在城北的家大骂:“草,沈于乔这个混蛋,他还给我说立雍王。贾环明明要立燕王!”

    蜀王妃沈秀儿尴尬的劝道:“王爷若是担心宫皇后娘娘和雍王,与其要见我二哥,不如先去吴王府见潇公主。”

    小时雍坊,齐驰,胡炽关注着这里的动静。京的晋商,尹言,魏翰林,胡璁,李斯,曾缙,殷鹏、赵鹤龄,成国公,孟何,费状元等人都在关注。

    京城,所有的目光,都在关注着西苑这里!关注着这里最直接的冲突、碰撞!这无关皇帝和臣的身份,无关老人和青年的年龄、阅历。胜负相关的是,军队!

    “轰!”“轰!”“轰!”

    深夜,火炮轰鸣!这是死神的咆哮!

    …

    …

    从宣武门大街进攻至西苑,需要横穿住满大臣、官员的小时雍坊。振威营两千人在坊主街构筑了简易的工事。殿前侍卫司的高手在暗放冷箭、冷枪。仿佛坚固不可逾越。

    但,张四水指挥着疏勒军四千人,会齐秦弘图的谍报人员,贾环的亲卫,以大无畏的精神,牺牲,杀透小时雍坊主街。在大将、精兵面前,袭扰只是小道。

    浓浓的夜色,一门门滚烫的火炮,在炮击声,在硝烟,被士卒们推到西苑门前。这里是京营最后的防御。

    张四水正指挥着军队。沈迁擅长骑兵,他擅长炮兵。贾环站在火炮阵地后。他即将踏入西苑。贾环一袭水蓝色的长衫,隐在夜色。

    “贾师弟可先试言,兄随后。”

    大师兄,你在吗?

    你还记得我给你说的笑言吗?吾至!吾见!吾胜!你看啊!我来屠龙!</c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4201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4201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