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 何日缚住苍龙?死!!!

推荐阅读:超级预言大师我是杀毒软件遨游仙武至暗人格勇敢者的世界恐怖故事群太玄如梦修真从龙珠世界开始大明之崇祯大帝三国之无赖兵王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深夜十一点多。天阴。多云。西苑里的殿宇、园林暗影婆娑。独孤贵人带着贴身的宫女、太监十几人穿梭在西苑中,往御书房而去。脚步匆匆,神情惊惶。

    不久前,距离西苑不到1里地的小时雍坊中,火炮轰鸣,且喊杀声越来越近。这令西苑各处震动、惊惶、畏惧!慌乱的情绪如同瘟疫一样在蔓延!

    西苑里的太监、宫女们大半都如同热窝上的蚂蚁。想要寻找安全的藏身之处,或者准备投降。独孤贵人到御书房寻求庇护,便是西苑中恐慌情绪的体现!

    京营的援军这么长时间还不到,而叛军将至!金碧辉煌、神秘、庄严的皇家园林——西苑,再无法给人带来任何的安全感!贾环就要杀来了!

    太监总管许彦通禀后,独孤贵人没留意御书房外暖阁中的卫弘、宋溥,快步进到御书房中。

    独孤贵人穿着一身青色的紧身胡服,不足1米6的身姿娇小玲珑,曲线起伏,www.SHUBAO2.cc艳无端!她屈身行礼,惊魂未定的道:“陛下,西苑外枪炮声不断,臣妾心中害怕,特来御书房见陛下。”

    御书房中,灯火通明。约五十多名太监宫女在御书房内外服侍。铺着黄绸的檀木大案后,雍治天子倚在软榻中,神情阴沉。西苑外的呼啸声,隐隐传来。

    身量中等,容貌清秀幽静的青www.SHUBAO2.cc人站在一旁,身体微微发抖。不同于方才在朝霞居听戏时的撒娇,她现在是真感觉到害怕!贾环就要率叛军打进来,局势危急!刚才,天子派华墨到西苑门口招降士卒。

    “清儿,平身!”雍治天子徐徐的道。他此时无心安慰他的爱妃。而是在思考着当前的局势。无数的念头、画面在他脑海中闪过。他登基二十一年,斗倒了无数敌人!

    没有过今晚这样的狼狈。心中后悔与震怒的情绪交织。后悔没有早些时候杀掉贾环啊!以至于有如此困局。

    雍治天子将心中的情绪内敛着。御书房里,没有人可以窥测他的想法。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再无数小时前听闻贾环造反时的得意、嚣张!

    …

    …

    此时,华墨在西苑的西门口,振威营的阵地中。陪着他的是振威营的两个千总、殿前侍卫司指挥使唐隆。这里是最后一道防线,退无可退!四周的信使往来,向西苑深处传递消息。

    华墨在装满土的编织袋堆积而成的简陋公事后,看着约200米开外的叛军阵地,千里镜中,可以清晰的看到贾环方正在集结火炮。而西苑里振威营的炮兵早已经被打掉。

    华墨宦海多年,他养气的功夫不错。压住心中的恐惧。西苑现在的形势,他不得不来!他是领班军机大臣。深吸一口气,在土墙后高声道:“本官华墨,贾子玉何在?请出来答话!”

    …

    …

    一门门的火炮已经校正诸元,布置在西苑西门口的阵地上。炮兵们正在紧张的准备着。

    贾环带着亲卫,就在炮兵阵地后,隐在黑暗中。华墨的声音自西苑中遥遥传来。疏勒军的罗游击正在贾环身边,轻声提醒道:“使君…”对面这是要谈条件了。

    其实,心里不免有些好笑。对面的华大学士大约不知道贾使君在北庭终战时的表现:激励士气后径直进攻!贾使君何曾在战阵前与人谈条件?

    贾环脸庞消瘦,身姿挺拔,一身水蓝色的长衫。他脸色依旧平静,但并没有去掩饰他眼中的哀痛,悲伤,愤恨。回了两个字:“开炮!”

    他不想和华墨废话!

    山长,叶先生,大师兄的死,第一案犯是雍治。第二案犯是宋溥,第三是华墨。没有华墨的推波助澜、落井下石,他必定可以拖上几日,等到疏勒军抵京。

    他今夜起兵,不接受任何条件!他只要祭品:鲜血、人头。用以告慰、祭奠师友们在天之灵!

    贾环身后充当传令兵的亲卫吼道:“开炮!”

    阵地前,张四水将手中锋利的宝剑前指,神情坚毅的命令所有炮兵,“开炮!”

    “轰!”“轰!”“轰!”

    八十余们火炮齐射!一轮又一轮!火炮发射瞬间时的火光,倒映在漆黑的夜空中。仿佛烟花一样绚丽!

    巨大的呼啸声、轰鸣声,震动着西苑、京城。地动山摇!惊天动地!记着,这不是雷声!这是滚烫、毁灭的岩浆在喷薄!

    西苑门口,成片的工事在激烈的炮火中毁灭,西苑中大片精www.SHUBAO2.cc的楼阁殿宇坍塌。夜色中,惨叫声无数!嘶号声此起彼伏!

    “啊…”

    …

    …

    一队又一队的士兵越过贾环,杀进西苑中。炮火正在向西苑深处延伸射击,步炮协同作战。体现出极高的战术素养!

    今晚,此时,京中所有的目光都关注在西苑。城北的京营,京中九门的各卫,百官、勋贵,宫中,皇族,所有人都在高处,看着西苑中的战斗!

    在此时,如沈迁、沈澄、吴王,宁潇,杨皇后、蜀王,齐驰,胡炽,晋商,尹言,魏翰林,胡璁,李斯,曾缙,殷鹏、赵鹤龄,成国公,孟何,费状元等人,看到西苑中的火光,都可以得出一个明确的结论:西苑破了!

    贾环麾下的军队,在西域究竟经历了怎么样的战火的洗礼,竟然如此的犀利?

    攻破西苑,不代表贾环今晚政变成功!但,一定意味着,雍治天子的麻烦大了!

    …

    …

    西苑呈一个长方形布局。宽不足1千米,长约3500米。而西苑的西门正对小时雍坊,大约位于这个长方形的中间。

    疏勒军约四千步兵,在炮火的掩护下,杀入布局紧凑、殿宇华www.SHUBAO2.cc的西苑中。在小太监冯瑾的带领下,长驱直入,直趋含元殿。冯瑾是燕王的母亲周贵妃留下的老太监所收的干儿子。在雍治十四年后的政斗中,斗倒商贵人时,贾环动用过一次。

    汹涌的洪流,奔泻而下。在此时,没有必要去描述被火炮轰炸的华墨、振威营两个千总、殿前侍卫司指挥使唐隆的心情。

    一千多余名士兵如同潮水般褪去。向着西苑各处逃跑、溃退,只恨爹妈少两条腿。

    约十几分钟后,贾环在亲卫们的簇拥下,踏入西苑,前往含元殿。

    走在西苑的主干道中,追杀声不断,钱槐一阵阵的头皮发麻!这不是害怕的。而是兴奋的。在钱槐看来,攻破西苑,抓住皇帝,政变就业已经成功。一种难言的痛快感,浮上心头!

    在京师中,他只算是一个卑微的小人物,但主忧则臣辱。三爷这数月以来的焦虑,这近日以来的痛苦,他怎么不知道啊?而现在,所有的帐,都可以好好的算一算了!

    花费数百万银元、精www.SHUBAO2.cc的西苑起火,大火熊熊燃烧,贾环沉默的向前,走着,他的路!

    心中的情绪,如同浪潮,如同烈焰在翻涌!

    “贾师弟,我去年在镇上遇到一位佳人。思慕已久。今日我想向贾师弟求一首绝妙好辞,帮我赢得www.SHUBAO2.cc人芳心。”

    “贾师弟,你留在京城里琐事繁多,还是回书院读书比较合适。几年的时间,瞬间即过。”

    …

    …

    贾环踏入西苑时,小时雍坊,齐驰府前院中的一处小楼。楼下几十名亲兵环侍。楼上,齐驰和幕僚胡炽两人在楼中拿着千里镜,看着西苑里火光蔓延。心中情绪难言!

    指责贾环吗?连铁杆的保皇党吴王都觉得不好指责!闻道书院的那些书生真的惨啊!用君臣纲常去约束贾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贾环肯认这样的道理吗?

    胡炽问道:“大帅,你出兵吗?”齐府现在就有五百精锐亲卫,一样是从西域战争中杀出来的老兵。

    “唉…,子玉啊!”齐驰摇摇头,“他就是个性太刚硬!”

    …

    …

    “贾师弟,你是会元!”

    “贾师弟,出作品吧!”

    “叶先生太偏心了。我等每隔几日来请教。今日不过是子玉要回京了。知我者,谓我心忧!”

    “子玉,如果是你在山长的位置,你会不会上书劝谏天子?”

    大火弥漫!树木、殿宇在烈火中,噼里啪啦作响。军乐、鼓点声阵阵。雄壮的军阵踏步而过。青石板的大路边,一身血污的建极殿大学士华墨跌坐着,喘气、痛苦的呻吟。两名亲卫看守着他。

    华墨在刚才疏勒军猛烈的炮击中受伤,一只腿被打断,血流不止。他看到贾环从主干道中走过来。

    作为一名老官僚,他在这个时候喷贾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那肯定是不可能的。那是找死!但,政变之后,还需要宰辅们维持大局!这是他的底气!

    华墨高声质问,“贾环,你要干什么?”但,贾环的脚步并没有停留,冷冷的看他一眼。带着亲卫,穿过万字厅。沿途经过丰泽园、西八所、去往含元殿。

    在这拉长的画卷中,贾环的亲卫首领之一高子重,走到华墨面前,拔出腰刀,在六十多岁,头发斑白,看似如同一个普通老头的华墨的脖子上比了比。

    华墨看似人畜无害,但熟悉他的人,知道他对政敌的冷血。纪兴生、张安博…

    高子重的刀退开少许,再猛然的挥过去。

    血,喷涌起来!

    …

    …

    西苑被破,五分钟过去。京中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西苑。当左都御史、魏国公齐驰没有出兵,一切就意味着,局势不可逆!

    蜀王自城北拍马狂奔,前往城西的咸宜坊吴王府,见宁潇。

    贾环带着众亲卫,穿过勤政殿,将抵达太液池南海中的含元殿。他刚至门前!

    雍治九年水灾结束时,他在妙峰山下,众师长、沙先生、众同学,在书院脚下,迎接着运粮回来的乔如松、卫阳、许英朗、柳逸尘。山长叫他作诗。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他晕倒时,是大师兄扶着他。

    雍治十三年夏末秋始,六月二十八日,他和宝姐姐成婚,当日,扣门吟诗,十里红妆。是大师兄给他当伴郎。

    狱中文会时,大师兄的洒脱。在刑场上,大师兄面对妻儿的愧疚,痛苦的落泪!

    这一幕幕的画面,仿佛就在贾环眼前飘过。有谁知道,他亲眼目睹着大师兄的人头,滚落在地上,他当时的心情如何?有谁?

    一颗华墨的人头,这不够!

    贾环踏入含元殿御书房中。

    …

    …

    “呜呜…”大批的疏勒军士卒,贾环的亲卫,将御书房内外紧紧围住。水泄不通。而此刻,御书房的护卫,都已经在火炮、燧发枪的喷射中清除!

    十几分钟前,唐隆返回御书房,会同卫弘,宋溥,独孤贵人,青www.SHUBAO2.cc人,太监总管许彦劝雍治天子进宫中暂避。但雍治天子拒绝逃跑!

    御书房的气氛极其的压抑!

    数名太监,以及站在雍治天子身边侍立的青www.SHUBAO2.cc人低声啜泣着。

    书房中,坐北朝南的檀木书桌后,雍治天子坐在软榻中,神情阴沉,不悦,扶着软榻扶手的手枯瘦,用力,青筋暴露,喝道:“都闭嘴。哭什么?朕还没死!”

    贾环就在这雍治天子斥责声中,带着张四水,秦弘图走进来。钱槐、胡小四等五十多名亲卫跟着。高子重将晋王的人头、华墨的人头,丢在地上!

    “咚!”“咚!”两颗人头,滚了滚,血腥味弥漫开!

    除开卫弘,宋溥,雍治,所有人都低下头!青www.SHUBAO2.cc人压抑着哭声,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

    独孤贵人站在书桌侧面,她和贾环有旧,与吴王妃独孤氏是族人。但此刻,如此情形,一样吓的发抖,不敢出声。谁知道,贾环是不是杀红了眼?

    雍治天子眼神冰冷的盯着贾环,目光阴鸷,扶着扶手,坐直佝偻的身体,一字字的道:“贾环,你很好!”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咬牙切齿!

    贾环正视着雍治,他那张老脸,在亮如白昼的火光之下,是如此的丑陋,可恨,该杀!这个老王八蛋!

    他的愤恨,如同汹涌的巨浪,在咆哮!

    贾环厉声喝道:“恭斋,带人把他拖出来!”这是他踏入西苑来的第一句话!

    “你敢?”

    “慢着!”

    卫弘、宋溥两个大学士闪身,拦着要上前的胡小四,和疏勒士卒。两人一身绯色的正一品官服。

    卫弘和贾环有交情,但他亦是周朝的大学士,劝阻道:“子玉,到此为止吧!你有什么条件可以说。弑杀君父,是不忠不孝!青史必定不能容你。”

    他并没有用很严厉的话去指责贾环。连铁杆的保皇党吴王都觉得不好指责!闻道书院的那些书生真的惨啊!

    用君臣纲常去约束贾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贾环肯认这样的道理吗?

    唯有青史!圣人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贾环并没有对卫弘无礼,声音缓而有力的道:“卫相,亚圣说:闻诛一夫纣,未闻弑君!”

    贾环说话时,秦弘图带着亲兵猛扑过去。

    书院的弟子,恩怨分明。卫弘维护过书院、山长、贾环,自然不会有人对他无礼。而宋溥则是被秦弘图一脚重重的踹到在地,抽手一刀,捅在宋溥的胸口。鲜血飙出,染红秦弘图的衣衫!

    “啊…”宋溥发出凄厉的惨叫,他这些年养尊处优,何曾受过这样的痛楚?

    山长求仁得仁,无可厚非!而书院被查封,叶先生、大师兄,他们何辜?如果没有宋溥的奏章,怎么会有这样的罪名?他如何不恨?

    人头做酒杯,饮尽仇雠血!

    秦弘图抽出刀,带着亲卫绕过书桌,将正在撑着架子、试图散发帝王威严的雍治从软榻上,如同一只羊一样拖起来。拎着,绕出来,丢在贾环面前。

    张四水将腰间的长剑抽出来,上前半步,沉声道:“子玉,我来杀这狗皇帝!”弑君之人,在历史上,不得善终!他愿意代替贾环。

    卫阳愣愣的看着。

    并非震惊于杀皇帝的事,还有人抢着做!惊叹于书院弟子报仇的决心!而是,此刻,周王朝的尊严、秩序,在此刻,被贾环狠狠的践踏,而不留余地!

    定鼎一百多年的大周,仿佛在此刻,正在崩塌!

    贾环拒绝,从怀里拿出他在西域时购买的火铳,冷峻的道:“伯仁,我自己来!”

    雍治天子此时,一口气缓过来,趴在地上,他所有的尊严、威严,于此时都被践踏在地上。在此刻,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他是一个普通人!即便他穿着龙袍!他的手在颤抖着。他感受到死亡的恐惧,奋力的大吼道:“朕乃天子!”

    “天你麻痹!”贾环一脚踩在雍治天子的头上,用力压住,踩扁,雍治天子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贾环将火铳抵在雍治天子的太阳穴上,扣动扳机。

    “砰!”“砰!”“砰!”

    枪响而人死,所有的仇恨,都随着贾环扣动扳机后,而消失!贾环心中激荡着的,愤恨的,情绪,在如同翻滚的巨浪,达到顶点后,随着这枪声,宣泄!

    御书房中,所有的太监、宫女,独孤贵人、青www.SHUBAO2.cc人、卫弘,许彦全部都跪下来,为雍治天子送行,哭泣道:“陛下!”

    在这些人跪拜的时候,贾环缓缓的站起来,他就站在雍治天子的尸体上!手里的火铳枪口下垂。

    在那一瞬间,贾环的脑子,就这样放空!自他踏入仕途以来,便因为神童的身份,而受到雍治的压制,不喜。八年来,他几度陷入危险,下狱。那些往事,漂浮而过!

    现在,这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他亲手终结一代帝王。

    在他的眼前,他仿佛看到,夜空中,山长、叶先生、大师兄、张承剑他们在缓缓的走远!在贾环的怀中,他的怀表上,秒针,正滴滴答答走过午夜!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4578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45787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