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打醮清虚观(下)

推荐阅读:武道大帝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星武通神灵武帝尊从拯救咖啡店开始反套路快穿龙纹剑神娇妃倾城:陛下,硬要宠抗日之绝地土匪

    清虚观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庭院里古木参天,松柏森森。走廊上的雕刻着精美的人物、花卉图案。富丽堂皇。

    贾府今天过来打醮,整个观中没有其他游人、香客。一派幽静、庄严的气氛。

    贾环吩咐完林之孝,又和贾蓉、贾蔷等人回到偏殿里坐下。

    偏殿中陈设比较空旷,摆着桌椅,贾环坐在居中的位上,喝口茶,和贾府的子弟说笑。这里的贾府子弟,他基本都认识,有接触。

    说话间,话题便不自觉的转移到当前的贾府整风运动上。目前清洗了一批人,提拔了一批人,府内的风气有根本性的好转。但是,这个状态能维持多久呢?

    和贾环一起喝过酒的贾琼道:“三爷,这风头一刮过,就怕没几年大家又还是原来的样子。”

    贾琛笑道:“所以,要像三爷说的,过段时间,还要整风。”

    贾琮、贾菌,贾芝几个年纪小,听的不大懂,其他几人脸色有些古怪。

    贾环笑着摆摆手,道:“隔几年来一次这样的刮骨疗伤也不行,伤元气。重点还是在制度建设。第一,齐家如治军,要赏罚分明。

    第二,要建立监察机制。我们这个整风小组,过段时间工作做完,也不要撤了,改名纠风办。要把那些不好的习气,在苗头阶段就纠正过来。要让下面有投诉的渠道。

    第三,要明确贾家的弟子规,仆人守则,这些都要形成书面的文字。日日讲,月月讲,年年讲。潜移默化的影响。”

    这个算企业文化的范畴,没事给那帮人灌几碗鸡汤。这有助于整个群体的稳定。

    任何一个团队,思想建设工作都是第一位的。

    “第四,要努力提高贾府的识字率。这才是诗书翰墨之族的做派,族学,公中近来宽裕了,要准备扩建。另外,要建一个大礼堂,用于开会。”

    贾环说完,贾府的一干子弟都笑起来。环三爷的话,仔细的琢磨,就会现很有道理的。行之有效的。

    众人正热闹的讨论着这四条方案时,这时,张道士进来,赔笑着道:“打扰爷们说话了。”对贾环道:“论理我不必别人,应该在里头伺候,只是因天气炎热,众位千金都来了。请爷的示下。恐老太太问,或要随喜那里,我只在这里伺候罢了。”

    几面的功夫,张道士已经熟络的将对贾环的称呼由“环三爷”、“三爷”改成了“爷”。一副自家人的做派。

    贾环看了张道士一眼,微笑着喝口茶,并不回答。别看张道士说的好听,他一听就知道张道士要找贾母说事情。

    贾蓉倒是怕贾环出差错,解释道:“环叔,张道士是当日荣国府国公的替身,府里的奶奶、小姐,他都是见过的。并无妨。”

    贾环就点点头。这个面子,他还是要给贾蓉的。

    贾蓉见贾环点头,就笑道:“张神仙,咱们自家人,你却说这话来?再多说,我们几个晚辈把你这胡子都拔了。快跟着我环叔进去吧。”

    …

    …

    清虚观的正殿后面有两座楼,布置的精美、富丽堂皇。夏季之时,十分凉爽。王熙凤早早的就说要来清虚观的楼上看戏。

    贾母等人游玩了一圈,此时已经回到正殿,准备去楼中看戏。贾环带着张道士过来。贾环先进去回了贾母一声。贾母就道:“环哥儿,你快搀他进来。”

    张道士先给贾母等人请安,“无量寿佛,老祖宗一向福寿安康?众位奶奶小姐纳福?”

    贾母、王夫人等都回了一声。

    寒暄了几句,张道士将话题转到宝玉身上,道:“前日四月二十六日,我这里做遮天大王的圣诞,人也来的少,东西也很干净,我说请哥儿来逛逛,怎么说不在家?”

    贾母笑呵呵的道:“当日真不在家。”叫了宝玉过来。

    宝玉上前两步问好,“张爷爷,近来可好?”

    “好,好。”张道士连连点头,就将宝玉抱住了,很是夸了几句,又感慨的道:“我看见哥儿的这个形容身段,言谈举动,怎么就同当日国公爷一个稿子!”说着话,眼泪就流下来。

    宝玉和荣国公贾代善贾母的丈夫,贾家第二代的容貌很像。这是贾府里都知道的事情。贾母异常的宠爱贾宝玉,未必没有这个因素在里面。

    贾环站在一旁,相当无语。这演技,拿个奥斯卡小金人没什么问题。他没兴趣看张道士表演,眼睛余光打量着这三清正殿。在一旁打酱油。至于,宝钗、黛玉几人,美则美矣,但他是没法看的。众目睽睽之下啊。

    贾母给张道士这句话勾起思念之情,满脸泪痕的道:“可不是?我这些儿子、孙子,就只有玉儿最像他爷爷。”

    王夫人、薛姨妈、王熙凤等人连忙劝解住贾母。

    张道士又呵呵一笑,说道:“小道前日里在一个人家看见一位小姐,今年正值豆蔻年华,模样好,人又聪明。根基家当,与府里也配的上。我寻思着哥儿如今年纪大了,也该寻亲。只是不知道老太太怎么样想,不敢造次。等得了老太太的示下,才好开口向人说。”

    这话说出来,大殿里就有点安静了。

    站在贾母身边的宝玉,脸都沉下来。他只喜欢林妹妹,如何肯娶他人?

    王夫人脸色平静。她儿子的婚事,当然得她说了算。老太太说了不算。至于贾环,她内心里可并没有将贾环当做她儿子。

    站在后头的姑娘们,都是笑吟吟的往宝钗脸上瞟。这里就宝钗终身大事落定了,六月二十八就要嫁给贾环。

    宝钗俏脸微红,她固然是大气、端庄的性情,这么多人盯着她,她也扛不住啊!偏偏这场合又不能走。眼角的余光,瞄了一身青衫、身姿挺拔的贾环一眼。心中有娇羞、柔软的情绪浮起来。

    贾环就站在张道士旁边,诧异的看了张道士一眼,原来这个道士是要为人向宝玉提亲。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貌似,张道士帮忙说亲的是史湘云吧?云妹妹哪里是豆蔻年华的年纪?真是扯淡。神棍,果然都是大忽悠啊。

    这里面,其实有个问题,宝玉的婚事,究竟是谁说了算?贾母和王夫人日后的宅斗、开撕,有大半的原因在这里。不过,他现在是脱于此,并不在意贾母和王夫人撕逼。

    不过,他倒是要挺王夫人一把,绝对不能让宝玉娶黛玉。这件事,大脸宝,想都不要想。当然,自黛玉回来之后,贾母撮合宝、黛婚姻的念头,并不强烈。

    贾母沉吟着,内心里衡量了一会,道:“上回有个和尚说,宝玉这孩子不适宜早娶。且等几年。为这个,他兄弟的婚事都越到他前面去了。喏…”笑着指指贾环,又回头指指宝钗。

    一屋子人就都笑起来。有几个外向些的媳妇、婆子,又自认有点脸面的,都讨好的道,“是要恭喜三爷和宝姑娘,好日子都定下来。我们还没当面道喜呢。今日正好说了。”

    贾母这个答案,让王夫人右手食指的关节微松。一场风波,就此消弭。

    张道士心里无奈的叹口气,史家那边的嘱托,他是没办法了。便岔过这个话题。要了宝玉身上的玉,拿出去给徒子徒孙看,随后又送了一盘礼物进来:有金璜,也有玉玦,或有事事如意,或有岁岁平安,皆是珠穿宝贯,玉琢金镂,共有三五十件。

    宝玉都收起来。贾母等人便至东楼,等着开戏。丫鬟们在西楼。贾环上去报戏名,然后申表,焚钱粮,开戏。

    忙完之后,贾环退出来,心里满满的糟点。因为,第一出戏叫白蛇记,说的是汉高祖刘邦斩蛇起义的故事。他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一个叫白素贞的白蛇。

    话说,白蛇传不是早就该出来来了么?不过,桃花扇、长生殿这两个昆剧中的巅峰之作,竟然没有在周朝出现。白蛇传没出来,到也算正常。

    …

    …

    贾元春命贾府是打三天的平安醮。王熙凤是捣鼓着贾府的内眷过来看戏。第一天,众人自是都过来了。

    比如,贾环,他明天就不会再来。打醮有用,皇帝的后宫还争宠干什么?

    上午出门,临近中午时到。看戏之时,有各种吃食。这会已经是下午,贾环、贾蓉、贾琏等人在外头吃过饭后,就等着晚上回去。

    变故,在楼中悄然生。

    …

    …

    贾母和尤氏说了两句话,笑呵呵的道:“我不过是来随便逛逛,倒是让你累了一天。”

    贾母一向不看重尤氏。因为尤氏是贾珍的填房,并非原配正妻。这里的差别是很大的。看看邢夫人的情况就明白,续弦的正妻和原配正妻是两个概念。

    贾母这话说的非常的虚情假意。尤氏昨天就得了贾蓉的通知,今天早上一起跟着过来的,她现在才给尤氏说这话。

    尤氏笑着道:“原我们侍奉老太太也是应该的。”

    贾母就问,“蓉哥媳妇呢?我好些日子没看她了。自打正月十五,贵妃省亲后,我就没见着她。她现在倒是越的怠慢了,几个月都不来看我这老太婆。”

    贾母对尤氏不行,但是对秦可卿是非常喜欢的。推许秦可卿是重孙媳妇中的第一人。夸她: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是个极妥当的人。

    尤氏脸上的表情就有点不好看。这话,怎么说?

    王熙凤、李纨两个神情微变。她们是知道内情的。李纨因为帮贾环向秦可卿传了话,所以知道。而王熙凤和秦可卿则是闺蜜好友。去东府里看秦可卿时,知道的情况。

    李纨心里倒没什么想法。无非就是贾蓉以无子为由休妻的事。而秦氏和环叔关系比较好。

    王熙凤则是心里冷笑。她可是知道前因后果的。说的直白点,就是贾蓉那个没气性的,怕贾环怕的连老婆都要让出来。至于,贾环和秦可卿是不是清白的,她看未必。贾环风流才子的名声,传遍大江南北呢。

    尤氏勉强的笑道:“蓉哥媳妇近日病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4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