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可卿之事(上)

推荐阅读:悲风公爵回到古代做主神足球之非凡球衣寻道者自地球来舌尖上的江湖都市最强帝君穿越者的地球攻略计划巫师再临妖春秋撒旦总裁,别爱我

    贾母活这七十多岁,早就是人老成精,尤氏的话哪里能瞒得住她,顿了下拐杖,冷笑道:“珍哥媳妇,你糊弄我是吧?到底怎么回事?”

    贾母扭头吩咐身边的鸳鸯,“去把环哥儿和蓉哥儿叫进来。”

    尤氏有苦说不出,欲言又止,终究是心里叹口气,什么都没说。她在宁国府内的权势,并不是来自于已经死去的贾珍,而是来自于贾环。这当口,她怎么敢在老太太面前把秦氏的事说出来?宁愿是惹老太太的嫌罢!

    鸳鸯带着个小丫鬟出了东楼去叫外头的贾环、贾蓉进来。

    这边楼中,邢夫人假惺惺的道:“珍哥媳妇,你媳妇是病还是不好,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必定是有什么缘故吧。”

    这也就是邢夫人这种人在这个时候去踩尤氏一脚,很没有格调。像王夫人、薛姨妈都没说话。

    王熙凤倒是喜欢干这种落井下石的事,但是她知道原委的,反而没说。李纨和尤氏的关系尚可,这时和凤姐是同样的缘故,不好说话。

    尤氏给燥的满脸通红,站起来,低着头看脚尖,不吱声。

    贾母冷哼一声,十分看不惯尤氏的做派。这让她有一种权威被冒犯的感觉。两府之内,竟然有人敢不搭理她。简直是岂有此理!

    贾母自是不知道尤氏心里的权衡,更倾向于贾环。

    …

    …

    贾环、贾蓉、贾蔷、贾琏、贾芸十几个贾府的子弟在清虚观的偏殿里面休息、说话。都在等着下午酉时回城里去。道观这边,终究是没什么乐趣。

    这时,守在那边楼下的小厮过来传话,说贾母叫贾环、贾蓉两个进去。

    贾环和贾蓉两个一头雾水的到东边楼下,和鸳鸯在楼下先碰着头。鸳鸯鸭蛋脸儿,身姿高挑,脖子的处的肌肤白腻、柔滑如玉,模样温柔可亲。腮边有着淡淡的雀斑。这无损于她的美丽。

    她今天穿着件青缎子掐牙背心,束着白绉绸汗巾儿。越的显得身段姣好,腰细臀翘。二十岁的女孩子的美丽身姿,在下午的阳光中展露,青春、靓丽。

    贾环跟着鸳鸯上楼,前头有着淡淡的女孩子的香味,问道:“鸳鸯姐姐,老太太叫我们来,是有什么事?”

    鸳鸯走在贾环前面一格木质的楼梯上,侧身抿嘴一笑,轻声道:“三爷,老太太问蓉大奶奶的事。问珍大奶奶,她没说。”

    鸳鸯和贾环的私交还是不错的。差不多算朋友交情。当然,即便没有交情,以贾环如今在贾府里的地位,这种小事,鸳鸯还是会提前透露的。在鸳鸯看来,这事,必定是贾蓉的锅。

    贾环嘴里有点呲牙,他上午还愁着宝姐姐和林妹妹共乘一车的事,这会儿贾母又突然问秦可卿的事,真是日了狗的一天啊。话说,打醮不应该是很轻松的吗?

    贾蓉跟着贾环身后,向上仰视着。从他的角度,他就看到鸳鸯浑圆、挺翘的柔臀曲线在眼前摇摆。那股子青涩、半熟的女人韵味,顿时让他有些心火上涌。想着,过两天端午节,一定要请尤二姐、尤三姐到府上过节。

    脑子里,正转着这些事情时,再听到鸳鸯的话,心里立即一磕碜,满腔的火都给消了。他自决定休妻,这一顿骂,无论如何都是跑不了的。他有心里准备。但事到临头,还是忐忑、郁闷。

    精美、方正的楼阁中,以贾母为中心,贾府的内眷们各自散坐。每人面前都是榻椅、桌几。桌几上摆着各色时令的瓜果:黄瓜、香瓜、哈密瓜、西瓜、梨子等。

    随侍的丫鬟、婆子们,各自捧着托盘、茶杯、毛巾、冰镇的解暑汤等物。

    此时,贾府的内眷都在楼中,宝钗、黛玉、贾府三艳亦在。

    贾环和贾蓉两人进来,内眷们都是纷纷站起来,除了贾母、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妈以外。一时间,楼中环佩铿锵,叮当作响。

    见礼之后,贾母道:“蓉哥儿,你媳妇到底怎么回事?这长时间都不来看我这老太婆?”

    贾蓉一副俊俏小生的模样,穿着精美蓝色便服,硬着头皮答道:“回老太太,我与秦氏成婚这些年,她一无所出。我正月后,就给了她一封休书…”

    下面的话,贾蓉没说,他也没机会说。贾母只楞了一下,等听明白贾蓉的话,顿时怒气勃勃,扬起拐棍劈头盖脸的往贾蓉打过去,高声骂道:“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老子给你娶门亲事很容易?这大的事情,你不言语一声,就擅自做主。你当你老子不在了,就没人管得了你?秦氏哪一点不好?你要找这个由头?是她拦着不让你娶妾了?你找她来!我问问她!”

    贾母着实给气着了,一口气猛骂贾蓉。她的这个重孙媳妇多好的人儿,她是多么的中意!这混账小子竟然敢私下里休妻。简直欠收拾。

    贾蓉给贾母打的抱头鼠窜,又不敢在贾母气消之前,跑到楼下去,嘴里只喊,“疼,疼。”

    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三书六礼,明媒正娶。祭告天地、祖宗、父母。遍邀宾客,仪式隆重。正妻,对一个封建主义社会的家庭来说,有着无可替代的地位。

    固然是有七出之条:无子。但是,这对正妻有年龄规定的。唐律:妻年五十以上无子,听立庶以长。律法解释就是,女子四十九岁之前没有孩子,不适用这一条。

    而随着“一夫一妻多妾”制度的成熟,很少,很少,有人会以这一条去休妻。时下,哪个妻子会不给丈夫娶妾?不怕担一个嫉妒之名吗?以王夫人的心计、手腕,贾政同样有小妾、庶出的儿女:贾环、贾探春。以王熙凤对丈夫感情之独占,还是要有平儿作为通房丫鬟打掩护。

    所以,贾蓉以“无子”为由休妻是说不通的。贾母就直接说他是找借口。这两年,贾蓉和秦可卿关系不大和睦的事,贾母亦有所耳闻。

    王熙凤看不起贾蓉,忙扶着颤巍巍的,气的胸口起伏的贾母,帮腔道:“秦氏多贤惠的人,怎么可能拦着蓉哥儿不让娶妾?蓉哥儿,你说是吧?”

    贾蓉跌坐在地上,哀求的道:“婶娘……”我的娘啊,这时候,你就帮着说句好话吧!

    贾母狠打了贾蓉几下,犹自不解气,还骂。王夫人、薛姨妈几人连忙劝,“该怎么处置,老太太说下话来,他敢不听?环哥儿在这儿的。老太太别气着自个。”

    贾母便迁怒的问贾环,“环哥儿,如今两府里头的事都是你管着的。这件事你知不知道?”

    贾母盛怒之下,直接说出事实。宁、荣两府的大权,按道理,轮都轮不到贾环。但事实就是,整风之后,两府之事归贾环执掌。阖府,阖族,对此默认、承认。

    贾环心里叹口气,道:“我知道。老太太先别气着身体。蓉哥儿和秦氏的事、矛盾,由来已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还是问问秦氏的意见。若是,她还愿意做贾家的媳妇,我让蓉哥儿给她赔礼、道歉。”

    贾环对贾蓉休妻的目的、心思,很清楚。这是怕他给怕的。这件事,他的态度还是很明确的:看秦可卿自己的想法。愿意过,就过下去。不愿意,就和贾蓉散伙。

    他和秦可卿的私交很不错,愿意支持她的想法。

    他和秦可卿的关系迄今为止,还是清清白白的。他不否认他对秦可卿的好感。男人么,对她这样美丽动人、国色天资的尤物大美人想一想,有好感,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只要你不付诸行动,做出格的事情,便没什么。

    像大脸宝那样,在秦可卿的床上午睡,偷偷的来一,这就是相当的猥琐了。而如大仲马贾珍这样的,对自己的儿媳扒灰、强来,更是要批判。

    他不可能因为对秦可卿的好感,就用他的权势、力量,去拆散秦可卿的家庭、婚姻,将她“收入囊中”。做人,还是要有点底线,有点格调。

    贾环这话,说的贾母气略微消了些,道:“她怎么会不愿意?都是让蓉哥儿这混账小子给气的!你去安排人接她来,我当面给她赔礼、道歉。”

    贾母还是很中意秦可卿的。

    贾环略微一沉吟,点点头,“嗯。”

    他是想着这两天处理下秦可卿的事。但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找机会和秦可卿谈过,不知道她的想法。在她见贾母之前,他还是要和秦可卿私下见一面,问一问她真实的想法。现在去接秦可卿过来,他大概能有几分钟和秦可卿说话的时间。足够了。

    贾环正要去安排,这时,楼下的管事媳妇小快步上楼来回道:“老太太、太太、三爷,冯将军家里有人来了。冯小将军也来了。”冯小将军就是冯紫英。

    这一打岔,贾母顿时有些后悔今天出门兴师动众,也恍然的想起:把家事搞到道观里来处理不好,“唉,又不是正经的斋事,我们不过闲逛逛,就想不到这礼上,没的惊动了人。”

    便对贾环道:“方才的事,回府里再说。你去忙吧!”又对贾宝玉道:“既然冯府上如此盛情,你也出去陪客。”

    这一桩事,暂时告一段落。贾环带着贾宝玉、贾蓉两个下去招待冯紫英。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5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