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 京中画卷,待明日(上)

推荐阅读:美女的护花兵王丑妃无敌:王爷请接招超级吞噬系统至尊帝少的盛宠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医新妻上任:总裁欺人太深不爱你,是我的口是心非

    暗沉的夜空,漆黑如墨。几许血红色映照在天际边。那是西苑烈火的余晖。

    西苑里的太监、宫女们在大学士卫弘的调度、指挥下,西苑里熊熊的烈火,正陆续的被扑灭。

    此时,政变至此的确切消息:雍治、晋王、雍王、华墨、宋溥被杀,正如同龙卷风般席卷京师各处。在皇族、百官、勋贵、武将们中,掀起巨大的波澜!

    每一个人都需要在此时作出选择了!是惩罚弑君者贾环,或者参与拥立新君,或者中立?

    此时,一队队的人马正在执行着贾环的指令,并带回最新的反馈。时间在夜里两点许,还未至黎明前!

    …

    …

    约夜里两点许时,皇宫内的火炮轰炸声,正在逐步的减少。金吾卫、羽林卫驻守皇宫约一万六千人,正在陆续的向贾环投降,或者被杀!带队清剿的是大将张四水!

    投降的一万多人,都汇聚在武英殿外的广场上,不断的有士卒被挑选出来,整编,投入到新的任务中。疏勒军虽然精锐,但要控制京城,人数太少!

    转化敌军,当年在碎叶川中早就积累了一批行之有效的办法。大箱的银元,承诺的前程(低于疏勒军赏赐的标准),晓之以利害,反复宣讲,制造气氛。

    贾环亲自出面,和中低级将领们交谈。招降高级将领,不合算。张四水在武英殿前配合着贾环整编军队。这只是简单的整编,只需要起到辅兵的作用即可。作战还是得依靠疏勒军!

    银元是贾环动用了他自己的家底,包括黛玉那增值后一百多万两的私房钱。晋王府、华、宋两府银钱的抄没,将在之后进行。此时,贾环手中可用的人还是太少,他正在等待妙峰山下,书院的精英弟子入京。

    转化的效率并不算太高。当兵吃粮,皇帝都死了。打不过投降很正常。但要跟着“叛军”,跟着贾环干革命,很多人要想想。即便如此,贾环的实力确实在缓慢的增长着。

    武英殿后,内务府后的住处,六宫都太监夏守忠在沉思数小时后,听到武英殿前的消息,长叹一口气,对跟着他的四五小太监道:“唉…,走吧!”

    这名皇宫中太监总管许彦之下最大的太监,决定向贾环投诚。

    一名十五岁的小太监问道:“干爹,去前面见贾使君?”贾使君未必看得上他们啊。

    夏守忠摇摇头,道:“不,我们去凤藻宫,向贵妃娘娘表忠心。这些年,咱家可没有得罪贵妃娘娘。”

    一行人匆匆走出内务府。

    …

    …

    小时雍坊,齐府。小楼中的灯光在夜色中依旧通明。齐驰在走廊上,拿着千里镜,巡梭着西苑、皇宫等处。

    身后,跟着他多年的老仆,转述着贾环派来的信使带来的消息。

    胡炽喝着酒,神情感慨难言!竟然让贾环做成了啊!天子死,晋王死,雍王死,杨皇后被控制。或许,此刻有人在想抵抗,抵制贾环这个弑君者。

    但,不出重大的变故,贾环兵权在手,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他对贾环有信心。

    试想,贾环早前面对的是何等强大的压力?他面对的是天子!而今,武勋、皇族、文官、各卫,未必听贾环的命令,但是,他们却是分裂为数个团体了!

    老仆汇报完后,告辞离开。齐驰从走廊里走进来,坐到八仙桌边,大口喝着酒,叹口气,“兴斋,结束了。看明日子玉的打算。他若想将燕王当傀儡,我绝不同意。”

    他不介意宝座上坐着的是那个皇子。但贾环要当摄政王、权相,他是不会同意的。他是大周的臣子。不是贾环的臣子。

    胡炽点点头。

    …

    …

    北静王府中。

    自贾环造反的消息传来,北静王水溶就传令府中的家将集合。同时,给西平郡王、都督佥事石光珠传信,商议对策。这两人都是旧武勋集团的中坚。

    水溶二十多岁,头戴洁白簪缨银翅王帽,人物出众,在府中前院花厅中听信使说明西苑、皇宫中的情况,忍不住苦笑涟涟,打发信使回去复命。

    “今晚不用出府了。等明日。”北静王吩咐了家将首领一声,在花厅中喝着茶,沉思。

    他和贾环的私交不错。贾环几乎是他看着一步步成长到如此地步。贾环起兵,他内心里可以理解!不起兵,就是等死。旧武勋集团的勋贵们不可能搭上自己,去救贾环。

    弑君,杀皇子,胁迫皇后,确实是大逆不道。但他不觉得贾环面目可憎。但是,这是因为他和贾环的私交。可以想象,百官们听到这个消息,会是何等情形?

    绝对是群情汹涌!

    旧武勋集团,该何去何从?

    …

    …

    宗人令,汉王府中。

    汉王老朽,年事已高,在隔壁的小厅中休息。长子宁镀正召集着弟弟们,慷慨激昂的陈词。汉王府,和贾环并不对付。

    消息刚刚传到。宁镀怒声道:“贾环这个目无君父的乱臣贼子,一定要清算!就算现在他势大,但日后我们宁家也一定要清算他。灭他三族。这一点,你们明日出府,和宋王、卫王他们这些皇子说清楚。”

    宋王、卫王等人的年纪比燕王宁淅大。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岂能由着贾环胡来?

    …

    …

    咸宜坊,吴王府。

    吴王府后花园二楼的小楼中,吴王、宁潇父女喝着温酒,吃着点心。夜已深。贾环的信使刚刚到来。

    在西苑被贾环打破后,吴王确定不会出府。独孤王妃在后花园旁的一处上房里休息。她有些犯困。

    吴王喝着酒,心中烦闷,温声道:“潇儿,今夜结果出来,你早点休息吧。皇位之事,等明日再说。”

    虽然,他无法指责贾环起兵。但,他是雍治天子一手扶起来的。心中对天子有深厚的感情。而今,贾环弑君,他心中非常不满。然而,他杀得了贾环吗?

    京中如此情形,贾环握有兵权!而且,他的女儿、儿子和贾环关系很好。宁澄现在就在贾府中。这让他感觉到很痛苦。对不起天子的厚恩。

    这种痛苦,令他都没有安慰宁潇,别管驸马都尉傅正蒙逃到华墨府上的事。

    宁潇螓首微点,“是,父亲。”

    吴王府的兵丁,继续警备,守护者吴王府。宁潇从小楼中出来,到她未出嫁时在吴王府中的住处,道:“紫儿,去请九哥来吧。”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5189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51896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