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 顺利、巨浪、黑暗

推荐阅读:重生之极品仙帝路尽阑珊处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都市极品狂神我的女神大佬帝少的专属:小甜心,太缠人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Boss生猛:总裁,我有了穿越者搞事联盟战国野心家

    夜里两点多,小时雍坊中喧哗声,哭声,呼号声阵阵。居住在此的大臣们,都在关注着华府、宋府处的动静。疏勒军罗游击正在围杀两府。

    贾环弑君的消息,早就在坊中流传。群情汹涌。想骂贾环乱臣贼子的文臣不少。此时,人人悚然而惊!贾环的本意,亦有杀鸡儆猴的意思。

    华府前院,一处幽静的小厅中,翰林侍讲傅正蒙正在焦虑的来回走动,听着外面嘈杂的动静,还有哭声!

    他和妻子永清公主宁潇关系不佳,每晚不是夜宿教坊司,就是在外室处。昨晚,他在教坊司中,得到宁潇派来老仆的通知:贾环起兵造反,请驸马回府。

    然而,他并不想回驸马府。他信不过宁潇。转道来华大学士府上请求庇护。只是,情况怎么会变成这样?贾环竟然敢派兵抄没华府!他如何想得到?

    “砰!”

    小厅的门被一脚踹开,五名疏勒军持着刺刀冲进来。傅正蒙正扶着桌子,给吓的一哆嗦,道:“别动手!我不是华府的人。我是翰林侍讲傅正蒙!”

    此时,他不复在家中辱骂宁潇的胆气。因为,他知道宁潇最多让人揍他一顿,不会杀他。但这些如狼似虎的西域士卒,却是会杀人的!

    “我们特么管你是谁?走,到前面院子里去!”几名士卒喝骂着,派一人押着傅正蒙到前院,其余几人继续搜索。

    华府的前院数百平米的空地上,不断的有男丁被押送前来。院墙上,插着火把,挂着灯笼。光线或明或暗。哭声时时传来。当日,叫嚣着抢湘云时,不想有今日吧?

    空地的正前方,罗游击正在点名。他身侧,华墨的心腹幕僚欧阳文德,正被捆绑着跪在地上。这是上了必杀名单的。

    一名士卒押着傅正蒙过来,汇报后,转身离开。

    罗游击按着一张表格,打量着战战兢兢的傅正蒙,嘿嘿一笑,道:“你就是上密折要求将使君治罪的傅翰林。嘿嘿,不想你就在华府中。倒是省事了。捆起来!”

    傅正蒙两腿颤抖的厉害,上牙打着下牙,弓着身子,道:“将军,饶命啊…,我是永清公主的丈夫,她是吴王的女儿。她和你们贾使君是好朋友。”在此时,他不得不打出妻子的名号。然而,喊了没两句,他的嘴巴就被堵上。

    那一日,宁潇在家中被傅正蒙气得哭起来。宁澄,宁淅两人过来,正好看到。宁淅去看望贾环时,说起此事,贾环说,“子文,我会解决。都会解决的。”

    而今就是解决之时!

    …

    …

    春夜里的凉风徐徐。时间走在凌晨。京城中的依旧动静不小。黑暗的夜色中,数不清的信使,隶属于各方,正在传递着消息。

    京中的局势,依旧由贾环起兵时,一窝乱蜂般,逐渐的恢复平静。但这只是表现。平静的水面之下,蕴藏着针对贾环的汹涌怒火,冷冽杀机!。

    一切,待明日。

    政治博弈,将会重新开始。

    京城内城九门惯例是由上十二卫守护。德胜门、阜成门、宣武门、正阳门、朝阳门等分别由府军前卫,府军后卫,虎贲卫、燕山卫等卫驻守。

    在暗沉的夜色中,八卫的指挥使们,正在派遣信使,相互沟通,交换消息,串联。贾环的信使,将杨皇后的懿旨送到,各卫表面都保持中立。

    没有人想当出头鸟。但是,雍治十三年时前太子叛乱,上十二卫都有卫所悍然出兵。现在就算贾环打着燕王的旗号,燕王地位比太子如何?指挥使们岂肯甘心?

    现在唯一所欠缺的是,打败贾环后,找谁领赏去?这是一干指挥使们内心所顾虑的。

    公认可以登上皇位的皇子,都被贾环杀掉。余者,皆有争议!楚王远在岭南。三位大学士,由被杀的只剩卫弘。但卫大学士和贾环交好啊!

    有名望的文臣,都住在大小时雍坊居住。如今,那里消息断绝。被封锁。

    而名义上的上司,五军都督府的右都督魏其候,各指挥使自然不会都是他的嫡系。为他卖命吗?谁知道将来会是什么结果?

    …

    …

    在上十二卫的指挥使们串联、权衡时,贾环派出的信使,从德胜门出内城,带着华墨、宋溥的人头,抵达京西40里外的东庄镇。

    在妙峰山脚下,旧书院明伦堂的遗址上,搭建着山长、叶先生、大师兄他们的灵堂。潭拓寺的主持,智尘大师亲自为书院的先生们主持法事。

    当华、宋二人的人头送到时,灵棚内外,附近的震动、轰动,可想而知!

    数十里开外,闻道书院的旗帜人物贾环悍然起兵造反,为山长、叶先生、大师兄他们讨一个公道!而今,作为祭品的人头送到!

    自山长、大师兄他们身死,贾环没有来书院这里祭祀过。他委派了贾兰、甄宝玉作为代表。一些书院的弟子对此颇有微词。现在这种声音,自是一扫而空!

    灵棚内,潭拓寺的和尚们看着供奉在灵前的两颗用石灰封着的人头,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据闻,京中,贾环已经弑君!他们做这场法事,真是祸福未知。

    灵堂前,山长的幼子张承前,并大师兄公孙亮的遗孀魏芸等直系家属七八人跪在地上,恸哭不止!这一次,不是憋屈、愤懑,而是宣泄后的祭奠!

    逝者长以矣,托体同山阿!

    距离灵棚数米外,就着残垣断壁搭建的简陋木屋中,翰林编修罗向阳正在与众同学、书院的先生们议论着贾环的来信。

    骆宏喝着酒,眼睛熬的通红,当日他参加狱中文会后,痛苦到不敢去法场送山长他们,解恨、快意的道:“子玉杀的好。解气!这几个狗东西!”

    纪澄沉声道:“长文兄,我准备入城。”

    当日院首给他说过计划:和杨皇后达成协议,待天子死后,帮助雍王争位,以此来破解困局。而后的计划改动,他并不知情。造反又如何?

    他岂是忘恩负义之辈?院首待他如何?他和史姑娘的婚事,还是院首成全的!

    易俊杰表态道:“罗兄,我去城里助子玉。”

    罗向阳环视着木屋里的十几人,这些都是书院中的核心弟子、讲郎,作出决定,道:“好!”

    他的性格是君子。但书院中人,绝非愚忠之辈。雍治天子说书院讲孟子犯禁。那就身体力行,把这个禁忌犯到底吧!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少顷,在凌晨的夜色中,十几辆马车自东庄镇出发,由罗向阳带着闻道书院的书生们,前往京师!计三十六人。雍治九年水灾时的画面,不断的浮现在参与者的眼前。

    同学已非少年时!然而,他们还是那群书生!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曾记否,到中流激水,浪遏飞舟!

    …

    …

    怀表走到凌晨三点半,武英殿中,贾环喝了一口茶。目光落在书案的地图上。

    锦衣卫指挥使邢佑和千户张辂,由钱槐引着进来。

    邢佑看着武英殿中如书吏般忙碌的数十人,再将目光落在一身水蓝色文士衫的贾环身上,拱手道:“贾使君,你赢了!但,在下是雍治天子的臣子,不会为弑君者效力。”

    他领圣旨,攻打贾府未果。他收拢锦衣卫,在城中截杀贾环的信使。等西苑被攻破后,他给各权贵府邸中去信,在做最后的努力。但,无人肯应承出面杀贾环。

    至此时,他被秦弘图的谍报人员找到。在心腹张辂的劝导下,他决意放弃抵抗,保留性命。

    明亮的灯光下,贾环看着邢佑。邢指挥使对外的形象相比于历代酷吏,显得温和。此刻,站在雍治天子的立场上,非暴力不合作,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贾环点点头,道:“可以。请邢指挥使代为安抚、约束下不愿意效力的锦衣卫。”

    今夜的京城,天翻地覆!若是弑君后,大周朝的臣子们,都来跪舔他,那还是汉家王朝吗?他早就预料到!事实上,倒目前为止,根本就没有一个有份量的大臣,前来投靠他!

    他尊重这些人的选择:非暴力不合作。这些中立派,并非属于打击对象。

    亦由此可以预见,等天明之后,他要面临着多么猛烈的抨击。

    贾环说完,看向张辂,“张兄有意代行锦衣卫指挥使之职吗?”

    张辂费力的吞口口水,在数个时辰前,锦衣卫奉命进攻贾府时,他的本意就是等等看。这时局势已经逐渐明朗。不管如何,贾环握有兵权,立于不败之力。

    张辂向贾环躬身行礼,“在下愿为使君效力!”

    邢佑看着自己的心腹给贾环效忠,长叹一口气。不知道日后,再谈起此刻的选择,他和张辂会是何等感受。

    …

    …

    张辂决定为贾环效力后,出面在京中收拢,约束锦衣卫的力量。并掌握南北镇抚司。释放关押的工部主事、贾环的好友:乔如松。

    贾环抓紧时间和张辂谈了一会,张辂告辞离开。邢佑在武英殿外休息。礼部郎中尹言被亲卫们带上来。

    尹言在家中被抓捕。他没有傅正蒙那么傻,自投罗网!他和大学士宋溥私交极好。他想的是尽量隐藏自己,让贾环不要注意到他。

    当然,若是有门路,他早逃出京城。但小时雍坊这里早被封锁。

    尹言四十七岁,白面长须。身上有着很浓的文士气息,中年老帅哥。亲和力很强。

    他此时,穿着一件青衫,长身而立,仪态从容。

    尹郎中淡淡的笑道:“没想到贾使君今夜百忙中还记得起我。”语带讽刺。

    他知道贾环抓到他的结果是什么。他是顶级的谋士。但,如何料到贾环突然起兵?他当日在蜀王府中和沈迁谈过。沈迁明确表示,不会救贾环。

    人心啊,往往是最复杂的东西!

    贾环轻轻的抿一口茶,缓缓的道:“尹郎中大名,我如雷贯耳。怎么敢忽视?请尹郎中上路吧!”

    尹言这种绝顶的谋士,破坏力非常惊人。君不见,贾诩几句话,就令长安大乱。

    “唉…”尹言轻叹一口气。这是他预料中的结果,但他还是想争取一下,道:“若我愿致仕回乡呢?”

    他不可能为贾环效力。恩怨,在前太子时,就已经结下。而他为雍王老师,雍王又被贾环杀死。

    他此生的最大愿望,便是以帝师之名,执政中枢,还天下百姓一个清明、富足的天下!然而,他的帝师之路,到此时要结束了。多年前,他登科时,哪里想得到他会死在小他二十六岁的贾环手中?

    贾环正视着尹言,坦诚的道:“尹微之是天下智谋之士,我不敢赌。”

    尹言笑一笑,走出武英殿。或许,贾环的忌惮,对他而言,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认可、褒扬。

    …

    …

    宽大的书案边,贾环目送着尹言奔赴武英殿外的刑场。心中微微感慨着。

    从二十一日夜七点起兵到现在,恍惚若隔世一般。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他杀雍治,杀晋王、雍王,杀华墨、宋溥,在京城中引起地震。天崩地裂。

    他认为下半夜将是危险的时刻。幸而到目前为止,他的计划都进行的很顺利。

    他杀雍治皇帝后,到宫中杀雍王,为贾皇子复仇。然后,便是扩充自己的实力,稳固自己的基本盘。在杀雍治的消息传播出去后,京中的重臣们,作出不同的选择。如人生百态,一一展露在画卷上。

    或许,想杀他的人大把;或许,他们各有打算,不利于他;或许,采取的是非暴力不合作!这就像一个有一个浪潮打来,白浪滔天,激流汹涌!令他看似有倾覆之危!

    然而,武勋、皇族、文官、各卫暂时都没有动静。其实,局面就已在趋于稳定!或许,明日会有非常多的诘难,抨击。但,推迟,亦是一种妥协啊!

    贾环感慨,沉默着。他在等书院的弟子们到来。主持武英殿里的中枢。

    他则将前往重臣们的府中拜访,一个个的谈判。平息京中的地震,推燕王上位。

    或许前路漫漫,困难很多,但曙光已现。

    …

    …

    贾环此刻在武英殿中的想法,并不能算错。他收到的都是好消息。然而,京中不满贾环的人,并非都在等待着明日!

    黎明前最黑暗时来临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5235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52353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