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章 长夜逝去,雄鸡高唱

推荐阅读:女帝家的小白脸升棺发财回到明朝当暴君我是全能大明星宿命长生万能数据重生之美食厨神王牌特种兵太古神尊木叶之式神召唤

    夜间两点钟左右,贾环的信使将皇城中的消息,传到城北京营驻地中。

    此时,新城王沈澄正扣押着京营诸将。议事厅中,是死寂般的沉默。监军武太监的两名护卫被跋忽勒杀死,尸体早拖出去。这是京营诸将无声的反抗。

    沈迁在营地中,不断的安抚,分化着京营。贾环取得兵权时,西域军在校场中高呼“清君侧、立燕王”,京营九营将士,全部都听到。营兵人心不稳。

    西域军编练的耀武营共八千人。有六千余人愿意追随贾环起兵。“贾使君”这三个字,在西域军中,有着极高的威望。更何况还有沈迁背书。

    耀武营剩余的两千人,是齐驰的嫡系。在齐总督未表明立场时,他们没有加入。贾环率军四千入京,留两千人给沈迁在京营中维持局面。

    “二爷,城中的事成了?”亲卫们簇拥着沈迁往议事大厅走去,徐伯压低声音问道。

    凌晨两点许,京营中的灯光显得呆滞。一行人走在微暗的通道上。沈迁微笑着点点头,“嗯。”贾环的消息传来,他心中的压力,得到释放。

    抵达议事大厅,驻守在厅外的沈府亲卫们向沈迁行军礼。沈迁回礼后,走进坚实、宽敞、带着军营风格的厅中。

    杨皇后的懿旨,诸将都已经看过。新城王沈澄实在不好意思劝降。若非沈迁是他的儿子,他早绑起来。沈迁走到东侧的交椅处,环视诸将,道:“天子、晋王、雍王已死,诸位将军该考虑何去何从了!”

    京营监军武太监冷哼一声,“哼,骠骑将军说的很轻松啊!”他是天子委任的监军。天子死了,他还有如今的地位吗?他心里怨气很大。

    振威营参将费京接着话头,讥讽道:“监军大人,骠骑将军本就是贾环的同谋。当然说的轻松。他倒不想想,天子待他沈家何其之厚?人不能无耻!”

    振威营是天子嫡系。费京多次得到天子接见,对雍治天子忠心耿耿。很看不惯沈迁的做派。在他看来,沈迁跟贾环合谋造反,就是忘恩负义。

    “锵!”徐伯等亲卫愤然的拔刀,指着费京。

    费京对沈迁冷笑,道:“我振威营上下俱受皇恩。你杀死我又如何?只要天子的死讯传开,振威营必定会为天子,为我们讨一个公道!”

    振威营的张游击,林游击高声附和,轻蔑的冲徐伯等人骂道:“来啊!往这里戳。劳资皱下眉头就是狗娘养的。”

    议事大厅中的氛围变得微妙起来。京营重建后,战斗力很烂。充满着世家、勋贵子弟。做事都要考虑人情、关系、家族等,瞻前顾后。这时,一干将领们看沈迁的眼神有些不对。

    沈迁抬手,制止了徐伯等,神情淡然,道:“我沈家世受皇恩,与国同休!今夜贾环起兵,若是改朝换代,我当然不会同意。但,他是复仇!

    以贾环在西域的功绩,当今天子不封赏他,反而要杀他。你们看不到不久前疏勒军的反应吗?何以服众?

    不错,雍治天子于我有恩。但,那是我在西域立下军功之后。雍治天子倒行逆施,杀张尚书,杀公孙亮,你们听不到刑场上的哭声吗?士之怒,血溅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京营诸将的眼神,再微微变化。

    沈迁并非天子提拔的。天子只是在他立下不世之功后施恩。这份恩情,比之贾环在西域的重用,自然是不如的!他追随贾环起兵,情有可原。

    沈迁挥手命令道:“带下去!”

    他不仅仅是两榜进士,同样是沙场名将。绝不会优柔寡断。

    …

    …

    在沈迁处理完费京三人,要求京营诸将配合,招降营中的千总、把总。相比于上半夜时,贾环因保密需要,粗暴的夺取兵权。沈迁采取的是说服将官,自上而下的掌握京营。

    沈迁正有条不紊的处理着京营之事时,五军都督府右都督魏其候带着百余名家将冲至城北京营驻地。

    京营大营门口早就摆放拒马等物,营门紧闭。没有沈迁的允许,内外消息隔绝。

    “什么人?口令?”小校在拒马后,问道。

    魏其候在马上一鞭子甩过去,高举着一卷黄色的转轴,怒道:“瞎了你的狗眼,连本都督都不认识?本都督奉皇后懿旨而来,要见骠骑将军。让开!”

    小校脸上被打的一道血痕,颇为迟疑。骠骑将军的命令是任何人都不得未经允许进入京营。这种情况要汇不汇报?魏其候,皇后,这都是大人物。

    魏其候先声夺人,半哄骗、恫吓,半强迫的带着百余名亲卫们穿过京营门口。刚过门口,立即纵马往振威营的营区而去,振臂高呼道:“贾环弑君,众将士随本都督杀贼!”

    他身后,百余人齐声高呼。

    振威营八千人,有两千人在西苑中驻守。京营驻地里还有六千人。他们都是天子的嫡系!城中打的稀里哗啦,动静那么大,他们又不是聋子。

    沈迁只是勉强安抚着他们。这是魏其候到来,顿时就像是火药桶里点燃火星,瞬间爆炸开!

    代表沈迁维持秩序的亲卫、将校,被暴怒的振威营士卒杀死。联络的叫喊声,此起彼伏!振威营在千总、把总们的组织下,迅速的调动起来。

    展露出极高的军事素养。在魏其候展示的杨皇后懿旨后,确认贾环弑君,由魏其候指挥,攻向数百米的议事大厅。

    京营的调动,必须要圣旨。魏其候程哲等了大半晚上,终于等到一个契机!一个翻盘的契机!用杨皇后的懿旨,向振威营将士确认天子已死,无须再等圣旨,点燃振威营的仇恨,掌握兵权。

    他是带过兵的将军。深知国朝的政变,得京营者,得京城!

    驻守京师九门的上十二卫中虽然有他的嫡系,但在京营面前,只有被吊打的份。他要扑灭贾环的叛乱,必须要拿到京营,确切的说是振威营的兵权!

    他没有擅动,只到此刻,他把握住机会,发起致命一击!

    同时,上十二卫会配合他行事。局势在陡然间,对贾环而言,变得凶险起来!

    若是京营控制权易手,外加十万卫所军进逼,他手中四千人,耗都要被耗死。

    …

    …

    沈迁虽然为名将,但以五百对六千,被愤怒的振威营打的节节败退,议事大厅丢失,亲卫死伤惨重。他退守到炮兵营,两千耀武营的阵地中才稍稍稳定下来。

    他早就将京营中的火炮全部控制起来,由手中的耀武营士卒看管。而随着议事大厅被攻陷,数名京营参将、游击,见机逃走。约七万京营就此大乱!

    “杀贾环!杀沈迁!”

    沈迁紧锁着眉头,在壕沟里,拿着千里镜,看着营区东侧沸腾的口号声,面沉如水。振威营声势更加浩大了。

    沈澄在儿子身边,看着呼啸着的声浪,忧心忡忡的道:“是果勇营。”果勇营参将为一等伯乌永通。他和魏其候同属于新武勋集团。魏其候是这支力量的旗手!

    沈迁没说话,半响,沉声吩咐道:“派人!向子玉求援。”

    …

    …

    “砰!砰!”

    密集的枪声,如同抄豆子般回荡在城北的夜空中。同时,数不清的信使往京师内城、外城传信,要求各卫所军起兵,听魏其候调令,攻西苑、皇宫,扑灭贾环叛乱

    还有信使往北直隶的两大巡抚衙门:顺天巡抚(驻遵化)、保定巡抚(驻保定)而去,要求北直隶的两个巡抚调兵入京师勤王!

    局势在短短数小时内,风云变幻。如果从高空中俯瞰,贾环以精兵据有西苑、皇宫。而四周则是数不清的军队围困,徐徐的行动着。

    夜晚中的形势,在凌晨四点许,急转直下。魏其候掀起的惊涛骇浪,以雷霆万钧之势,扑向贾环!若是应对不慎,就是身死族灭的结局。

    武英殿外广场上,汇聚着的、已经投降的虎贲卫、羽林卫士卒们张望着,场面微微有些骚动。他们看着在附近休息的疏勒军主力三千人紧急整队。

    此时,京师九门,除了被贾环控制的德胜门,经过串联后的指挥使们,在魏其候的命令下,调动起军队,开始向城中进逼。十万大军的动静,在这内城方圆数里地内,如何感受不到?

    肃杀的气氛弥漫着。

    贾环和已经抵达京城的罗向阳、纪澄交接后,带着秦弘图、易俊杰、亲卫们登上西华门,北望京营。他和京营驻地里的沈迁联络通畅,已经收到沈迁的求援。

    贾环轻叹道:“恭斋、老易,看来咱们起兵不得人心啊!”京营里,魏其候一呼百应。沈迁大半夜的安抚、分化白费。忠君思想,深入人心。

    或许,身居高位者要考虑利益得失,而对于低层的士卒们而言,得知他杀雍治皇帝后,第一反应当然是杀掉他这个弑君者。后面的事,肉食者谋之。

    秦弘图、易俊杰两人正要劝贾环。这时,一名信使快奔而来,行礼道:“使君,驻扎在阜成门的府军后卫出动,贾府、四时坊的联络被切断。”

    危急的局势上再加一颗砝码。

    贾环微愣了下。

    “啊…!”钱槐、胡小四两人惊呼出声,呼吸都变得急促几分,口干舌燥。府军后卫至少可以出动一万人,贾府破府在即!而偏偏此时京营又不稳。三爷手中的兵力有限。

    易俊杰建议道:“使君,先调兵解贾府之围吧!”人生若如后周太祖郭威那样,家人死光,就算为天子,又有什么意思?

    秦弘图欲言又止。这种事,他如何劝?

    贾环轻轻的摇头,压着心中的情绪,命令道:“令伯仁率军救援京营!老易,你代表我往府军后卫走一趟,告知祈指挥使:我已经调兵去京营。当前局势还未明朗。让他悠着点。”

    易俊杰微怔,作揖行礼,领命而去。

    秦弘图心中轻吐一口气。

    贾环扶着城墙,眺望着贾府所在。他内心中如何不但心?那里有他挚爱的妻子们。若她们有损伤,他百死莫赎其罪。且燕王亦在府中。但,事有轻重急缓,在如今的局面下,他必须要抓住主要矛盾!

    否则,他不仅无法解贾府之围,今夜起兵亦会失败。

    …

    …

    阜成门大街北,便是四时坊、贾府所在。

    在和其余六个指挥使沟通后,府军后卫祈指挥使调动八千人,如潮水般的涌过阜成门大街,控制咸宜坊,四时坊等各坊要道。抵近西四楼牌。

    这里距离西苑已不远。大批的疏勒军正由小时雍坊,通过西四楼牌,往北出城。府军后卫不敢挡其锋芒,退后半里。

    四时坊的主街口,祈指挥使和心腹主薄赵位在麻袋后的火炮旁商议着,“季卿,你觉得要不要立即攻占贾府?”

    祈指挥使并非魏其候心腹,这时串联后出兵,他并非想当急先锋,攻打西苑、皇宫。所以,疏勒军北上救援,他立即指挥退避三舍。

    赵位笑着捻须,一副智珠在握的神情,低声道:“大人,咱们先把贾府围起来。这可以是看押,也可是保护。再等等看。”

    祈指挥使微微一笑,“呵呵,正合我意。”

    说话间,一名小校来报,“大人,贾环派信使前来。”

    祈指挥使和赵位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贾府处突然爆发出激烈的喊杀声。祈指挥使和赵位两人的笑容僵住。

    这是哪个混蛋不听命令?

    …

    …

    宁荣街荣国府前,数不清的府军后卫士卒围困着贾府。张千户指挥着麾下,试图攻入贾府。为天子报仇这种理由冠冕堂皇。他真正看重的是贾府里的美人,财富!

    兵过如篦,这并非说说而已,而是确实存在。京中每逢秩序崩溃,便会有良善之家遭到洗劫。流氓地痞,打手恶霸,还有溃兵等等。

    “杀!”

    “杀贾环!”

    喊杀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荣国府中,向南大厅里,贾政、贾琏,贾蓉,贾兰等脸色慢慢如土。杀身之祸来了。

    东跨院中,平静了大半夜的贾府,在此时竟然被围住。女眷们的哭泣、惶恐,可以想象!王夫人、薛姨妈、宝玉、宝钗、黛玉、宝琴、湘云等人在哭。贾环的妾室,林千薇,苏诗诗,林芝韵,石玉华受到惊吓。还有丫鬟们。

    氛围惨淡。

    贾府前院,杨大眼披挂厚甲,准备出府冲杀。负责后勤供应的贾蔷、贾芸两人拉着杨大眼的马绳,苦口婆心的劝道:“官兵势大,将军不要浪战啊!”

    府墙处,双方已经在接战,形势岌岌可危!

    杨大眼年纪不大,身经百战。他没读个兵书,但对战场形势自有判断,瞪着大眼,不屑的道:“一群乌合之众,算什么势大?你们让开。”回身往后喊道:“兄弟们,随我冲阵!”

    回应他的是气冲云霄的声音:“万胜!”

    贾环出府时,留一百亲卫给杨大眼。打下西苑后,再派了三百亲卫回援。贾府中有约四百老兵。

    “咯吱…”

    贾府的大门,徐徐的大开。正在攻打贾府的千户所爆出剧烈的欢呼声,“哦…”,“杀啊!”,“嗷…”

    “杀!”

    杨大眼催动骏马加速,身后是三百骑兵。全部都是大宛良马。雄壮的马匹在瞬间飙起速度,如同坦克般,碾压而出。“啊…”刚举着兵器,狂呼着冲进贾府的“匪兵”,被杀的鬼哭狼嚎,仓惶的往后逃。

    杨大眼挥舞着狼牙棒,横冲直撞。沾着就死,挨着就伤。狼牙棒上挂满白色的脑浆、鲜红的血。待凿穿匪兵数百人,将之如潮水般驱赶后退后,他将狼牙棒挂在马背上,一箭射中在宁荣街街口指挥的张千户。

    杨大眼,出身疏勒军,在西域,号万人敌。

    “杀!”三百老兵齐声大喝。宛若旋风般,又若铁锤,恨恨的砸进宁荣借的府军后卫中,侵略如火,如猛虎入羊群,尽展贾使君亲兵的风采!

    他们随贾使君在西域纵横万里,趟过尸山血海时,尔等在京中有操练否?

    …

    …

    城北京营驻地。

    数不清的士卒,攻向位于驻地西南角的炮兵营地中。魏其候是带兵的将军,他深知,若没有炮兵,就杀进城中,只是给贾环送菜。

    沈迁沉着的指挥。打退一次进攻后,派人高喊道:“魏其候,有话好好谈。请出来一见。”

    他只是收罗了京营中的火炮,但并没有弄到足够的炮弹。搬运弹药,需要人手和时间。否则,此时火炮齐射,他这里固若金汤。

    跋忽勒隐藏在沈迁身侧的黑暗中。

    对面阵中,一人露头,高喊道:“沈迁,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刚才何其嚣张,拿枪指着我们…”

    “嗖!”

    一只铁箭迅疾的射去。果勇营参将一等伯乌永通得瑟的话,就像是电影给人按了静音,戛然而止!跋忽勒一箭立功。

    沈迁“呸”了一声,“晦气!”他本想是诱杀魏其候的。

    对面军阵中,响起一阵嘶哑的哭声。随后,又发动猛攻。黎明前最黑暗的夜色中,不知道有多少京营士兵再给魏其候效力。攻势如潮。沈迁压力大增。

    就在这时,熟悉的军乐声在京营驻地外响起。张四水率领着三千疏勒军从侧面加入战场。当即杀得进攻的营兵溃散而逃。

    “轰!”携带来的轻便火炮,开始延伸射击。

    西域军采取的是燧发枪战术。而振威营虽说精锐,但采取的还是火绳枪战术。在张四水及时的率三千援兵抵达后,又有沈迁、张四水两名名将指挥。战局可想而知。

    …

    …

    “咯…咯咯——!”

    西华门的城楼上,贾环伫立着,将他所有的情绪内敛着。比如:担忧、烦躁、等待、焦虑等等。

    不知道哪里忽而传来公鸡的打鸣声。引吭高歌!天际边,此时泛着鱼肚白。黎明来临了!

    两名不同方向而来的信使遇到一起,快步跑上城楼。一人道:“使君,贾府无事!”另一名信使跟着汇报道:“使君,沈骠骑和张判官已经压服京营。”

    贾环身边,秦弘图、钱槐、胡小四、高子重并十几名亲卫们全部都长舒一口气,脸上浮起笑容。

    贾环徐徐的点头,重重的说出一个字,“好!”似乎将他心中所有的情绪都灌注到这一个字中。

    雄鸡一唱天下白!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5300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53006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