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谈判(上)

推荐阅读:傻根正传火影之最强主宰星武通神美女的护花兵王丑妃无敌:王爷请接招超级吞噬系统至尊帝少的盛宠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京中的长夜渐渐的逝去,黎明已至。新的一页翻开。今日京城无君。见群龙无首,吉。

    贾环杀雍治后,他的计划顺利,正徐徐的掌握京城。然而,就在黎明前,最深沉的黑暗中,五军都督府魏其候奋力一击,发起反扑。城北京营沸腾如潮。九门卫所出兵进逼。

    贾环决断无误,迅速增援京营。至黎明的一缕阳光出现时,这惊涛骇浪终于徐徐的平息。

    而京中反对贾环的人,仿佛因这一击,耗掉了所有的精气神,他们在浪潮的低谷中积累、酝酿着情绪、力量、反击!

    时机,就在今日的大朝上。

    京中各衙门大小官员约千余人。其中,有常朝资格的朝官约两百余人。拥有廷议资格的四十多人。分别是:大学士,九卿,六部侍郎,国子监祭酒,翰林掌院学士,十三道掌道御史,六科都给事中,五军都督府都督、同知、皇族代表。

    没有人串联,今日拥有廷议资格肯上朝参加燕王登基仪式的官员,约等于零。

    这就是他们对弑君者贾环的反抗:非暴力不合作。若缺少这些朝臣,那登基仪式还张罗的起来吗?燕王登基,天下会承认吗?答案不问可知。

    …

    …

    武英殿内,罗向阳、纪澄、乔如松三人在清理出来的书桌边喝着茶,快速的吃着早餐,简单的探讨着现在的局面、形势。

    殿中,闻道书院的弟子和军中的书吏一起组成此时兵变后的中枢。处理着各种琐事:军队的后勤,伤兵医治,调配人员、物资,信息传递等。

    工部主事乔如松自锦衣卫的诏狱里放出来,在西苑里略作治疗后,拖着病躯于凌晨五点许到武英殿中帮忙。

    他这七天在诏狱中被锦衣卫严刑拷打。但,并不认罪。他认为他奏章上罗列的雍治皇帝五大罪,全部都是真话、实话!

    罗向阳还穿戴着白色孝服,手里拿着包子,说着他的判断,道:“今日考验才刚开始,但接下来,应该会顺利。”

    纪澄点点头。最艰难的时刻已经渡过。院首手中握有兵权。接下来是政治交锋。

    就在几人说话时,京师九门的卫所兵们正在徐徐的退却,返回驻地。京营平定后,张四水率两千疏勒军再入京师。对忠于魏其候的府军前卫、燕山卫迎头痛击,打得其丢盔弃甲,降者无数。

    同时,易俊杰带着人马,一个个的谈判。先易后难。京营里的消息已经传出:魏其候被斩!人头就挂在德胜门上。

    贾府外,京城日报已经印刷完毕,开始运输,准备售卖。正阳门外的真理报早被锦衣卫千户张辂派人控制住。住在城内的总编周慎行被秦弘图控制。

    在收拢兵权后,局面正走向对贾环有利,贾环此刻正在和朝中重臣谈话。

    …

    …

    城西,北静王府中。这是贾环谈判的第一站。

    静谧的小花厅中,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西平郡王、五军都督府同知石光珠在座,沉吟着喝茶。

    贾环口号是清君侧,也确实是政变,推燕王上位嘛!但他毕竟是将雍治皇帝给杀了。雍治天子这些年对他们有施恩。比如,北静王就很受天子信重。以弱冠之年,参与国事。

    虽说,他们和贾环私交不错,知道、理解贾环起兵的苦衷。但就这么表态支持贾环,还是略尴尬!

    北静王水溶头戴洁白簪缨银翅王帽,身穿白蟒袍,坐在主位上,感叹着道:“子玉啊,这叫本王怎么说?”他性情温和,和贾府是百年世交。

    贾环坐在椅中,一身水蓝色的长衫,头戴唐巾,身姿挺拔,自辩道:“王爷,天子杀我师友,又欲杀我。我不得不起兵!”

    再道:“天子龙体现由卫大学士在西苑守着。我特来请王爷、郡王、都督去西苑,将天子龙体移至乾清宫*朝臣、皇子们祭拜。望王爷、郡王、都督看在世交,同属旧武勋一脉的份上助我一臂之力。”

    贾环的理由给非常不错。

    北静王他们出府,并非支持他造反,而是料理天子后事。往日受天子恩惠,岂能让他身后事凄凉?

    西平郡王和北静王对视一眼,缓缓的道:“子玉,若是有人要严惩弑君的凶手呢?再一个,就算晋王、雍王已死,燕王并没有绝对的优势。比如:宋王、卫王比燕王年长。”

    贾环不疾不徐的道:“舆论之事,我自会引导。而哪个皇子登位,可由众大臣商议。由太后下懿旨昭告天下。”

    西平郡王看贾环一眼,轻轻点头。贾环这句,里面的门道非常多。大臣?哪些大臣?怎么商议?

    石光珠插一句,道:“若燕王登基,兵部侵夺五军都督府升迁、考核之权是否可以还回来?”他是征战沙场的武将,说话非常直白。

    京中的局势很明显。旧武勋集团和贾环合作,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若贾环能解决舆论问题:不用背负反贼之名,而是如唐朝时的政变,胜者为王,那他并无多大心里负担。直接问他所关心的条件。

    贾环应诺道:“可以。”

    宋、明两朝以文驭武,非常误事。真正的文武全才毕竟是少数。当然,在防止武将叛乱上,确实做的比唐、五代时要好。这是历史演变的必然。

    他若掌权,军制当然是要参考近现代的军制。而非开历史倒车。

    石光珠放下茶碗,爽朗的笑道:“好。子玉爽快!”看向北静王,“王爷…”

    旧武勋集团最大政治诉求是:打掉魏其候为首的新武勋集团。双方争斗许多年。而贾环已经杀魏其候、京营参将乌永通。新武勋集团再难成气候。

    贾环合作的条件,必然是保证旧武勋集团在军中一家独大。至于各勋贵家的名爵,那就要靠上战场去搏得。当然,北静王、西平郡王、石光珠的爵位肯定要加封。

    贾环和北静王他们肯定不会谈的这么直白、仔细。这份默契,双方还是有的。

    北静王对石光珠、西平郡王点点头,道:“好。我们会为子玉联络其他勋贵,支持燕王。”

    他说的是支持燕王,而不是支持贾环。若贾环无法压服舆论,天下群情汹涌而要杀弑君者,他们不会管。这要看贾环如何去运作。自古政变者不少。

    贾环起身,作揖行礼,“谢王爷。”

    首战告捷。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5352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53520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