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 帝位归属(上一)

推荐阅读:仙界赢家白银霸主金丹九品我的魔法时代工业之动力帝国浴血兵锋死灵博物馆大明之崇祯大帝修行的年代法师在艾泽拉斯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二十二日正午,暮春的阳光和熙。午门上的钟声已经停歇。昨夜一夜的战火,京中百姓受到损失的约有十几万。主要集中在内城城门,各坊中主要干道处居住的家庭。

    比如,住在贾府外东廊、西廊、宁荣街南街的奴仆们,昨晚便受到兵灾的冲击。

    然而,这个比例,并不足以影响到京城的日常秩序。贾环取得兵权后,除却谈判外,通过设在武英殿的中枢,抓了三件事:治安、漕运(粮食)、报纸(舆论)。

    上午的宵禁、戒严解除后,街面上已经安靖。昨夜横行的泼皮、流氓、溃兵全部被锦衣卫、军队拘走。在京城日报先入为主,抢占舆论高地为贾环起兵辩护、定性时,各处街市的商贩们打开门做生意,做工的人们出来找活儿。伴随着漫天飞舞的流言,京中百业按照其巨大的惯性在阳光中徐徐复苏。

    对于百姓们来说: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京中剧烈的权力变化,距离他们太远。正所谓: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而于士大夫们来说:山陵崩,天地失色,国家飘摇。此时,皇极殿中群情汹涌!

    …

    …

    武英殿中,大殿中,书吏们忙碌着。蜡烛已经吹灭。

    罗向阳满眼通红,处理着政务,不时的问纪澄的意见。他并非只熬昨晚一个通宵。山长、叶先生、大师兄他们的葬礼,他主持着所有事务。

    纪澄时年24岁,官任翰林检讨。他是继贾环、庞泽之后,书院弟子中对实务最擅长的弟子。罗君子处事公允,但终究是没有在地方历练过。这时,实务的处理,大部分都是纪澄出主意。

    公孙亮倚靠在软榻上,忽而道:“皇极殿那边应该开始了吧?他很担心贾环那里。

    他当日面对着雍治天子杀山长有多么愤怒,此刻朝臣们就有多么愤怒。雍治皇帝,毕竟占着大义名分:君父啊!

    罗向阳和纪澄两人停止讨论。要过来汇报事务的书院弟子们都等一等。

    罗向阳走到屏风的桌椅边,坐着喝口茶,叹道:“子玉登在京城日报上的文章,友若和伯言都看过吧?将此次复仇,定性为如唐朝时的权力更迭。

    只是,唐太宗玄武门之变,未杀高祖,而只杀李建成、元吉。高祖禅位。神龙政变,天后亦是被迫禅位,而无人敢杀。

    唐玄宗在唐隆政变中杀韦后,杀安乐公主,杀上官婉儿,于先天政变时杀宰辅,杀大将,杀太平公主。被诛杀者无数,但同样不涉及天子。

    子玉如此解释,恐怕难以服众啊!”

    昨晚以来,他心中一直有两个问题,盘桓不去。这是其中之一。或许,是因为太疲倦、太累,所以想得多。

    纪澄沉静的道:“长文兄,院首若不杀雍治皇帝,那就不是他了!”

    他知道,在院首心中,视山长如父,视叶先生为师,视大师兄为至交好友。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这几句诗词,字字泣血,可知院首心中当时的哀疼、悲伤!所以,才有“今日高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这是没有妥协的余地的!只有一枪打爆雍治,才是终结。

    罗向阳轻轻的点头。这就是困局所在啊!有的时候,做事不是以政治利益来衡量的!而是,要做一个人!事事都以政治利益衡量,那是政治动物。

    三人在武英殿中默默的喝着茶,思绪飘向皇极殿。群情汹涌啊!

    …

    …

    京营大营中,沈迁在校场北面的衙门中。他看看手中的怀表,在公房里独自沉吟着。

    他指挥数万大军,纵横千里,临战阵而不惊,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但,此刻心中却都微微有些烦闷。他在关注皇极殿的局势。

    他追随子玉起兵造反,是为子玉要自保、复仇,是他看不惯雍治皇帝倒行逆施。他们的目标,都不是为了砸碎、打烂整个国家。

    而此时的皇极殿,就是一个待爆炸的火药桶。

    子玉要“说服”哪些文臣:起兵弑君,迫不得已。使得百官不追究弑君之罪,再推举天子。这两个任务,何其之难啊!

    他在担忧着。

    …

    …

    张四水驻正阳门。居形胜之地,俯视承天门前的六部、五军都督府翰林院等官署。

    他在城楼上,眺望着整个京师。京师内外九门,全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上十二卫正在进行收编、遴选的工作。羽林卫和金吾卫的数名指挥佥事,在他身边奉承着。

    这是最早归顺的一批武将们。

    张四水听着奉承之词,心思却不在城楼这里。他的目光落在宫城处。

    他性格沉默,但不代表他不懂。

    皇极殿那里,将进行着一场看不见硝烟的较量、博弈!异常的惨烈。这是整个政变最后的一环。也是最为困难的一环。稍有不慎,遗祸无穷。

    在起兵之初,他就和子玉反复讨论过此时的情况。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包括今天清晨,子玉去和北静王、齐总督、吴王谈判。他从吴王府出来不过八点多,拖到十一点才给雍治皇帝发丧。中间,还见了一些官员。

    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

    …

    京城西郊,40里外,妙峰山下,旧书院的遗址处。此刻灵棚这里,祭拜的仪式少了许多。

    罗向阳等人启程去京师后,主持事务的骆宏忙得脚不沾地。好在他在贾府族学里教近百个童子,统筹调配等事务都有些历练。将近正午,潭拓寺的智尘和尚等人都歇了法事,正在休息。

    骆宏一身孝服,在几名书院弟子的陪同下,走进灵堂。棺木前,供奉的是贾环自京中送来的人头:华墨、宋溥。

    造反,杀皇帝,这都是天崩地裂般的举动!他在此刻,才有余暇,在复仇的快意之后,去想:京中之事,要怎么解决啊?百官怕是恨不得生撕了贾环。

    很难啊!

    子玉,你可一定要顶住压力啊。进,则是海口天空。退,就是万丈深渊。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5508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5508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