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陆吾血裔(上)

推荐阅读:都市至强狂兵寒门崛起最强狂兵海贼之天赋系统出闺阁记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五百九十章  陆吾血裔(上)

    在确认九天十地灭魔杀神梭已经修复,并且被徐长青收伏之后,云吞天的心气也彻底的放了下来,至于刚才神梭对他的攻击则被他看成是徐长青的警告和对一些事情的不满。面对强势的徐长青,他也不得不放低身段,跟着直言不讳道:“周道兄的修为果然比传说中更加高深莫测,云某佩服!在宣读仙宫懿旨之前,云某先要向道兄道个歉,当日道兄消息传到玄元天时,云某因为不明道兄修为,所以并不赞同道兄成为魔神殿殿主,这点还请道兄勿怪!”

    “无妨!云殿主你不过是公事公办罢了!”徐长青在云吞天颇为羡慕和嫉妒的视线中,将九天十地灭魔杀神梭收回体内,继续以本身的朱厌杀戮仙元进行炼化。其实云吞天因为对徐长青态度的误判和对神梭的不熟,所以并没有看出来徐长青根本还未炼化这件至宝,只是单纯的用法力将其禁锢,想要将此物完全炼化还须一段时日。

    徐长青也未曾料到在修复九天十地灭魔杀神梭后,这件无主灵宝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如果不是他正好拥有最为精纯的杀戮仙元的话,恐怕就算有小天位的法力也难以制止神梭这种毁灭一切的举动。而经过刚才一小会儿的探察,他发现这件神梭之中似乎还蕴含一丝神念,而那丝神念附着在神梭周围的法阵和符咒上。神念没有灵识,因为神梭的损毁也使得神念本身变得残破不全,而当徐长青修复好了神梭之后,附着在神梭上的神念立刻做出了反应,而这个反应就是控制神梭中的化虚无之力毁灭周围的一切。

    徐长青可以肯定神梭上的这一丝神念应该就是当年陨落在战魔崖的前代魔神殿殿主,而这无识神念会做出如此反应,恐怕也是和当时魔神殿殿主想要和他人同归于尽有关。只可惜前任魔神殿殿主来不及做出同归于尽之事,就已经被人打杀,其神念带着他随后的愿望附着在神梭上,布下了一个陷阱。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况应该是魔界占优,此宝在前任魔神殿殿主看来必然会落入魔界之首,而若是持有者运用此宝的话,肯定会引动灵宝中的那一丝神念,从而落入他的陷阱之中。只可惜他估计错了,灵宝蒙尘一万多年,最终落入了徐长青的手中,还没等它发挥作用,就同样熟知化虚无之力的徐长青完全***。

    虽然对自己没有造成什么大的伤害,但徐长青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并且对前任魔神殿殿主的心机感到钦佩,想想换了另外一个人得到此宝绝对是祸不是福。

    这时,云吞天取出一个用七彩灵石制作的匣子,正准备将仙宫懿旨从里面取出来,但徐长青却突然阻拦道:“慢!周某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云殿主,希望殿主能够如何为周某解答,让周某加入仙宫后也能知道自己的深浅,该如何自处?”

    “知道深浅?该如何自处?”云吞天听到这话从徐长青口中说出有种想骂人的***,如此强势的站在所有人的视线下,把大部分的仙宫强势势力都得罪光了,现在却说不知道该如何自处,让人有种自己找骂的感觉。虽然云吞天心中感到憋闷,但脸上却并未露出来,从刚才的交锋中,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和徐长青之间的实力差距,动手的话只会自讨没趣,而且仙宫宫主对此人的无限支持也让他颇为顾忌。于是他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微微点点头,道:“若是能够说的话,云某定如实相告。”

    徐长青也没有客气,直接就问了一个让云吞天有些难以回答的问题,道:“那聚宝城内珍宝楼之主陆鸣到底是何许人?”

    听到徐长青的问话,云吞天不由得愣了一下,因为这个问题在他看来本不应该问出来才是,因为他所推测的徐长青的身份应该对这件事情了如指掌才对,眼下徐长青问出这个问题,就说明他之前对其身份的推测出现了偏差。

    陆鸣现在的身份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但绝大部分都是以为他只不过是仙宫混元天某个掌权大能的嫡子,所以珍宝楼总是能够弄到只有混元天才有的好东西,战魔城内的仙妖佛魔也就不奇怪了。对于其真实身份知道的人并不多,而陆鸣的身份又实在太过特殊,那些知道其真实身份的人也不敢轻易将其泄露出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陆鸣本身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仙宫宫主,若是出了什么事,别说仙宫了,就算是整个昆仑三界都会为之动荡,所以即便没有明文规定,但知情人也都是三缄其口。

    现在徐长青想要知道陆鸣的身份,这本是无可厚非之事,只不过在经历了半个月前的围杀之事后,现在问起陆鸣的身份就多了其他的意义了。云吞天可不相信徐长青这样询问只不过是随便一问,毕竟在那次围杀之举中陆鸣乃是直接的幕后主导者。此外云吞天显然也看出徐长青是一个胆包天的狠人,陆鸣的身份对其他人或许还有一些威慑力,但是对已经进入天仙之境的徐长青而言却没有丝毫作用。想想陆鸣就在距离此地不过数千里的南方离火军行营之中,对于这点战魔城内很多人都知道,若在了解陆鸣身份之后,徐长青真的动起手来,凭借其修为和神梭灵宝只怕不等其他仙宫强者赶过来,陆鸣就已经死在他的手上了。

    见到云吞天有些犹豫不决,徐长青很快就明白了他的顾虑,于是说道:“云殿主放心,那陆鸣虽然暗算周某,但周某并非记仇之人。周某之所以问起此人,主要是因为当日那陆鸣所施展的法术和灵宝都非常精妙。虽然修为比周某差了一些,但总的来说却也算是打了个平手,所谓所谓重英雄识阴兄,周某还想与它正视交手一次,所以才会问得如此唐突。”

    云吞天再严肃的审视的看了看徐长青一会儿,跟着一挥手,施法打在了一旁的雷兽长老闻行道身上,令其昏迷过去,跟着说道:“也罢!这事你迟早会知道,你将来所行之事也需要得到他的帮助,希望你能够在知道他的身份后,出了什么事情可以扶他一把,不要让他受太大伤害。”说着,他想了想,整理了一下说词,反问道:“道兄,可知昆仑三界之中谁是真正的昆仑掌控者吗?”

    徐长青闻言,迟疑了一下,说道:“难道不是仙宫宫主吗?”

    “当然不是!”云吞天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道:“昆仑三界强者如林,虽然我仙宫实力最为深厚,但是却也有能够对付不了的对手。比如魔界中央魔域的大破灭魔主,此人似乎在昆仑出现之前便已经存在,寿元一直不受昆仑天道的***,直到现在都还活着,实力高深莫测,单凭其一人就已经又和仙宫相抗的实力,更何况其下还有数不清的魔君、魔王。”说着,他停了一下,感觉到似乎有些岔开话题了,于是又将话题兜回来,道:“道兄应该知道,我昆仑在上古时期分为东西昆仑吧?”

    “这个自然知道。”徐长青将自己所知的内容,说出来道:“这东昆仑之主乃是三清至尊,东昆仑早已随三清至尊飞升无上仙界。至于西昆仑之主好像是西王母,而这西昆仑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昆仑三界的根基。云殿主这样说,莫非是想告诉周某,那西昆仑之主西王母仍旧还活在昆仑三界?”

    “这个自然是不可能的。西王母早在昆仑三界完全形成之前,便同样飞升无上仙界了。”云吞天轻笑一声,也不客气,随手取过一个紫蒲草编制而成的蒲团坐在徐长青对面,道:“只不过在西王母飞升之前,一直追随西王母的西昆仑巡山神兽陆吾却留在了昆仑,而且一直都活在了仙宫。”

    “这不可能!陆吾神兽不可能活这么久!”徐长青皱了皱眉头,对于陆吾神兽,他恐怕要比仙宫中人更加了解,毕竟在镇元子的记忆中,曾不止一次与之打过交道,也很清楚陆吾神兽虽然号称西王母之下昆仑最强,但其寿命却早已天定,绝对活不过三百年。然而,现在云吞天却告诉自己,仙宫有一只陆吾神兽竟然活了数万年,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看来道兄对陆吾神兽之事还是了解得蛮清楚的。”听见徐长青如此笃定的话语,云吞天又开始犯嘀咕,因为看徐长青的反应,他似乎非常了解陆吾神兽,而对陆吾神兽如此了解的人只有仙宫最顶层的几位而已。但他并没有多想,跟着说道:“按照常理陆吾神兽的确存活不了这么长时间,此乃天定之事,可是如果陆吾神兽与天相合的话,那么这便不再是问题了。”

    “与天相合?”徐长青听到这话,脑海中浮现出来的便是人间天道皇和阴间之主刑的影子,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他很清楚昆仑并无天道主魂,所以云吞天所说的与天相合应该是另外一回事。

    云吞天继续说道:“陆吾神兽与天相合之前,曾留下一滴精血,留给第一代仙宫宫主,之后便在混元天沉睡不醒。第一代仙宫宫主便凭借这滴精血,以秘法孕化了一名陆吾神兽的直系血裔。从此历代陆吾神兽血裔身陨之前,都会留下一名后裔,以传承陆吾神兽之血脉,直到如今。至于那陆鸣想必道兄已经有所猜测了,他的确就是这一代的陆吾神兽血裔。”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111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1110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