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新魔神殿(上)

推荐阅读:超越维度的主宰者绿茵表演家时停五百年重生都市修真女领导的贴身男秘席卷天下都市极品兵王梦幻天朝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五百九十一章  新魔神殿(上)

    刚才徐长青即便有关陆鸣身份来历以及一些仙宫秘辛之类的事情,云吞天也不过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想太久就立刻回答了。可现在徐长青问及关于魔神殿的事情,云吞天却显露出了沉思之色,皱着眉头,似乎有难言之隐。

    和陆鸣的身份不同,陆鸣虽然作为一个昆仑仙宫的象征,但其实际作用却并不是那么不可取代,而且因为有小昆仑的存在,陆鸣即便出了什么事,陆吾神兽的血脉依然不会断绝,不足以影响到仙宫大局。可是魔神殿对仙宫的重要性却截然不同,虽然对外而言是将魔神殿废弃了,但实际上魔神殿却是内紧外松。仙宫宫主麾下最为精锐的一支九天灵仙军就常年驻扎在那里,每百年魔神殿禁制最弱的时候,仙宫都曾派出不少人进入其中寻找其他开启魔神殿的方法,直到现在都没有成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魔神殿就相当于仙宫的未来,当年的魔神殿殿主身陨也是意外,无论是其本人和仙宫宫主都没有想过他会出事,所以魔神殿也没有安排一条退路,以至于造成了这延续万余年的大麻烦。

    虽然仙宫宫主曾三番两次的声称徐长青完全可信,但当时云吞天只是认为徐长青乃是仙宫宫主在过去设下的一招暗子,徐长青根本就是仙宫宫主的亲信。然而,当徐长青问了几个问题后,云吞天意识到自己的猜测错了,徐长青显然并非仙宫宫主亲信,更不是常年居住在仙宫的妖仙,其身份来历再次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这样一个身份来历成迷的人实在很难让人对其心生信任,所以像魔神殿这样重要的事情也很不适合说出来。

    在云吞天准备随便找个说词推脱过去的时候,眼睛却不由自主的朝身旁的懿旨匣子看了过去,原本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孔道妙在云吞天心目中就有如神明一般,自从他投靠孔道妙之后,发现孔道妙每一次做出的决定都有着很深的含义,而这决定当时他人只会觉得有些莫明其妙,只有等决定的含义完全发挥出来才能被人了解。在孔道妙的一系列动作下,仙宫各个势力被一点点的整合到了仙宫宫主麾下,原本有名无实的仙宫宫主也不再单单是精神领袖,而仙宫的力量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团结,就像一万多年前还未发生仙魔大战时一样。现在孔道妙表示应该无条件的信任徐长青,作为被仙宫门人戏称为忠犬的云吞天实在没有理由怀疑徐长青的身份。

    转变想法的云吞天从犹豫中清醒过来,注视着徐长青,沉声说道:“云某可以将魔神殿内藏有何种东西告诉你,但之前还希望道兄能够告诉云某,为何宫主殿下会无限信任道兄?道兄和宫主殿下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周某和仙宫宫主殿下的关系连周某自己都不清楚,又如何告诉云殿主?”徐长青没有半点犹豫,便拒绝了云吞天的问题,道:“既然云殿主不愿意说出魔神殿的秘密,周某也不勉强人,现在还请云殿主将仙宫懿旨交给周某,看看仙宫对周某的最后处置如何,也好让周某这半个月始终悬着的心也能够放下来。”

    听到徐长青如此坚定的拒绝声,云吞天感觉到自己刚才的问题问得有些唐突了,也有些过了。刺探仙宫宫主的**向来都是仙宫大忌,以往有不少仙宫大能都因此陨落。云吞天见徐长青不愿在这个话题多说,正好也顺势而下,将这个问题一笔带过,随后他一边站起来整理衣冠,一边说道:“其实道兄将来继任为魔神殿殿主之时,自然能够知道魔神殿内的事情,而且会比云某知道得更加详细何必急在一时。”

    说着话,云吞天将仙宫懿旨取出来,施法展开,懿旨绽放出淡淡的金光,其中文字也在金光中浮现。这时,云吞天用一种听起来有些怪异的腔调,念诵这些文字道:“天道昭昭、万物元始……”

    整篇懿旨将近三千言,文体既像六朝骈文,又夹杂了一些唐宋散文和俳赋的文体,特别是用那独特的腔调将其念出,让人听了倒也感觉新颖悦耳。虽然文字很长,但归咎到中心意思只不过是两点内容罢了。第一点就是徐长青现在还不能继任玄元天魔神殿,但仙宫会在战魔崖周边,由徐长青自己选址建造一座临时的魔神殿,所有费用都有仙宫承担,直到徐长青从浊兽巢穴中取出一件至宝,便可正式成为魔神殿殿主。至于第二点是徐长青拥有开府立帐,建立仙军的权力,并且现在霄云天的三支仙军在对付浊兽的时期中,全都由他节制,包括陆吾神兽血裔陆鸣在内。

    “周道兄,这仙宫懿旨并不单单只是一纸文书,也是一件法宝,必要时可凭借此物上达天听,直接将你的事情告诉给宫主殿下知道,只不过这样的机会只有三次。”在将懿旨金卷交给徐长青后,云吞天又将懿旨金卷的功用说了一遍。

    “什么?可以和仙宫宫主联系!”徐长青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颇显复杂的神色。

    “此物的确可以联系宫主殿下。”云吞天点点头,将使用金卷的方法告诉给了徐长青,见徐长青试图尝试的时候,他制止道:“只不过现在宫主殿下正在闭关,就算你运用此金卷也只是联系到了宫主殿***边的女官,所以……”

    “所以这功用形同鸡肋是吧?”徐长青将云吞天没有说完的话补充完,但脸上并没有任何沮丧之色,反而笑了笑,说道:“此物对于其他人是鸡肋,对于我却并不是。”

    说着话,徐长青就毫无顾忌的在云吞天面前展开懿旨金卷,然后按照云吞天刚才所传授的法门,在懿旨金卷上写下了“周然洁”三个字。在金卷上这三个字逐渐消失,徐长青感觉到一股莫名法力从金卷上散开,感觉像是进入了某种两界同道似的。跟着他又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回信,脸上露出少许失望之色,这才将金卷卷起收入怀中,跟着又恢复常色,转头朝云吞天问道:“还有一事,周某想要请教一下云殿主,懿旨之中所言浊兽巢穴中的宝物到底是什么?”

    “说起来那件东西也是当年的仙魔大阵遗失之物。”云吞天这回没有半点由于,直接说道:“此物并非仙魔二界之物,乃是佛界灵物。此物名叫般若,是佛界成形之时,昆仑三界天道演化而成的大道至宝,据称长期接触此物可得无上大智慧,所谓修行障碍也会完全消失。在佛界还未昌盛之前,我仙宫的先贤曾闯入过佛界,将此物抢夺下来,一直存放于仙宫混元天中,而此宝对我仙宫的帮助也非常重要。后来在仙魔大战的时候,佛界的大觉佛陀们试图趁着我们与魔界开战,混元天防范松懈,将此物抢夺回去。可他们在施行的时候却被我仙宫发现,最终那些佛陀们慌不择路,逃到了仙魔大战的战场战魔崖上,很快就都死在了战魔崖中,而般若也消失无踪,至今都没有其下落。”

    徐长青皱眉,继续问道:“既然此物的下落未知,那你们为何会认为此物在浊兽巢穴中呢?难道不可能是被其他人找到,然后藏匿起来了?”

    云吞天面露沉色,道:“很简单,因为一万多年来从未有过智慧的浊兽在最近两百多年中突然有了智慧,还懂得了主动修练。现在我们对浊兽具体实力并不了解,但可以肯定的就是浊兽之中拥有类似你我这样的至强浊兽,比如你在禁林之中遭遇的那股力量很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徐长青听后,微微点了点头,自言自语说道:“找你的话,看来仙宫对战魔崖的浊兽巢穴和几处禁地都了解得非常少,所有东西都需要我自己来解决,这个任务可是有蛮困难的。”说着,他看向云吞天,道:“仙宫既然压制浊兽多年,想必对于浊兽巢穴也应该有所了解吧!不知可否再多指点一二。”

    “其实仙宫发现浊兽巢穴的存在,才不过数百年,之前战魔崖的这些浊兽们将其隐藏得非常绝密,根本无从寻找。”云吞天解惑道:“根据我们的探察,浊兽巢穴总共分为三界,最上面为玄阴界,中间是赤阳界,下面是兽灵界。这三界所蕴含的天地灵气各有不同,浊兽种类也多达千种,最小的如同蝼蚁,最大的如同山丘,而且在那里存在这很多对昆仑三界中人有害的灵气,可谓是凶险万分。”

    说着,云吞天从袖囊中取出了一个盒子,将盒子打开后,只见里面整整齐齐存放了数百枚拇指大小的玉片,跟着他说道:“此物乃是仙宫神匠制作的万象玉简,注入法力便可见到玉简中存放的影像。这一套玉简中记载了仙宫所知的浊兽种类以及浊兽巢穴的细节,在我这里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就送给周道兄参详应对之用吧!”

    徐长青也没有客气,取过一块玉简,注入法力后,便看到玉简上飞出一团光芒,在光芒***现了一只浊兽与人战斗时的影像,其攻击方式在影像中都非常清晰。徐长青没有将这片玉简看完,便将其收回盒子中,朝云吞天谢道:“多谢了!”

    “其实,道兄还可以找一些帮手。”云吞天建议道:“比如三界巢穴中的九人长老会,他们对浊兽巢穴的了解要比我们仙宫清楚不少,此外除了禁林以外,其他几处禁地道兄也可以找隔壁的九焰魔君,此人来历神秘,但却是战魔城内唯一一个数次进入各处禁地外围,却依然活着出来的人。”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111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1111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