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狡蛇入笼(上)

推荐阅读:道门法则我老板是阎王巫师亚伯校园逍遥高手信仰万岁暴虎绝品邪少都市极品医王财色无双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六百二十六章  狡蛇入笼(上)

    “聂道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徐长青和药老人来到了紫丹楼后,药老人忽然神色肃穆的注视着徐长青,沉声问道。

    “药兄,这是何意?”徐长青刚才就已经猜到药老人看出了什么,所以对于他的质问并没有显露出太多的惊讶和惊慌。

    “聂道友,这是明知故问!”一向对徐长青敬佩有加的药老人第一次对徐长青露出恼怒之色,语气生硬的说道:“刚才聂道友故意一步一步的让所有人都认为我丹道会和玉虚三世家已经到了不能共存的境地,一点点的将丹道会逼到绝境。其实你我都很清楚,静观其变只不过是一个说词,今日丹道会内大部分的藏丹都已经运往战魔崖联军行营,这些藏丹足够他们维持此战结束,我丹道会在此战中的作用已经不那么明显。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战魔崖联军看玉虚三世家不顺眼,想要支持我们丹道会,也不会将事情摆在明面上,至少在此战结束之前玉虚三世家根本就不会成为战魔崖诸多势力的众矢之的。所谓公道,我丹道会根本就不可能得到。”

    “那又如何?”徐长青淡然一笑,没有对药老人之前的质问有任何承认的举动,只是反问药老人道:“难道就因为其他人不主持公道,我丹道会就这样任由他人欺压吗?此外姑且不说他们伤我道基,单单他们毁我药庄,断我灵脉,这两点难道还不足以将他们视为生死仇敌吗?”

    徐长青一连串的反问,问得药老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毕竟像这样直接被人打伤门来,连根基都被毁了,别说是其他人了,就算一向和声和气的药老人心中也难免生出一团邪火来,这样想来将玉虚三世家视为生死仇敌也没有任何错。只是药老人始终感觉徐长青这么做的目的有些怪异,而到底怪异再那里他却始终看不透,就像他从一开始就看不透徐长青这个人一样。

    药老人知道辩不过徐长青,于是转移问题,将他心中另一个疑问,也问出来道:“以你的修为照理说不应该如此轻易的就被他们将那神品仙丹给抢走才是,为何……”

    “措手不及!老夫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徐长青不等药老人问完,便立刻解释道:“没想到那玉虚三世家的家主会如此卑鄙,竟然以天阳渡仙丹的丹方相诱,骗我将那两枚太清大道丹取出来。那两枚丹药刚刚取出,他们就同时动手,虽然老夫修为达到至强之境,可并不擅长斗法,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他们三人得了手,之后更被那金甲黄巾力士伤了道基。说起来,老夫实在惭愧,愧为至强仙人,不仅将药兄你交付给老夫的丹道会弄得如此惨淡,甚至连自身都难保,实在是……咳咳!”

    说着话,徐长青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身上的气息似乎有些散乱的迹象,原本还有些红润的脸色又变得苍白起来,似乎他沮丧的心情直接影响到了他的伤势,令到原本已经稳定下来的伤势又有复发的兆头。

    “聂道友不必如此激动,这样的事谁都没有想到会发生,就算是老夫,也不可能比道友你做得更好,道友实在不必自责!虽然药庄被毁,但丹道会的丹师和药师还在,这才是丹道会的根基。能够在这样大的波动中未伤一名丹师药师,可见聂道友在斗法之时必然也分力保护了药庄,老夫现在实在有些小人之心,还望聂道友见谅!”看着面露颓色的徐长青,药老人感觉到其伤势随着他的心情低落,变得有些反复,虽然心中还有不少的疑问,但也清楚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

    “药兄不必如此,这本是老夫应该做的!”徐长青淡然一笑,没有任何异样神色。

    之后,两人没有在多说什么,徐长青借口疗伤留在了紫丹楼中,而药老人则前往药庄内,安抚有些燥乱的丹师和药师们。

    在药老人离开后,徐长青的脸色骤然恢复如常,丝毫没有半点受伤的迹象。只见他立刻在紫丹楼内补上法阵,跟着又将那具浊兽尸骸取出来,挂在阁楼顶梁柱上,解开一点点封住浊兽尸骸气息的禁制,令一丝独特的浊兽气息散发出来。布置完了一切后,他才坐下,取出从玉虚三世家家主那里得到的金甲黄巾力士和那件本该是太叔家传家宝的一页大道金旨残卷拓本。

    徐长青与玉虚三世家的合作完全是脆弱不堪的,这就像是两个阴谋家的合作一般在合作的同时,合作者随时都想着将对方吞并。在徐长青的计划之中,玉虚三世家是他掌握战魔城的一大障碍,纵观玉虚三世家的家史,其进入战魔城以来,就从未融入国战魔城这个特殊的城池,它始终游离在战魔城外,彰显自己的**。所以无论哪个势力掌握战魔城,玉虚三世家也都不会做出任何臣服的举动,就算是臣服了,也不会是真心的,而想要这种千年世家归心,其难度比起收伏一个类似玄法门一样的仙家势力要难上百倍。

    在之前,徐长青已经做了一番布置,虽然太叔政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向他索要了一份保障,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份保障恰好是一个杀手锏,能够让他们无法翻身,有口难辩。无论这件事的最终结果如何都对徐长青有利无害,若是事成,玉虚三世家将会被赶出战魔城,战魔崖的大小势力和玉虚三世家会因此发生冲突,消耗彼此的力量,不过在这个时候,战魔崖大小势力显然不会和玉虚三世家闹翻。若事败,则丹道会既然无脸面再在战魔城待下去,也和战魔崖大小势力彻底闹翻,到时便可名正言顺的投靠到魔神殿之下,提前将魔神殿丹器二堂补全。

    徐长青故意将自己拥有神品仙丹,并且还能够炼制神品仙丹一事透露出来,就是想要引诱玉虚三世家对丹道会心存觊觎。毕竟一个掌握大量丹师、药师的弱小势力,一个能够炼制神品仙丹的人,对任何势力而言都是一块令人垂涎的肥肉。太叔政那么爽快的就将自家传家宝拿出来交易,一开始徐长青还有些疑惑,不过现在看到这金旨残卷拓本后他便明白了太叔旺的用意。如同自己为玉虚三世家写下的那一纸合作文书一样,太叔政也同样在这拓本之中做了手脚,或者说这个手脚本身就存在,他也同样将这金旨残卷拓本当作是对付徐长青以及丹道会的杀手锏。

    看着拿在手中的金旨残卷拓本,徐长青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太叔政爽快的交易这拓本的时候,除了想要借用此物作为杀手锏以外,恐怕还存着就算交易给徐长青,徐长青也看不懂的小心思。只见这拓本上,没有一个文字,全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线条和图案,根本没有半点规律可言,徐长青看了这个拓本第一眼后,就立刻明白这金旨残卷中的秘密别说现在的玉虚三世家了,就算是当年得到此物的太叔家先祖恐怕也没有从中悟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片对其他人而言云山雾绕的拓本,在徐长青眼中却浅显易懂,因为掌握了太清古阵的他很轻易的就看出这拓本或者说是金旨残卷是用太清古阵的叠阵法门印刻下来的,只有掌握太清古阵最祭出的叠阵法门之人方能看懂这上面的内容。而徐长青之所以会认为玉虚三世家历代先祖都没有人看出这拓本之中的秘密,因为他已经看出这拓本之中所记载的内容其实是一卷炼宝总纲法旨。如果玉虚三世家能够学会上面的东西的话,恐怕现在战魔崖就已经没有造天门立足之地了。

    这卷炼宝总纲法旨内容很多,但大多数都是在阐述一些炼制法宝的基本法则,换而言之,这便是一门好似外丹之道的、既可炼宝又能修身的大道总纲。对于不熟悉制器炼宝的人来说,这卷总纲毫无用处,甚至比不上一枚上品灵丹,但是对于如烈火道人这样的制器炼宝大师而言,这篇总纲却能够给他们指出一个直通天地大道的路径。若是他们能够将昆仑三界这数万年来演化而成的制器之道融入到这总纲法旨之中,不但能够悟出自身的制器大道,还能令到制器炼宝的手法得到飞跃般的提升,炼制上品灵宝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至于这卷拓本之中暗藏的隐患,徐长青并不在意。这个隐患是一个引导法阵阵图,阵图几乎已经和拓本完全融为一体,只要有人以独门法决相召,阵图便会出现异状。虽然这个阵图非常隐秘,但徐长青想要将其清除也非常简单,只不过这样一来就可能会破坏整个拓本的完整性,在徐长青还未完全掌握拓本内炼宝总纲法旨之前,他是不会让其损坏的。他想要解开这个隐患也非常简单,直接将其收入到乾坤世界之中,便不会再有任何麻烦,想来当初布下这个法阵的人,也没有想到会有人能够掌握一方世界。

    在放下拓本后,徐长青又拿起了那金甲黄巾力士看了看,同拓本一样此物之中也暗藏隐患,而其锻造手法的复杂程度绝对不下于一件先天灵宝,在短时间内徐长青也无法将其完全解析出来,只能大致掌握其周身金甲上的法阵。

    徐长青一直拿着这金甲黄巾力士看了数个时辰,忽然像是被什么惊醒似的,将金甲黄巾力士和那拓本收回到乾坤世界中,然后转过头去,看向紫丹楼面向药园的阳台,对着从外门射进来的月光,说道:“你来了!老夫等你很久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114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1141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