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借力打力(上)

推荐阅读: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总裁老公,抱紧我兄长是戏精[综]霸道老公深度爱空间重生之嫡女翻天恶魔总裁坏坏爱山里那些女人桃运透视兵王医路青云代嫁神医七小姐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六百三十四章  借力打力(上)

    面对邋遢老人的询问,徐长青没有回答,同时也像是失去了对邋遢老人的兴趣似的,视线重新回到了湖面上。

    邋遢老人似乎看穿了徐长青正在做什么,沉声说道:“大衍天地七绝阵早已因为玉虚山的灵脉化成了伪天地阵,你想要单凭你的神识念头,去破解此阵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唯一破解此阵的方法就是凭借修为硬闯过去,找到七个绝阵阵心之中用数千年灵气凝结而成的阴阳五行精魄,将之摧毁或收走,否则只要这些精魄存在,这个阵法就永远不会被破坏掉。”

    徐长青颇有些意动,转头看了看对方,道:“看来阁下对这大衍天地七绝阵倒是蛮清楚的。”

    邋遢老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堪的往事,双目含恨,盯着眼前的水绝玄阴阵,咬着牙,说道:“老夫这么多年来唯一的乐趣就是钻研此阵,整个战魔崖的所有人中,都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得过我对此阵的了解。”

    “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了。”徐长青饶有兴趣的注视着邋遢老人,说道:“公良觉?”

    这一个名字从徐长青的嘴里吐出来后,在邋遢老人身后的逆行天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极为诧异的看向邋遢老人,一脸的难以置信。

    在近千年的战魔崖,玉虚三世家的公良觉绝对算得上是最为有名的风云人物。其中不单单是因为他差点以旁系庶子的身份,将玉虚三世家完全统一,成为玉虚三世家唯一家主,也不仅仅是他将战魔崖各个大小势力玩弄于股掌之间,令所有战魔崖大小势力的家主和门主成为一个个小丑。他之所以成为最为有名的风云人物是因为他差点成为了仙宫凤凰一族的女婿,而与他成亲的人则是仙宫宫主的妹妹瑶池圣君。

    当年的公良觉不但才智惊人,号称鬼才,而且容貌更可谓是举世无双,对其倾慕甘愿献身的女子不计其数,据传战魔崖大小势力之中有将近一半的掌门家主夫人曾是他的入幕之宾。通过这些女人,他轻而易举的掌握了战魔崖大小势力的各种情报,从而像是扯线木偶一般凭借这些情报将这些势力操控在手中。

    瑶池圣君是在来战魔崖历练的时候遇到的公良觉,当时一见倾心,并且许下了定情之物,可是等瑶池圣君回到混元天劝说族内长老允许他们成亲的时候,公良觉却突然迎娶了玉虚三世家中一个世仆的女儿,并且还生下一子。之后,公良觉被人背叛,建立起来的暗中势力短时间内便被摧毁,并且妻死子亡,其中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瑶池圣君,而后来其至交将他出卖一事,也有瑶池圣君在后面推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公良觉是成也女人、败也女人。

    如今这样一个相貌古怪、蓬头垢面的邋遢老人竟然是当年风流三界的浊世佳公子,任谁见了都不由得感到震惊。毕竟在战魔崖不少的年青修行者心目中,公良觉可是膜拜的对象,他们都曾有过成为公良觉,任意操控女人心的幻想,而逆行天年青的时候也曾有过同样的幻想。可如今见到这邋遢老人后,他不禁有种幻想破灭的感觉。

    面对徐长青的猜测,邋遢老人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转过身回到了之前蹲着的地方,继续盯着湖面看,过了好久,才缓缓说道:“公良觉早就已经死在了兴龙狱,活着离开兴龙狱的只有傅仇。”

    “傅仇?”徐长青听后,想了想,说道:“尊夫人的姓?”

    徐长青的话像是触动了公良觉的逆鳞,他隐藏在体内的至阴死气陡然爆发出来,在其头顶上形成了冥界黄泉法相,在法相正中则耸立了一尊七头十四臂的修罗恶神,看上去让人感觉极为压抑。一股股邪戾的威压从法相之中不断的散发出来,同至阴死气一起将方圆十里都笼罩起来,就连玄阴湖也受到了这股力量的影响,从未结冰的湖面开始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面。

    对于曾经到过阴间、并且拥有过阴神化身的徐长青而言,这样的至阴死气虽然威势浩大,但却像是微风细雨一般丝毫不能对他有任何影响。他甚至不需要动用仙元法力,单凭对这至阴死气的了解,便可以轻易的借力打力,直接调用公良觉自己的至阴死气来让它们自相抵消。

    虽然徐长青恨轻松,但被夹在两人中间的逆行天却有些吃力。如此精纯强大的至阴死气,他也是第一次遇到,加上猝不及防,身体瞬间被冻成了冰块,只有其剑心神魂依然能够凭借战天剑意将不断压制不过来的至阴死气给冲散。在经历了最开始的慌乱之后,他很快稳住了局面,并且调用大道剑丸之中的上古剑气将侵入体内的至阴死气给一点点逼出体外。只一会儿的功夫,他便恢复如常,而其剑意也遇强则强,不但彻底的清除了体内的至阴死气,还反击回去,从他的后脑冲出形成了一个由战天剑意组成的太阳法相,四射的阳光便是一道道战天剑气,其形成的威势丝毫不比公良觉的黄泉法相弱多少。

    逆行天展现出来的修为倒是没有出乎公良觉的预料,仙剑之道讲究的是遇强则强,而大道剑丸也极为玄妙,单单以自身威压是不足以将其制住的,他更多的是想要看看这个故人之后的修为极限在哪里。当见到逆行天竟然能够以合道地仙巅峰之境的修为,散发出可以匹敌几近至强巅峰之境的威压,便让他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欣慰的感觉。只不过,他接下来见到徐长青在他的至阴死气包围之中,竟然没有散发出一丝仙元,整个人似乎对周围的至阴死气无知无觉的时候,他脸上不由得露出了震惊之色,心中也开始猜测徐长青的身份。

    “你到底是何人?”公良觉将周围的至阴死气收回,注视着徐长青道。

    “一个同道罢了!”徐长青淡然一笑,周身仙元按照黄泉道的法门运转起来,在他的身上也涌出一股股至阴死气,并且在脑后形成了一个比公良觉更为凝实、更为详细的黄泉地狱法相,而在法相正中则是一尊散发出至尊气息的黄泉天鬼,这至尊气息完全是模仿阴间之主刑的威势气息。

    当徐长青的黄泉地狱法相出现的时候,还残留在周身的至阴死气立刻散乱开来,很快消失,就像是遇到了烈阳的雪似的。

    见到徐长青施法后,公良觉似乎认出了什么,愣了愣,沉声问道:“原来是炼狱门的同道,敢问尊驾是炼狱门的那一位尊王或者狱主?”

    “难道修练黄泉之道的人就都是炼狱门的人吗?”徐长青收了法相,淡然的看了看公良觉,反问道:“或者说你认为那些尊王和狱主的修为能够与我相比?”

    “不错!你的确不是炼狱门的人。”公良觉点了点头,似乎赞同徐长青看似狂妄的言语,道:“那些尊王和狱主修为连至强之境都没有达到岂能抵挡老夫的至阴死气,整个炼狱门之中,只有坐镇阿鼻地狱的无间法主方能与老夫匹敌。不过那个老怪物的修为也只是和老夫在伯仲之间,根本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化解老夫的至阴死气。在整个仙宫拥有如此深厚的阴间黄泉之道的人屈指可数,在混元天更是少之又少,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你恐怕并不是仙宫本地之人,你是来自内门灵山茅山宗或者佛界的六道佛宗?”

    “呵呵!傅仇道友不必胡猜!你是不可能猜出我的来历的,你只需要知道我和你的目的有些一致。”徐长青笑了笑,随后将钓竿一收,鱼线上的力道直接将结冰的湖面完全震成碎屑,湖底的寒冰梭也被这股力量震得飞了起来,掉落在岸边,失去了直觉。

    “你这个疯子!”见到徐长青的行为后,一旁还没有收回法相的逆行天脸上丝毫没有因为周围随手可捡的那些寒冰梭鱼而高兴,反而露出震怒和惊色,朝着徐长青大声咒骂了一句,便看到他身体化作一道剑光,也顾不上说明原因,便以最快的速度远离玄阴湖。

    就在逆行天做出反应的同时,一股极寒之气从湖面上刮了过来,瞬间把徐长青和公良觉包了起来。这股极寒之气还不断向外扩张,眨眼间便扩大了十余里,跟着整个水绝玄阴阵中立刻被一阵阴寒罡风所笼罩,起伏的雪山也在白茫茫的风雪之中失去了身影。

    随着整个水绝玄阴阵的阵势运转起来,一股股强大的天地威压四散开来,惊动了周围所有的人。他们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捡到整个水绝玄阴阵的阵势竟然全都被引动了起来,脸色立刻变得格外难看。这时正好逆行天从阵势边缘飞落下来,落到了众人面前,一名万剑老人的弟子忍不住质问道:“小师弟,你疯了吗?只是去钓条鱼,至于将整个水绝玄阴阵引动起来吗?现在我们有好几个在其他地方试探此阵的同道都被困在里面了,你说怎么办?”

    “我……”面对质问,逆行天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辩答,脸色也同样变得格外难看。

    “凭什么认为是我们堂主引动的阵法,难道就不能是你们那几个所谓精通阵法的同道引动的这水绝玄阴阵吗?”一名战剑堂的弟子对万剑阁如此质问其堂主极为不满,语气强硬的反驳道。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114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1148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