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借力打力(中)

推荐阅读:九朝元老正牌辅助装置最佳影星阴阳郎中撩妻总裁日后见梦想为王超级丧尸工厂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六百三十四章  借力打力(中)

    “哼!毫无礼数!我们师兄弟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后辈插嘴!”逆行天的师兄冷哼一声,随手打出一道剑光,直冲向战剑堂的那名弟子。

    “六师兄,你有些过头了!”逆行天眉头一皱,身形微微一动,站在了那名弟子的面前,身子挡住了拿到剑光,身形一动不动,就仿佛这道剑光不过是一阵微风似的。

    “师弟,好大的威势!”逆行天的师兄似乎与他有些过节,见自己的剑光被如此轻易的挡下,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嘲热讽道:“师弟,自创战剑之道,闻名战魔崖已久,为兄到想要看看被师尊如此称赞的战剑之道何等的高明?”

    说着,便看到他将自己的仙剑祭出,形成万剑之势,大有趁机与逆行天较量一番的打算,而逆行天始终一脸漠然,也没有施法阻挡,也没有退步避让,仿佛视其为无物一般。

    “好了!二位,这时候不应该自相争吵。”一名玄法门的长老立刻上前做和事佬,说道:“还是先将这里的事情通报给上面知晓,然后再行决定怎么办吧!希望那几名同道能够撑过这段时间。”跟着他又极为正色的朝逆行天,问道:“逆堂主,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整个水绝玄阴阵都被引动起来了?照这阵力散发过来的方向来看,分明就是玄阴湖的方向,你当时应该在哪里?”

    “这阵势不是我引动的。”逆行天没有帮别人被黑锅的习惯,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什么?公良觉已经回到战魔城了?为什么驻守防御法阵的人没有通报?”玄法门的长老听后神色一惊,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有一个修练黄泉之道的至强仙人也在这里?难道炼狱门也有动作了?”

    水绝玄阴阵被引动和被完全引动完全是两回事,以前进入此阵的人也只是被引动了部分法阵,这种法阵的威力只是覆盖了一个小区域而已。可现在水绝玄阴阵完全被引动起来,其威力覆盖就不单单只是一个法阵区域,而是整个玉虚山的大衍天地七绝阵,因为七绝阵是相互牵连的,一阵被完全引动,其余的法阵也会同时被其牵动,运转起来。

    且不说这大衍天地七绝阵有多么大的威力,毕竟只要不是陷落在此阵之中,就不会有什么事,但此阵运转需要大量灵气对战魔崖联军或者说整个战魔城而言却是一个天大的麻烦。七绝法阵所需要的灵气,玉虚三世家绝对不可能从自身灵脉抽取,他们必定会接引天地灵气,以补充此阵所需灵气,这样一来就必然会影响到战魔城防御法阵的运转,甚至可能会令到最外围大部分依靠天地灵气的幻阵都失去功效,浊兽若是抓住这个时机攻城的话,后果将会非常严重。玉虚三世家也很清楚此阵的影响,所以以前他们也很少将此阵完全引动起来,这次整个阵势完全运转,恐怕他们也同外面的战魔崖联军一样惊诧。

    “这是怎么回事?是谁将整个大阵引动起来的?”与此同时,在玉虚山的正殿之中,正在和长老们商量对策的太叔政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快步走到殿外,看到原本玉虚山多年未曾运转的禁制全部打开,便不由得大声嚷道。

    跟出来的三世家长老们也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时候一名长老忽然说道:“昨日万侯家主不是曾提议我们将整个山门大阵完全运转起来,吸纳战魔城内的天地灵气,让战魔城的防御法阵出现问题,他再去引诱浊兽兽潮攻城,以转移那些战魔崖联军的注意力吗?当时被我等反对,没有执行,这会不会是……”

    “太叔德,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万侯家的家主难道就是这么不识大体的吗?”一名万侯家的长老立刻站出来驳斥,道:“再说就算我万侯家家主想要让整个阵势运转起来,可如果没有你们太叔家和公良家所掌控的法阵配合,你认为单凭我家家主能够做到这一点吗?”

    一连串的反问,问得对方哑口无言,太叔政见自己的长老被人如此压制,脸色又阴沉了几分,颇为强词夺理的说道:“昨日万侯家主提议完全运转大阵,今日山门大阵就有如此异变,即便这一切不是万侯家主弄的,恐怕也和他脱不了干系。”

    “太叔家主如此武断的将罪责推倒老夫身上,到底是何用意?”就在这时,正好从外面飞回来的万侯谨我听到了太叔政的话,神色露出了恼怒之态,毫不留情的大声质问道。

    跟在万侯谨我身后的公良盛也冷言质问道:“太叔家主你在没有得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问罪于谨我贤弟实在是太过分了!莫非你真以为玉虚三世家已经你一家独大到可以随便冤枉其他家主了吗?”

    在公良盛和万侯谨我落到殿内后,殿内气氛立刻变得剑拔弩张,原本应该彼此合作的三世家却出现了分崩的迹象。虽说太叔家如今的实力早已超过了其他两家,可当公良家和万侯家联合起来的时候,显然太叔政是处于弱势。

    太叔家之所以和公良家、万侯家的关系变得如此紧张,彼此的纷争矛盾也完全被他们摆上了台面,完全是因为太叔政霸道且过分的做法所至。在万侯谨我前往丹道会的时候,太叔政趁着公良盛在外围山门主持法阵之机,擅自动用了一枚太清大道丹,将其送到了后山太叔旺的闭关之处,交给太叔旺,等必要时再服用,以确保其能突破屏障,成就至强巅峰实力。

    虽然太叔政这种未奏先斩的擅权之举非常过分,但公良盛和万侯谨我都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也很清除,这两枚神品仙丹必然有一枚要为太叔旺准备。只是令到公良盛和万侯谨我想不到的是,太叔政在擅自动用了一枚神品仙丹后,竟然还想占有另外一枚神品仙丹,给自己服用,他们自然不会答应。万侯谨我因为已经从徐长青那里得到了一枚神品仙丹,所以他对这一枚神品仙丹也并不看重,于是他便以支持公良盛得到这枚神品仙丹为条件,换来了公良盛支持他扩张万侯家供奉人数以及外围势力,从而将碧水潭主等人名正言顺的收归麾下。

    有万侯谨我的支持,两大世家的合力推动,公良盛自然是胜卷在握,神品仙丹几乎可以说是已经掌握在他手中。太叔政自然不甘自己失去这个成就至强的机会,于是找了一个最为妥当的借口,声称此丹要作为太叔旺突破屏障的备用之物,在太叔旺没有成功达到至强之境之前谁也不能动用此丹,借此将这枚丹药封禁起来。

    太叔政的理由实在无法反驳,虽然太叔旺是太叔家的人,但他也同样是玉虚三世家的老祖和守护神,因为三世家之间的联姻关系,无论是公良盛,还是万侯谨我身上都有一分太叔旺的血脉,所以公良盛和万侯谨我只能妥协。只不过为了防止太叔政再盗取神品仙丹,公良盛和万侯谨我也分别在存放丹药的秘库之中安设的禁制,除非三人同时在场,否则想要取得此丹,先需强行闯过七绝阵中的阴阳绝天阵才行。为了以防万一,两家还同时派人守护在位于主殿的秘库入口,这些议事的长老们与其说是在商议对战魔崖联军的对策,倒不如说是在防范太叔政。

    只不过公良盛和万侯谨我并不准备就此放过太叔政,他们在这两天开始接触太叔政在太叔家中的一些对头,令其逐渐势大,从而削弱太叔政在太叔家的实力,大有在太叔旺出关之前,将太叔政从太叔家家主的位置上拉下马的势头。见到有人动摇自己的根基,太叔政也不甘示弱,频频借用自己玉虚三世家家主之首的身份,调动公良家、万侯家以及自己在太叔家的对头,驻防在外围的五行绝阵之中,正面抵抗战魔崖联军。由于也有太叔家的门人参与驻防,虽然公良家和万侯家知道太叔政这是在公报私仇,但也无法抓到其把柄。三家的关系在这几天内越来越恶化,而作为有心人的万侯谨我再在一旁推波助澜,使得玉虚三世家几乎到了分裂的边缘,至少现在公良盛和太叔政已经势同水火。

    “如果不是万侯家主,还有谁能够将整个法阵?”太叔政也知道不可能是万侯谨我做的,只不过他就是想要抓住万侯谨我曾提到过要引动整个法阵为由,穷追猛打,借此打击万侯谨我和公良盛,说道:“此阵完全运转必然会影响后山禁地内的灵气,要是老祖因此未能突破屏障,你等皆有罪责!”

    “太叔政,你不必将这脏水往老夫身上泼,是我做的,我不会否认,不是我做的,有人想要硬塞给我,我也不会跟他客气。”万侯谨我自然不愿被人栽赃,冷笑着看向太叔政,说道:“刚才老夫和公良家主已经查过了,整个阵势之所以会被引动起来,完全是因为有人惊动了整个水绝玄阴阵。如果老夫没有记错的话,似乎只有太叔家才拥有完整的水绝玄阴阵阵图,而我万侯家和公良家只有部分阵图,就算此阵乃是有人故意完全引动,借此运转整个大衍天地七绝阵,也只会是你太叔家的人做的。另外,老夫昨日才提出这个意见,今日就有人这样做了,只要稍微有些头脑的人都能够看出其中蹊跷,分明是有人想要让老祖无法突破境界屏障,借此来陷害老夫。至于这人是谁,想必老夫不说诸位也能猜得到。”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114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1148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