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兴龙仙狱(下)

推荐阅读:都市至强狂兵寒门崛起最强狂兵海贼之天赋系统出闺阁记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六百三十五章  兴龙仙狱(下)

    战魔城城主府和供奉馆一样都只是和战魔崖联军商谈后的妥协之物,本身并没有什么实权,作用也只是处理功勋通宝兑换灵丹、法宝之类的事务,所以就算是在入魔镇之中,其实权也依然掌握在战魔崖联军和仙宫魔域手中,至于入魔镇附近的兴龙狱也是由两方管理此地。

    兴龙狱关押的人没有定数,只要将人送过来,就一定会接收,将其关押,就算是仙宫大圣、神君被送到这里来,也照样被关,只有手持仙宫或者战魔崖联军的法令方才能够将关在里面的人提出来。在兴龙狱出现的这数千年来,关押在此的仙宫大圣、神君,甚至护宫十三殿的殿主就有不下六十人,至于战魔崖的宗门门主和世家家主更是在百人以上。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争斗的失败者,而胜利者又不想他们就这样死,想要折磨他们直到死亡,便会将其送入兴龙狱之中受苦,而这么多年来成功从兴龙狱之中逃出的囚徒只有五人,至于逃出的方法无一例外都是依靠外力帮助。

    兴龙狱之所以能够囚禁仙魔,主要还是因为兴龙狱所在裂谷蕴藏的特殊力量。兴龙狱所在的地方原本只是一块废墟,直到数千年前一场异常的地龙翻身,使得这里多出了一条深达万丈的裂谷深渊。在这裂谷深渊出现的同时,这里也形成了一个类似战魔崖禁地的奇特绝地,其方圆十里的范围内,无论修为多高的仙妖佛魔,其法力都会被完全禁锢,就像是一些肉身稍强的凡人一般,修为越强,禁锢得越严重。此外每日子午二时都会在这里刮起一阵怪风,这阵怪风能够让所有仙妖佛魔的神魂感到极端的痛苦,而这怪风却只是针对所有凝结金丹的仙妖佛魔,还未结成金丹的普通散修则丝毫不会受其所害,所以驻守在这里的人也绝大多数都是这类还未成道的散修。

    被囚禁与此的仙妖佛魔无一不是一些赫赫有名之辈,如今被困与此,自然备受打击,加上每日两次足以让人痛不欲生的怪风折磨,足以撕裂任何一个铁汉般的人物。正因如此,被囚与此的人有不少都受不了折磨不等寿元耗尽,就自尽而死,至于坚持下来的人也多半被折磨得疯疯癫癫,所以整个战魔崖、乃至仙宫,提及这兴龙狱都有些谈虎色变之态。

    为了避免有人有意或者无意闯入兴龙狱,在兴龙狱力量范围的边缘,铸造了一面高达数十丈的城墙,围墙上没有任何防护法阵,就是完全普通的石头城墙。对于驻守在此的人来说,城墙内的那种力量就是最好的保护,就算是有人在外面,施法轰开了城墙,闯进来,其结果也只有一个。这扇城墙只有两个出口,分别连接万丈裂谷的两头,而仙宫和战魔崖则分别把手着两头的大门。

    整个兴龙狱从主管到狱卒大约有五百人左右,修为全都是快要成就金丹大道的散修。他们之所以会愿意做这份苦差事,主要还是为了从那些被关押在此地的人口中得到修练的法门和秘诀,等他们的任期到了以后,离开这里便能够比其他人更加顺利的修练到更强的境界。据说,徐长青所知,自己的手下铁扇道人就曾经当过兴龙狱的狱卒,只不过他运气比较差,成为狱卒的那三十年的时间内,他一直都是在守狱门,直到离开时才意外获得了一件铁扇状的宝物,令他有了如今的修为。

    徐长青未免遇到其他麻烦,在接近战魔崖和仙宫冲突的主战场时,敛息藏气,没有露出任何法力异象,就这样飞到了兴龙狱的大门前。

    兴龙狱大门很小,只有两人高,和整个围墙相比,实在是不起眼,如果不是围墙上写的有进无出四个大字的话,徐长青恐怕也要花费一番功夫才可能找到这扇大门。这扇大门非常简单,用精铁打造的大门显得格外厚重,大门上同样没有任何法阵,只是在门侧的石壁上凿了一个探视孔。

    在徐长青靠近大门的时候,前一刻还没有任何感觉的他现在却感觉到体内仙元、神魂似乎正在被某种力量所压制,而这种力量却让徐长青有种熟悉的感觉。

    “上仙,到此何事?”在这时,大门一侧的探视孔被里面的狱卒打开,见到徐长青后,便询问道。

    虽然,在这些狱卒手中掌握的各个强者为数众多,在这里他们就是绝对的强者,但他们依然不敢因此而轻怠外界修为高深的仙妖佛魔,毕竟当他们任职已满、离开这兴龙狱的时候,他们依然还是昆仑三界的弱者,蝼蚁一般的存在。就曾有过一名狱卒得罪了前来探视狱中囚徒的战魔崖宗门长老,之后在其任职期满,离开的当日,便被那名长老杀死,魂魄被收入到了法器之中,受尽折磨。所以这里也有了一条警示条文,狱卒对兴龙狱里面的人如何猖狂都没事,就是不要对外面来人也用同样态度。

    “本座是来寻人。”徐长青直接说道。

    “上仙可有战魔崖联军的符牌?”那名狱卒例行公事的询问道。

    徐长青将一块伪造的符牌递了过去,放在探视孔的平台上,里面的狱卒拿过那块符牌后,转身去到里面,看样子是去对照符牌的真假。徐长青手中的这块符牌是仿造的杜承恩手中的那块符牌,这符牌做工精巧,里面镶嵌了三十二种法阵和二十三种符箓,正好凑成大衍之数。以其复杂程度,若不是精通法阵和符箓之人,只怕很难仿造出同样的符牌来。虽然符牌本身没有什么用处,但这种制作符牌的手法却值得称道,虽非上古叠阵手法,但通过符箓将法阵阵力牵连转化,竟然也能达到类似叠阵的效果,只是一个强一个弱而已。

    过了没多久,那名狱卒便又回到了探视孔前,将符牌放在了平台上,恭敬的说道:“符牌已经确认,上仙请进。”

    随着狱卒的话音落下,那扇两人高的大门缓缓打开,那狱卒恭敬的站在门侧,等待着徐长青的下一步吩咐。徐长青在迈步跨入标识着兴龙狱内外的大门后,便立刻感觉到之前禁锢其仙元神魂的力量瞬间增强了上千、上万倍,令他小天位的天仙法力修为在这一刻完全被禁制住。

    “咦!有趣!”徐长青试着退出大门,那股禁锢之力立刻减弱到了之前的程度,仙元也能够运转自如,丝毫没有半点不适,而当他再走入大门的时候,那股力量又出现了。徐长青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微微闭上眼睛,似乎在感受着这股力量的细节,试图破解这股力量。

    对于徐长青的举动,狱卒并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反常,反而像是理所当然的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显然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来人会有如此反应了,而且他还可以肯定最终徐长青会以失败告终。

    只不过这名狱卒并不知道,就在这一刻,徐长青已经将这个被仙宫和战魔崖垂涎数千年的力量给破解出来,并且知道这股力量的根源来自何处。

    就如同刚才徐长青第一次感受到这股力量时就觉得有些熟悉一样,这股力量的根源的确是他所熟悉的一种三界大道,而这种三界大道正是天地禁罚大道。算起来这应该是天地禁罚大道的一种旁支大道,在进入其力量范围之内后,符合其禁罚条件的仙妖佛魔便会被其在神魂深处打入禁罚法印,从而法力修为被限,并且还会每天都会遭受阴风天罚。虽然徐长青暂时无法掌握这种禁罚大道,但徐长青却并不需要担心这种禁罚大道对其的禁锢,因为他所拥有的天地禁罚大道更接近本源,所以当徐长青在自己的神魂之中打入属于自己的禁罚法印的时候,兴龙狱的禁罚法印就会自动被同化,从而解除了对他仙元法力的禁锢。

    虽说兴龙狱的这种禁罚法印其力量与徐长青运用自身天地禁罚大道所施展的禁罚法印有很大区别,可两者却同样威力强大,只可惜兴龙狱的禁罚法印其作用范围只是在这裂谷的方圆数十里之内,离开了这个范围,禁罚法印就会自动消失。此外这个禁罚法印没有半点灵气可言,显然并非是他人有心施展,更像是一种单一的天道法则,而兴龙狱这块地方则是一个小天地,只不过在这块小天地之中只有这个禁罚大道在发挥作用。

    “战魔崖禁地?浊兽巢穴?”如此明显的特征,让徐长青不由得想到了其他与之想同的所在。只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无论是战魔崖禁地,还是浊兽巢穴都是被昆仑三界所排斥的存在,可这兴龙狱显然是被昆仑三界大道所认可的特殊存在。

    对于这兴龙狱的古怪,徐长青一时半会儿还想不出解答之处,只能暂且将其放到一旁,缓缓睁开眼睛,并且依然保持一种法力被禁锢的样子,皱着眉头,说道:“这兴龙狱果然古怪!”

    那狱卒窃窃一笑,自以为猜到了结果,随后立刻恢复常色,说道:“上仙请进,若是寻人的话,请往狱主楼,询问狱主。”

    说着,便在前领路,朝兴龙狱内行去,徐长青也迈步跟了上去。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115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1150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