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进退之道

推荐阅读:盖世仙尊神话禁区首长大宋有毒星辰之主超品小厮三国之熙皇召唤师的异常生活蹉跎惘少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九十五章 进退之道

    由于受到荡魂钟的影响,原本以徐长青心神根本无法凭借这么一点道力,施展上清神霄五雷**。然而他却非常巧妙的只用一点点道力引动百狐魔刀中的魔气,将整个上清神霄五雷符给激发。随着徐长青的法咒声落下,地上组成上清神霄五雷符的红尘绳瞬间化为灰烬,一股精纯的道力沿着绳子冲入百狐魔刀中,令百狐魔刀中的魔气迅速爆发出来,化作一只七尾灵狐,轻易的破开了魔神的魔体,刺入魔神体内。

    魔http://www.longtengx.com体受损立刻发出一声惨叫,而还没等他叫完,魔刀中上清神霄五雷符的道力在魔气的激发下引动了一道水桶粗细的上清神雷直劈魔神。强大的天地雷劲劈在了荡魂钟上,顺着荡魂钟急灌而下,四溢的冲击着魔神本体,劈得魔体无法再凝结一起,开始溃散。神雷不但令四魔君组成的魔神本身受损,就连作为引雷体的百狐魔刀以及旁边还没有来得及逃走的胡月娘和唐心两人也未能幸免。

    百狐魔刀魔气幻化的七尾灵狐瞬间冲击得散了形,刀身立刻出现裂痕,刀中魔气被雷劲炼化,而胡月娘和白莲圣母虽然在外围,但是依旧被神雷余**及,身体各处被雷劲劈伤,头发被弄得焦黄卷曲,难看至极。看到彼此的惨象,她们都想要嘲笑对方,但是忽然又同时想到自己也差不多是这样,脸色便阴沉了下来,想要朝徐长青破口大骂,可张开口又骂不出来,只好狠狠的瞪了徐长青一眼,趁着四魔君没有缓过气来,飞快的退走。

    当上清神雷劈中荡魂钟的时候,荡魂钟对心神二识的限制便已经失去了效果,徐长青立刻将渡世灵珠祭于头顶,布置了一个隔离的太极元罡护罩。虽然看着胡月娘两人逃离此地,但徐长青却没有走,他反而静静的看着魔神崩溃后还原的一团巨大的魔气,想要等待看是否有机可乘。

    刚才那一记上清神雷似乎伤得四魔君很重,魔气始终翻腾着,无法凝结成形,也无法分开还原成四魔君的魔体。此刻这团魔气像是一个不设防的城镇一般,吸引着对它有兴趣的人动手。徐长青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团魔气,过了好一会儿,忽然反常的转身施展鬼魅神行,迅速的消失在魔气前面,化作一道虚影,朝英租界方向疾驰过去。

    就在徐长青刚刚离开,那团魔气立刻一分为四,眨眼之间便凝聚成形,还原成四魔君的魔体。虽然四魔君看上去显得非常狼狈,浑身焦黑,衣衫碎如布条,但是这只是皮外伤,雷劲显然没有令到他们受到内伤,体内的魔气也并未减弱多少,各自的法器也完好无损,只有魔黑的骷髅手链上的一个骷髅出现了一道裂痕。

    “好机警的人,竟然丝毫不受引诱,果断退却。”魔黑看着徐长青消失的方向,脸色阴沉,说道:“难怪玄罡天魔将九流闲人一脉看做是头号大敌,果然有其道理。”

    “什么头号大敌?”魔金显然还在为刚才的事情恼火,用铡斧将旁边不远处的石头劈成两半泄愤道:“只不过是个喜欢背后偷袭的小人罢了!下次我要是再见到他……”

    “下次你要是一个人见到他,就立刻逃走,不要和他对敌。”魔黑瞪了自己的二弟一眼,冷冷的也朝其他人警告道:“你们也一样,绝对不能单独与其对敌,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除了魔青以外,其余两人都有点对魔黑的话不服,但是迫于魔黑常年的积威,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了一声,至于心中怎么想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魔黑自然了解自己这两个弟弟的想法,知道多说也没有用处,只能将他们带在身边,以防出事。

    这时魔青捡起地上的百狐魔刀看了看,虽然已经过去了,但还是忍不住对刚才的危机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幸亏老大你用血骷髅将那股上清雷劲,引到了这把魔刀里面,否则我们四人若是被这股雷劲打了一个结实,即便不死也要脱层皮。”

    “唉!”魔黑看了看还原成手链的血骷髅,看着其中一个骷髅额头上的裂痕,说道:“即便是血骷髅的力量,都无法完全将雷劲卸开,现在血骷髅受损,在将其修复之前,我们的本命魔元即便是恢复过来,也无法凝结成魔神。”

    “不能结成魔神也没关系,只要我们兄弟几人小心一点,难道还怕他人不成!”魔青鼓动了一下兄弟几人的势气,然后将百狐魔刀拿到魔黑面前,问道:“这把刀怎么办?”

    魔黑看了看,冷笑道:“这把刀已经废了,即便修复好了也不可能再成为魔器,不过这把刀对于藤冈那家伙来说意义非凡,我们今天损失的东西找他去要,正好我们可以用他们东瀛的一些高野僧和阴阳师来修复血骷髅。”

    “如此正好!”魔青点了点头,将断成两截的百狐魔刀小心收好。

    魔红忽然想到了什么,建议道:“老大,九流闲人那小子跟陈家关系密切,陈家在天津有一处产业,那小子肯定会逃到那里去,你看我们是不是……”

    魔红的提议非常吸引人,属于四魔君智囊的两人魔黑和魔青想了想,又互看了一样,都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显然魔红的提议很符合魔金的口味,他急忙问道。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魔青细心的解释道:“眼下徐长青对我们的底细和实力已经了如指掌,而我们对他却一无所知,而且从他出手的力量来看似乎他还留有余地,不说别的光凭他那一身就连我们的法器都无法将其伤害的**,就足以在和我们周旋时,立于不败之地。”

    “而且陈家的产业都在英租界。”魔黑补充道:“如果在那里动手,事情闹僵起来,只怕会引起九国租界的注意,到时玄罡天魔必定会怪罪我们,而遮天手、子母鬼姥那些人也一定会拿着这件事大做文章,借此吞到原本因为属于我们的那份魔器。”

    “他们敢!”魔红双眼圆睁,怒声喝道。

    这时,只听见从天津城方向传了一些声响,看来是城内有人见到或者听到了这里的动静和声响,跑过来查看。魔黑感到此地不宜久留,朝自家兄弟,说道:“先回日租界,敲那个藤冈一笔,明日就离开天津回北平,我们四人孤身在京师外面,太危险了。”

    说完,便化作一阵阴风,将白三千的尸体卷起,冲入了旁边的树林里,其他三名魔君也不在迟疑紧随其后。

    在四魔君走后没有多久,天津巡捕房的人和天津本地报纸的记者便赶到了事发之地。当他们看到地上凭空多出的一个个大坑洞、被法术殃及而枯萎的植物以及周围遍地死状惨烈的尸体,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些刚刚加入巡捕房的年青人吓得腿都软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日本人,这些全都是日本人!”这时一个记者指着地上被桃花瘴吸干了精气的阴阳师,说道。

    周围立刻像是往滚油里倒凉水一般炸开了,他们粗略的算了一下,不算那些散落的尸体碎片,光干尸便有将近三十具。死了三十个以上的日本人这在巡捕房的眼里,可不是什么小事,他们很清楚这很可能会引起重大的国际纠纷,该如何处理绝对不是他们这样的小人物能够决定的。

    于是在这些巡捕中的人立刻命人去直隶总督衙门报告此事,由直隶总督来决定该如何处理。这时一个胆子大的年青记者伸手想要去捡一个中了尸毒的阴阳师掉落在地上的钱包,想要看看里面有些什么线索。然而当他刚刚捡起钱包,便感觉到手立刻变得麻木起来,随后麻木感觉逐渐向上延伸,他害怕得大叫了起来,众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在众人的注视下,那名记者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迅速的膨胀,当膨胀到极点时又猛地缩了回去,最终化成了一滩血肉模糊的肉泥。

    “有毒,这些尸体上有毒。”众人惊叫着向后飞退。

    一时间各种猜想迅速的在众人的心中蔓延开来,在所有的猜想中间,众人觉得最合理的就是,日本人正在研究一种秘密的剧毒武器,准备用来对付大清,而武器在运送的途中出现的意外爆炸了,武器里面的剧毒泄漏,最终杀死了所有在附近的人。那些巡捕对于这个猜想还有点怀疑,而那些报社的记者却已经想当然的认为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于是纷纷拍照,然后快速的赶回报社截稿,让报纸在其他同行之前发行出去。

    第二天,当各个天津本地报纸发行出来之后,整个天津乃至周边都轰动了,天津的民众纷纷赶往事发地看看是否真有其事,然而现场已经被日本人封锁了起来,并且用黄布围住,丝毫看不到里面。这种作法显然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加上日本租界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是保持沉默,更加加深了民众的怀疑,最终不但清政府,就连其他的国家也纷纷给日本的驻华总领事去电,咨询,更应该说是质问此事。一时间弄得日本驻外领事和日本政府狼狈不堪,纷纷编造故事,将这件事情唐塞过去。而这些死去的阴阳师等人的首领藤冈左助,则已经随着四魔君一同上路,去往京师,躲开了各种麻烦。

    在外界因为这件事而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徐长青则正在闭关炼尸,两耳不闻窗外事,与世俗隔绝了起来。徐长青在和四魔君的对峙中退走后,便没有停留的朝万盛商行急奔而去。虽然他很想一举将四魔君拿下,但是他微微张开的神目也清楚的看到了四魔君的本命魔元并没有受损,而且连他们各自的魔器也完好无损的隐藏在那团魔云之中,在这种情况下不容他逞强,只能退走。

    回到万盛商行后,眼前的情景却让徐长青大吃一惊,整个商行周围都围满了人,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伸长脑袋往商行后面的别墅花园,应该说是往那栋有名的凶宅看,而陈家派驻在这里的保镖护院与巡捕房的巡警将人挡在了外面。徐长青这身打扮太过惊世骇俗了,因此没有走正门,直接从空中跃过,犹如羽毛一般无声无息的飞落在别墅花园里。

    这时花园里也围满了人其中大部分都是陈家的佣人和一些在商行工作还未离开的职员,另外还有几个英国租界的官员也在其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眼前的凶宅给吸引住了。只见那间凶宅此刻仿佛遭遇了地震一般不断的震动着,而且从房屋里不时的冲出一股淡绿色的尸气,撞击着外围的玄武守灵大阵,产生了如同水波一般的涟漪扩散开来,煞是惊人。在门口前面,躺着两具尸体,全都浑身溃烂,流着绿色的浓水,看样子是陈章平安排在房屋周围的护卫偷偷进去,发现了铜甲尸,并且触动了阵法使得尸气外溢,逃出来时中了尸气,而另外一个人试图想要救他也中了尸气。

    “等等!前面危险不要靠近。”一名没有见过徐长青的商行职员,见到一身怪异打扮的徐长青朝前面的尸体走过去,连忙好心的提醒道。

    “先生,您……”陈章平闻声看了过来,见到徐长青,露出幸喜之色,连忙上前想要告诉徐长青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立刻被徐长青抬手打断了。

    徐长青走到了那具尸体旁,蹲下身,取出一个碧玉葫芦,运转真元在葫芦尾端画了一个太极鱼,随后引动太极鱼向后一收,只见两具尸体的鼻孔里钻出两股淡绿色的尸气,同时流在地上的浓水也像是被蒸发了似的化作一缕绿气,徐徐的钻入葫芦里。当最后一缕尸气被收入葫芦中后,徐长青沾上一点朱砂抹在葫芦嘴上,用刻有太极鱼的塞子塞住葫芦嘴,然后将其收入袖里乾坤中。

    “立刻叫人把两具尸体给烧了,不要存放过夜。”徐长青起身朝陈章平吩咐了一声,随后又教训道:“以后聘请人要再三考量,不要引狼入室。”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62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624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