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意外所得

推荐阅读:变身在漫威世界九零俏佳人御房有术仙墓重生之商界大亨天价婚宠:权少赖上瘾总裁老公,抱紧我兄长是戏精[综]霸道老公深度爱空间重生之嫡女翻天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九十七章  意外所得

    徐长青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将铜甲尸分身引动出来。只见他的面貌和身体逐渐改变,身材变得比之前相对矮一点,但健壮了许多,脸上的容貌逐渐变成了铜甲尸的容貌,除去身上的皮肤略显苍白,其他的与常人无异。另外铜甲尸的尸气已经转化为类似真元一样的东西,收缩在尸身里面,加上身上已经有了生气,如果不施展尸气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一具僵尸。

    徐长青控制着尸身就在客厅里面打了一套五行拳,撇开铜甲尸天生神力以及堪比混元金身的铜皮铁骨不说,在打拳的同时他也试着如同调动真元一般调动尸气,行内家拳心法,以测试尸身是否如同本体一样好用。一趟拳打下来,效果令他非常满意,他觉得尸气的运用虽然不能完全如同真元一般灵活,但施展出来的威力并不比真元的力量弱。之后,他又用尸身施展了几个法术,以及试验看看能否使用他的五行道术,最终结果有得也有失。所有的道法佛法铜甲尸全都无法施展出来,反而黄泉道以及九命真君的鬼修秘法中记载的一些鬼修法术却能够运用自如,另外五行道法以及五行战决,只有土灵之气可以运用,其它的都没有办法施展。

    对于这一点都在徐长青的预料之中,他并没有感到太大失望,炼化后铜甲尸分身的力量已经让他非常满意了,虽然比起本体来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单纯以杀伤力而论,显然不会比本体的混元金身差。

    此刻徐长青决定趁热打铁,再进一步提升铜甲尸的力量,于是从袖里乾坤中取出那枚堕天使凝结后的鬼气珠,一口将其吞下,然后盘膝坐下默默的运转尸气,以周天运行法,慢慢的炼化鬼气珠中堪比鬼帝级别的浓厚鬼气。

    以尸气炼化鬼气不同于魔器吸收鬼气,魔器吸收鬼气并不需要将鬼气完全炼化,而以尸气炼化鬼气却只能慢慢将其转化,逐渐融入自身尸气之中。徐长青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才将那枚鬼气珠炼化了一半,即便这样他也感到体内的尸气达到了一个极限,似乎有种要破体而出的感觉。他停止继续炼化尸气,然后运用炼尸副册中记载的炼尸法门,引动地煞之气结合尸气再次锤炼尸身。当尸气出现枯竭的时候,便停止炼尸法门,然后再施展周天运行法,炼化鬼气为尸气。就这样周而复始又修炼的半天左右,最后一缕鬼气珠内的鬼气被炼化后,堕天使萨麦尔彻底的消失于天地之间。

    徐长青感到此刻尸身之内尸气澎湃,而且对尸身的锤炼也出现了成效,单纯的尸身力量变得丝毫不比混元金身差多少,虽然**防御之力还无法于混元金身相比,但此刻铜甲尸的状态至少已经回复到了白战当时的水平。此外他对尸身粹炼的同时也进一步的完成了对尸身的掌握,他发现原本用于炼尸的七十二条地煞阴脉中最主要的九条阴脉因为白战的炼尸不得法断裂开来,这也就是这具铜甲尸永远无法成为旱魃的原因。

    想要连接这九条阴脉除非找到另外一具铜甲尸以脉接脉,然而铜甲尸本身就可遇不可求,徐长青自认为能够得到这一具已经算是运气了,即便狂妄如他也绝无奢望能有运气再得一具铜甲尸。与其去寻找那莫须有的铜甲尸,倒不如将其余的六十三条地煞阴脉练好,虽然不能练成旱魃,但是只要能够将铜甲尸练到甲尸顶点,即便是遇到了修成金丹大道的人也有一拼之力。现在他只能通过九流大道的周天之法炼化时期,但是这毕竟不是尸修之法,在提升铜甲尸力量方面并没有太大帮助,想要提升铜甲尸力量只有寻找一套合适的尸修之法再行进一步的修炼。

    就当徐长青起身准备将转换回本体混元金身时,忽然感觉到体内的黄泉幡似乎有所动静,于是他立刻以心神控制黄泉幡脱体而出,旗幡在空中转了两圈,最终飞落在手中。只见此刻黄泉幡已经跟最开始成形之时,截然不同,幡身不再显得那样张扬,除了用灵骨练成的旗杆显得诡异以外,整个旗幡并没有太大突出的地方。另外在旗幡顶端,千魂丝从阎王梭化成的旗尖中延伸出来,形成一缕长长的飘丝,看上去很不起眼,用来偷袭最合适不过了。

    徐长青按照黄泉道中的法诀驱动幡中天鬼,引动黄泉幡中的黄泉禁法,瞬间别墅客厅消失不见,出现在徐长青眼前的是一副阴森的幽冥黄泉炼狱景象。只见熔岩在地面流淌着,虽然没有靠近但是却依旧感觉到了炙热,另外一侧的酸海中的水滴飞溅而起沾在身上,竟然冒出了青烟,原本没有痛感的尸身竟然也感觉到了一阵剧痛。这时天鬼化作一枚灵珠祭于头顶,尸身上刚刚的感觉瞬间消失,而黄泉中的所有物体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般看着黄泉中的事物。

    可以想象当敌人被困在这黄泉幡中会是何种景象,而且徐长青可以通过天鬼或者控制天鬼自由出入黄泉幡,天时地利人和全都站在了自己这边。如此一来,自己只要不是遇到了那种已经完成金丹大道的高人,即便是遇到了再多的敌人也能有一拼之力。那晚如果能够有黄泉幡在手,或许解开魔神之体的四魔君就有可能把命都丢在他的手里,他也不会最终选择逃走了。

    徐长青心情激动的看着眼前黄泉幡幻化的幽冥黄泉炼狱界,心中想着回到混元金身状态,来施展黄泉幡的真正用来攻击的能力黄泉炼狱十图。然而当徐长青将身体还原到混元金身之时,幽冥黄泉炼狱界瞬间消失,黄泉幡变回到旗幡的模样,自动的回到了中丹田识海之中,不再听从徐长青的驱使。

    面对这种诡异的情况,徐长青愣住了,显然他没有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再次用心驱动黄泉幡,但依旧无法让其有任何反应,反而大道图却有了一丝反应,随后从百会天顶飞出,在他的头顶张开。这一刻徐长青看到了大道图的变化,原本只有一个道字的苍白阵图,道字变成了白色而阵图其他地方却变成了黑色,而且仿佛黑夜一般在阵图上面多了一些繁星。

    对于大道图的变化,徐长青在阵图飞出的那一瞬间就从阵图的大道真灵中了解到了,这些繁星是吸收星斗之力所形成的,暂时还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估计可能令大道图在特定的时间内吸收转化星斗之力。可这个能力对于徐长青来说,就是一个鸡肋,吸收星斗之力在他看来唯一的作用就是回复功力,然而这一点九流大道吸收天地灵气就已经足够了,吸收再多的星斗之力也没有用处。只有当找到了天地灵物,借用天地灵物结成金丹的时候,或许这星斗之力可以派上一点用场。

    徐长青将大道图收入体内,坐在了地上,心中思考着黄泉幡的事情,眉头越皱越紧,忽然他想道了什么,立刻将铜甲尸分身引出来,然后控制铜甲尸集中心神驱动黄泉幡。这一次,黄泉幡丝毫没有反抗,非常顺利的落在了徐长青的手里,然而当徐长青又还原到混元金身的时候,黄泉幡又躲到了中丹田识海之中,不肯出来。之后徐长青又反复的试验了几次,终于发现问题出在了自己的混元金身上。

    之前混元金身吸收了地藏王菩萨的神灵真力,便和黄泉幡的鬼邪之气产生了冲突。之后混元金身又掺入了功德金光,逐渐向混元功德金身转变。这样一来,使得混元金身更加跟黄泉幡本身的鬼邪之气相冲突,即便黄泉幡已经完全修复了破损之处,也依旧无法以混元金身控制黄泉幡。不过当徐长青炼化了铜甲尸之后,虽然尸身不同于鬼体,但是尸气依旧符合黄泉幡中邪鬼死气的要求,从而使得徐长青在铜甲尸状态时可以驱使黄泉幡。

    虽然尸身状态能够驱使黄泉幡,但是以徐长青现在掌握的尸气运用和尸身的修为,还是远远无法驱动黄泉幡施展出的黄泉炼狱十图,只能通过黄泉幡施展一些小的鬼修禁法。由此看来想要将黄泉幡的威力全部施展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尸气运用得跟真元一般,并且将铜甲尸练成最顶级的甲尸。

    现在要将尸气运用熟练,也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眼下黄泉幡已经能够使用黄泉禁法,这样徐长青对敌之时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与其关在屋子里,闭门造车,倒不如凭借不断的战斗,一点点的积累运用尸气的经验。已经做出决定的徐长青还原到混元金身的状态,他还不准备将自己这个铜甲尸分身的秘密暴露出来,因为他很清楚隐藏的力量远远比暴露在外的力量在对敌时要有用得多。

    在换上衣物之后,他又试着驱动阴神棍,眼下黄泉幡和大道图都已经可以使用了,要是阴神棍也能够使用,那么他入京除魔的胜算又能增加一分。然而他不知道此刻阴神棍的棍身之中已经融入了大量的地煞之气,在完全将地煞之气炼化之前,阴神棍并不能脱离上丹田识海,所以虽然他能够驱动阴神棍,但是却依旧无法使用。

    在身上一切都收拾妥当之后,徐长青缓步走到了门口,开门走了出去。或许是他因为炼化了铜甲尸分身,加上大道图和黄泉幡都能够使用,而感到高兴异常,变得有点粗心大意。他离开客厅时,丝毫没有察觉到经过这些天的折腾整个别墅的煞气减弱了很多,几乎消失了一大半,凶宅煞气想要再回复之前的状态,除非再死十几口血缘相通的人在里面。同时在他走之前,也没有看到由于之前尸气引起的震动,令客厅一扇墙壁的装饰木板出现了裂痕,而依稀可以从裂痕的间隙看到一个银色的夹万。

    “先生,您总算出来了。”这几天陈章平一直小心的派人守护在房屋周围,以免再出意外,所以徐长青出来之后,第一时间便有人赶到前面的商行通知他。

    看到走过来的陈章平,徐长青抬手示意他不要靠近过来,随后运转真元,以还没有用完的朱砂在别墅门口,画了一张道符,随后脚踏罡步,剑指一点,将一股精纯真元道力打在了道符上,并沉声道:“玄武归位,敕!”

    随着徐长青的一声敕令,守护在凶宅四角的玄武木雕化作四点黑色的光芒冲入道符之中,跟着隐没在了房屋的地基里面。一切做完之后,徐长青转身朝陈章平吩咐道:“我现在已经锁住了房屋下面六煞地气,你按照我之前的吩咐,派人将整理一下房屋周边,以后房屋不会再出事了。”

    “好的,章平这就派人来修整。”陈章平点点头,然后从内衣口袋里,取出一叠电报纸,交给徐长青,道:“先生,这是这几天北平那边有人发给你的电报,看样子似乎非常紧急。”

    徐长青接过看了看,只见这些电报分别是不同人发的,关正的电报最简单只有痛快两个字,而另外三份电报的内容都大同小异,分别是燕风、胡月娘和正霄道长,催促他快点入京。其中还有一份电报并未署名,只有简单的几个字却让徐长青双面紧皱,上面写着有内奸三个字。若是其他人看到了这份没头没脑的电报不会太过理会,但是徐长青似乎知道这份电报是谁发的,不禁陷入了沉思,周围的气氛似乎凝固了起来,就连身边的陈章平也不敢打搅他,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我进去几天呢?”徐长青忽然问道。

    陈章平没有半点思考,脱口而出,道:“三天半了!先生进去三天半了!”

    “三天半!也就是说后天就是五月初五!”徐长青想了想,立刻报了两个衣服的尺码,吩咐道:“按照这个尺码立刻给我分别准备十套衣服,分别都是五套洋装、五套长褂!另外派人立刻准备一辆马车!这些我一个时辰后就要。”

    说完徐长青也不解释,便吩咐陈伯带他到前面的房间里,梳洗一番,而陈章平已经习惯了徐长青的这种性格,没有多问,立刻吩咐下人去准备。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62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625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