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了结前缘

推荐阅读: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超维术士医界圣手极品仙尊混都市重生都市仙帝早婚晚宠绝代神主盛少,情深不晚加冕为王千山独行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一百零一章  了结前缘

    “不要乱来,徐先生是在替麟儿去除蛊毒!”见到情况,董震宇强忍着身上的痛楚,大声的叫道:“你们全部退出去,不要妨碍先生施法!”

    就在董震宇说话的时候,阴神战鬼缓缓的飘起来,悬于徐长青的头顶,看上去就像是在为徐长青护法一般。见到如此情形,加下董震宇的话,众人那里还有其他想法,纷纷退了下去,张铁峥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徐长青头上的阴神战鬼,也退出了房间。

    此刻徐长青见董家人全部离开了,便将阴神战鬼收回体内,然后定下心神,慢慢的控制董麟策体内的六阳灵火,一点点的占据各处经脉,最终只空出一条通往心脉的经脉后,便开始全力压制附着在脊椎命脉上的青蛇蛊毒。虽然蛊毒还想反抗,不断的用自己的蛊虫毒气反击,但是在徐长青的全力施为下,任何反击都是徒劳的,就这样在灵火的炼制下蛊毒一点点的退却、压缩,最终形成了一条非常小的青蛇蛊。

    随着灵火炼化驱散之前蛊毒遗留在脊椎命脉上的邪煞,董震宇和盛卿萍的脊椎处都不约而同的尝到了刮骨之痛,忍受不住大声的叫出来。疼痛令到他们不由自主的将抓在手里的床单撕裂开来,也令到他们表情极度扭曲,脸上青筋浮现,仿佛血管随时都要爆裂出来一般。

    徐长青并非第一次帮人解蛊,他自然知道解蛊时有多痛,曾经就有人在还未将蛊解开之前便硬生生的痛死过去,所以他才会让董震宇和盛卿萍两人分担疼痛。只不过他也没想到这青蛇蛊会这么利害,即便有两人分担也痛苦如斯。于是他加快了灵火驱邪的速度,快速的引动灵火朝小青蛇逼了过去,那条青蛇蛊眼见四周全都被灵火覆盖,无路可逃,没有半点选择的钻入那条徐长青刻意留下来的经脉,朝董麟策的心脉冲了过去。

    “引符!”徐长青眼见青蛇蛊已经入瓮,立刻手掐龙虎罗网法印,打出一股精纯道力,引动董麟策周身的符咒。只见那些符咒闪烁出一道红光后,便隐没在皮肤中,形成一股股的咒法道力,瞬间挡在了青蛇蛊唯一的经脉通道前,犹如蚕丝一般将青蛇蛊缠住。

    正当徐长青施法除蛊进行到紧要关头,忽然两名东瀛忍者从天花板上凭空钻了出来,一个将身体化作一柄长刀朝徐长青的头顶砍了过来,另外一个则化作了一团烈火就要将徐长青包裹住。

    这两名东瀛忍者的攻击早就已经在徐长青的预料之中,只见阴神战鬼瞬间从他的头顶冲出,全力一记金刚杵砸在了那柄大刀上。大刀立刻散开成了一团雾气,向外逃逸,而阴神战鬼也瞬间散开鬼体,化为一团金色的鬼气将那团雾气包裹起来。只听到鬼气中传出一声沉闷的惨叫,跟着鬼气忽然变红了一下,又立刻恢复了正常,重新集结成阴神战鬼,只不过外表比起刚才的庄严宝像来多了一份戾气。

    在阴神战鬼出击的同时,徐长青又从袖里乾坤中瞬间取出弥勒袈裟,空出的左手暗掐法诀,操纵弥勒袈裟一把将那名化身烈火的忍者包裹起来。那名东瀛忍者似乎不甘心就此被抓,舍命加大自身修炼的火术,想要将抱住身体的弥勒袈裟一同烧毁。然而徐长青又怎会给他施展力量的机会,立刻变换法诀,控制这弥勒袈裟仿佛扭干衣服一样,一下子将袈裟扭成了麻花状。只听见袈裟内传来了一连串骨头碎裂的声音,同时袈裟表面逐渐被鲜血染红,而多出来的鲜血则顺着袈裟尾端滴在了地板上。徐长青立刻运转五行道术,引动火灵之气,将弥勒袈裟里里外外的焚烧了一边,东瀛忍者的身体彻底的烧成了灰烬后,在他将弥勒袈裟收入袖里乾坤时,骨灰散落在了地上。

    徐长青在收拾了这两名东瀛忍者之后,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两名忍者似乎要比以前的强上一点。其实他又何尝知道这两名忍者是藤冈左助精心训练的五行上忍,他们专门在日本为那些日本高官刺杀政敌,可以说是无往不利,可惜到了中土之后还没有来得及显示一番伸手,就被徐长青轻描淡写的收拾了两个。

    在这时,董麟策体内的青蛇蛊已经被数十股道力缠绕成了蚕茧一般,无论它如何挣扎始终无法挣脱道力的束缚。徐长青这时也将附着在董麟策体内的巫蛊邪煞之气全部用六阳灵火给炼化了,随后纵身跃上床铺,伸手运转真元一点他的膻中穴,将六阳灵火震散,然后慢慢的将其融入三阳真火之内,补充这些日子来所损失的元气。

    董麟策此刻的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胸口开始有了明显的起伏,呼吸声同时变得的沉重有力,身体也恢复了暖意。董麟策身体的变化,在他两旁的董震宇和盛卿萍也感觉到了,虽然疼痛已经过去,但是身体的精力却已经消耗殆尽,他们尽力爬起来,坐在了床边,顾不上整理仪容,看着恢复正常的董麟策,不禁激动的流出了眼泪。

    “麟儿已经完全好了吗?”盛卿萍很快冷静了下来,擦了擦眼泪,期望的看着徐长青询问道。

    “还差最后一步。”徐长青神色淡然的说了一句,随后解开盛卿萍和董震宇手指上的红尘绳,绑在了自己的手上,在夫妻二人疑惑的目光中,剑指一点董麟策的胸口,运转真元向上慢慢的提起。

    只见随着手指的提起,董麟策的皮肉似乎沾在了徐长青的手指上似的,向上鼓起,逐渐形成了一个看上去非常骇人的大包。盛卿萍抬头想要询问徐长青原因时,眼前的情景却让她呆住了,只见徐长青脸上也露出了痛苦之色,额头上青筋浮现,双眼充满了血丝,一滴滴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渗出来,滴落在床上的毯子上。

    “你为什么要这样?”见到徐长青的样子,盛卿萍哪里还不清楚,徐长青这是在代替他们夫妇两人,承受本应该他们承受的痛苦,眼中不禁泛起了泪水,神色复杂的看着徐长青,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深爱,现在却想深埋的男人。

    徐长青现在没有心思理会身边其他人的想法,全力将被困住的青蛇蛊一点点的从经脉中剥离,顺着**向上引出,剥离之痛就像是有人拿了铁钻钻你的骨头一样,绝对是非人之痛。

    “出来!”徐长青用力怒喝一声,随后剑指猛地向上一提,只见一团蚕豆大小的绿光从董麟策胸口的皮肤中渗透冲出,悬浮在半空中,依稀可以从绿光中看到一条小蛇在不断的撞击光芒边缘。徐长青长舒了一口气,身体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稍事休息之后,他立刻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一个装有尸气的葫芦,青蛇蛊和尸气放在一起,以增加青蛇蛊的威力,留到将来有机会再用。

    当青蛇蛊被取出后,董麟策立刻大口的呼吸了一下,随后缓缓的打开了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徐长青这个陌生人,眼中立刻露出了一丝害怕,当看到他的父母在两旁时,立刻奶声奶气的叫道:“爹!娘!麟儿好怕!麟儿在黑洞里好怕!”

    “不怕!不怕!”董震宇和盛卿萍夫妇连忙上前一把抱住儿子,摸着他瘦削的脸颊,开心得痛哭起来。

    这时,门外的人听到了声音,全都一股脑的涌了进来,围在床边激动的看着恢复了神智的董麟策,都忍不住哭了起来,并且七嘴八舌的询问他的身体状况。周围浓浓的亲情显然不太适合徐长青,他抖了抖手指的红尘绳,令其自行解开,收入袖里乾坤中,然后悄悄的退到了后面,转身离开了房间。

    这时站在门口的张铁峥老泪纵横的朝徐长青,轻轻的说了一声“多谢”,而徐长青则淡然一笑向他抱拳还了个礼,便迈步走出了房间,离开了这栋洋楼。

    “长青。”当徐长青顺着花园小路,走到了主楼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盛卿萍的叫声,转头一看,只见她牵着董观青快步追了上来。来到徐长青的面前后,她看了看始终一脸淡然的徐长青,脑子里过往的事情一幕幕的在眼前闪过,这一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了半天,才感激的说道:“谢谢!”

    徐长青淡淡的笑了笑,而后又迟疑了一下,说道:“对不起!”

    盛卿萍知道徐长青话里的意思,她摇了摇头,眼中露出了谅解的神色,随后低下头,朝一脸莫名的董观青说道:“观青,他是娘的好朋友,你名字里的一个字就是从他的名字里拿的,快叫徐叔叔。”

    “徐叔叔!”董观青略带不解的看了看盛卿萍,然后大大方方的叫了一声,之后又问道:“叔叔你的名字里也有青字吗?”

    徐长青看着自己的女儿,脸上露出少有的温情之色,他蹲下身子,微笑着说道:“叔叔的名字叫做徐长青,和观青名字里的那个青字是一个意思。”说着伸手摸了摸眼前这个小女孩的头,感受着彼此骨血相连的异样感觉,说道:“叔叔,第一次见到观青,知道观青很乖,懂得照顾弟弟,叔叔很高兴,所以决定送一样见面礼给观青!”

    说着,徐长青就在董观青的面前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一条古董项链,将项链中间的宝石去掉,然后又将菩萨舍利拿出来,把菩萨舍利放在宝石的位置上。之后他运转真元,以白莲渡世佛元的方式施展出来,参杂一点五行道术,将项链坠子一点点的炼制成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

    盛卿萍在义庄呆过一段时间,自然也知道这东西是什么,脸色一惊,正准备代董观青拒绝,但是却被徐长青抬手阻拦了。徐长青将炼制好的项链坠子,放在董观青的手心,然后抓过她的小手,在中指上划了一下,滴出一滴鲜血,落在了莲花骨朵上。只见随着血液慢慢的渗透到莲花里面,莲花也慢慢的打开变成了一朵金莲,而在金莲的中间则是那枚菩萨舍利,并且散发出淡淡的白光将董观青的手笼罩住,看上去显得极为精www.SHUBAO2.cc和神奇。

    “哇!”董观青见到这朵金莲之后,立刻忍不住叫了出来,眼中露出了想到得到的渴望,于是便抬头看了看盛卿萍,哀求道:“娘!”

    盛卿萍看着徐长青,叹了口气,微微的点了点头,董观青立刻高兴的将金莲挂在脖子上,然后转身便向那栋洋楼跑去,想要把这东西给她的弟弟看。

    “你给的东西太珍贵了!”盛卿萍看着董观青无忧无虑的身影,说道。

    徐长青恢复了之前的淡漠之色,说道:“还有什么能够比她更珍贵!”跟着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两瓶普通的补身药丸,递给盛卿萍道:“一瓶给你儿子服用,每日两粒,子午二时分开服用,至于剩下的一瓶你和你的丈夫自己用吧!”

    盛卿萍也不客气,接过药瓶,然后略带关切的问道:“你准备回陈家冲吗?”

    徐长青摇了摇头,没有明示,只是神色严肃的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千万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观青与我的关系。”

    说完,便不再解释,快步朝董公馆的门口走去,而盛卿萍则愣了一愣,再想要追上去询问个究竟,但他的身影却已经隐没在了树林里面。

    在董家下人惊惧的目光中,徐长青快步离开了董公馆,等上路旁等候的马车,沉声道:“走天津内城的官道去北平。”

    “驾!”车夫闻言,立刻扬起马鞭,驱使马车朝内城方向驶了过去。此刻,在马车车厢内,徐长青微微的闭上眼睛感受着此刻金液周天的变化。

    在解开盛卿萍这个孽怨因果之后,金液周天的运转速度便快了数倍,而且运转的方式也产生了变化,在正转三十六周天之后,反方向又转了七十二周天,合起来一百零八周天为一文武周天。其次在正转三十六周天时所产生的金液真元,依旧有将近七八成被身体里的灵宝、战鬼、神目以及文武二火给吸收了,而逆转的七十二周天所产生的金液真元却一分为二,一部分全都补充到了损耗的金液真元里,另外一部分则融入下丹田中,反复被文武火锤炼的金液真元团中。

    如此一来,马车才刚刚进入天津城,徐长青体内所损耗颇大的金液真元就已经在逆转七十二周天的帮助下,恢复了将近五成左右,这让徐长青感到了莫名的欣喜,深感这次京城之行又多了几分把握。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62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627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