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命学奇人

推荐阅读:炮灰女配大逆袭毒妇不从良素月天娇闲臣风流一见钟情[快穿]超级兵王俏老板三国之裴元庆传奇召唤师的异常生活半妖娇妻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一百零三章  命学奇人

    这时,玄罡天魔留在车站的几个魔修者似乎察觉到了这边有什么事情发生,习惯性的将头转过来,查看一番。为了不引起这些人的注意,徐长青不动声色的坐回到了椅子上,然后朝老太婆,说道:“老人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呵呵!老婆子的肉眼虽然不行了,但心眼还是有的。”老太婆拍了怕徐长青的手臂,然后拿着手里的的佛珠转动着,笑着说道:“你这后生伢子坐在了我的身边,可我却从你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生气,如果你不是那东西的话,那你就是一定是石头变得。”

    “老人家,如果我是你所说的那东西的话,你难道就不怕我吗?”徐长青心生警觉再次用心神仔细的感觉眼前老太婆身上的气脉运行,只觉得虽然她的身体比普通的同年老人要好一些,但是也绝非一个修行者的身体,再加上老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他心中不禁生起了一丝疑惑。。

    “老婆子活了一辈子,该见的不该见的都见过了,就算是死都不怕,又何必怕你呢?”老太婆接着语重心长的说道:“后生伢子听老身一句话吧!冤冤相报何时了,吐出了这口怨气,最终能够解脱的是你自己,而非别人。”

    徐长青知道老太婆一定误会自己是一个含冤而死的活死人,想要报仇,以消弥怨气,不禁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又略带好奇的问道:“老人家,你是怎么知道我是那东西的?”

    “算出来的。”老太婆略微得以的说道:“你坐在我的右边,正好位于九宫位的死门,而又是腾蛇居宫,而且是戊土之位。死门主死,腾蛇主怖,再加上戊土这一大地之土,还不能猜出你的情况,老婆子就活回去了。”

    徐长青愣了一愣,表情略微惊讶,说道:“没想到老人家是精通奇门命理的高人,敢为老人家是师承盲派的哪一家?”

    “盲派?”徐长青这一问出,轮到老太婆露出一脸的不解了,说道:“什么盲派?老婆子小时候闲着没事,跟教书的先生学的,没有什么师承。”忽然顿了顿,想到了什么,转头用她那已经半瞎的眼睛看着徐长青,说道:“听你这后生伢子的语气,好像知道什么奇人异士,而且从我刚才揭穿你开始就非常平静,莫非你不是什么那东西,而是……”说着她忽然抬手掐指将刚才的奇门局排在手上,露出了一丝恍然,说道:“噢!看来老身是托大了,只用心盘,没有看到直符入宫凶变吉,看来尊驾非但不是什么邪物,还是位了不得的高人啊!”

    “不敢当,比起老人家来我算不得什么高人。”徐长青淡然一笑,尊敬的说道:“没想到老人家以一介世俗之体,就修得了如此高深的奇门命理之术,就连那些玄门命数高人只怕也比不上,在下实在佩服至极。”

    奇门乃是古三式之一,有着帝皇之术的www.SHUBAO2.cc称,更有这天下万事尽在手中一局的传言,通常那些行军打仗的将军和治理天下的宰辅大部分都略晓奇门之法。只不过世上奇门之法万千,能够通晓融会的人却如凤毛麟角,徐长青从老太婆起盘开始,便察觉到她已经深得奇门三味,自成一派大家。徐长青自身精通的也是三式之一的六壬神课,虽然也能够算出诸多事情,但与老太婆的奇门之术,还是略差少许,只有运用自创的天罗斗数才能略胜一筹。但前提是他必须用到自身的神通法术,如果他不用法术神通的话,他自认为无论是六壬神课还是天罗斗数,都远远无法和老太婆的奇门遁甲相提并论,由此可见老太婆的奇门堪称当世一绝。

    “当不得高人夸奖。”老太婆显然对自己的奇门之术也深感自得,脸上虽然露出了些许得意之色,但却又谦虚的说道。

    徐长青沉默了片刻,忽然说道:“不瞒老人家,我这次入京要做一件关乎前途的大事,但又不止事情成败如何,而只因我已经身在局里,演算自身而不得其果。今日入京之前,竟然在这人流繁杂之地遇到了老人家,而老人家又精通命数,似乎冥冥中有所机缘,所以烦请老人家帮我起上一局,算算前程运道。”

    “阿弥陀佛!”老太婆拿起手中佛珠,双手合十,微笑着说道:“没想到高人竟然也是讲缘法的,既然高人这么说了,老身自然也不能推脱。”

    说着,老太婆快速的在手中重新排了一局,喃喃说道:“眼下以我们所在的位置来看,京师在西北方,然而我们却面东背西,所以京师应该在盘局的东北方!”说着,她的脸色逐渐变得沉重了起来,说道:“恕老身直言高人此去京师只怕是凶多吉少,九死一生,从局面上看,无论是天干地支,还是八门八神,全都是相冲大凶格局,”跟着又顿了顿,说道:“不过此刻天冲星却占据主宫,如果高人此去是行征伐战斗之事的话,或许能够夺得一份气运,即便如此,胜负也只是在五五之数。”

    徐长青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又莫明其妙的笑了笑,说道:“五五之数已经远朝我的预计,如此也好,各凭本事争这一线生机吧。”说着恭敬的朝老太婆抱了抱拳道:“多谢老人家为我解惑,除却了我的一块心病。”

    “当不得高人如此夸奖。”老太婆谦虚的笑了笑,这时在火车站内的列车员忽然拿着一个扩音话筒,在那里叫“去武汉的上车啦!”,老太婆听到后,转身朝徐长青说道:“老婆子的火车到了,就此要和高人别过。”

    “我送老人家上车吧!”徐长青笑了笑,不容老太婆多言,便起身提起她在地上的行李,搀扶着她,朝月台走去。由于徐长青刻意施为,所有靠近他们的人都不约而同的让出了一条道路,他很顺利的将老人家送上了火车,并且为她找了一个位子。这时徐长青看了看周围,发现并没有玄罡天魔的人在监视,便朝老太婆说道:“老人家眼有顽疾,我有一法可以救治,既然老人家为我排了一局,那我就帮老人家救治好眼疾,以做答谢吧!”

    徐长青说完,正准备施法,将老太婆眼睛周围的病气驱走,然后打通眼睛周围淤塞的经脉,然而老太婆却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人的三衰六旺本是自然,谁没有个病痛伤损,如果用术去改运,便是逆天,会有大祸的。虽然人们常言人定胜天,可事实上又有谁真的战胜过天呀!即便是那些传说中的神仙也只能顺应天意。高人是个知天命、通神术的人,自然比我这一个老婆子看得清楚,只不过高人一直都身在局中,反而被局迷了心。教我奇门之术的先生曾经告诉过我一句话,这句话就当做老婆子给高人的临别赠言吧!”说着脸色肃然的说道:“我记得先生曾经说,老天如果要他亡,他即便有着通天法术也只能败亡,天不可斗更不可逆,与其逆天行事,最终身亡,倒不如顺天之命,找寻生机。”

    听到老太婆说的这番话,徐长青不由自主的反复嘀咕了几遍,当他抬头想要询问老太婆的姓名和他先生的姓名时,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走下了火车。虽然他想要再上去,询问一下,但却又莫明其妙的放弃了,皱着眉头,面有深思的转身回到了候车大厅内。

    虽然老太婆最后那一句话像是在说玄罡天魔,但却又不完全是,隐隐约约让徐长青觉得这句话似乎实在隐射整个修行界。修行者修行得金丹大道,之后得以结成元神,成就飞身大道,这整个过程本身就是逆天之举,这是在挣脱天对人的束缚,让自己超然于天外。虽然徐长青对话中所表达出来的那种充满对天的畏惧并不赞同,但是有一点却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那就是顺应天意,寻找生机。如此一来,更加让他感觉这个老太婆所说的话,像是在点化他一样,刻意而为。

    对于这位看上去偶遇的老太婆,徐长青忽然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但是他又能够确定这名老人并非修行者,以徐长青现在的功力,即便是成就金丹大道的高人也别想在他面前隐瞒修为。除非已经修炼成元神,快要飞身的半仙之人,然而若是修行界出了一个将要飞升之人,不会一点风声都没有,最起码下九流旁门中人绝对会知晓。

    就当徐长青心中想着事情的时候,之前掏钱袋的那两个神手堂的门人一左一右的坐在他的旁边。那名身穿洋装的中年人点上一根洋烟,用力的吸了一口,然后伸手在徐长青面前做了一个手势,然后说道:“在下天津青帮通字大爷吴正堂吴三爷的门生,小姓桂,叫桂元乡,是这片码头的管事人。敢问这位爷是那位大爷的门生?”

    沉思被打断的徐长青脸上露出了些许的不悦,冷冷的看了看桂元乡,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眼睛一亮,接着又恢复常色,说道:“没想到堂堂神手堂的捞金进士竟然会拜在青帮字头大爷的门下,虽然现在神手堂已经没落了,但毕竟也是招财堂的外堂分支,这件事要是被招财堂的刑堂龙头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到天津来让你们尝尝刑堂三十六法的甜头呢?”

    听到徐长青的话,桂元乡脸色骤然一变,随后很快又恢复了常色,皮笑肉不笑的抱拳,说道:“原来是堂内的前辈,失敬、失敬!难怪能够从我身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取走东西,在下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想来这事是个误会,抱歉打搅前辈了,告辞,告辞!”

    桂元乡说完便立刻朝一旁的同伴使眼色,想要就此离开,但徐长青伸手轻轻按在两人肩膀上,令两人动弹不得。徐长青虽然只不过是轻轻用力,但是对于这两人来说,肩膀上像是放了一块不下于百斤的大石头,压得他们冷汗直冒,连连告饶。此刻这两人哪里还想找回面子,只祈求能够全胳膊全腿的回去就行了。

    徐长青松开手,冷笑着说道:“你们用的是神手堂外堂上九法的托提之法,而且也会四绝之一的铁三指,想必是拜过祖师爷、读过堂规的人,在堂规里有八不偷,你们背出来给我听听。”

    桂元乡额头上冒着冷汗,揉捏着肩膀,畏惧的看着徐长青,说道:“回前辈的话,这八不偷分别是少人不偷、老人不偷、僧人不偷、道人不偷、穷人不偷、官人不偷、善人不偷、恶人不偷。”

    “很好背得很熟,”徐长青阴沉着脸,又说道:“刚才你一下子就犯了两条堂规,按照堂规你是要砍掉两根手指,加上你们欺师灭祖,按照堂规……”

    两人听到后,还没等徐长青说完,便立刻脸色煞白,纷纷跪在了徐长青的两旁,连声告饶道:“您老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们吧!我们一定感恩戴德,为前辈立个长生牌,天天跪拜。”

    “你们别害怕,先起来。”徐长青脸色恢复冷淡,将两人扶起来,说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你们替我办一件事情,我就绕过你们。”

    听到事有转机,两人连忙异口同声道:“前辈请讲,小的一定竭尽所能,为前辈办成此事。”

    “别忙着表决心,听过我要你们办的事情,再答应不迟。”徐长青小声的将要两人办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说道:“现在你们说说办不办吧?”

    听了徐长青的话后,两人的脸色变得极其苍白,额头上的汗一瞬间缩了回去,呼吸像是停止了似的,双眼露出了惊惧之色。那中年人小心翼翼的说道:“前辈高抬贵手,您让我们两人办理的这件事要是让人查出来了,我们别说在天津这块码头上混了,可能还会死无全尸。”

    “别急着拒绝!只要你们能够办好这件事,我不但不会追究你们叛门的事情,”徐长青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两张一千两的庄票,说道:“这些钱也归你们,就当是你们的辛苦费。”

    两人立刻被庄票上的数额给吸引住了,毫不犹豫的就接过了钱,将事情应承了下来,然而徐长青则冷眼看了看两人,伸手在两人的后颈拍了一下,说道:“想来你们也应该知道我们招财堂内堂有些神奇的东西吧!刚才我已经在你们身上下了咒,如果我在后天之前,没能听到这边有任何消息,我就能凭借这个咒找到你们,即便你们跑到天涯海角也没用。到时我会扒你们的皮,做成人皮灯笼,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见到徐长青冷酷的脸色,这两人忽然觉得接下这笔钱是个错误,相互惊恐的看了一眼,都不禁干咽了一下,苦笑了起来。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62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62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